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羽泉,归园田居
 一个擅长作词,一个擅长作曲。一个身材中等,一个偏瘦。一个性格偏内向,一个偏外向。一个是孩子他爹,一个还在相恋的路上。但他们共同走过十年旖旎路。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呢?……
当没有十年,也没有羽泉
他们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大男孩,开始有各自分工。
比如共同的成立工作室,为一些歌手做后期,比如羽凡
去演戏、主持,海泉继续在音乐上加速度……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羽泉
我们的梦想是在40年以后。这张唱片改一个名字是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羽泉。因为这个只停留在我们俩个人
心里,但不是很多人都觉得羽泉很优秀。
对话羽泉:向上的加速度
压力是因为有欲望。大家拿到唱片时候,我们就
没有压力了。……
这个新“脸”辈出的时代
新人指的是我们看来能够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和市场
认同的,是要靠代表作的,是以歌手的身份…
记者手记:众口“楠”调
羽泉这个品牌却是在组合中越挫越勇的“异类”
我觉得他们也面临一些困惑,比如……
羽泉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记者手记:众口“楠”调,被忽略掉的“寓教于乐”

   最近,看到一个有趣的故事。是马科斯讲的故事——一个自称是墨西哥造反运动萨帕塔民族解放军的发言人,同时还是一个作家、政治诗人。他说,有一户人家很穷,家里有一匹红枣马,一只瘸猪,一只瘦鸡,一天,家里实在是几天揭不开锅了,于是他们吃掉了一只鸡,过了一段时日,又饿得没办法了,便吃了一只猪,可是马不想等到这个结局,所以跑到另外一个故事里去了。

   这真是我见到的最妙的结尾。我们习惯按照一个定性思维,忽略了智慧本身赋予我们的其它可能性。大多数人编故事,可能就是两种情况——红枣马成功反抗了,或是红枣马也被杀了。不会考虑到更多惊艳的结果。

   流行音乐的鱼目混珠,在愈来愈复杂的现状中,比起故事里穷人家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是反抗成功,还是自刎?羽泉这个品牌却是在大陆组合中越挫越勇的“异类”。我觉得他们也面临一些困惑,比如是收拢一些,还是发散一些,是应该积极突出个人形象,还是保守一点?他们强调了听众能从他们的音乐中感受到快乐,能在生活感悟上产生共鸣,这是他们做音乐持久的意义。很多人都说,能被人喜欢上的音乐,是因为有“共鸣”。我们可不可说这个就体现了很原始的意义——寓教于乐——我们往往过分重视娱乐效果,而忽略音乐根本是艺术成分,无论是不是流行音乐。这个定义是古罗马诗人、文艺理论家贺拉斯在《诗艺》中提出的有关诗的作用的一个重要观点,即诗应带给人乐趣和益处,也应对读者有所劝谕、有所帮助。贺拉斯提出“一首诗仅仅具有美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魅力”,这样才能发挥艺术的教化作用。此思想对18世纪启蒙运动以及古典主义的文艺理论和文艺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至今仍是衡量艺术作品优劣的标准之一。注意,不是狭隘的“教育”意义。

   我不知道羽泉有没有考虑自己的音乐所带来的影响。我只是坦白的告诉他们,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只要有表演活动,《最美》、《彩虹》、《奔跑》是必备合唱曲目,而令我感动的是那首与苏慧伦合唱的《还剩下什么》。这大概就是 “寓教于乐”了。

   回到开始说到的,流行的音乐,安身立命——除了好听、共鸣,至少有点值得咀嚼的含金量意思意思一下吧,不要因为固化,而忘记原本还能有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