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文艺青年 不是明星
在李乃文心里自己就是典型的天枰座,有点摇摆不定,又有点坚定不移,他说只是文艺青年、文艺工作者,可千万别说他是明星。
遇上话剧 - 挨饿也得玩艺术
“将自己和苦哈哈的艺术绑在一起,像愤青一样,怒视着铜臭的演艺圈,俗气的电视行业。”
遇上影视 - 几度混沌踌躇过
“成天面对一个黑疙瘩,真的无所适从。我不演了,这也太难了,没法演了!”
遇上杨小菊 - 遗憾没附体
“没有达到灵魂附体,我不满意,应该表现的更好,杨小菊还有很多层次的、多角度的东西需要我的挖掘,其实剧本中的杨小菊真的是个特别出彩的人物。”
遇上女人 - 定要跟着感觉走
“(要求)不高,说实话又太高,得对上眼的,有感觉的。没感觉得多别扭啊,那在一起就是真假了。”
遇上腾讯 - 最满意是下一部
“之前的所有的都不是最满意的,我总是希望最满意的是下一部戏。不敢满足现状,这样就会停滞不前。”
李乃文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当李乃文遇上影视——几度混沌踌躇过

   时间真的是一个强大的魔术师,它可以让天上的云化作雨,草中的蛹变成蝶,让树上的花结出果实,也让李乃文开始一点点开始改变。

   《谁的谁心疼》是李乃文第一个影视作品,一个小制作电影,没有一分钱报酬。“内心觉得,电影也是艺术,也是我们追逐艺术的另一种方式。”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拍了电视剧《动什么不动感情》,“完全冲钱的份上拍的,挣钱了,比话剧挣得多多了!”。尽管如此,李乃文并没有给自己规划一条走影视行业的道路,但由于冯小刚工作室的介入才开始慢慢拍戏。

李乃文刚进影视圈才发现,“演电视剧原来怎么难,话剧有长时间排练,而电视剧总是要求在瞬间把握一些东西。表演尺度、表演状态都有很大的差距。最开始的时候,面对镜头找不到气场。演话剧的时候和观众是同呼吸的,大家都会屏住呼吸专注地看我的表演。有互动、有现场效果。而拍戏面对一个大黑疙瘩,有时候还有假设对面有人跟你对戏,自己跟自己说话,周围还有无数的干扰,真的太难适应了,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神经病了!”

   毫无办法的他才开始看其他电视剧以及同行是怎么演戏的,也想到跟“同行”的妈妈取点经。跟妈妈说:“成天面对一个黑疙瘩,真的无所适从。我不演了,这也太难了,没法演了!”妈妈却风轻云淡的说“没事,熟了就行了!”,踌躇多时的困难被妈妈轻描淡写的解决了。那是一个自我挣扎又纠结的过程,经过长时间的磨练,总会度过的。现在已经完全习惯的李乃文说“不仅习惯,还很享受拍戏,还享受和高手拍戏!”

   “还记得拍《借枪》的时候,罗海琼喜欢换不同的方式演绎角色。或许同一场戏会拍多组形式,每换一种形式。他我演对手戏的时候,罗海琼就爱对我出招,绝对的变了花儿的出招,我也不能逊色啊,我得接住并且成功的打回去。就是这种一来二去的对戏,让作品会更细致,也会让我们成长的更快。和张嘉译对戏也一样,我们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自来熟的就非常默契找到对方的点,说实话从张嘉译身上学到了太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