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半百人生
虽然休在其长达50年的生活中有很多标签,比如“歌手”、“获得五次艾美奖最佳男演员提名的那个人”、“作家”等,但始终很难将他完全概括起来,最终还是“大叔”这个看似平淡朴实的词用在他身上反而最为契合。休-劳瑞——时而深沉,时而犯贱,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又不失睿智的那个大叔。
休-劳瑞的演绎生涯
脾气乖戾却医术高超的“豪斯”给休带来的是美国各种电视奖项的连年提名与获奖,这份荣耀也成为大众对其多年
在银幕前沉浮与积淀的最终肯定。
豪斯医生的可爱之处
在编剧的笔下我们拥有了一个拄着拐杖,愤世嫉俗,永远不愿意穿白大褂甚至是永远不想给人看病的最不是“医生
”的医生形象。但是作为屡次当选观众最喜爱角色的豪斯医生,身上的可爱之处也的确不少。
冷漠大叔豪斯的温柔内心
豪斯刻薄,自我,恃才傲物,倘若不是确实有那“才”
,恐怕必是孤独终老悲惨一生的。但撇开表面一切,豪斯大叔也不是个石头人,虽然很难想象他与人的相处之道,但他确曾爱与被爱过。
休-劳瑞畅谈《豪斯医生》
我再没有比现在对存在的一切事物有更确切更清晰的认
识了。希望青年时的自己会原谅并喜欢50岁的自己。
《豪斯医生》高清壁纸
往期回顾:
 

休·劳瑞 Q&A


问:当初在接演《豪斯医生》之前,有没有想过它会如此成功?

·劳瑞:我当时坚信这部剧会失败,都没做什么长期打算,直到现在我都很惊讶。很多时候我感觉像是从昏迷中醒来,被告知已经过去了六年。经常反问自己伊利莎白女王还在位吗?我们是不是还在沿左边开车?是否依旧用英镑?

问:你知道自己已经演了多少集《豪斯医生》了吗?

·劳瑞:不太清楚,应该超过100集了吧。感觉时间长得我都够格当个医生了。

问:会不会感觉美剧这样一季一季一集一集天天拍的模式很累?

·劳瑞:刚开始的时候很艰难,要保持士气保持注意

力集中是很难的。

  问:说美国口音的英语感觉如何?

  休·劳瑞:说美国口音非常难,每幕戏每句话我都要挣扎,要仔细想,感觉好像我在说一门外语,精神压力很大。

  问:你最喜欢他身上哪一点?

  休·劳瑞:我想我对那些忧伤且被折磨的人很感兴趣。我有点怀疑那些快乐的人,总觉得哪儿不对或者缺少点什么。可能他们会反过来说我才少了点什么。但事实是House的不快乐更使得他很多不妥的举动能够被理解。

  问:是不是觉得扮演House让你感到更舒服?

  休·劳瑞:在我的生活中我总是在和“舒服”做斗争。比如说,如果鞋子里没有石头,我会放一块进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对快乐的理解是它是由不快乐组成的吧,那才会让我觉得舒服。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对我说“哥们,开心点,那也许永远不会发生。”可我想做出的回答就是“滚开”。

  问:House让你学到了什么?

  休·劳瑞:对医学有了更多的了解。医学问题没有立刻确切的答案。一般病人都希望一走进诊所病症就会马上被搞清楚,可以及时得到治疗。但很多时候医生是在矛盾的理论中纠结,有些有用有些没用,他们必须要做出权衡。还有就是,多吃绿色蔬菜。

  问:《豪斯医生》没有终老,活到现在,要知道现在美国一份工作的平均时长是三年半。

  休·劳瑞:我演《豪斯医生》已经不止这么长了。我的工作比那些在银行或保险公司工作的人都稳定,其实蛮奇怪的。美剧的寿命一般是这样,首先要小心地度过婴儿期,也就是前6周,算是最危险的时候。但如果能拍完两季,那么就有可能拍上六季,甚至更多,除非你想把它大大地搞砸。但即使人们的兴趣开始减退,哪怕一点点,也挺可怕的,对吧?

  问:演了《豪斯医生》那么久,觉得洛杉矶是家了吗?

  休·劳瑞:没人把洛杉矶称为“家”,美国人或外国人都不。这是个淘金的地方,做事业的地方,赚钱的地方,但没人想在这里终老,应该没有吧,我想。

  问:除了休息练练拳击外,你业余时间还会做些什么呢?

  休·劳瑞:弹钢琴,我还有个乐队呢。(由电视明星组成的乐队Band from TV,Laurie是键盘手和歌手)

  问:如果可以给十几岁时的自己写封信,你想写点什么呢?

  休·劳瑞:OMG,我记得18岁时和几个朋友约定,在40岁之前把自己了断了。那时候觉得这是多么多么遥远的事情啊。我想我会说:此刻,我再没有比现在对存在的一切事物有更确切更清晰的认识了。希望青年时的自己会原谅并喜欢50岁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