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湖南卫视宣布筹备已久的选秀真人秀节目《快乐男声》停办。这使得本来就处于荒年的天娱传媒公司的境况雪上加霜。由于过份依赖于电视选秀及其延伸产品开发的盈利模式,《快乐男声》节目的停办对天娱的影响是毫无疑问的。
    除去政策限制和行业竞争环境恶劣等因素,选秀节目的生命花期,到底还有多长,也有待商榷。曾经火极一时的选秀节目走到了瓶颈关口,湖南卫视总编室主任李浩承认,湖南卫视明年即使办“快男”,也不会像以往一样再度耗费大量资源了。这种情况下,天娱必须在短期内找到并开发出多套新的、足以支撑的盈利模式,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从而降低由选秀模式的不可控性所带来的风险,保证公司的可持续性发展。[评论]

推荐阅读:[张华立:《关于天娱传媒》]

推荐阅读:[谢耘耕:《中国电视娱乐节目进入豪赌时代》]

推荐阅读:[陶楠:《《Deal or No Deal》之背后的故事 》]

   
 
 

天娱传媒公司前董事长王鹏
选秀明星的背后,除了湖南卫视,还有一只隐形推手,那就是天娱传媒。
  时间回到2004年9月23那个夜晚,在超级女声夺冠赛的VCR里,前三甲安又琪、王媞、张含韵在湖南广电中心前的广场奔跑,接着三个女生指向了金鹰大厦GBS大楼带有超级女声四个字的LOGO牌,谁都没有预想到,一场“全民娱乐秀”就是在这样三个女生手里开始上演了。
   在那些人前光辉无比的选秀明星一个个横空出世的背后,除了湖南卫视巨大的推动作用,还有一只不可忽视的隐形推手,那就是天娱传媒。作为从一家刚起步时只有300万注册资金的小公司,天娱是如何浮出水面并渐成气候,这中间又有什么不为人熟知的战略性转变呢?[详细][评论]
天娱公司是被时代“催生”出来的,诞生得非常急促。
  这一年,湖南广电决定让《超级女声》在卫视上星。而这个想法也让天娱传媒公司如快餐一般,刚有了筹备的意念就被“催生”了。刚成立的上海天娱传媒注册时公司仅仅只有300万元资金,其中由湖南娱乐频道、湖南某民营企业占绝对大股,并与北京天中文化、董事长王鹏自筹资金组合而成。最初在资金上的贫乏使天娱选择了上海为公司注册地,因为上海市对新注册的文化公司有一系列更为优惠的免税政策。[详细][评论]
天娱让安又琪在夺冠后以最快速度发片,才会有后一年的热潮出现。
  在2004年“超女”冠军安又琪的背后,是处于困难时期、苦不堪言的天娱在力撑。在04年,《超级女声》的每个分赛区,投进去的资金不到100百万元,导致很多地方台不愿意和天娱合作,也拉不到赞助广告,赛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如何推销签下来的艺人,又成了一件头痛的事。单就“是否让冠军发唱片”这个问题 ,天娱连续开会讨论了好几周。 王鹏结束了这个扯皮局面,新人安又琪的第一张专辑很快发片了。[详细][评论]
   

04年的比赛几乎没有功利成分,总决赛只有0.5%的收视市场份额。

04超女冠军安又琪的这张同名唱片《安又琪》,制作时间仅有一个月,是天娱在市场预测中一次理智的“冒险”。

   

05年超女《终级PK》专辑。

06年《超女》分赛区前十强都有单曲,单曲合起来又是一张唱片。

04年年底,公司发不出工资。但是05年就完全没有这种情况了。
  天娱公司在2005年《超级女生》开办之前,一直处于经济窘迫的状况。2004年签下来的一大票艺人中,能挣钱的只有安又琪,但也收入也是非常微薄的一部分。
    据天娱内部人士透露,2004年年底,公司的账面上只剩下3000多元钱。由于发不出工资,大家都等着安又琪商演回来才能回家过年。但是到了第二年,当这场传媒和业外公司合作、15万人参赛的“全民娱乐”的风暴刮起时,天娱传媒的上升阶段到来了。
    在05年《超级女声》总决赛6进5之前,“超女”的创始人王鹏和王伟都没有意识到一场选秀可以掀动如此风暴,在电视上,几个平凡的女生改写了内地的娱乐风向,也带来商机无限。 [详细][评论]
仅凭2005年的广告费就让天娱走向了“暴发户”一族。
   2005年,《超级女声》的几场决赛、尤其是总决赛之夜,湖南卫视收视率超过了同时段的央视一套,并且重播都能达到超过10%的收视点。仅凭这一年的广告费就让天娱走向了“暴发户”一族,最初天娱公司掌握了“超女”们所有的唱片约、经济约、商演、代言、广告、写真……以及一切可以开发的“超级女声”系列周边产品。
    美国的真人秀节目《美国偶像》的收益中,有35%的收入是来自节目的收视率带来的广告投入,而另外65%的收入则是来自节目品牌的延伸。天娱公司也正是靠着大力开发选秀明星的延伸价值,比如广告、商业演出等,在初期阶段迅速地积累了大量财富。[详细][评论]
天娱和选秀退下的潮一样,有退去之时,也有涨潮时分,关键就看风有多大。
  从古至今,到底有没有始终笑傲江湖的侠客?对于在乱世中挑起了“变革”大梁的天娱来说,成长的速度过快,导致了其战略战术上有着诸多的不确定性,催生、乱世、饱和、危机、重生,现在的天娱正在经历着不可回避的流程。
   所谓“朝生暮死”,指的是靠“选秀”发家的天娱如何让那些一朝成名的年轻艺人留住人气。人气是个泡沫,这一秒钟还光彩炫目,下一秒可能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到目前为止,北京城到底有多大的空间,可以容纳超女快男们的到来?[详细][评论]
李宇春的合约只有4年?
  李宇春是天娱的“摇钱树”,近几年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李宇春都以每年超过1000万元的收入名列前茅。作为内地目前唯一可以和港台明星分庭抗礼的人气王李宇春,据业内人士吐露,其实她和天娱的合约只有4年。也就是说,到09年的9月,李宇春与天娱的合约一旦到期,天娱公司艺人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几乎是必然的。
   强势资源流失严重;而那些赔不起的、没有人为之买单的艺人又让天娱头痛不已,这就是天娱的矛盾所在。[详细][评论]
艺人的市场定位错乱
  天娱旗下的步酷音乐虽然有周治平、袁惟仁等人把关,但是天娱在创建自身品牌上缺乏建树。尤为突出的就是在艺人的市场定位上,不清晰、不敢冒险,没能更好地发挥艺人的潜质。 事实上,天娱的大部分超女快男都无事可做。类似俞灏明这类的超女快男,为保持曝光率,大频率地在湖南卫视的各档节目中露脸,出场费很底,而真正属于他们的音乐作品却不多。[详细][评论]
人事变动元气重整
  天娱在这一年来遭遇了最大的人事变动,首先是大股东易主,湖南广电局长欧阳常林接手魏文斌成为最大股东;其次就是天娱创始人之一王伟出走,坊间有传王伟带走了一个已经成熟的团队奔赴海南;另一个变动则是最大的亮点,即龙丹妮出任天娱公司总经理。
   天娱与生俱来地带有着国企的一切优势和一切通病。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很难理顺,内部员工各成一派。一些新鲜的模式创意和想法,经常很难实现。龙丹妮将对天娱公司进行全新调整,这也是她新官上任后的第一把火。[详细][评论]
天娱员工被挖墙角
  天娱刚刚新鲜出炉的艺人被华谊挖走,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去年让天娱更为头痛的是,不少天娱一手栽培过来的优秀经纪人和企宣纷纷跳槽去了华谊。奥运前后左右,天娱的长沙部几乎只剩一个总企宣在撑着,就像一个空架子。 “人往高处走”,这是在接触华谊的企宣时说的唯一一句关于天娱员工集体跳槽的一句话。天娱的员工激励体系和管理制度亟待完善。[详细][评论]
   

李宇春是天娱的“摇钱树”。

很多俞灏明这类艺人定位模糊。

离开天娱的尚雯婕,被定位为都市白领后形象大变。

Reborn的唱片遭遇了滑铁卢。《快乐成双》唱片据说仅仅卖出1500张。

快男在今年低调停办,未必不是好事。
  “快男”的批文从五月开始送往国家广电总局审批,但是遭遇了5·12地震,紧接着奥运会来了。在今年国家大悲大喜的情况下,“快男”批文直到九月份也没有批下来。 但是随着湖南电视台常务副台长张华立在博客上发布“快男停办一年”的消息,整个之前的计划都被搁浅了。本来准备全力以赴为今年的选秀市场买单的天娱,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详细][评论]
艺人资源整顿的绝佳时机
  Reborn姐妹花《快乐成双》唱片遭遇了严重的滑铁卢,仅仅卖出1500张。这对双生儿,为什么却赶不上英皇twins的万分之一? 而相对于2005年超女全国巡演的庞大场面,2006年至2007年,超女和快男的商演收益可谓一年不如一年。在2007年天娱主办的演唱会中,除了张杰,其他快男和超女的票几乎卖不动。现在天娱的艺人包括超女快男,加上累积了好几届的星姐,如何寻找定位,开拓市场,这个是天娱亟待解决的问题 。
    2008年是天娱从成立到现在为止,唯一没有新签艺人的一年。“路漫漫其修远兮”,这未必不是一个调整生息的绝好时机。[详细][评论]
开辟电影电视剧市场 扩展艺人发展空间
  湖南卫视今年的自制大戏《丑女无敌》马上第一季就要和观众见面了,天娱也最大程度上地参与了这部戏的制作,虽然从目前看过片花的人普遍反映“不尽人意,有待进步”,但是对天娱来说,开辟电视剧和电影市场也是艺人进入市场的令一途径。[详细][评论]

陈楚生与天娱的合约扑朔迷离。

  Q Q  
“快男”停办会给天娱带来影响吗?
支柱产业没了,影响很大。
影响不大,天娱还可以搞商演、拍剧。
选秀频率太高,停办一年是好事。
你认为天娱能走出当前困境吗?
不能
本期专题体验如何?
不错,会继续关注腾讯娱乐
还可以,看后有一些收获
无聊,浪费我的时间
很烂,看后就想痛扁编辑

  就像一场冒险,在08年这个险象丛生的环境中,天娱正在尝试着摆脱对选秀模式的过度依赖,企图在其他领域开拓新的可持续发展途径。天娱近期的结构和战术重整应该不会只是一场权术游戏。至于新行实验成败于否,一切有待时间去印证。

Copyright © 1998 - 2007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