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广电总局统计数据,今年中国电影的票房总额预计将达到60亿元的总额,相比去年的43亿,增幅近40%。这个数字未必精确,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电影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迅猛扩张阶段。然而一个国家电影产业发展的健康度不仅仅应该是从票房总量来考量的,当占总数量10%的影片贡献了超过50%的票房,这个行业可以说是在以一种高风险的方式运营着,大部分的影片挣扎在投资收益的剃刀边缘,更有为数不少的影片干脆沦为票房大战的炮灰。
  下面的10部电影不是今年票房最低的影片,却应该是投资收益率最低的影片,或者是期待与现实落差最大的影片,他们自以为播下的是龙种,到头来却收获了跳蚤……[详细] [评论]
系列策划 0 3
往期回顾

领衔2009星光大典投票中
·星光大典星光加油站
·众明星关爱残障学生
·参与活动抢盛典门票
·参与网友幸运大奖
·查看最新人气结果
     
剧情 视频 剧照
《二十四城记》票房:160万
  这是贾樟柯继《世界》和《三峡好人》后第三部进入院线的电影,也应该是他投资最高的一部电影,据说达到了1200万,160万的票房应该连它的宣传费用都不够,但也是贾樟柯电影创纪录的国内票房了。贾樟柯的电影对国内观众有一种决不妥协的决绝,如果说现在还有谁是为了洋鬼子的电影节拍电影的话……[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红河》票房:800万
  《红河》的开画日期是4月10日,正是一年中影市最淡的时候,当时已经上映了半个月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依旧凭借奥斯卡金像奖的光环傲视群雄,而即将于4月15日上映的分账大片《赛车风云》也虎视眈眈,而《红河》也是具备了虎口夺食的实力的,因为当时确实也没有更拿得出手的国产影片与之竞争……[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拉贝日记》票房:800万
  《拉贝日记》上映的日期是4月29日,比《南京南京》拖后了一周,当时《南京南京》在电影市场上已经是凯歌高奏,剑指一亿了,很难想象会有多少观众愿意在短期内两次走进电影院去感受那段梦魇般的民族劫难,而当观众要在这两部影片中取其一时,《南京》的口碑效应和本土优势又是《拉贝》难以抗衡的…[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追影》票房:1000万
  为了躲避《变形金刚2》的炮火,七月中下旬出现了国产电影扎堆上映的局面,重头戏是7月24日上映的《窃听风云》,7月30日同时开画的《大内密探零零狗》和《追影》,这其中前两部影片最终都昂扬过亿,而华谊公司再次败走麦城,投资2000万的《追影》,票房仅仅是勉强过了1000万而已……[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白银帝国》票房:1800万
  必须承认《白银帝国》的制作精良,但其缺陷也是致命的。从片名和题材上理解,这应该是一部史诗性的商战大戏,而从最终呈现的效果来看,情感戏的泛滥稀释了影片本来应有的纯度。结果是想看商战风云的观众觉得很不过瘾,郝蕾的后背也吸引不了想看爱情戏的观众,两面都不讨好……[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天安门》票房:300万
  进入9月,为国庆献礼的影片开始陆续登陆院线,9月2日上映、投资3000万的《天安门》是这个献礼大军的急先锋。不能否认的是,中国的观众对主旋律电影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电影拍出来就是教育人的,只应该是由公家买单组织观看的。其实现在中国的主旋律电影也开始迎合市场……[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爱有来生》票房:200万
  《爱有来生》上映后,如果要评选中国最美丽的女导演,那非俞飞鸿莫属了。但导演的美丽并不能给电影带来好运,《爱有来生》区区200万的票房不知道是不是会为俞美眉未来的导演之路蒙上阴影。《爱有来生》公开曝出的投资是4000万,画面和光影都很考究,可见是专业的幕后班底做出来的……[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麦田》票房:850万
  《麦田》的投资据说是6500万,最终的票房是800多万,赔了多少钱可以自己算。从影片自身的原因来看,这是部除了无条件喜欢何平风格的人以外都不会喜欢的电影,但这类人太少了。何平依旧沉浸在二十年前新时期思想启蒙阶段的个人化表达之中,用那个时期的电影观念来与现在浮躁和务实的观众心态碰撞……[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狼灾记》票房:400万
  《狼灾记》的投资人是江志强,香港安乐公司的老板,是靠发行《卧虎藏龙》起家的,同时他也是张艺谋电影的海外发行人,是圈内大鳄级的人物。查不到《狼灾记》的投资到底有多少,不过把一干人拉到新疆巴里坤这样的蛮荒之地进行野外作业,再加上特效、战争场面等,花费一定是少不了……[详细]
剧情 视频 剧照
《秋喜》票房:500万
  今年的中国电影有一道奇特的景观,那就是在国庆档前后,有三位成名的第五代导演陆续推出了他们最新的作品,前两个是何平和田壮壮,第三个是孙周。所不同的是前两位导演的创作动机应该是出于自己的艺术理想,而孙周只是在完成一个命题作文,那就是为广州解放60周年拍摄一部献礼影片《秋喜》……[详细]
责任编辑:果子冻  撰文:麻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