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蔡康永
蔡康永是一个活得很天真的人,他看上去有点象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笔下那个“小王子”,对成人世界充满了不理解。
读书:像遇人,看缘分
我现在越来越快速度的停止读我不想读的书。我以前觉得,打开一本书,如果不读完,好像会得罪书里的神明。现在不是了,就好像认识朋友一样,如何和一个人讲话超过5句还话不投机,我是不会勉强自己去深刻认识这个人的。书也一样。
生活:我不积极但用心
很多人你如果只鼓励他做他自己,他就躺着不动罢。其实我大部分时间也躺着不动。不过后来我发现,人的愿望是变化的,18岁你鼓励他躺着,等到28岁想做点别的,他已经没资格做了。
一直都觉得接受自己是很困难的,现在也还是这样。演艺圈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歌手得很自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演员则是用生命来燃烧去呈现别人,至于主持人,则是最最躲藏的一种人。
人生:看淡死亡更快乐
我一直觉得中国社会对于人一定会死这件事,太不愿意去开朗的面对。如果人愿意象佛教所说的,或者道教所说的,开朗的面对人一定会死这件事,那你活着的时候一定会开心很多。
视频:“视觉系”蔡康永
 
往期回顾:
 
我没有动力去邪恶

  

  腾讯娱乐:你是一个邪恶的人吗?

  蔡康永:不至于。我的评分标准里,邪恶的分还是蛮高的。征服世界这种事很费力的,你要照顾到各方的要求,要知道怎么统治地球,我这种闲云野鹤型的人完全没有兴趣去做的。我这么散漫的,根本没有办法邪恶,没有动力要邪恶啊。

  腾讯娱乐:小时候接受自己很困难吗?

  蔡康永:一直都觉得接受自己是很困难的,现在也还是这样。演艺圈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歌手得很自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演员则是用生命来燃烧去呈现别人,至于主持人,则是最最躲藏的一种人。他躲在问题里面,他可以访问一千个来宾,大家还是不知道这个主持人是什么个性。我认为,杨澜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真正厌恶的是什么,鲁豫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真正厌恶的是什么,蔡康永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真正厌恶的是什么, 小s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真正厌恶的是什么,我觉得不会有人知道。所以说不定主持人非常适合不接受自己的人做。

  腾讯娱乐:小时候优越感多,还是自卑感多?

  蔡康永:优越感。台湾有两种外省人,一种是国民党的军队,退役下来在眷村过比较朴素的生活,王伟忠先生那种。另一种有些资产的,到了台北聚集在一起,相濡以沫,活在过去的回忆当中。这样的家庭长大的小孩一定有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一天也可能会转化为自卑感,因为有一天突然发现在台湾这个社会里是一个外来者,这边的建设不是你完成的,这边共同的回忆你也不能够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