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文艺青年 不是明星
在李乃文心里自己就是典型的天枰座,有点摇摆不定,又有点坚定不移,他说只是文艺青年、文艺工作者,可千万别说他是明星。
遇上话剧 - 挨饿也得玩艺术
“将自己和苦哈哈的艺术绑在一起,像愤青一样,怒视着铜臭的演艺圈,俗气的电视行业。”
遇上影视 - 几度混沌踌躇过
“成天面对一个黑疙瘩,真的无所适从。我不演了,这也太难了,没法演了!”
遇上杨小菊 - 遗憾没附体
“没有达到灵魂附体,我不满意,应该表现的更好,杨小菊还有很多层次的、多角度的东西需要我的挖掘,其实剧本中的杨小菊真的是个特别出彩的人物。”
遇上女人 - 定要跟着感觉走
“(要求)不高,说实话又太高,得对上眼的,有感觉的。没感觉得多别扭啊,那在一起就是真假了。”
遇上腾讯 - 最满意是下一部
“之前的所有的都不是最满意的,我总是希望最满意的是下一部戏。不敢满足现状,这样就会停滞不前。”
李乃文高清写真
 
往期回顾:
 
当李乃文遇上杨小菊——遗憾没灵魂附体

   不是每个人都有好的运气,也并非每个人可以抓住惊鸿的一瞥。但是机会你遇到了,就必须要抓住他,必须好好利用它,跟随它。李乃文遇见《借枪》中杨小菊,是宿命也好,是运气也罢,能够抓住他,“是我的福气!”

   “最开始罗海琼就像姜伟导演力荐我,导演想让我演于挺,其实我是很开心的,姜伟导演啊,谁不知道《潜伏》的导演,也都了解整个班底的精细程度,但由于一个朋友要做一出话剧,处于哥们义气,我犹豫了!这一犹豫就错过了,瞬间就签了别人。”

原以为和《借枪》从此失之交臂的他没有想到幸运之神也眷顾了他,“在拍《风声传奇》的时候,罗海琼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赶紧去见一下导演,这个角色特别好,比前面那个还好。”特别有意思的是,其实杨小菊这个角色原也定了别人,但由于《钢的琴》的戏紧张,档期错不开,而选择了他。巧的是这个人是李乃文的同班同学王千源。用李乃文的话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更何况王千源还凭借《钢的琴》获得影帝”。

   谈到《借枪》中饰演的角色,李乃文还有点纠结于表达,“杨小菊,你说他好吧,他真好。你说他坏吧,他真坏,但他的坏又不致命。他所有的毛病,全部在外面大家都能看得见,戏中的杨小菊没有觉得这些是毛病,我尽量演的不让大家讨厌”。最后,李乃文用“自以为是、自作聪明、自作多情!”这三个词总结了杨小菊这个人物。尽管如此,李乃文也无法掩饰他对这个人物的喜爱,他说这个人物让他“欲罢不能”。

   说到李乃文到底和杨小菊有多少相似度时,他说:“几乎不相似!但看剧本的时候就是喜欢,因为一开始导演只给我们一部分剧本,那种跟追连续剧一样的感受,天天抓耳捞腮的想要知道后面的故事,所以我经常见编剧就问,后面写出来了吗?结局是什么?”

   尽管大家认为《借枪》中突破最大的就是李乃文,但他却一直心存遗憾,“没有达到灵魂附体,我不满意,应该表现的更好,杨小菊还有很多层次的、多角度的东西需要我的挖掘,其实剧本中的杨小菊真的是个特别出彩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