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电视艺术中心导演的高希希从小学习绘画,之后又先后在江西文艺学校和浙江美术学院学习进修。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高希希从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后便在江西电影制片厂从事美工工作。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讲故事和年少的激情,或许如今高希希的头衔依然是美工,而不是“金牌导演”了。当然,这也需要伯乐和机会,尤其是在论资排辈的事业单位以及那个时代对导演的苛刻要求下。然而,即便当时希望渺茫,高希希还是抓住了对其命运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机会。

大学毕业之后高希希被分配到了电影厂。高导称他们当时也跟现在的观念差不多,认为找到国有企业、固定工资模式的一个单位是最好的。所以进电影厂在当时也算是比较理想的事业文艺单位。

进电影厂以后先是当了美工,然后萌发了想当导演的想法。“电影厂的工作是这样的:你搞美术的那你就是搞美术设计,这很正常。但是在电影厂里待久了你就会发现有一件事和你原来的理想和想象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呢?电影厂主要是拍电影,那拍电影的主体它就一定是导演,因为拍电影就是要讲故事,而讲故事的人最后肯定是导演。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这种搞美术的就有一些理想或者有一些信念的东西很难付诸于实际。或者说它必须附庸于另一个思想里才能表达出来。那我就有了自己做导演讲故事的冲动。”

大家印象里的高导特能侃、而且喜欢说,他直言:“因为我从小到大就喜欢摆弄这些,喜欢讲故事聊天、有想讲故事的冲动,家里的小人书故事书什么的可多了。”


入导演这行,始于冲动

  

谈及自己的入行,高导坦言:“其实是冲动。八几年的时候,当导演是有严格规定的,比如之前要经过多少年的什么副导演的职业生涯,还要多少年的场地培训等等。说到这还是应该感谢改革开放,确实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理念给中国所有的领域都造就了一个新的变革,其中就包括艺术领域。那么当时就是说“不拘一格降人才”,就要培养新生力量,那么我恰恰也是赶上了这个末班车——领导就觉得你平时不是也老说有这个欲望吗,我们感觉你还挺有这个能力的,那你就自己弄一弄吧。我就这样弄了一个戏,叫《白云深处》。”它严格意义上不算是电影,那个时候比较短一点。完了以后这个戏还得到一些首肯。”

这也算是高导事业上的一个转折点,第一次的肯定让他越发的有兴趣,但又面临着诸多的问题。“得到一些首肯就突然想拍第二部戏,有点上瘾了。但是第二部戏马上面临的问题就是,你作为一个这样的人你资金筹措水平有问题,厂里如果不给你投资的话,那么你到社会找资金是非常非常困难。然后就只有硬着头皮,通过各种社会渠道,终于拍出了反映当时老区的老剧叫《红土地上的精灵》。拍完了之后,我自己就有个强烈的意识,什么意识呢?就是觉得自己有点茫然找不到一种标准。你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所以找不到一种标准,我只有美术方面的系统学习,但并没有学习过电影。这个系统学习过和只凭着热情凭着自己去理解去做这个东西肯定是有差距的。当时正好电影学院招生,那我就带着作品去了。”

高导又抓住了这次不断自我提升、自我完善的机会。“90年那会儿,我们系的主任一看见我就说:‘嘿!这个青年人需要学习。其实是他当时看到了我的冲动。’后来研究生那几年我也是比较顺利地就完成了学业任务。毕业之后直接留在北京了。

 


高希希

高希希接受腾讯娱乐专访

出品:腾讯娱乐 统筹:张娱 制作:黄影 卡斯帕尔 撰文:方芳 李帅 图片:高希希工作室提供
Copyright © 1998 - 2011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