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二期:《西风烈》
·卷首语:无能的力量
高群书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要他的电影成为这个社会的“梁和柱”,所以他才会找到了崔健,在这部纯爷们儿的西部片中唱起《无能的力量》。
·大干一场 ——评《西风烈》
·《西风烈》与华语片西部大开发
高群书:
病态不能当饭吃
段奕宏: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夏雨:
我的动作戏就是挨打
吴镇宇:
杀手麦高很可爱
杨采妮:
短发让我坚强
倪大红:
段奕宏是我的榜样
·腾讯微博热议《西风烈》
《西风烈》终极预告片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病态不能当饭吃 ——专访高群书
 

■ 我看到过您说自己一半是理想主义,一半是悲观主义,是否也可以从《西风烈》这个片名上表现出来?

□高群书:对,是的。

■ 这种特质具体怎样体现在你的这部电影里呢?

□高群书:这部电影不完全是生存,斗争,厮杀,这一面,英雄也可以是很柔软的,他们会有很多的感受,包括毁灭感等等,这些感觉都是有的。

 
《西风烈》导演高群书

■ 您好像说过《西风烈》上映之后,除了电影本身之外,还希望它在社会,文化方面产生影响?

□高群书:我希望它有影响,但是否有影响就是我的能力问题了。一个电影,或者一个票房不错的电影,你必须是对这个社会有一些建设性的作用,这个建设性一是说对社会风气啊,人情世态啊,或者说是人的生存状态,都有一个建设性的,有益的东西。这个电影,我相信他是一个有营养的东西,对社会有营养,你看完之后,不管是你喜欢的人,或者你不喜欢的,你都能够看到,一些人,能够为了一些信念舍命,我们现在当然也有舍命,也有一些舍命救人的,电影里的人是舍命为理想,为一种你认为是正确的生活方式,或者价值。

■ 你这个电影里也会有人为了他的理想去舍命。

□高群书:每个人都是这样。

■ 也包括“坏人”吧?

□高群书:对,包括坏人也一样,就是在一个绝地险境,但每个人还是为了自己的存价值,因为每个人活着都应该有一个“架子”,这个架子不是端着的架子,就是一个架势,说明这个人有一种标志性的东西,一种气质。就像我特别想拍的是战国时期,春秋战国时期,还有民国时期,民国时期比如闻一多,他就敢在那样一种形势下,在那样一个大型集会上,去讲演,知道外面有特务,一出去就要死,但还是要讲演。比如说荆轲时代,荆轲对樊无期说:我要借你的头颅一用。樊无期说:你为什么要借头颅。荆柯说:因为这样这样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说完就樊无期“咔”(自杀了),给你了。就是这种“义”。我们现在都太实际了,都是你给我多少多少钱,都是这种。我希望我们的社会里有一种这样的价值,当然你让我做,我做不到,你让我砍头,别,我做不到,但是我希望,有人能做到(大笑)。

■ 你说的这个也有点接近武侠的精神了,包括你这个电影开始叫《四大名捕》,它和温瑞安的小说《四大名捕》有关系吗?

□高群书:没有关系,这个电影,这个故事的来由,是来自《南方周末》的一篇新闻报道,它这个新闻的名字就叫《四大名捕》,当时没细想这个事情,这个《四大名捕》我也没看过,后来我就查“四大名捕”,才发现它是一个固有的名词,是温瑞安发明的,那我们就改了。

■ 这个真实的事件和电影有多少是一致的?

□高群书:这四个人的身手,特质是差不多的,故事我们是重新构置的,我们虚构了一个事件,把真实的人物放进这个事件中去。但是这个事件也是存在的,只是不是这些人干的而已(笑)。

■ 您好像受纪录片的影响比较大,包括思考方式等等,对真实的事件比较感兴趣?

□高群书:真实的事情会给它一个基础,用一个领导看完《西风烈》的话说就是:这个电影给人一种“腾空感”,就是说是一种腾空的状态,还是一个人,但是在腾空。人还是这个人,事件还是这个事件,但是腾空了(笑)。

■ 您是不是有“西部情结”呢?包括您有一个笔名叫“向西”,在电影里给了段奕宏。

□高群书:确实有,怎么形成的我还不知道,我就是一看西部那种环境,那种空旷,我就激动。

■ 是不是因为和自己的性格有一些接近的地方。

□高群书:可能是老想自由吧,老想没人管(笑)。还有就是看了很多的古文,我是学中文的嘛,看了很多唐诗宋词,很多都是在写大漠荒凉的感觉,包括辛弃疾的诗,都会写边关如何如何,现在没有边关了,但是边关那种一望无际,空旷的感觉,让人一看就特别舒服。

■ 这个电影也有武打,你对武术指导是什么样的要求?要拍什么样的武打?

□高群书:我们这个电影是五场大戏,整个电影的结构。情节最激烈的时候都是要靠动作来完成。最后我也不是特别满意,我觉得还应该更好,我希望是达到完全硬碰硬的,像《谍影重重》那种,近身搏击,一招制敌。但是限于种种条件吧,就没有做到,但是作为一个商业电影,是达到了我要的标准了。但对于一个个人化的要求还有些不够。

■ 您选演员好像也比较特别,像夏雨,倪大红,之前可能别人想不到让他们演杀手啊,很男性的警察这样的角色,为什么你会选他们?

□高群书:我选演员一定是,“壮志未酬”的,或者说是“壮志已酬”,然后又落寞的,我喜欢这种有争议的演员,有过辉煌,有过低潮,有过各种各样的碰撞。

■ 那倪大红属于“壮志已酬”?

□高群书:他也属于“壮志未酬”,都未酬,夏雨也未酬,他是以前酬过了,但现在还需要有新的突破。

■ 像夏雨以前很少拍这类角色,你是不是希望这部电影给他一个突破?

□高群书:这样的,我看中夏雨还是看中少年夏雨。《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个时代的夏雨,我希望他站在那个起点上继续再向前。我希望他以后说,我有两个代表作,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个《西风烈》。

■ 您的片子,像《风声》,像《西风烈》,包括已前的《东京审判》,很多人看起来好像是不能通过审查的东西,但您就很有信心能通过,而且就通过了,这方面有什么决窍吗?

□高群书:首先,拍的是人,第二,符合这个社会大多数人的愿望,还有就是我的电影永远是想往光明的,我不觉得我是俗,谁要觉得这是俗的话谁就是有病,你活着难道不想往光明吗?连飞蛾都还扑火呢,连苍蝇还冲着玻璃去飞呢,有人说我就是喜欢阴暗的,那你就是一种病态,这个病态永远不能成为一个主流的东西,有人可以欣赏病态,“你看,疯子!”也可以欣赏病态,但你不能把这玩意儿当饭吃,当在一个社会主流的东西,我想往光明,生活中就向往光明,我希望善良永远战胜一切,我希望卑鄙无耻的人完蛋,善良的人得到报偿,犯法的人得到惩罚,这有错吗?

■ 您曾说自己是尊重商业规律的导演,所以有人把你和宁浩啊,陆川啊,归为一类,都是在商业电影中寻找个人诉求的导演,你对他们怎么看?

□高群书:我就不评价别人了吧,他们都比较年轻了,我老了,我是63年的,他们都是70年代的人了。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赵欣 监制: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