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三期:《让子弹飞》
·卷首语:站着把钱挣了
  《让子弹飞》是部耍酷的商业大片,姜文做的很成功。《让子弹飞》不是姜文最重要的作品,但应该是迄今为止他最好看的电影。
·《让子弹飞》:个性的恣意飞扬
  《让子弹飞》是一部姜文很享受拍摄过程的、玩的很HIGH的作品,而姜文的导演风格,也通过影片里的人物刻画、场面设计等飞扬着……
·专访编剧危笑:我看姜文
  “姜文是一个路标,一个向导,但同时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孩,他不停的在控制他自己想要的故事的方向,但同时又沉迷于每一个细节之中”
·和姜文类似的两栖电影人们
  姜文既是一流的演员,又以导演身份创作出具有强烈个人风格,又具有极高水准的电影。但是以中国电影史的宏观角度来看,姜文并不是第一人。
·腾讯微博热议《让子弹飞》
·全面了解《让子弹飞》
全面了解《让子弹飞》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专访危笑:我看姜文

采访:小飞

  中戏毕业的年轻导演编剧危笑,在他的同学中算是比较幸运的一位,很早就被姜文发掘,成为《太阳照常升起》的副导演,这一次的《让子弹飞》又同时担任了编剧,并在其中演了一个角色,一个能念几首歪诗的酸土匪老七。作为一个和姜文一起工作,并且也和姜文一样涉及了编导演多个领域的电影人,他为记者讲述了作为编剧的姜文,作为导演的姜文,还有作为老大的姜文,并以他的视角,讲述了对《让子弹飞》的个人看法。

危笑在《让子弹飞》中饰演的老七

合作之始

■ 首先讲一下您和姜文的合作是怎么开始的吧?《让子弹飞》是第一次吗?

□危笑:我是在06年的时候认识老大,我们叫他(姜文)老大,《太阳照常升起》后半段的时候他找副导演,那时候我在中戏毕业两年,之前我一直在写剧本,也没有参加任何剧组,直到姜文来找副导演,他找到我们系主任,系主任就给了我一个电话,这是我和老大第一次见面,然后我就当了《太阳照常升起》的副导演,所以算起来这都过了四年半了。《让子弹飞》呢这次在开始探讨剧本的时候就参与了,做了这部戏的编剧,副导演,也在里面跑了一个龙套。

■ 您在这部片子里做了副导演,编剧,也做了演员,这么多身份也是您所希望的一个状态吗?

□危笑:这其实是一挺巧合的事儿,他叫我过去看剧本的时候肯定是希望我继续做执行,做副导演,在《太阳》的时候我们俩有很好的合作,也有很好的私交,他就是我一个大哥了,后来可能在聊的时候我提供了一些相对有营养的东西,于是姜老就给我在副导演之外又加了一个工作,就是让我给葛老和发哥的角色写故事梗概。这个事情是让我进入编剧工作的原因,这个故事是大家聊出来的,写了这个梗概之后我就更多的和姜老一起聊剧本。后来又有述平老师,还有我的师哥郭俊力加入进来。后来就同时做副导演和编剧,直到开拍前,姜老说,“老七”这个这么好玩的角色,就给你演了吧。

■ 你也是编剧之一,有没有给自己演的角色加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危笑:我还真没敢(笑),开玩笑啊,我写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要演,你想是一帮大腕啊,廖凡,邵兵,(黄四郎)那边陈坤,姜武,我压根没想到我能在其中占一个席位,我就踏踏实实的按着应该有那些戏就写了,写完了之后老大说,你来吧。我说啊?后来在现场的时候,老大也临时给这个角色添了一些戏,这个人物是叙事的一个桥梁,能让观众更好的理解这个戏,更准确的抓到这个故事的核心。这个人物也是有他存在的意义的吧。

■ 姜文曾经说,中国老一代的电影人,像石挥,袁牧之,等等,都是同时又能导又能演,其实是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您是否也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电影人?

□危笑:你这话对我是太大的表扬了,其实要说起来呢,奥森·威尔斯也是又导演又是演员,梅尔·吉布森也是又是导演又是演员,甚至马丁·西科塞斯也演过很好的角色,他在《出租车司机》里面演的那个小角色,演的非常好,关于导演和演员这个问题,如果踩在你这个表扬的梯子上我就找不着北了,但我现在肯定还没有资格讲自己要怎么怎么样,老大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平台,我肯定还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好的导演,但将来会不会演戏还不好说。

编剧姜文

■ 作为一个编剧,怎么评价作为编剧的姜文?

□危笑:姜文这个人,他对戏剧的理解,可以说和当代的导演相比,可能这么说比较得罪人,但我还是要说,他有其他人难以企及的才华,他对于戏剧和生活的的理解,对那么让人兴奋和瞠目结舌的创造力是别人无法企及的,他作为一个编剧在和你聊的时候,他是一个路标,他是一个向导,但同时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孩,他不停的在控制他自己想要的故事的方向,但同时又沉迷于每一个细节之中,他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这也好玩,那也好玩。以前他写剧本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西坝河的一个小屋里,那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演艺界的大腕了,但他写起剧本来真的是废寝忘食,他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所谓编剧,但他的剧本大家都看得到,从各个方面来看,至少在中国在亚洲,很少有人比得上他。

■ 您的同事也是前辈述平说过,编剧就是看天份,没有这百分之一的天份,就不要做这一行了,怎么努力都没有用,你同意吗?

□危笑:对,述平说过,我也对媒体朋友说过这句话,因为一个朋友问,你给想从事编剧这一行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我说述平老师说过一句话,编剧看天份,没有天份就没用了。其实述老并不是很武断的说,编剧这个门不好进,他只是在换一个方式说,编剧需要一种天生的敏感劲儿,其实这个敏感劲儿,比如说现在医院育婴房里面,十个人得有六个人有这种敏感劲儿,但是他在成长和生活的过程中不一定会偏向这一头儿,述老不是在神化编剧,其实很多职业都需要一股敏感劲儿,只是编剧需要把这种敏感劲儿用到很广的方面去。至少在我的心目中老大和述老都是这种非常敏感的编剧。(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