主笔

本期主笔小方芳

挨得住批评,扛得住压力。

mercuryma22

alvinxchen

zishifeng

vitaxu

“曾经相爱过,何必又相杀”,这是演员徐海乔与黄金组合李少红、李小婉所开创的经纪公司荣信达解约声明中的一句话。与荣信达由“相爱”变为“相杀”,这位因参演新版《红楼梦》中柳湘莲一角而受到关注的演员并不是第一人:就在差不多同一时间,蒋梦婕发表解约声明,感谢荣信达的培养与磨练之余又对其啪啪打脸,顺便澄清绯闻;去年杨洋“出走”导致的解约纠纷同样闹得沸沸扬扬。

“宝黛”组合杨洋、蒋梦婕双双与荣信达“对簿公堂”在娱乐圈引发争议浪潮,结合之前周迅、陈坤、杨幂、唐一菲 等离开荣信达之后人气和事业飙升的案例,网络上开始流传该公司有个“跟你解约就会火”的大魔咒。一时间,大家似乎对这个中国第一代经纪公司有了重新的认识。

从之前的缔造辉煌成就,到如今的解约纠纷不断,荣信达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这家公司真有传说中那么问题重重?导演李少红面对外界的质疑又是何种态度?《贵圈》此次不仅采访了数位与荣信达解约的艺人、曾经或正在荣信达工作的员工以及资深业内人士,还专访到了李少红,试图解开上面的这些谜团。【原文

点击添加焦点图

早期创造傲人辉煌 影视制作和艺人经纪并行

说起荣信达,必须从两个女人聊起:一个李少红、一个李小婉。两人9岁相识,相识26年之后第一次合作电视剧《血色清晨》,次年便合开公司“荣信达”,一个主抓导演,一个主抓经纪。

《大明宫词》当年大获成功《大明宫词》当年大获成功

1996年,荣信达成立之后的第一部电视剧《雷雨》便取得了成功,挣得16万5400元——这在当年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三年后,《大明宫词》深受观众喜爱,周迅一夜走红,荣信达也瞬间成为国内主流制作兼经纪的影视公司。再后来,“双李”二人又联手打造了《橘子红了》、《人间四月天》等经典影视作品,多次打破央视收视记录和重播记录。同时,荣信达还出品了《门》、《恋爱中的宝贝》等口碑不错的电影,不仅让业内对他们影视制作的品质十分认可,该公司旗下艺人周迅、陈坤等也纷纷崭露头角,跻身一线。另外,当年有传言称荣信达还有上市打算。

知名经纪兼制作人于博认为,“荣信达作是中国老牌影视公司,一手抓制作一手兼经纪,在当年也是风生水起,与同时期的华谊兄弟、金英马实力相当,可以同起同坐。业内很多制作公司都在向李少红、李小婉的制作水准看齐。比如《大明宫词》的制作品质,放到当今也都是数一数二;《橘子红了》是当时很先锋的创作手法;《人间四月天》更是比今天的各种雷剧好不知道多少倍。”

于博还向记者透露,当年荣信达另外一个过人之举是开启了与港台、海外影视机构联合策划、制作的先河,也是最先签约港台艺人,并进行内地与海外艺人搭配拍戏的影视公司。

挖掘艺人眼光独到 曾一手捧红周迅、陈坤

曾在荣信达工作了8年的王俊,尽管已经离开近两年,谈及老东家时他仍然颇为感慨,“一直认为荣信达是明星的摇篮,李少红和李小婉挖掘明星的眼光真的非常准。她们非常善于抓取演员的特质并放大演员的灵气。”

王俊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当年的周迅是从歌舞厅挖掘出来的,毫无演戏经验,都是李少红手把手地指导。陈坤签约荣信达的时候还没有毕业,尽管是科班出身,也需要李少红一场戏一场戏的磨。同期的黄觉还有后来的杨幂、杨洋,都是经过了李少红封闭式的训练。”

提到杨幂,王俊又忍不住再赞前老板的眼光,“杨幂6岁的时候拍了《猴娃》,当时李小婉是制片人,对杨幂印象很深。后来杨幂15岁时,在《瑞丽》当模特,李小婉再次找到她并签入公司。18岁的时候我们又把她送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在艺人的演艺发展道路上,无论李小婉还是李少红,她们非常清楚在哪个阶段该为演员做些什么,并进行合理的培育。”

像陈坤、周迅、杨幂等艺人都是从荣信达时期崭露头角的像陈坤、周迅、杨幂等艺人都是从荣信达时期崭露头角的

于博也向记者大赞了荣信达选人的眼光,“张檬在16岁出演《金都1943》就被李少红看重,18岁被签入公司,可惜最后被华策挖走。还有唐一菲也是在路人时期被李小婉挖掘,在新版《红楼梦》中出演秦可卿,之后还给她安排了电影《未来警察》的戏份,走红后与荣信达解约,跟着杨幂去了美亚。能看出来‘双李’当年在挑选和打造艺人方面绝对有一套。”

据荣信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员工G女士告诉记者:“每个艺人,公司都会给他们报班,请专业老师。对非常年轻的艺人,我们是有一段时间封闭式训练的,保护性质的让他们上戏,不能一口吃一个大胖子,是几斤几两,我们就接几斤几两的戏,如果去演了结果承载不了,我们就要让他们修养三个月,继续培养技能,再寻找适合的戏。我有的机会虽然好,但是并不适合你,你不能胜任这个,很有可能就砸了。”

至于周迅、陈坤为什么最终选择离开荣信达,G女士说:“之前周迅还没想好是否续约的时候,我们白给她干了三年,默不作声把所有广告提成往下减。当时我们也没有表示出‘你千万不要走’什么的。一直到《夜宴》之前,《李米的猜想》都是我们签的协议。她只有一个合约是背着我们签的,就是《夜宴》,她自己也坦白了。”至于陈坤,G表示:“陈坤主动又续了五年,到了第十年,是李少红导演劝他走,陈坤还说只要荣信达上市,他就还愿意留下来。”

艺人与员工对公司态度一致 即使离开也都很感恩

在荣信达成立的近20年时间里,被李小婉、李少红签入公司并打造出来的艺人确实很多。但是,这些被一手栽培成长的艺人,最终选择撒手离开的也不少——除了最近的杨洋、蒋梦婕、徐海乔,还有之前的周迅、陈坤、杨幂、唐一菲、张檬、江铠同等。

陈坤微博中对老东家表示感激陈坤微博中对老东家表示感激

据记者了解,在众多离开的艺人中,大部分对李少红、李小婉依然心存感激,比如,周迅至今谈到两位恩师时,仍亲切地称李小婉为“婉娘”,喊李少红叫“红妈”;陈坤在2010年与荣信达解约时,在其微博中写道:“10年的相互信任和依赖,谢谢婉娘(李小婉)和少红,我出去晃晃,不会走很远。” 同样也是约满后与荣信达和平“分手”的杨幂,也告诉记者,很感谢荣信达培养了她,教会她很多,“她们是那种亲人帮你的感觉,离开也特别难受。”

近日,记者采访了多位曾经在荣信达的员工,其中无论是经纪人还是宣传总监亦或是基层工作人员,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表示,“无论在荣信达呆了一年还是两年,你都能学到很多。至于公司有什么问题,其实每个影视公司也都会遇到。老东家培养了我,尽管现在处于低谷,非常希望它能平安度过。”

就连最终与荣信达对簿公堂的“宝黛”杨洋、蒋梦婕,在接受采访时也都表示,“不愿意在公共场合,或者在媒体前面说荣信达的不是。”

G女士还告诉记者:“公司对艺人其实最不强势,也比较人性化,蒋梦婕说‘没看过剧本’是昧了良心。每个剧本都是我们和艺人共同协商然后定下来的,绝对不会强迫你接戏,甚至你已经去拍了一天戏,结果又不想演了,我们都会做剧组的工作(推掉这部戏)。包括蒋梦婕喜欢时尚,开网店,公司都很支持,公司帮她联系米兰时装周,从外面请人帮她做造型,我们按照她的兴趣帮她打造,摄影师、造型师、买渠道、团队吃住行,这一趟起码二十几万。”

荣信达内部真的没有问题吗?

“荣信达是娱乐圈巨星搬运工”的解约定律虽说是个“网络传言”,但从之前陆续离开的艺人——如周迅、陈坤、杨幂等后来的事业发展来看,这个定律也有其成立的原因。反射到荣信达自身,它内部真的没有经营中的问题吗?多名业内人士和知情人向腾讯娱乐提供了他们的看法和爆料。

自制作品越来越少 艺人与作品呈“狼多肉少”的状态

当年的周迅、陈坤为什么能火?业内人给了记者几乎统一的回答:荣信达靠自制影视剧作品一部接一部力推。那时候的荣信达是国内影视制作的翘楚,给陈坤和周迅的角色都是男女一号,两人经常被李少红搭配上戏,可以相互搭捧。

但这几年荣信达的经营模式也慢慢有了变化,自制作品越来越少,从新版《新红楼》之后,只有一部2013年播出的《花开半夏》。荣信达已经逐渐从一个“制作+经纪”的模式,变成了纯经纪公司。因为没有自家的作品可拍,旗下艺人上戏几乎只能在外面接戏,被与外面制作公司或投资商关系好的演员挤掉再正常不过。

荣信达近年来的自制剧越来越少荣信达近年来的自制剧越来越少

业内人士康宁向记者表示:“不做制作,艺人的机会自然少很多,艺人没有戏上,与之前他们的预期相差太多,看到同期别的艺人在外面风生水起,想要离开很正常。”

还有知情人透露,“李少红和李小婉俩人已不再放那么多精力在培养艺人身上,比如李小婉当奶奶之后更注重家庭生活,李少红自担任导演协会会长以来,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忙。再加上李少红老公曾念平,也是荣信达的摄影师,这几年经常休假,也导致公司制作跟不上。”

知情人还向记者透露,公司影视作品少,与其艺人团队相比几乎是“狼多肉少”状态,所以艺人之间“争风吃醋”现象时有发生。比如,蒋梦婕一直被女演员L“打压”,荣信达给L尽管接了很多质量参差不齐的影视剧,但至少很多都是女主角,曝光度也相对多些。而蒋梦婕自《新红楼》之后几乎没有戏约,曾经还自开淘宝店来维持生计。

据悉,杨洋解约的原因之一也是一直被公司与李小婉有亲属关系的男演员S“抢工作”,荣信达后期自制或外接的重要男性角色几乎都给了S。“有一部戏,之前定的男主角是杨洋,海报都出了。可一夜之间就换成了S,还将杨洋的男一角色改成了女一的哥哥。”

对于制作能力下降的“指控”,李少红导演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了不认同。她介绍,荣信达每年都有两三部的作品在做,而且还有很多联合制作,从来没有停止过工作。“只是我们很低调。我们不愿意用浮夸的形式和方法来炒作,尤其是对于演员、对于我们公司本身的品牌。”李少红导演说道。

“因为现在炒作风气太强了,我们要自己夸自己人家觉得你炒作,我们说事实人家也认为你炒作,我们要是说的调子高一点人家更认为你是炒作。所以我们一个做实事的一个公司,精力放在哪儿?我的精力还是放在培养演员,我们来做操作,我们来做资本运作,我们想办法怎么样让这个公司能够上一个台阶,这都是要花精力的。”

大牌经纪人同样出走 公司精英团队流失

在采访中,采访对象还提到了荣信达人员流动频繁,离开的人当中不乏一些重要员工。首先大牌经纪人相继出走,比如陈坤前经纪人D,当年随着陈坤一起离开荣信达;以前与周迅合作的经纪人Z,在周迅走后与杨幂合作,后来跟随杨幂也离开荣信达。

康宁认为艺人经纪公司的经纪人就是其团队的命脉,“你看圈内每家经纪公司都有几个王牌经纪人,他们都是顶梁柱,如华谊李冰冰的经纪人李雪、黄晓明经纪人黄斌、还有18文化经纪人王金花等等。荣信达金牌经纪人走了,导致其没有了专业团队,打造艺人就更难。”

知情人Z女士告诉记者:“如今的荣信达经纪人员和宣传团队配备明显不足。当下的艺人基础配备就是一个经纪人、一个执行经纪、一个宣传。而在荣信达,四个经纪人要带十几个艺人。”

提到宣传团队,Z女士则表示:“自从他们宣传总监王俊走后,宣传团队也散了。后来只有一个人帮整个公司的艺人统一发稿,艺人匹配的宣传和经纪团队都跟不上。”

杨洋曾背着荣信达在外面接工作杨洋曾背着荣信达在外面接工作

重要经纪和宣传团队的离开,也对艺人的出走起着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杨洋解约最终会闹上法庭,就跟之前在荣信达工作的经纪团队有关系。“杨洋是曾在荣信达工作过的经纪人D一手挖掘和培养的。后来杨洋背着荣信达,通过D所在的H公司接戏、上杂志接受采访。虽然D之后也离开了H公司,但他把杨洋托付给了其现任经济部总监J打理,此人也曾是荣信达员工。”

回到主题,那就是李少红能忍艺人出走,但她不能看着曾经亲自栽培过的两个员工,羽翼丰满后离开,回头还来挖自己的墙角。

经营模式逐渐落伍 工作分工效率不足

知情人M先生告诉记者,长期以来,荣信达与艺人的相处是“家庭式”模式。“签约的艺人大多十六七岁刚刚出道,李小婉和李少红对他们就像父母对孩子,用亲情来‘捆绑’他们,艺人对他们感情十之八九都是‘感恩带出道’。”另外,荣信达习惯先将“大哥、大姐”培育出来,再让他们扶持后辈。

而从现今的市场看来,科学化、规范化的经纪模式已经远比家庭式更受欢迎。“随着中国演艺经纪市场越来越规范化,被挖掘的恩情渐渐不再是绑住艺人未来的绳子,艺人成名之后希望有更多的发展,想法也很多,越来越不习惯“家庭责任”的束缚。”M继续说道。

与艺人“家庭式”的经纪模式逐渐过时与艺人“家庭式”的经纪模式逐渐过时

于是,逐渐落伍的经济模式,加上之前的几个bug,导致荣信达培育艺人过程中漏洞百出。如蒋梦婕在声明中提到,她对公司为其安排的演艺工作的知情度不够,甚至公司对绯闻都不做任何维权和危机公关。

M先生还补充道,荣信达的经纪团队属于“散养型”和“放养型”。“也许是人员配备的问题,他们对艺人没有合理规划,更没有系统安排,对艺人缺少形象包装,忽视演员个性,很多艺人定位模糊。太多承诺的事项都没法给艺人实现,甚至宣传费都要直接从艺人本身收入中扣除,而且还没有具体明细去向。”

另据知情人透露,“有的艺人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接戏,但接了戏自己打理之外,公司还要求分钱。”另外,荣信达为了杜绝“艺人被经纪人带走”的现象,公司将每个艺人的经纪分几个阶段,“负责前期销售、找戏签合同的是一个人,进组拍摄、管理日常工作的是一个人,后期宣传又是另一个。”

荣信达老员工揭“宝黛”出走原因 称幕后有人雇水军、泼脏水

坊间关于荣信达的各种争议和传言越来越多,荣信达老员工G女士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表示非常委屈,她一再表示,一定是幕后有人雇水军泼荣信达脏水。

至于“宝黛”走出真相,她透露:“现在蒋梦婕上的这部电影(《蒸发太平洋》),都是我们给她找的,少红导演甚至用她的资源,压着导演给她女二号,她自己挑的这部戏,结果人到泰国的第二天我们收到的律师函,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杨洋的《左耳》也是我们接的,我们去找剧本、聊档期、谈价格,都是需要时间的。他走的时候我们跟欢瑞已经洽谈好,三年两部男一号,共同经营这个艺人,结果我们在盖章的阶段,就没人盖了,再等就是解约的律师函了。”

“去年杨洋也是,这边还没仲裁,那边已经接戏(《盗墓笔记》),还偷偷摸摸,你说这不是贼吗?要是正当的干嘛不说。后来快拍完,九月九号杨洋过生日那一天他们发了照片,公司才知道他已经拍戏,一看还穿的是戏装。这边还在仲裁,他就讲说,‘好吧,赔你一点钱’。我们觉得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你助长了一种风气,所以才有了第二个人(蒋梦婕)走。他们的违法成本太低,道德上的成本太低,经济上的成本也很低。”G女士继续说。

而对于网络上有关荣信达的言论几乎呈现一边倒的情况,G女士也很无奈:“挖小鲜肉已经成为了时尚,韩国SM被挖得多了你能说它衰败了吗?前几年我们签这些小孩,有人说我们傻,可是我们对这些小鲜肉的前景非常看好,结果我们苦心培养了六年——《红楼梦》三年,之后又三年,马上就要看到收获了,贼闻着味就来了,挖了不少我们的人,我们防不胜防。”她接着说,“他们(蒋梦婕和杨洋),雇佣的是同一个律师,显然是有幕后挖人的团队。在少红导演的微博下,每天都是水军留的一模一样的话。明明你做了那么多工作,人家摘了你的果实,还要往你身上泼脏水,这是非常恶劣的做法。”

解约艺人契约精神受质疑 荣信达还有没有救?

往日辉煌虽然已成为过去,但是,如今处在风口浪尖的荣信达是否还有转机?公司的出路在何方?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与他们探讨荣信达如何可以扭转颓势。

圈外人诟病荣信达 业内人更看重“契约精神”

对于近期艺人的出走,李少红导演在接受采访时反复提到“契约精神”这个词。无独有偶,记者在与多位业内人士沟通后发现,他们对于中国娱乐圈的契约精神也有着同样的关注和探讨。

阚清子在《奶爸当家》出演女主阚清子在《奶爸当家》出演女主

曾经带过张歆艺、黄海波的“宁贵人”(匿名)谈到最近荣信达的“出走”现象,说道:“相信每个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从行业的角度看,纵观娱乐圈的明星,能红的都是与团队‘常情’的人,如周润发、梁朝伟、王菲等等。那些总是‘跳槽’的人,其发展或多或少会受阻碍。”

贺盈时代老总张珺涵在接受采访时,恰逢荣信达的艺人阚清子在他们剧组拍戏。在被问及荣信达经纪团队工作状态时,张珺涵表示:“阚清子能够主演《奶爸当家》,她的经纪团队在中间起到了很大作用。之前一直认为阚清子不太适合她现在演的这个角色,但后来经纪公司通过多次沟通,出具了很多资料和视频来说服我们。”张珺涵认为从阚清子的团队也能侧门看到荣信达整个团队其实并不像传言中的问题那么多。

而且张珺涵也谈到最近荣信达艺人解约的问题:“将一个新人培育出来真的很难,有一段时间没戏拍,或者演不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就闹解约,想去攀别的高枝,这种行为我个人不太认同。”

作为掌门人,李少红不愿对“宝黛”的出走多说什么,她只表示,“现在都是贼喊捉贼,贼为什么要喊呢?很简单,就是要把他的行为合理化,就是找一个舆论的点。本来觉得我们不能跟这种人对话,我们要用法律解决,不想在这儿当街对骂,但是他们又担心自己在法律渠道上面站不住脚,所以就用舆论帮助自己。”

引进专业团队 改良经纪模式是关键

在“宁贵人”看来,荣信达的重心是否继续放在演艺经纪上,或许李少红、李小婉已有另外的打算。“如果荣信达还想继续做艺人经纪,用尽一切手段招兵买马,引进专业团队是关键。无论李小婉还是李少红,在这个行业的资源和人脉肯定是有的,现在缺的就是有执行力的专业团队。”

另外,康宁表示,如今的娱乐圈已经是合伙人时代,无论是华谊还是鑫宝园亦或是海润,经纪模式早已不再单一化,“当年琼瑶和荣信达这种长约已经不符合时代潮流,那些羽翼逐渐丰润的艺人,后期已经会再提需求,有的艺人就会提出‘工作室模式’或者控股模式。”

关于合约的问题,康宁提到,现在‘代理约’和‘部分约’已逐渐流行起来。“所谓的代理约就是所有的权利都是演员自己的,公司和经纪人仅仅有代理权没有决定权。而部分约是就是演员只把某一类的权利包给经纪人或经纪公司,但其他的由自己掌控或者再包给别的经纪人或公司。”

灵活应对危机公关 顺便提升营销策略

李少红在节目上“不想提杨洋”李少红在节目上“不想提杨洋”

康宁还认为,荣信达这几年营销策略做得都不是很好,如“刘志军事件”上,荣信达没有为艺人发声;杨洋解约时,除了发布声明,李少红仅仅在《法治进行时》节目中说了一句‘不想提杨洋’,其他场合也不例外。最近的蒋梦婕解约事件,荣信达依旧选择不发声。“他们以为的‘清者自清’危机公关实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康宁说道。“荣信达的营销及宣传团队必须重新组建,才能对于公司现状重新梳理,及时处理突发事件。”

而李少红也向记者透露了荣信达的最新布局,“我们排兵布局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年下半年全部会出来,这是我们的打法。之后我们在影视剧、网剧方面都会有大动作,我们也在和资本进行深度接触,打通各大主流影视公司的通道。艺人打造方面,我们也从好莱坞引进了很多东西,这段时间我们都在准备。”

“先蹲下来才能跳得更高。”她最后说。

总结陈词:

荣信达过去的辉煌成就也好,现在的诟病问题也罢,它的起起落落和非议,放在大环境下,其实可以折射出近年来国内娱乐圈演艺经纪模式、经纪公司与艺人关系等多方面的变迁和发展。过多地讨论孰是孰非并没有意义,如何做到各守各的规则,让行业呈良性发展,或许才是双方要思考的方向。

对于荣信达下一步怎么走,我们也希望犹如李少红导演所言,作为娱乐圈观察者、记录者的我们拭目以待。另外,对于蒋梦婕、徐海乔是不是能够应验那个所谓的“离开荣信达就能红”的解约定律,我们也同样好奇。

请填入投票ID
分享

相关专题

杨洋与荣信达正式解约

杨洋与荣信达公司之间的经纪合同已正式解除...[详细]

荣信达定律:解约必火?

与荣信达解约真的是走红必经之路吗?...[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最新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