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羽泉,归园田居
 一个擅长作词,一个擅长作曲。一个身材中等,一个偏瘦。一个性格偏内向,一个偏外向。一个是孩子他爹,一个还在相恋的路上。但他们共同走过十年旖旎路。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呢?……
当没有十年,也没有羽泉
他们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大男孩,开始有各自分工。
比如共同的成立工作室,为一些歌手做后期,比如羽凡
去演戏、主持,海泉继续在音乐上加速度……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羽泉
我们的梦想是在40年以后。这张唱片改一个名字是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羽泉。因为这个只停留在我们俩个人
心里,但不是很多人都觉得羽泉很优秀。
对话羽泉:向上的加速度
压力是因为有欲望。大家拿到唱片时候,我们就
没有压力了。……
这个新“脸”辈出的时代
新人指的是我们看来能够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和市场
认同的,是要靠代表作的,是以歌手的身份…
记者手记:众口“楠”调
羽泉这个品牌却是在组合中越挫越勇的“异类”
我觉得他们也面临一些困惑,比如……
羽泉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当没有十年,也没有羽泉

  再见陈羽凡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瘦。但是,这和几年前的他已经完全不一样,他已经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了。这意味着他的生活不能仅仅是音乐,不能随心所欲的在家把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尽情享受酣畅淋漓的感觉。他得考虑自己的孩子是不是需要有人陪伴他玩,是不是需要睡觉,是不是会哭闹,是不是围着屋子摇晃的摆动身子后会不小心的摔一跤。他在家里也要提摆着一颗不那么安稳的心。“这就是当爸爸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不是小时候玩过家家那种肆无忌惮,责任与勇气需要有强大的内心世界。

   和羽泉见面那天,刚好是“七夕节”。羽凡的主题是“孩子”。“家人昨天出去拍戏了,接下来两、三个月将是我孤独的时候,但是还好,一回到家里,孩子就是中心嘛,我想时间会过得很快。”胡海泉希望的是“把孩子带我家来一起吃饭吧。”

   他们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大男孩,开始有各自分工。比如共同的成立工作室,为一些歌手做后期,比如羽凡去演戏、主持,海泉继续在音乐上加速度,但是他们的前提是为“羽泉”这个品牌的利益,“可能较之之前的十年,会有不同的颜色,而且也应该是在加速度的,在上坡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动力和加速度,我们希望是上坡的加速度,而不是下坡的加速度,对于品牌来讲,它的成就,可能随着时间和它的积淀,是崭新的‘羽泉’。”胡海泉其实已经想好十年之路的未来。

   两个热爱音乐的男孩子,因为创作上的合作契机偶然结识。胡海泉来自中国北方,性情温和,创作中却潜藏着忧郁浪漫的诗人气质。十岁始在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十一岁学习钢琴,中学时代即尝试歌曲创作。1996年到北京发展音乐事业,自建MIDI工作室,出任多支乐队键盘手。和陈羽凡一样,他也曾为许多歌手创作歌曲并担当制作人。陈羽凡是北京男孩,那时候他们都在寻找一个在音乐上能情投意合的人,恰巧他们因为一个朋友的关系而认识,“我第一次去海泉家的时候,就发现他是一个创作才子,一见如故,当时就觉得他是我寻找的搭档。”于是,99年夏他们推出“羽·泉”首张国语专辑《最美》。一炮而红。整首歌曲贯穿木吉它音色与精致的和声和谐呼应,歌唱着色彩明丽的青春恋情,浪漫感性。陈羽凡带有摇滚的硬朗声色搭配上胡海泉轻柔起伏的情怀,把轻、重、硬、柔、强、弱的起伏填进音符里,发挥出羽凡作曲和海泉作词的功力。“读书那阵子我欣赏北岛、顾城的创作,羽凡欣赏老舍的味道。”胡海泉追溯起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