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明”的明
他曾是达明一派的“明”。在香港乐坛,只有他在舞台上穿再艳都不显得夸张,唱香艳颓靡的歌一脚踩过情色边界。他从来没红到排山倒海,却有歌迷写下这样的字句“如果没有你,我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都将不能成立。”他是黄耀明…
后达明时代
后达明“一早就有个共识,做完这个(91年)演唱会我
们就分开。我们可以一起做的东西已经完结了”…
最好的终于来临
人山人海黄耀明在其明星生涯的前半段努力挖掘自
己,后段努力挖掘像自己样的新人。比如人山人海…
我们不贪心
演唱会我们就不是太贪心,做一个小小的演出的场地
,希望从这个机会让更多的北京朋友认识我…
他爱在旺角和铜锣湾唱歌
黄靖“其实他是一个街头歌手,他喜欢在旺角铜锣湾
唱歌,我就问他有没有兴趣做暖场嘉宾…”
永远都觉得还没准备好
音乐人“每一次做的时候都在想,这是最好的时机吗
?做音乐的人永远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黄耀明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后达明时代: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

1991年,最后一场演唱会“达明一派我爱你”之后,达明一派宣布解散。“一早就有个共识,做完这个演唱会我们就分开。我们的可以一起做的东西真的已经完结了。”

  解散后黄耀明接到的第一个邀约电话。“黄耀明,我在开新的音乐公司,你要不要过来?”。于是他加入了罗大佑在香港的厂牌“音乐工场”并出了3张专辑。“你可以这样说,如果你是一个有那么多历史的歌手,你不会突然间风格就变成了别人的。就算你跟谁合作,跟谁唱歌,都会有自己的感觉流露出来。”

黄耀明也为很多明星做过唱片,做过张亚东的歌,帮王菲做过单曲《色盲》。但是唯一一张以达明一派的名义为监制的唱片《风采依然》是为中国大陆女歌手王虹做的。王虹唱过的《血染的风采》对香港人有很大影响。“这首歌很多学生都会唱,一下子整个中国华人地区每个人都认识这首歌。而且这首歌比这个歌手比较出名,大家不记得是谁唱了。”

  1997年的人山人海演唱会上,他翻唱了这首歌。后来灌录到唱片里面。“那个唱片现在已经绝版了。”黄耀明不无得意。

  除了罗大佑,黄耀明也一直用寻觅知音的方式来找同道中人。

  “达明一派”的名字来自现在的香港商业电台副主席俞琤。俞琤的另一“杰作”是她在1993年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上,开口一句“歌神”,这个名字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并永远只属于张学友一个人,跟“达明一派”一样成为香港流行乐坛两个标志性的名号。她将两个人推荐给宝丽金,又帮他们联络当时已经相当大牌的张叔平做造型,张叔平根据二人的气质决定让黄耀明留长发,给刘以达铲了个平头。直到1990年解散,黄耀明的发型都保持着相当的长度。

  人山人海里蔡德才跟黄耀明认识最早,以前在中环的写字楼做律师。有一段时间蔡德才白天穿西装做商业融资的案子,晚上跟黄耀明一起做音乐。

 1997年2月,黄耀明应香港艺术节邀请在演艺学院举行 “黄耀明人山人海音乐会”,以多媒体手法混合舞台剧演出。当时策划中最古怪的一个名字是:索多玛蛾摩拉失贞的天使智取扯旗山。但是最后还是用了“人山人海”,这四个字的中文俗语在英文里面没有任何意义。

 1999年,“人山人海”正式注册成立公司,蔡德才是股东。一年之后,他辞去做了9年的律师工作,成为人山人海全职人员。直到现在蔡德才的法律背景还能用上,“公司跟人家签的合同,都是我来负责看。”

 “音乐风格是否投契”成为入伙人山人海的唯一标准。用老板黄耀明的话来说,所有的成员“都是可以擦出火花来的,要不然不能留到现在”。还有很多编外人员:林奕华、林迈克、周耀辉、顾嘉辉,还有横扫香港流行乐坛的两个重量级高产填词人:林夕和黄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