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写

本期采写赵振宗

文字民工 兼职间谍

zengni

alvinxchen

越过高考的山丘,跨过崎岖的分数线,广大考生又立刻站到了填报志愿的十字路口。于是,我们把目光放到了明星开办的学校上……咳咳,此处不是广告。

你以为明星参与办学早已是上世纪的流行产物?《贵圈》负责地告诉你,真的不是。看一下最近有关明星开学校的新闻:成龙、姚明、李娜……无一不是响当当的名字。另外,这个月,一些有关明星和教育的新闻同样引起不少讨论。月初,“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更名为“辽宁大学艺术学院”,就因为少了“本山”二字,引起大众不少揣测和猜想。没过几天,知名演员张铁林又被曝出了“滴血验亲”的传闻。有网友深扒,这个为“皇阿玛”生娃的女子,正是当年暨南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而张铁林则是该学院的名誉院长。

所以,当“明星”遇上“教育”,少不了的就是关注。除了对明星本身的讨论,这些与明星有关的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明星们是怎样参与学校经营的?这些学校的学生都有什么出路?本期《贵圈》走访谢晋影视艺术学院、吕丽萍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成龙影视传媒学校等诸多明星学校,并且采访到业内人士,对明星办学进行一番调查。【原文】

点击添加焦点图

明星本尊现身学校难 多数靠名声和人脉经营

说起明星办学,普通大众和有报名意向的学生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往往是:这些明星真的会天天来学校授课吗?答案很简单、很无情、很残酷:当然不可能。记者调查后发现,在绝大多数学校,明星们主要担当的是“帮”的角色,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以及明星效应协助学校完成一些工作。

赵本山“一年就来两回” 聘徒弟们做授课老师

辽宁大学艺术学院(前本山艺术学院)的学生小康(化名)坦言,虽然学院之前有着“本山”二字,但他入校两年也只见过赵本山一次,“就在去年十年院庆的时候。”小康说道,“听说他一年就来两回,一回是院庆,一回是毕业。”

不过,本山的徒弟们倒是经常见得到。在小康看来,自己甚至还非常感谢赵本山的徒弟,当然,他要叫老师。

赵海燕、闫光明夫妇在辽大艺术学院做老师赵海燕、闫光明夫妇在辽大艺术学院做老师

小康告诉记者,自己原本并不算是好学生,“比较吊儿郎当,上课不太认真。”但恰逢赵海燕和闫光明又是比较严厉的老师,“没少被他们收拾。”一开始还有抵触情绪,但渐渐耳濡目染,让小康也真的对二人转产生了兴趣。“毕竟本身我就是民间艺术专业的学生。”虽然如今“本山”二字已经去掉了,但作为正式聘任的老师,“他们(赵本山的徒弟)依旧会在学校任教。”这也让小康感到依旧踏实。

吕丽萍也坦率地对记者表示,尽管能理解学生们盼着自己去学校,但她确实由于工作的缘故很少有机会现身,“早些时候请老师有困难,我自己又没时间去,特别怕误人子弟。”好在哥哥吕晓刚的及时出现,出任学校的常务校长,帮她打理教学的事宜,而这一干就是20年。至于行政方面,吕丽萍则是委托给律师去执行。

除了这两家学校之外,记者也询问了几位明星学校学习的毕业生和在校生,他们也都纷纷表示,给他们上课的一般都是专业老师,至于明星,都是偶尔来做个讲座或参加活动居多。

谢晋生前经常造访学校 还“刷脸”请大牌明星讲课

有没有常去学校的明星呢?有,但太少了。

赵薇毕业于谢晋的影视艺术学校赵薇毕业于谢晋的影视艺术学校

作为谢晋影视学院的现任院长,赵炳翔回忆,当年谢晋导演在世的时候,基本上保证一周去学校两到三次,“他有的时候看排练,尤其是我们有汇报演出的时候,谢导正好来了,就会请他去现场看看。”这种说法也得到了赵薇的证实。据她透露,当初在上海学习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谢晋导演到学校里晃悠。一晃二十年过去,赵薇依旧能记住当年谢导的点拨。“他说不希望看到有才华的年轻人把时间浪费在过时的理论学习上,表演是一个年轻人的行业,他希望大家能把青春美好的一面留在银幕上。”也正是因为谢晋的这种办学理念,赵薇当年在校期间便参演了谢导的《女儿谷》,算是她演艺生涯的开始。

除了亲自现身,谢晋也经常邀请国内外的明星大腕到场指导,山口百惠、成龙、濮存昕等都曾被其请来为学生上课,只不过,现如今谢老走了,“情况就不太一样了。”赵院长说道。

其实,目前大多数的明星办学,都只能担当“刷脸”的任务。就拿最近刚在武汉成立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来说,不仅成龙担当了院长,他同时邀请好友张国立、徐帆、冯小刚等成为该校客座教授。同样的,身为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校长的吕丽萍,也请过姜文、宋丹丹、李雪健等好友到学校担当讲师。只不过,谁都有忙的时候,当这些大腕们都没时间了,老公孙海英就成了吕丽萍的最后一张王牌。

日常师资力量还是以专业艺术院校教师为主

经过对几家明星学校的调查记者发现,在学校官方网站上,通常都有学校的师资力量展示。一般来说,明星开办的学校还是以专业的艺术院校老师教学为主。以吕丽萍所办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为例,虽然只是高职和成人班,“我们聘请的老师目前包括中戏、北电、中传的,全都是大学老师。除了专业老师之外,学校一般还会找业内的专家。有电视台的,电影厂的,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一批老专家。”谢晋影视学院赵炳翔院长也对记者说道。

吕丽萍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的部分教师队伍吕丽萍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的部分教师队伍

这些师资力量体现在学校专业设置上,除了最常见的表演系之外,各个学校也都与中戏、北电看齐,诸如播音主持、广播电视编导、导演等有关台前幕后的专业都有所涉及。当然,考虑到有些明星的本身特长,有些学校也会有自身的特色。比如之前的本山艺术学院,就会开设民间艺术和民乐方向的表演专业。

明星本人不容易见 但会给在校学生拍戏机会

虽然明星对于办学的直接参与力度比大家想象中低,但他们依靠娱乐圈的资源和人脉给学生提供的工作机会,也是比一般学校要多一些。像前面提到的,谢晋导演1995年的作品《女儿谷》就是由当年谢晋恒通影视学校(现已更名为:上海师范大学谢晋影视艺术学校)的第一届学生主演的,也是赵薇的电影处女作。

谢晋的《女儿谷》找来自己学校的学生主演谢晋的《女儿谷》找来自己学校的学生主演

除此以外,尤小刚所办的北京中北国际演艺专修学校,优秀的毕业生们就曾集体参与演出他所导演的作品,其中不乏《太祖秘史》、《皇太子秘史》、《杨贵妃秘史》等大戏。

而新办学校的成龙也宣称,他会创造机会,每个暑假能让学生与国外演艺学校做交换项目,把自己学院的学生送到国外去了解外国文化。而对于优秀的学生,他也会安排送入剧组进行实习。

“我们也做过推荐,像李晨、于震都有过。”吕丽萍告诉记者。但她同时表示,演员这个行业并不能靠“安排工作”去维持的。“任何制片人也不能说老讲面子,用不合适的学生。”在她看来真正的工作,是靠学生自己培养出来的魅力和能力得来的。

明星怎么开学校?“冠名”和“亲办”差很多

在网上搜索“明星、学校”,结果有超过500万条的相关内容,这其中张国立、范冰冰、张铁林、吕丽萍、谢晋、姚明、李娜、小柯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列。可谓年龄涵盖老中青,范围横贯文体界。虽然都与学校相关,但明星们参与的具体方式还是大有不同的。

冠名——最直接、最省事的参与方式

以赵本山名字冠名的本山中学以赵本山名字冠名的本山中学

就像每个学校都有一栋“逸夫楼”一样,想要把自己名字和学校相关联,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捐资助学,挂个名誉院长的头衔,却不用参与教学的具体事务。但或许就是因为这种“你掏钱、我办事”的形式过于简单粗暴,只要钱没了,一切也都免谈了。

比如,赵本山老家的中学之前叫做莲花乡中学,在他投资兴建学校大楼后便直接更名为本山中学。这本是一件好事,但据记者了解,当时赵本山投资150万建好了主楼,后因修跑道的钱没到位,校领导竟然把楼顶上的“本山”二字撤掉。直到赵本山又追加了投资,“本山”二字才重新回到学校主楼上,令人感到颇为尴尬。

独立办学——文凭资质是最大问题

早期的明星学校,大多属于独立办学范畴,比如谢晋影视艺术学院、范冰冰艺术学校、吕丽萍的北京群星艺术学校等。一般来说,明星们都是按照自己专业来办学,导演、演员办的一定是与表演、后期制作等相关的学校;而歌手则会开办音乐学校;至于姚明,肯定是要教人打篮球的。

与出资“冠名”相比,明星自己开办学校要麻烦得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吕丽萍就透露,从资金到场地、设施,甚至是宣传、招生,全都需要亲力亲为,“当时我亲自找了三家公司,算是靠着点名人效应,最终谈下来100万。”吕丽萍回忆道。

但这些还不是最头疼的,毕业文凭才是最愁人的。“我们当时只能发结业证,没资格发毕业证。”吕丽萍说。由于明星通常缺乏学校的管理经验和相关教学资源,独立办学往往会遇到各种困难。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早年的明星学校关门倒闭或选择与传统大学合并的原因。

与传统大学合办——当下最普遍的方式

1994年成立的谢晋-恒通明星艺术学校,在2000年正式与上海师范大学达成合作,学校整体并入,成为了上海师范大学的二级学院,学校的名字也改为谢晋影视艺术学院,一直沿袭至今。

“差不多到了第四届以后,社会上开始讲文凭,讲学历,谢导当时感觉到了压力,因为不给学历,学校会造成人才流失和招生的困难。”现任院长赵炳翔告诉记者。

成龙也加入了联合办学的行列成龙也加入了联合办学的行列

同样,吕丽萍为了解决学校文凭问题,也先后找来了北京市黄庄职业高中和北京市丰台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洋桥校区),联合创办了国有民办的表演艺术类职高专业。到了2003年,他们又与首都师范大学联合举办了影视剧大专班。

与传统大学和民办院校的这种合作,既能解决文凭问题,又可以有专业的团队辅助进行管理,俨然已经成为现在明星办学的首选方式。五月底成立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便是联合办学的最新案例,该校与武汉设计工程学院合作,预计9月份就将有自己的第一批学生了。

学校打明星牌不愁招生 毕业生想混娱乐圈不易

开办学校的明星们,自己的名字和能请来的其他大腕老师,绝对是最好的宣传策略。他们的光环实在太大了,以至于让人容易忽略那些花着实实在在的钱选择来就读的学生们。他们的情况如何?在明星的“庇护”下就可以事半功倍吗?

经过记者采访和调查发现,实际上,这些明星学校对于生源并不发愁——也就是说,在校学生的数量和每年报名的人数都有所保障。只不过,最近几年从这些学校走出来的学生,能真正成为明星的,似乎并不多。

学费比普通院校高得多 报名人数不降反增

从学费角度说,明星学校的收费水平往往比公立的学校要高。拿北电、中戏、上戏这三所学校来说,一个表演系的学生,一年的学费大概是10000元。而相比之下,这些明星学校的学费则大多高于这个水平。

部分明星开办学校的收费情况部分明星开办学校的收费情况

虽然学费并不比公立学校低,但生源对于这些明星学校来说却并不是问题。谢晋影视艺术学院院长赵炳翔告诉记者,现在他们一年的招收比例达到了100:1,“我们有四个专业,一届招收两百个学生,但差不多会有两万学生报名。”

之所以会如此,有一组2013年的宏观数据倒是能说明一些问题。

据《2013艺术教育行业分析报告》显示,从2002年到2013年,全国艺术类专业考生人数从3.2万增加至近100万,十年间增加了97万,增长30多倍。但从2008年起,全国参加高考的总人数则是逐年递减的状态:2008年全国高考人数是1050万人,而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降到了915万。

一边是艺术类考生猛增,一边是高考生整体数量锐减。也就是说,更多抱有明星梦的考生,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开始选择进入艺术院校学习。而北电、中戏这些名校的名额又是有限的,于是乎,同样吸引眼球的明星学校则成了不少考生的选择。

上明星学校会被看做“低人一等” 毕业后难混迹娱乐圈

明星开办的学校,在有些人眼里也许是个金字招牌,但记者调查后发现,一些明星学校在校生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矮别人半头”。“家里亲戚会觉得‘你这是上了个三本,还是大专?’”一位在校生和记者说道。此外,身边不太了解的同学和朋友也会认为他们这是花钱抱大腿的行为,“确实会有些无奈的感觉。”

曾几何时,明星学校确实为中国的娱乐圈输出了不少明星——赵薇、范冰冰、李晨、于震……这些知名演员都有在明星开办的学校求学的经历。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些明星都是在2000年之前涌现出来的。纵观近几年娱乐圈,新冒出来的“鲜肉鲜花”要么来自传统的造星工厂北电、中戏,要么就是从选秀节目中冒头,再鲜有明星学校制造出来的明星了。

范冰冰、李晨、赵薇这种明星学校培养出的大腕已经越来越少了范冰冰、李晨、赵薇这种明星学校培养出的大腕已经越来越少了

来自辽宁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小斌(化名)就告诉记者,自己学校也有毕业生去了本山传媒的,“还有一个学生在刘老根登台呢!”只不过,小斌也说,像那位同学一样的实在是N年一遇的“学霸”,“能说能演,绝对是学校这几年最好的学生。”而对于大部分的同学,毕业后并不会有这种待遇。

而从另一家明星学校毕业的小林(化名)那里,记者也听到了类似的消息。小林说,如今他所在的明星学校,有95%的毕业生将会转行。“我们学校的名声还不差,所以他们有的来我们这儿混个文凭,毕业之后有的是家里安排,有的就去干别的了。就算是热爱艺术这个行业,大家也都是去做媒介、公关什么的。”

在《2013艺术教育行业分析报告》中,对于艺术类专业“考前市场很饱满,考后就业很骨感”的现实也有数据上的分析——据显示,近70%的艺术院校表演系学生毕业后因就业不理想而改行。如果北电、中戏这种老牌艺术院校尚且如此,那么办学资质和师资力量都不如这些传统名校的明星学校,就更可想而知了。

当然,毕业后做与专业不相关的工作,在艺术类以外的普通院校也颇为普遍。据某知名招聘机构去年底发布的数据显示,财经、管理、旅游、语言等几大热门专业毕业生在毕业半年到一年内转行比例大约为45%。只不过,由于演艺行业竞争激烈,选择转行的更为集中。

靠名气办学so easy?明星们有苦水要吐

抱着明星梦、交了高额的学费,最终却成不了明星,这让有的学生不能接受。而实际上,在记者的调查中也发现,对于明星来说,办学大都是刚开始风光,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往往是各种波折。

虚高宣传不能变现 吕丽萍曾被学生告上法庭

吕丽萍曾经被自己学校的学生告上法庭吕丽萍曾经被自己学校的学生告上法庭

2001年,因为办学吕丽萍也惹上过一场官司。那年,河南学生高戈起诉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要求解除入学合同、退还赞助费。学生在庭上指证的理由是:学校没有兑现承诺。比如,学校承诺的封闭式教育模式没有兑现;学校管理混乱,住宿条件差,校方无法保证教学质量等等。最终,吕丽萍的学校败诉,退还学生高戈“赞助费”2万元,并承担本案部分诉讼费810元。

事隔十几年,吕丽萍回想起这件事,依然记忆犹新,但心态已平和很多,只说了一句,“做什么事都不可能一帆风顺。”

对于广播电视艺术教育有着丰富经验的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张文娟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他们收了学费,可能也做了一些虚高的宣传,使得学生的期待值很大,但最终因为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有的学生就会觉得不值得。”

知名院校合作办学强势 明星缺少话语权

对于大多数涉足教育领域的明星来说,办学校当老师可能都算是一种理想。“教书育人”的初衷是好的,只不过,由于对教育行业了解有限,当理想和现实发生碰撞时,往往就会产生矛盾。

张国立担任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院长张国立担任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院长

中国传媒大学张文娟老师说道,知名的传统院校在与明星合作办学时通常比较强势,明星本人的话语权较小。这一点在谢晋影视艺术学院院长赵炳翔那里也得到了证实。他告诉记者,“当初谢导在跟上师大谈合作时,学院这边的所有教学资源几乎是‘免费’送给了上师大,谢导本人也只是担任了院长职务,并不怎么参与教学管理工作,工资也只有3000元。”同样,据记者了解,在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担任院长的张国立,也因为办学理念不同曾跟校方闹过不愉快。

然而,与民办高校合作的情况则有所不同,“明星的自由程度相对较高”,张文娟补充道。比如,与洋桥职业高中合作办学的吕丽萍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毕业证由前者颁发,但学校的管理事务都有吕丽萍自己组建的团队负责。

“想挣钱就别办学校”

其实明星办学最大的问题之一,还是钱。虽然不愁生源,但是想靠这些学校挣钱也是很难的。

“民间办学通常成本会很高,这也是社会上为什么私立学校都比公立学校学费要贵。”中国传媒大学的副教授张文娟说道。据她介绍,开办学校实际上需要有很多基本条件,比如土地或者资金扶持等等。对于公立学校来说,这些基本条件是国家提供的,至少也给了很多优惠政策,“可是在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相关政策是鼓励明星个人办学的,所以他们就只能独立寻求生存。”

一般来说明星都会找到合作的公司来解决初期的困难,“可你拉到那么多钱,得给人挣更多的钱才行,但是办学不可能是钱生钱的。”吕丽萍说道。想挣钱,就只能靠涨学费来完成。可在她看来,很多学生甚至是交不起学费的。所以按照吕丽萍的说法,“想靠办学挣钱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这也是有些明星办学无法坚持下去的最大原因。

范冰冰在北京的影视艺术学校已经停办了范冰冰在北京的影视艺术学校已经停办了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像谢晋、吕丽萍这样办了20多年的明星学校确实凤毛麟角。诸如范冰冰几年前开在北京怀柔的影视艺术学校,在采访时我们获知,如今已经停办了。

“只为赚钱,是搞不好教育的”,也是赵炳翔院长在采访中最常提到的一句话,他认为,如何理性办学是现今大家应该思考的——不光是明星要理性,高校更要理性。“现在很多高校都愿意办艺术类专业,和明星合办也好,自己办也好,到处都在抢人才,抢资源。但哪有那么多学生,和那么多敬业的教授?”

“所以高校还是得办出自己的特色,而不是盲目贪图利益,想方设法和明星拉上关系,把名人的名气变成商业资源,一哄而上的结果只能是是劳民伤财。”

总结陈词:

在开办学校这件事情上,明星们有的初来乍到,有的辛苦打拼了20多年,但更多的是已经选择了放弃。

作为社会金子塔顶端的人物,明星大腕们早已在物质生活上没有了担忧,办学不失为满足他们精神世界和丰富人生履历的一种方式。我们也肯定他们“力求发掘新人、为艺术类教育做贡献”的态度。

但正如张文娟老师所言,“教育不是短期能见结果的行业。”业内专家也建议明星们在办学的事情上慎重些、严谨些,不要让花钱来上学的学生们成为他们一腔热血的牺牲品。“如果他只是看到钱,只是看到马上把钱放在口袋里,而没有耐心等待,那他一定是办不下去的,只有看到人的价值、学生的价值了,真正为学生的持续发展服务,教育才会成功。”

请填入投票ID
分享

相关专题

艺考生求职路跟踪调查

有人1个月跑107个剧组,最后却改行做了交警...[详细]

明星当教授,只是挂名?

有人勤勤恳恳上班,也有人挂名教授混头衔...[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最新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