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明”的明
他曾是达明一派的“明”。在香港乐坛,只有他在舞台上穿再艳都不显得夸张,唱香艳颓靡的歌一脚踩过情色边界。他从来没红到排山倒海,却有歌迷写下这样的字句“如果没有你,我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都将不能成立。”他是黄耀明…
后达明时代
后达明“一早就有个共识,做完这个(91年)演唱会我
们就分开。我们可以一起做的东西已经完结了”…
最好的终于来临
人山人海黄耀明在其明星生涯的前半段努力挖掘自
己,后段努力挖掘像自己样的新人。比如人山人海…
我们不贪心
演唱会我们就不是太贪心,做一个小小的演出的场地
,希望从这个机会让更多的北京朋友认识我…
他爱在旺角和铜锣湾唱歌
黄靖“其实他是一个街头歌手,他喜欢在旺角铜锣湾
唱歌,我就问他有没有兴趣做暖场嘉宾…”
永远都觉得还没准备好
音乐人“每一次做的时候都在想,这是最好的时机吗
?做音乐的人永远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黄耀明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达明”的明:面对旧时听往日声音

  无线艺员训练班的毕业合影上,中分短发的黄耀明唇红齿白,隔不远几个就是刘德华,同期的还有梁家辉跟戚美珍,小一届有梁朝伟,据说当年黄耀明他们这一期报名的时候,前一届的黄日华当场帮忙发报名表。

  从入门开始,黄耀明心中的偶像就不是明星,而是“甘国亮、林岭东,他们也是从电视台当演员开始,逐渐过渡到幕后的,我是第十期的,甘国亮是第一期的。”还有一个原因,“当时他们说你太小了,你的气质形态太像个小孩子了,当艺员没有机会了。那个时候他们都喜欢成熟一点的。”

  毕业之后的黄耀明也走了这条路,进了无线电视台当助理编导,做两档节目《妇女新知》和《香港早晨》,当时他刚满二十岁。

  “熬不下去,”黄耀明说,早上的《香港早晨》,下午的《妇女新知》。“工作量太大,完全没时间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于是做不到两个月就辞工走人。然后他看到了报纸上刘以达招募主唱的广告。

  1984年,刘以达的录音室在香港北角一间废弃的商场里面。试音的黄耀明唱了两首英文歌,一首是Boy George的《Time(Clock Of The Heart)》,另一首是《Careless Whispers》。

  “达明一派”的名字来自现在的香港商业电台副主席俞琤。俞琤的另一“杰作”是她在1993年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上,开口一句“歌神”,这个名字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并永远只属于张学友一个人,跟“达明一派”一样成为香港流行乐坛两个标志性的名号。她将两个人推荐给宝丽金,又帮他们联络当时已经相当大牌的张叔平做造型,张叔平根据二人的气质决定让黄耀明留长发,给刘以达铲了个平头。直到1990年解散,黄耀明的发型都保持着相当的长度。

  从1986首张EP《达明一派》面世,到1991年的“达明一派我爱你演唱会”宣布正式解散。达明一派以每年一张专辑匀速稳定奠定了在香港乐坛的地位。

 何秀萍现在也是人山人海的主力阵容。回忆当年的黄耀明,是一个“长长的头发,很自觉,好象觉得自己很好看”的男孩子。而且那个时候的黄耀明“酷酷的,最初是不大理大家的”慢慢的接触,多聊了几次,何秀萍发现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直到有一天,黄耀明约何秀萍喝茶,问她要不要写歌词,给了她一卷DEMO带子。

 “那个时候我刚刚要开始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有一批信我不想留着,那个时候我住了一个旧房子,那个时候还没有切纸机,我们都是把有一些觉得比较重要,但是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东西烧掉。我拿着一堆信在院子烧,烧着烧着就觉得,应该把这一时刻的情绪写进歌词。”于是有了那首《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