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中人高希希
对高希希导演的采访是在一种惋惜的气氛中开始的,只因我告诉他,自己的大学室友因为看了他的《幸福像花儿一样》而选择与男友分手。“他们当时的情况,像极了电视剧里面…
入行,始于冲动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讲故事和年少的激情,或许如今高希
希的头衔依然是美工,而不是“金牌导演”了,当
然这也需要伯乐和机会…   
作品,照进现实
高希希的作品有个共性:着眼于现实生活,从平凡人
人的平凡事出发,而他那种细腻表现人物关系的风格
也是作品吸引观众所在。
念旧,缘于自私
有人说高希希念旧。不过当记者把这个结论抛给高导
的时候,他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记者手记:有点孩子气
第一次接触高希希导演的作品是在大学的时候,只是那
时的我没想想过仅仅一年之后就要面对面的采访本人,
地点则是山西小县城的一个土旮旯里,彼时,他在拍
摄《光荣岁月》,我则去探班。
高希希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高希希粉丝汇
 
 
作品,照进现实(1)

  高希希的作品有个共性:着眼于现实生活,从平凡人的平凡事出发;而他那种细腻表现人物关系的风格也是作品吸引观众所在。也正因如此,他的作品才能带着观众嬉笑怒骂,百转千回——比如《结婚十年》,还比如《搭错车》。都说创作源于生活,这话放在高希希的身上真是在合适不过了。作为导演,他并没有仅仅坐在监控器前,或者板着脸为演员说戏,而是在作品创作之初就介入其中——他会参与剧本的创作并和改编者共同努力使作品最终符合现代人的欣赏水平,透过大的时代背景,直接深入到人物的内心。而其丰富的人生经历和体验在此时也就成了一笔宝贵的创作财富,往往成为作品的点睛之笔。

Q:据说您从北影毕业之后就开始和妻子“北漂”了两年?

A:对,这个没错,我当时是有单位但没有住所。因为单位人家收留你的时候说的很清楚,头三年不可能有住房。

Q:90年代住房已经这么紧张了?

A:中国是没有什么时候不紧张的,哪有不紧张的时候,我觉得就是人多。那时候我们租房子住经常需要搬家,这也是导致我爱人现在一天到晚这个逮着机会就想买房子的最大的原因。那时候我们有的时候一个月可能搬四次家——刚毕业也没钱嘛。那个时候也比较穷,反正房东就有可能把你撵走。

Q:被房东撵过吗?

A:被撵过,印象太深刻了。我们那时候在灯市口附近租了个大概6平米不到的防震棚,因为离着单位近,里面放一张床,再一个小桌子,再加上一棵树,这房子就没地儿了——就是那个《贫嘴张大明的幸福生活》里面的那种房子,一模一样。房租是120块钱一个月。有一天,突然就有一个外地来打工的个体户,是做编织手套的,人家出150块钱。房东一听高出30块钱。就开始天天跟我死磨硬泡说不租了。死活非让我走。我走出门才知道是这么个情况。当时我就跟房东说,要早知道是30块钱的事儿,我一咬牙也就给了。可是房东没说,我们就被轰出来了。当时很难过的,但是这些情节对后面的创作起到了作用,《结婚十年》里就有这个情节嘛。

Q:您说起《结婚十年》了,里面还有一个场景也很经典,就是陈建斌饰演的老公被小偷打,然后徐帆饰演的老婆拿着菜刀冲上去了,那个也是源自您的亲身经历吗?

A:那个经历也是比较真实的,因为当时我爱人怀着孕忽然在公车上就遇到小偷了。你说你作为军人你不吼两嗓子,不说点事儿也不行。可是你一说你就得招事,但是我没想到还没等我怎么着呢,我媳妇胆子比我大,她到没拿菜刀,她拿起书包就抡人家。哎呀,当时特别感动但是又特别着急,因为爱人怀着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