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七期:《敢死队》
·卷首语·倡优与俗子
——真诚的B级片和虚伪的艺术片

·新《铁血战士》
——B级电影经典的坚实续集
·《弯刀》
——美国成奎安大战史蒂芬·席格
·《敢死队》
——群英汇萃向B级电影敬礼
·B级名人
——和B级片有关的大人物
·点击进入《敢死队》腾讯官网
《敢死队》腾讯官网
首页 | 下页 评论>>

 卷首语·小飞
倡优与俗子——真诚的B级片和虚伪的艺术片
    我们的第一代国学大师之一王国维有一句非常好的文艺评论:“宁为倡优,不为俗子”,意思是说有一种艺术就像娼妓伶人一样,很媚俗,完全是讨好欣赏者,你喜欢什么我就写什么,格调很低。但王国维说,这种娼妓艺术再不好,也还好过另一种艺术:就是那种俗不可耐,但却自以为是才子的人搞出来的艺术。因为前者摆明了是讨好你,就是一个商品,后者明明没什么
《猎杀活死人》剧照
甚至连起码的诚意都没有,偏偏要居高临下,搔首弄姿,你喜欢什么我偏偏就不写什么,他觉得自己是大师,其实是连娼妓都不如。王国维说的是诗词,但放到100年后今天的电影艺术上面,也是无比精准的。事实上,这句话大概可以适用于所有的艺术形式。

  有人说,突然的开放的结果是,我们接收了一大堆的信息和欲望,其结果是,很多在西方国家普通被排斥和被鄙视的东西,在我们这里反而大行其道并且被当成是时髦和前卫。这种浮躁几乎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从形而下到形而上,当然电影也不例外。冯小刚的《大腕》里葛优说:“什么是大师,就八个字:特立独行,哗众取宠!”这在喜剧片里是笑料,但在现实中就让人笑不出来。当年黄精甫不就是想当香港的昆汀·塔伦蒂诺吗,可惜没当成,还有今天那些搞本体论到走火入魔的,他们搞的东西都没有错,但错的是,他们丢掉了本质。我们看卓别林的电影,看谢晋的电影,哪有什么前卫的技巧让我们学习,但人家就是大师,你不是。

  什么是艺术,我觉得,就像运动员就是比常人身体发达的人一样,而艺术家不过是比普通人感情更发达的人。比别人更敏感,更尖锐,更有同情心,更有勇气和战斗精神。当然也需要技巧,不过那都是其次的东西了。巴赞说的很好,“现实主义首先是一种人道主义,然后才是一种艺术形式”。是因为你要表达一个东西,然后有一个最适合它的方法,但那个表达的方法不是本质,要表达什么才是。前者是指向月亮的手指,后者才是月亮本身。

   最近一系列的B级电影或向B级片致敬的电影让我们再度记起了那些曾经被看作是下三滥的电影形式,B级片起源于1930年代,指以色情暴力血腥等为卖点的小成本电影,到了今天,B级片并不是一个成本上的标准,而更多已经成为一种审美趣味,昆汀,罗德里格兹,彼得·杰克逊都是这种趣味的爱好者,最有趣的是彼得·杰克逊,拍完血腥龌龊的《群尸玩过界》,扭头就拍了21世纪最伟大的史诗片《指环王》。对他来说,两者并没有太大分别,都是他的心头爱。

   在今天一片“三亿四亿五亿”的叫嚣声中,我也渴望中国的艺术电影复兴,但是,艺术电影最大的敌人不是商业,而是自己身上那种居高临上的优越感。“向生活要艺术,艺术就是活生生的;向艺术要艺术,电影里就会充满假脸假胳膊。”(刘震云)

   准确的说,“艺术电影”这个词本身就是荒谬。好的“艺术电影”根本不会拿“艺术”当幌子,他不过是拍了自己最想拍的东西,就像费里尼曾说:斯皮尔伯格是最幸运的,因为他喜欢的东西全世界都喜欢。费里尼并不认为自己和斯皮尔伯格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区别只是自己比较不幸——他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人并不多。要拍艺术电影,请先有这样的平常心。

  前几天看了《全城戒备》,是一部很拙劣的电影,但我和在场的大家都很开心,都得到了一种愚蠢的愉快感,其实也算是一部大制作的B级趣味片吧,当时我和朋友说:如果你不能把电影拍的很优秀,那就把电影拍成这样吧,同样也是可以带给别人欢乐的。在今天的中国,如果创作者们一定要把吸毒和乱伦才当成艺术,如果一定要无病呻吟地把简单的事儿说复杂了才是艺术,如果一定要失去善意和同情,失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愿望的去拍摄一些猎奇地下的东西才算是艺术,那么,我宁可选择一部彻头彻尾下三滥,但至少还真诚和简单的B级片。

首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赵欣 监制:王家传 撰文:小飞设计:贺章龙 韩建文制作: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