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中人高希希
对高希希导演的采访是在一种惋惜的气氛中开始的,只因我告诉他,自己的大学室友因为看了他的《幸福像花儿一样》而选择与男友分手。“他们当时的情况,像极了电视剧里面…
入行,始于冲动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讲故事和年少的激情,或许如今高希
希的头衔依然是美工,而不是“金牌导演”了,当
然这也需要伯乐和机会…   
作品,照进现实
高希希的作品有个共性:着眼于现实生活,从平凡人
人的平凡事出发,而他那种细腻表现人物关系的风格
也是作品吸引观众所在。
念旧,缘于自私
有人说高希希念旧。不过当记者把这个结论抛给高导
的时候,他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记者手记:有点孩子气
第一次接触高希希导演的作品是在大学的时候,只是那
时的我没想想过仅仅一年之后就要面对面的采访本人,
地点则是山西小县城的一个土旮旯里,彼时,他在拍
摄《光荣岁月》,我则去探班。
高希希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高希希粉丝汇
 
 
作品,照进现实(2)

Q:那您爱人当时身孕已经几个月了?

A:六个多月,已经很大的肚子了。我想到得多危险啊,所以就把她骂了一顿,但是她也不管,还真的把那几个小流氓吓跑了,我记得特别清楚,就在我们那个168车站嘛。

Q:所以北漂两年多的那段经历其实不管对您还是对您的作品影响都非常大?

A:对。提供了很多素材,关键是心态:怀着很大的理想和激情,而且自信乐观。我就记得我的好朋友给了我一个煤油炉,就拿这个东西做点饭。我是比较喜欢热闹的,所以经常招呼一帮人到家里聚——就坐在床上围着个小桌子,拿高压锅花个五六块钱买点排骨,那个时候排骨还挺便宜呢,有的时候花个八九块钱吧好像,大家凑点钱,买点啤酒,买点凉菜,坐在那就吃,边吃边谈自己未来的理想和创作。实话实说,那时候特别乐观,很快乐。现在我的困惑倒比以前多得多了。

Q:现在诱惑太多?

A:诱惑多是一方面;二是社会给你这个互相牵扯的感觉。我每天都有不同的烦恼要去面对,只这些就觉得筋疲力尽。

Q:但是在您的作品中似乎并没有展示过多的诱惑,而把更多的笔墨放在了展示时代上面?

A:作为一个导演,我需要有责任感和使命感。我必须要让我的作品有一种信仰在里面。其实这也是最打动人的部分。创作一定是与自己的经历和时代的背景有关系的,所以我觉得每一部作品的完成都应该带有时代的痕迹和理想在里面,而且应该有怀旧的成分在里面。你比如说我拍《真情年代》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对那个年代的致敬。尤其是在信仰缺失的今天,我们去从过去的岁月中提取那个时代的精华再反馈给观众,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这也是我希望通过作品传达出去的。

Q:一说信仰,现在感觉好像很空洞?

A:我觉得包括80后、90后的这些年轻人应该逐渐在重塑一个信仰。因为国家的未来希望最后还是要落在你们这一带人身上,那么面对这一代人我觉得他们会慢慢的成长起来的。为什么呢?因为国家也在逐渐的强大起来,这种过程里头,我觉得80后、90后们不是聋子,不是瞎子,他也是有责任的青年,他在审视历史的过程中他也要审视自身,他还会会重新面对养育他的祖国。到了一定时候就会有种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