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简、程、厨=孟庭苇
20年前她不知所以然的好奇为什么午后的台北总是雨水不断;14年前她春晚献声,滞留北京足够长的时间;9年前她撤了,她觉得自己注定孤独终老;5年前她又回来,嫁夫生子,一切如同转世;几天前她坐在了我们对面……孟庭苇的20年始终重复将青春揣在怀里、擦在脸上的举动,一点儿都没糟蹋。
他每天问我“你爱我吗”
恋爱,这是孟庭苇现在的状态,有个人每天会问她
一百遍“你爱我吗”,也会告诉她一百遍“我爱你”。…
小宝弟的自我介绍
叫小宝弟,今年2岁零九个月。我最喜欢妈妈的歌
是《幸福感》,我还会唱妈妈新专辑里的《飘》。
像蔡依林那样我不太可能
个人的内心里面都住着不同的样子,如果你期待
看到我像蔡依林又唱又跳,基本上蛮困难的。
温柔如初,不曾停止
咏唱佛陀,采撷红花,用更为自由和宽广的气息,
描绘着不曾息止的生命的漫漫长河。漫长的生活,永恒…
亚亚高清组图
新碟《孟庭苇的炎夏》
属于孟庭苇的另一种坚固柔情,这季炎夏 热情奔放
……
往期回顾:
 
 
家、简、程、厨等于孟庭苇

Rita Mitsouko,这个生搬自希伯来语的英文名被扔到搜索引擎里都无法寻得完整,这是孟庭苇唯一挚爱的歌者。为此我们专门翻出来Rita那几首可遇而不可求的单曲逐个过耳。事后,我们更愿相信孟庭苇爱的是Rita的名字,隐身义“美丽有天分,文静且圣洁”。

20年前她不知所以然的好奇为什么午后的台北总是雨水不断,还没开始唱歌的她有充分的时间担忧未来前程和生态周遭;14年前她春晚献声,滞留北京足够长的时间使她第一次接触到内地的音乐,是摇滚乐,不同于《北京乐与路》的那种相逢;9年前她撤了,她觉得自己注定孤独终老,值得早些投入佛的怀抱;5年前她又回来,嫁夫生子,一切如同转世;几天前她坐在了我们对面,20年前的朦胧感、14年前的未知感、9年前的疏离感、5年前的幸福感以及不可名状的柔软脑筋。 孟庭苇的20年始终重复将青春揣在怀里、擦在脸上的举动,一点儿都没糟蹋。

如果你想通过孟庭苇回忆自己的零零种种,那么去尝试所有办法面对面单独对话,前提是聊及半晌时,小宝弟从外面跑进来……

回忆是夜晚偶经的车

家庭是孟庭苇话匣打开的切口,但一切要按照时间顺序进行。

农业社会末期,她给自己成长的音乐年代如此归类。压抑、含蓄是年代人的惯性,所以她同其他歌手一样恨不得以拟人的手法唱一棵大树,透露些许的小情感。孟庭苇的音乐开始于温婉的情爱,她以为那样就是男女之间的共存关系,彼此挂念才是人们希望听到的心情,只有朦胧才听得懂,且不用脸红的从唱片架上取下准备付账的音乐。

2000年,她发现这一切有些异样了,周杰伦一类的音乐已经不去关照听到的人能否听懂,甲方变为主动,任由自己撒泼打滚。人云亦云的音乐立刻显得复古了,甚至盲从。她知道这一切是好的,方向正确。刚开始她有些不适应,自己的戏路似乎缺少了拥有更多把持“戏核”的机会,也没有太多话要讲了,姑且封口不再抒情。

孟庭苇始终在思考周杰伦、曹格的那件衣服自己穿上是不是合身儿,这想起来与邓丽君玩儿B-BOX一样荒唐。生活还是需要小调的、隐隐细语的存在。

09年,孟庭苇听到了几首感人的曲子和简短绵长的爱情故事,思量许久后决定与大家分享。她相信小情感就像童年留下来的一些习惯,时隔多年被想起,总会有人觉得温暖。

她相信小情感就像童年留下来的一些习惯,时隔多年被想起,总会有人觉得温暖。 孟庭苇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可能她自己没有察觉。她与许多伴随她音乐成长的人一样,从小渴望自立,有了榜样的概念,许多人会发现付出青春换来的起司一般都是巧克力的,很苦。她在新专辑中拉进了乐团因素,她们在不同的Team里面对社交与口舌,但仍然不愿跳脱,因为寂寞。

孟庭苇的音乐更像是夜晚独坐在广场时,身边偶经的车,你会在大灯扫过的一刹那怀疑是不是熟人的偶遇,车开走后便下意识的凝视尾灯几秒。回忆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回忆就是发呆,回忆就是孟庭苇再次淋到台北午后的雨时,嘟囔的那句“我19岁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