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蔡康永
蔡康永是一个活得很天真的人,他看上去有点象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笔下那个“小王子”,对成人世界充满了不理解。
选书:像遇人,靠缘分
我现在越来越快速度的停止读我不想读的书。我以前觉得,打开一本书,如果不读完,好像会得罪书里的神明。现在不是了,就好像认识朋友一样,如何和一个人讲话超过5句还话不投机,我是不会勉强自己去深刻认识这个人的。书也一样。
生活:我不积极但用心
很多人你如果只鼓励他做他自己,他就躺着不动罢。其实我大部分时间也躺着不动。不过后来我发现,人的愿望是变化的,18岁你鼓励他躺着,等到28岁想做点别的,他已经没资格做了。
内心:接受自己很困难
一直都觉得接受自己是很困难的,现在也还是这样。演艺圈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歌手得很自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演员则是用生命来燃烧去呈现别人,至于主持人,则是最最躲藏的一种人。
我一直觉得中国社会对于人一定会死这件事,太不愿意去开朗的面对。如果人愿意象佛教所说的,或者道教所说的,开朗的面对人一定会死这件事,那你活着的时候一定会开心很多。
视频:“视觉系”蔡康永
 
往期回顾:
 
童话在讲人生的荒凉和无常

  腾讯娱乐:最早向自己提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时候?

  蔡康永:大概十一二岁,那时为赋新词强说愁,那时读了一些童话,就开始琢磨,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人以为童话是给小孩子看的,但我觉得童话是最恐怖的,《人鱼公主》哪是给小孩子看的,爱一个人,就变成泡沫不见了。《快乐王子》把自己一片一片分给大家,最后自己变得灰不溜秋。我觉得这些童话全部是在讲人生是多么的荒凉和无常。

  腾讯娱乐:现在还追问人生的意义吗?

  蔡康永:现在好了,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腾讯娱乐:是怎么回事呢?

  蔡康永:如果可以接受死亡就是一个结束,人就会比较干净利落的面对活着的这段时间。我一直觉得中国社会对于人一定会死这件事,太不愿意去开朗的面对。如果人愿意象佛教所说的,或者道教所说的,开朗的面对人一定会死这件事,那你活着的时候一定会开心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