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是一个活得很天真的人,他看上去有点象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笔下那个“小王子”,对成人世界充满了不理解。
选书:像遇人,靠缘分
我现在越来越快速度的停止读我不想读的书。我以前觉得,打开一本书,如果不读完,好像会得罪书里的神明。现在不是了,就好像认识朋友一样,如何和一个人讲话超过5句还话不投机,我是不会勉强自己去深刻认识这个人的。书也一样。
生活:我不积极但用心
很多人你如果只鼓励他做他自己,他就躺着不动罢。其实我大部分时间也躺着不动。不过后来我发现,人的愿望是变化的,18岁你鼓励他躺着,等到28岁想做点别的,他已经没资格做了。
内心:接受自己很困难
一直都觉得接受自己是很困难的,现在也还是这样。演艺圈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歌手得很自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演员则是用生命来燃烧去呈现别人,至于主持人,则是最最躲藏的一种人。
人生:看淡死亡更快乐
我一直觉得中国社会对于人一定会死这件事,太不愿意去开朗的面对。如果人愿意象佛教所说的,或者道教所说的,开朗的面对人一定会死这件事,那你活着的时候一定会开心很多。
视频:“视觉系”蔡康永
 
往期回顾:
 
“小王子”蔡康永

  蔡康永是一个活得很天真的人,他看上去有点象安东尼··圣-埃克苏佩里笔下那个“小王子”,对成人世界充满了不理解。所谓积极的生活,理性规划自己的人生,立志做生活的强者,扼住命运的咽喉,等等,这些离他可太远了。

  他一直强调自己是一个好逸恶劳的人。学电影出身的他,因为觉得拍电影太费神了,便投身到比较简单,能让人偷懒的电视业。他还越做越开心,主持了个叫《康熙来了》的节目,收视率还高得吓人,他似乎完全忘掉了自己当初学电影这回事。

  蔡康永似乎从来不会陷入到理想与现实的纠结中去。台湾的综艺节目完全以“收视率”为风向标,蔡康永曾经做了一期关于音乐人“胡德夫”的节目,节目录制现场的气氛很好,很多人听着音乐就掉泪了,但这期节目的收视率差不多是最低的。后来,蔡康永感叹的说:台湾的电视似乎有“删除真心”的能力。

  换成是内地的电影人,内心肯定得纠结一大把:我到底走商业路线呢,还是走艺术路线呢?到底要收视率呢,还是要真心?问问苍天,又问问自己。这种纠结,蔡康永没有。

  蔡康永很清楚,观众之所以看《康熙来了》,就是因为活得太累了,需要有什么东西为他们减压。如果《康熙来了》正儿八经的谈人生,谈艺术,那岂不是让人生累上加累吗?

  其实,在主持恶搞的娱乐节目同时,蔡康永同时还主持着一个“读书”节目,这个节目的收视率几乎为零,只是老板需要这样一个节目来撑场面,这个节目才没有被撤掉。蔡康永一视同仁,同样也主持得不亦乐乎。所以,往往是,刚刚在这个棚里谈人生与理想,掉过头就在那个棚谈女明星的上围是不是真货。

  1月24日,蔡康永在北京接受了腾讯娱乐《人物周刊》的专访,他聊了聊他的积极与不积极,小时候的优越感,以及接受自己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