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蔡康永
蔡康永是一个活得很天真的人,他看上去有点象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笔下那个“小王子”,对成人世界充满了不理解。
选书:像遇人,靠缘分
我现在越来越快速度的停止读我不想读的书。我以前觉得,打开一本书,如果不读完,好像会得罪书里的神明。现在不是了,就好像认识朋友一样,如何和一个人讲话超过5句还话不投机,我是不会勉强自己去深刻认识这个人的。书也一样。
很多人你如果只鼓励他做他自己,他就躺着不动罢。其实我大部分时间也躺着不动。不过后来我发现,人的愿望是变化的,18岁你鼓励他躺着,等到28岁想做点别的,他已经没资格做了。
内心:接受自己很困难
一直都觉得接受自己是很困难的,现在也还是这样。演艺圈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歌手得很自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演员则是用生命来燃烧去呈现别人,至于主持人,则是最最躲藏的一种人。
人生:看淡死亡更快乐
我一直觉得中国社会对于人一定会死这件事,太不愿意去开朗的面对。如果人愿意象佛教所说的,或者道教所说的,开朗的面对人一定会死这件事,那你活着的时候一定会开心很多。
视频:“视觉系”蔡康永
 
往期回顾:
 
自己懒散,鼓励别人

  腾讯娱乐:你一直说你是不积极的人,好逸恶劳的人,但你最近写了条很励志的微博,王中磊还给他女儿看。

  (蔡康永写的那段微博是: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18岁时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语难,放弃英语,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语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蔡康永:那句话我每次听都流汗,其实是我自己特别做不到的一段,写给我自己看的。以前我去大学做演讲,很多时候会说,做你自己就好。但后来发现,很多人你如果只鼓励他做他自己,他就躺着不动罢。其实我大部分时间也躺着不动。不过后来我发现,人的愿望是变化的,18岁你鼓励他躺着,等到28岁想做点别的,他已经没资格做了。

  腾讯娱乐:那你做过很积极的事情是?

  蔡康永:我只要答应做的事,我都会花力气去做。如果不是你问,我不会说这件事。我主持了6年金马奖,每次我都是3个月之前就开始想典礼的事了,不管是把鸟笼顶在头上来表现现实生活对人的束缚,还是拍阿凡达的短剧,都要花心思。今年的金马奖播放了一些古装武侠片的段落,这些段落都是我自己去选的,入选的片段都有特定的要求,象是家具会打架,动物会打架,又古典又搞笑,其实,我照顾很多细节的。我想让颁奖礼不仅仅是一个聚会,更让人觉得有灵魂在。我还是花很多心思在这上面,如果一味鼓励别人好逸恶劳,有点欺敌的感觉啦。

  腾讯娱乐:今年金马奖你穿的衣服上有“如露如电,梦幻泡影”8个字,当年你在美国读大学时,你为奥逊.威尔斯做的牌位也用了这几个字。为什么等到主持第6届金马才用上这几个字?

  蔡康永:其实今年我本来不打算主持的,我已经主持5年了,能玩的我都已经玩过了,我根本就不向往这件事。但是,侯孝贤导演是今年金马奖的主持,他要求我来主持。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是一定要为候导演做件事的,不管什么事,但实在没想到他让我来主持,如果他让我去搬一张沙发我会觉得更容易一些。所以,我觉得今年主持也是最后一次主持,就把我对电影的感觉做一个总结性的呈现。其实,《金刚经》里的这句话我觉得太沉重,不太适合放到典礼上来。但反正是最后一次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