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二期:《西风烈》
·卷首语:无能的力量
高群书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要他的电影成为这个社会的“梁和柱”,所以他才会找到了崔健,在这部纯爷们儿的西部片中唱起《无能的力量》。
·大干一场 ——评《西风烈》
·《西风烈》与华语片西部大开发
高群书:
病态不能当饭吃
段奕宏: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夏雨:
我的动作戏就是挨打
吴镇宇:
杀手麦高很可爱
杨采妮:
短发让我坚强
倪大红:
段奕宏是我的榜样
·腾讯微博热议《西风烈》
《西风烈》终极预告片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大干一场 ——评《西风烈》

文:阿木

  “10月28日,大干一场”,在距离影片上映前一个月,导演高群书便作出了如此的豪言——确实,从影片的本身来看,无论是整体还是风格或者故事,影片自始至终是“干”劲十足,甚至这种“干”劲还要远胜于国庆档时的三部华语动作片。

 

风格故事:以干衬烈

  作为一部西部警匪动作片,影片的开场尽管是设置在现代化的大都市,当随着镜头一转,镜头里始终不离的是戈壁滩的干燥、风沙,人物的脸色也因为风沙的不断吹磨而显得很干燥。

  正是在这种“干”的衬托下,影片里的人物的行为、动作戏,都显得非常的男儿的豪情与炙热。因为杨采妮的一句话,夏雨冒险去打黑拳去杀人,为了替死去的哥哥争气,活泼开朗长着娃娃脸的吴京出生入死的与来自于域外的强悍杀手对峙;即使是余男扮演的女杀手阿诺,也会像《未来战士》的阿诺·施瓦辛格般冷血无情(不知道导演给她这个“阿诺”的名字是否要致敬一下阿诺·施瓦辛格)。

  而影片里也充满着数场风格很强硬的动作戏,如开始的三段动作戏,都是在地广人稀、苍凉的戈壁滩完成,创作者充分的利用了荒漠、峡谷、危崖等地理环境,将逃犯、杀手、四大名捕三方的生死博弈置放于险境丛生的环境下,手枪、步枪、暗箭、拳脚等,轮番上阵,这也使得尽管影片里的动作戏占了绝大部分的篇幅,但不断的通过不同的环境玩出新意。

人物关系:干脆利落

  影片中的主要人物是段奕宏、吴京等“四大名捕”,夏雨与杨采妮的“逃犯”及吴镇宇与余男的“杀手”,另外加上一位贪生怕死的“商人”。人物之间的关系非常的明确,而不同人物的不同使命也被创作者处理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四大名捕的责任,就在于抓捕逃犯,而两位杀手,则是为了杀人灭口。追、逃、赶,变成了影片不断发展的推动力,再加上段奕宏这位“飞毛腿”与吴镇宇的老谋深算杀手之间的惺惺相惜又相互为敌的关系,使得人物之间的关系在简单里带有着英雄感,甚至让吴京扮演的警察,在影片的前后,因为经历了不同事情,而实现了个人意义的成长。

  其实,影片里的四大名捕之间,还有着比较丰富的故事,特别是在段奕宏、倪大红及吴京三人之间,可惜这段故事被导演处理的只是剩下只字片语(两位杀手之间的关系也被非常的简化),如果能更丰富则效果更好吧。

类型元素:变奏西部

  西部片是好莱坞电影中最独特的一种类型,尽管传统的西部电影经历了起起落落,但影响力很大,包括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系列、韩国电影《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等,而中国本身也存在着广袤的西部地区,但这类堪称西部片的作品则很少——高群书以《西风烈》完成了一场向好莱坞西部片致敬、拓展中国商业电影类型的实验。

  西部片的一个重要元素是对立的双方在这山高皇帝远的未经文明开花地区的对峙,在影片《西风烈》里表现为三点,夏雨是在现代化都市犯罪后逃亡进荒野,杨采妮来自于现代化都市,段奕宏虽然在这戈壁滩当过但已经被调到了“省里”(影片还加入了阿诺的妹妹这个角色,强化了城市与西部的对比)。即使是本来代表着文明、理性的警察局、医院,在影片里也是被处理的很原始化。而正与邪的对立,则化为赤裸裸的谁的技能强谁更胜一筹的生死对峙,特别是最后一幕段奕宏与吴镇宇的站在旷野上的对决,可以在很多西部片里找到痕迹。

  但高群书导演不是完全的照搬好莱坞,甚至可以说是以“反高潮”的方式处理了正邪的终极对决,再加上充满着对现实的隐喻味道的台词,使得完成了一场西部片的变奏。

  整体来看,《西风烈》借鉴了不少的好莱坞或意大利西部片(典型的如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黄昏三镖客》),而将背景搬到了中国西部的戈壁滩,并加上了不少传统中国主流电影的正面人物能力强大的元素,融合成一部很干烈、很干脆的西部类型片。(阿木/文)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赵欣 监制: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