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简、程、厨=孟庭苇
20年前她不知所以然的好奇为什么午后的台北总是雨水不断;14年前她春晚献声,滞留北京足够长的时间;9年前她撤了,她觉得自己注定孤独终老;5年前她又回来,嫁夫生子,一切如同转世;几天前她坐在了我们对面……孟庭苇的20年始终重复将青春揣在怀里、擦在脸上的举动,一点儿都没糟蹋。
他每天问我“你爱我吗”
恋爱,这是孟庭苇现在的状态,有个人每天会问她
一百遍“你爱我吗”,也会告诉她一百遍“我爱你”。…
小宝弟的自我介绍
叫小宝弟,今年2岁零九个月。我最喜欢妈妈的歌
是《幸福感》,我还会唱妈妈新专辑里的《飘》。
像蔡依林那样我不太可能
个人的内心里面都住着不同的样子,如果你期待
看到我像蔡依林又唱又跳,基本上蛮困难的。
温柔如初,不曾停止
咏唱佛陀,采撷红花,用更为自由和宽广的气息,
描绘着不曾息止的生命的漫漫长河。漫长的生活,永恒…
亚亚高清组图
新碟《孟庭苇的炎夏》
属于孟庭苇的另一种坚固柔情,这季炎夏 热情奔放
……
往期回顾:
 
 

就连洗澡时孟庭苇都不得安宁,这是她自己造成的,出于对儿子离开视线的挂念。她说自己常常会幻听,觉得宝弟在哭,或者在叫自己的名字,匆忙跑出去时宝弟却睡的正香。独自在台北的15年,孟庭苇对家庭的理解有了微妙变化,她发觉与父母的相处更像是与自己的相处,要经常照照镜子,看一看,知道哪里长了皱纹,哪天精神不好;关于宝弟,这是她阶段性的任务,有一天宝弟会自己成长,不再需要经常跑到这里来让妈妈抱,所以在宝弟需要自己的这些时光里,除了倍加小心,还要无微不至。

小宝弟的自我介绍:

我叫小宝弟,孟庭苇与张志鹏的儿子,今年2岁零九个月。妈妈这会儿正在隔壁的影棚拍照,我觉得影棚里有水母妖怪,所以等下我要进去。

刚才我对着镜头摆了很多Pose,“金鼎神灯”“如来神掌”等等,看了《妈祖》的动画片之后我觉得自己就是妈祖,所以有时会觉得身边有妖气。有一次同妈妈一起搭飞机去日本,我就对着一位空姐大喊“大胆妖孽”,最后被妈妈阻止了。

影棚里有镭射枪(其实是补光灯的灯头),妈妈不让我碰,说会电到。

妈妈刚才在琢磨为什么今天我变了单眼皮,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是没睡午觉的原因。

我最喜欢妈妈的歌是《幸福感》,我还会唱妈妈新专辑里的《飘》。

今天妈妈很漂亮,但最漂亮的我想是衣服。

我喜欢《千与千寻》,我喜欢宫崎骏的动画片,因为他的作品有故事、有剧情。

我最近在看《小星猫》(《快乐星猫》),所以刚才在拍片现场我不停的唱着“我的身体摇摇,嘴巴翘翘”。

我很少和妈妈一起上镜,妈妈工作时一般不会带着我,只有一次在台湾录节目时我硬要跟着去,因为我喜欢侯佩岑姐姐,那天她主持。

腾讯的小企鹅很可爱。

我爱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