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羽泉,归园田居
 一个擅长作词,一个擅长作曲。一个身材中等,一个偏瘦。一个性格偏内向,一个偏外向。一个是孩子他爹,一个还在相恋的路上。但他们共同走过十年旖旎路。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呢?……
当没有十年,也没有羽泉
他们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大男孩,开始有各自分工。
比如共同的成立工作室,为一些歌手做后期,比如羽凡
去演戏、主持,海泉继续在音乐上加速度……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羽泉
我们的梦想是在40年以后。这张唱片改一个名字是
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羽泉。因为这个只停留在我们俩个人
心里,但不是很多人都觉得羽泉很优秀。
对话羽泉:向上的加速度
压力是因为有欲望。大家拿到唱片时候,我们就
没有压力了。……
这个新“脸”辈出的时代
新人指的是我们看来能够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和市场
认同的,是要靠代表作的,是以歌手的身份…
记者手记:众口“楠”调
羽泉这个品牌却是在组合中越挫越勇的“异类”
我觉得他们也面临一些困惑,比如……
羽泉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这只是一个新“脸”辈出的时代

   《人物》 :我最近采的两个人也是很多年的歌手比如许志安,蔡琴。他们是港台那边比较有代表性的,而二位应该是大陆这边非常有代表性的音乐创作人,都是面临自我的超越。

   胡海泉:有的时候突破反而是有压力吧,因为每个人面临成功都会有一个阶段是需要调整的,对羽泉来讲也是这样,有一个好的开始,高的起点,只能证明后面是越来越难的,没有一件事是从开始成功就顺其自然的,所以这十年来我们每一年都会比之前有更多的工作量,包括需要扩展的东西,除了单纯的音乐创作制作外,还要完成非常多的不同身份的工作,都是为了保持羽泉音乐的品味。

   《人物》,像爬山一样,一开始爬坡比较快,但总是会慢慢的变难。

   胡海泉:而且说幸运的话,羽泉一开始出道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达到所谓市场认可的高点,代表着我们以后只能更高,即使是维持一个高度的话也是需要大量工作量和团队精神。还好,这几点我们持续下来,一直做到自己希望中的一个概念,而且除了每年春节后的短暂假期之外,几乎每年都没有什么休息日,这就是长此以往的积累的结果才有现在。

   《人物》:最近我也看到了你们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到,最近选秀明星特别多,对你们来说,看待选秀节目时,是新人辈出,还是音乐太过于杂。

   胡海泉:只能说是新脸辈出,新人指的是我们看来能够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和市场认同的,是要靠代表作的,是以歌手的身份,但是我们记住很多脸却没有代表做的话就很遗憾。不过,至少还有这样的一个出口,有一些人才出来。除此之外,好像现在唱片行造星能力停滞了,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还是有它的正面意义。

   《人物》,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两三年前出来的选手,现在是原地踏步走。

   胡海泉:那他已经很努力的保持原地踏步走,哈哈。

   陈羽凡:因为他们参加比赛时候,他是一个话题和焦点,关注度会高。但是过了选秀,你可以留意他的唯一理由就是代表作,所以说现在是一个新脸辈出的时代,不是一个真正新人辈出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