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二期:《西风烈》
·卷首语:无能的力量
高群书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要他的电影成为这个社会的“梁和柱”,所以他才会找到了崔健,在这部纯爷们儿的西部片中唱起《无能的力量》。
·大干一场 ——评《西风烈》
·《西风烈》与华语片西部大开发
高群书:
病态不能当饭吃
段奕宏: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夏雨:
我的动作戏就是挨打
吴镇宇:
杀手麦高很可爱
杨采妮:
短发让我坚强
倪大红:
段奕宏是我的榜样
·腾讯微博热议《西风烈》
《西风烈》终极预告片
首页 | 下页 评论>>

 卷首语·小飞
无能的力量

  《西风烈》给我们(很大一部分人)最大的惊喜,是这部电影竟然成了崔健的一场沙漠个人音乐会,据说电影开始当《红旗下的蛋》的歌声一响起,就有座中的糙老爷们儿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振臂同歌。这种心情我颇能理解,对于几代人来说,崔健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一个回忆,更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存在。

  诚如披头士与鲍勃迪伦的歌声代表了一代美国青年的迷茫与觉醒,正如邓丽君的歌唱出了一代中国人心灵禁锢解放的声音,正如贾樟柯所说《任逍遥》的“英雄不怕出身太单薄”的歌在中国农村传唱不休而在城市却反应淡漠一样,流行歌曲是一个时代的反映。今天中国乐坛的靡靡之音,荒腔走板,实际上,并不完全是创作者的水准低下至此,而是市场决定了生产——混乱的生活需要类似的安慰。于是,我们听到了,被强迫听到了“那一夜,我伤害了你”,“我感动天,感动地,为什么却感动不了你”,“不要拿我的爱来伤害我”云云云云,流行乐坛哀嚎遍地,人人争相“谁敢和我比惨?”——因为音乐商人们深知,凄惨才最能打动人心。相比于流行邓丽君磊磊落落的柔情蜜意的物质贫乏的过去,我们就知道,今天物质生活的提高,并不代表着幸福感的同样增长。“满天都是飞机,满街都是电脑”并不代表着欲望能够填满人内心无尽的真空。

  有一个著名的乐评叫“你的硬盘里有这一百首歌吗”,评选了几十年间中国流行音乐100首歌,第一是崔健的《一无所有》,评论说:崔健像个先知一样,预言了今后十几年间中国社会的信仰危机,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不知道,“一无所有”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是的,今天我们仍然不知道。但是,80年代的思考与追问已经远去,人们以有限的生命中捞到多少好处并将多少他人踩在下面作为生活的目的,人各有志,可问题是,我们看到了多少人得到了基本的满足呢?

  崔健是一个诗人,一个战士,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也拍过电影,记得有一个短片叫《修复处女膜时代》,不得不说,多年之后,这个片名仍然是对我们这个时代无可比拟的最精准的评价,什么是“修复处女膜时代”?如果你还不明白,那就想想上个月中国电影的宣传中那场铺天盖地的“纯爱”秀吧。那只是今天滚滚浪潮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反映。

  在访问中说出“逆流不是先锋”的高群书,同样也是一个战士和理想主义者,他要他的电影成为这个社会的“梁和柱”,所以他才会找到了崔健,在这部纯爷们儿的中国西部片中唱起了《无能的力量》。崔健的《无能的力量》刚推出时,曾被乐迷们看作是崔健放弃抗争的表现,因为相比于之前诸如“老头儿更有力量”,“无能的力量”似乎太悲观了些。后来崔健这样说,什么是“无能的力量”,一个年轻人,面对现实他无力去改变,但他心中始终有这样的力量,这样的理想,只要有一个机会,他就要改变这个世界。“一个姑娘,就要爱这样的小伙子”。这里面也许有悲观,但并无放弃。

  我们感谢高群书和崔健,他们在这个荒唐到被强奸的弱势群体,要向强奸的人道歉,并作出深刻反省的今天,替我们喊出了“无能的力量”。诚如在网络影片《网瘾战争》中说的:是的,我们都是屁民,在整个世界的捞尸卖钱,电击戒网,暴力强拆等等等等面前,我们无能为力。但是,我们绝不会放弃呐喊的权力,不会放弃这无能的力量。


首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赵欣 监制: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