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二期:《西风烈》
·卷首语:无能的力量
高群书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要他的电影成为这个社会的“梁和柱”,所以他才会找到了崔健,在这部纯爷们儿的西部片中唱起《无能的力量》。
·大干一场 ——评《西风烈》
·《西风烈》与华语片西部大开发
高群书:
病态不能当饭吃
段奕宏: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夏雨:
我的动作戏就是挨打
吴镇宇:
杀手麦高很可爱
杨采妮:
短发让我坚强
倪大红:
段奕宏是我的榜样
·腾讯微博热议《西风烈》
《西风烈》终极预告片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专访段奕宏
  说实话,作为一个男人,段奕宏很是让人嫉妒,他是个很完整的人:既是真诚的思想者,又是健康的运动者,他的外表给人以强烈的力量感,但接触之下又有着让人起敬的谦和与真诚,他专注于事业与理想,同时又并未因之而失去生活与生命的种种情趣和生机,他有一种无论中西方的古典时代都曾经追求过的理想人格的影子,也是所谓“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状态的绝佳体现。虽然段奕宏实在还算不得一个大演员,但他的个人魅力(不是很多明星那种粗浅的视觉上的魅力,而是更多的来自其人格和内在)让我们相信,段奕宏一定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演员。

段奕宏

■ 这部电影本来有个名字有叫《四大名捕》,这个名字从哪里来的,和温瑞安的小说有什么关系吗?

□段奕宏:没有一点关系。但是这里面有点武侠的含义。江湖义气比较重,警匪,每个群体,每个职业他可能都有一个道义在里面,你破坏这个规矩就不行。

■ 那您从前有没有受到过一点武侠文化的影响。

□段奕宏:我初中的时候,高中以前看过,武侠的东西对我来说印象不深,也就是邪不压正,但是呢,这部电影里的江湖还不是这么简单,邪道也有正义在里面,不是简单的黑与白那么分明。

■ 那您演的这个正面角色里面有没有一些其它的东西?

□段奕宏:他是个刑警,除恶扬善么,但是他不是那么简单,比如说警察面对邪恶的时候,这种邪恶是一个结果。那么作为正义的化身,作为警察来说,他可能更关注的是,他为什么会造成这个结果,而不是说你有了这个结果,我就要所谓的除恶扬善,不是,他更关心的是之前,为什么蜕变成这个情况。我觉得现在,比如说监狱,它更应该让我们知道一个犯人怎样蜕变成这个过程,作为一个社会现象,怎么去避免。

■ 可以说您这个角色就是寄托了这个想法?那么这个角色是不是一个很超出这个故事的,超出其它角色的一个人,就是说他能够从一个比较高的角度来看这些人。

□段奕宏:对,是的。

■ 那我觉得它跟您以前的角色相比,比如说《士兵突击》和《我的团长》,都有点站在很高的角度来看这些世界的感觉。

□段奕宏:他有种理想的感觉,这一点是类似的,但是呈现的不太一样。

■ 那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种类似,是否是因为你以前塑造了那些形象,所以他们给你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就受到您以前角色的影响。

□段奕宏:我觉得应该不会吧,应该是导演自己的趣味性决定的。

■ 那为什么这个角色找您来演呢?

□段奕宏:这个角色其实之前是模糊的……

■ 是您加入之后慢慢发展的。

□段奕宏:我觉得高导他的独一无二趣味性是,可以随着任何一个东西改变他原来的想,他去捕捉他一个想要的东西,他不是一成不变的,那么随着剧情的发展,环境的发展,每个演员的特质,都升华成了需要的东西,而之前的本子是一个很概念性的东西。

■ 那我们还是可以说,这个角色是定了您这个演员之后,根据您的一些特质来发展出来的。

□段奕宏:我觉得这个不能排除掉。

■ 那么可以说,您是以《士兵突击》袁朗这个形象而成名的,您到目前为止演的都是一些比较硬汉的角色,那您觉得这个硬汉的角色,是在一个比较偶然的情况下造成的,还是说本身这个形象是最适合您的一个形象

□段奕宏:您提到了一个表演的观念:是你像这个人物,还是这个人物像你。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说,你不回避把个人的那种东西带进来,但是你完全把个人的东西带进来也不行,所以你要把人物跟你的性格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呈现方式,首先你要去寻找这个人物身上的一种特质,那么你要剔除自己一些习惯性、自主性的东西,但是你完全百分百的去剔除,那是不可能的,就是怎么去嫁接和控制,结合在一起,似是而非。

■ 说到表演,首先您是个戏剧演员,但您刚说的这个,并非全是一个戏剧演员的人的观点。

□段奕宏:我觉得,电视剧,戏剧,和电影,歌舞片,纪录片也好,都有不同的要求,为什么我喜欢和一些特别有趣味性,独到趣味性的导演合作,他这种趣味性的东西是我所没有感觉过的,所以说我要去尝试他那种趣味性,也就是说,他所想要的一种趣味性也好,一种气质也好,就是你要放弃和剔除一些你自己的自主的东西。

■ 那是不是可以说,从戏剧演员到电影演员这个转变的过程中,你现在还是在摸索一些东西,自己也没有完全确定一套表演的方法。

□段奕宏:你看《士兵突击》我也在确定,《我的团长》我也在确定,《西风烈》我也在确定,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就是求变啊,完全打破一些以往的东西,是很困难的,但是我喜欢的这种东西。虽然他有一种风险性,就是观众接不接受。(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赵欣 监制: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