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娄烨终于拿着带龙标的电影《浮城谜事》出现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环节,并且是本年该影展的华语“独苗”。笔者代表腾讯娱乐贴身该片剧组奔赴戛纳,试图用更近的距离去看这部电影在戛纳电影的际遇以及娄烨本人。

   2004年的《苏州河》是娄烨作品中最有流行性,也是最被人称道的风格之作。而这位导演却始终被定位为禁片导演。他在地下状态中,先后推出《春风沉醉的夜晚》《花》等作品,试探着社会群体敏感的神经。

  没有想到拍出《苏州河》这样恣意情绪的导演,其实如此羞涩。在接受腾讯娱乐访问时,我当面表达对电影某种认可的时候,他居然会将目光收回,低着头微笑。而当他提到审查制度以及浮片与引发尖叫的龙标时,他的目光就有不带迟疑的坚定性,甚至进攻性,言辞激烈,手势丰富。

  我近距离观察多次, 他是一个多么坚持自我的导演,永远只穿黑色或者灰色衣服,不说话的时候在一堆华服的明星艺人中就像一道被投射的阴影,有冷感,略带神秘。娄烨自己说,我喜欢阴暗的东西。[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娄烨:过审不代表妥协

   《浮城谜事》是娄烨导演解禁后的第一部作品。他走回地上,本身就是电影圈乃至文艺圈的大事件,是一个被议论的话题。在某种程度上,娄烨身上矛盾地展现了国内的现状,如何平衡制度与创作自由,如何在坚持自己底线的同时却又赢得主流的认可,比如市场。这个话题也许无解,但是不能回避。

   娄烨多年前曾经写过一段文字抒发情绪,其中有句话就是“不要害怕电影”,而如今他却承认电影的确能够传达出丰富的社会信息,很了不起。谈及目前国产电影的现状,他会有点激动地表示不会为了过审而牺牲创作底线,而且即便过审之后,他,甚至更多的导演的内心也是不自由的。

娄烨:过审不代表妥协

腾讯娱乐:在放浮片的时候,当电影开始出现龙标的时候,不少中国观众居然发出了尖叫,您怎么看?

娄烨:因为龙标代表着审查制度,而对于电影来说,这种制度本来是不应该存在,带给艺术创作的禁锢。不过目前来看,这部电影出现了龙标,像是一种微妙的讽喻,也像一个笑话。

腾讯娱乐:在解禁之前,您的创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娄烨:在06年的时候,曾经一度觉得很压抑,状态不好。但是后来经过调整,在拍《春风》的时候就找到了感觉,在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做剧本最后的调整,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个隐士,外面发生的事情与我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隐士这种身份,本身内心其实还是不自由的,是因为不想去妥协,不想牺牲自己的底线,所以不得不去靠一些局部的坚守来表达自己。

腾讯娱乐:当您知道自己可以解禁后,感觉怎么样?

娄烨:还是很开心的,其实即便在禁拍期间,我也没有放弃过对话,希望能够合作。我是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够在国内的院线上映。

腾讯娱乐:当拍出浮这样一部有龙标的电影,算是一种妥协吗?

娄烨:我想更应该定位是一种尝试,我之前就说过我是愿意与审查制度对话,看看有没有共同能够接受的地带,我也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够在国内院线上映。浮片一开始就是我要拍一部过审的电影试试。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牺牲了自己在创作上的底线。那些说自己没有遇到过审查压力,觉得都很好的导演可以这样说,但他们一定知道自己是怎么把眼泪往肚子里吞,创作上是否有压力,有限制,自己心里很清楚。

腾讯娱乐:我知道,有些导演其实已经掌握了一套规则,就如何在拍摄初期做到过审,您在拍浮片的时候,有没有这样做?

娄烨:在拍的时候,如果考虑太多是否血腥,是否暴露,这就没有办法去创作了。至于意识形态方面,我只能说没有往那方面去延伸展示,但也没有办法去控制其他人的敏感。当时我心里就想,如果不过审,那我就还是回到地下状态,继续回到以前创作的模式中去。

娄烨:性爱镜头折射人性

   除了丰富的社会话题,娄烨可能是第六代导演中最会表达男女情感关系的导演。在他的镜头前,男女隐秘的情感轨迹无处遁形。大胆的性爱情节成为他电影风格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春风沉醉的夜晚》讲述的是同志故事,而《花》更是充满虐恋情节。娄烨自己说,性是很重要的表达手法,从它开始可以让创作走得很远。

   每个人其实都可以在他的作品里找到真实的自己,哪怕这种真实可能并不美好,甚至是不堪的,但这就是生活,不是吗?

封面人物娄烨

腾讯娱乐:但是娄烨电影里一直都有一个主题,其实是不变的,就是要讲男女情感关系,以及男女在性上的表现与反映,这是因为你擅长还是因为有情结?

娄烨:可能我受到法国新浪潮电影以及安东尼奥尼一些影响。性或者爱情看起来是很隐私,甚至不大的事情,特别局部东西,但是从它开始,可以延伸到很多问题,看到人性的东西,看到社会背景的东西。你要相信,电影语言是可以传达出很多信息,哪怕仅仅是一场做爱,很多人还是能够看出社会性的话题。

腾讯娱乐:你算不算是一个很会拍性的导演,之前作品中都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经典场景,你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有刻意的设计?

娄烨:我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我回电影学院教书,我要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如何拍做爱。我觉得做爱场景的拍摄能够充分表现出导演对人物角色理解、对情绪的把控力。一个好的导演是能够在做爱戏中丰富人物性格,而不是展现单纯的生理反应。我在拍这些戏的时候,都会跟演员开会,去聊应该如何去演做爱,什么姿势,什么情绪,然后到了现场,他们就会很自然地跟着人物走。

腾讯娱乐:浮片选择在武汉拍摄,几场戏都是雨景,《春风》选择在南京拍摄,感觉您的电影中,很多都是这种阴沉沉的感觉,为什么?

娄烨:可能是自己特别的喜好,我喜欢比较阴暗的东西。比如下雨的时候,就会感觉会发生点什么。梅峰说电影中重要的车祸场景,有一种“残酷的诗意”。(选择武汉有特别的原因吗?)武汉有特别大的魅力,就是有一种在俗世里隐藏自己的感觉。当年拍余虹(电影角色)就是选择武汉,是感觉她应该生活在这里,隐藏自己的过去。(我记得也有下雨!)对,就是跟段奕宏塑造的猥琐知识分子的一场做爱戏,就是在武汉小巷的一个老房子里拍的。

腾讯娱乐:演员怎么去做到完全真实的展露人形体面貌的不美甚至不堪?比如秦昊的胎记,已经是第二次出现,第一次是在春风里,完全没有刻意避开镜头,为什么要这样做?

娄烨:但是你会发现这种不堪其实也是美的。我想跟演员是一种相互的信任,他们应该完全把自己交给导演,跟我合作过的演员都知道这一点,从来不去看监视器,都是靠自己的感悟去创造。
  我个人不喜欢瓷娃娃那种美,因为那种在美学上来说是假的,是脆弱的。我会跟摄影师去讲,你不要问我想要什么,一直去看演员,去捕捉他们给你的真实瞬间,实际上,不要试图去建立一个错误的美,这样你会碰得头破血流,因为太虚假了。美,本身就是有缺陷的。尤其是你认为是不美,想要去掉的很多东西,其实是真实的,是美的。现在很多演员都是这样丢掉灵魂的。

娄烨:不会拍商业片

  从故事上来说,《浮城谜事》其实具备一个狗血电视剧的所有元素,偷情、出轨、谋杀、虐恋、背叛等等,但是它也具备一部好的有压抑气氛,可能表现人性深度的艺术片的丰富可能性,是前者还是后者,完全取决于导演对故事的了解和表现。电影放映后,外媒评价这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而国内媒体的意见却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统一的,就是娄烨这次让大家很意外。

封面人物娄烨

腾讯娱乐:在十七日一天之内,我已经看了两遍《浮城谜事》,先是媒体场,然后是首映礼,第二遍看的时候觉得节奏似乎又快了一些。这部电影把故事性放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是这样吗?

娄烨:这部电影的节奏性比以往的作品都要快,故事性是提高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是靠叙事结构来搭建整个故事的。
  它与之前作品的情况不一样,比如《春风沉醉的夜晚》,它也有自己的故事,但是它更多的是靠人物角色的塑造,靠着人物丰富的情绪去推动。性的阐述也是重要。《苏州河》有叙事,但它的叙事很主观。浮片的叙事是客观,在创作的时候,我们就考虑到避免过于拘泥在某个人物的视角,而失去故事走向的更多可能性。我比较反对事先给一个故事规定风格,这样会让电影语言比较封闭。

腾讯娱乐:这部电影取材于网络帖子,一个讲述婚外情的网络日志,它为什么会打动你?

娄烨: 因为这个故事很生活化,很真实的人性反应,有一些惊心动魄。它讲述的故事其实是存在的,只不过我们为此构造了一个更紧密的人物关系网,更集中了一些,这些人物包括一个过着双重生活的男人,一个从受害者转变为复仇者的女人,一个生活在谎言中但开始争取权利的女人,以及不为职业背负更多道德责任的警察等。

腾讯娱乐:您之前的作品文学性都很强,但这个故事,真的像您之前开玩笑所说,像个地摊小说,甚至可以拍成一部电视剧,如何交代和延伸更多人物的背景来历。

娄烨:我不知道它是否能够拍成电视剧,因为我是不看电视的,所以我不知道电视剧和电影的区别。如果因为我选择了这样的故事,让你们觉得意外,我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基本上,我不太愿意重复自己,之前的作品题材都很不一样。

腾讯娱乐:有人说这部电影开始有一些商业元素,具有商业片的影子,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娄烨: 不太同意,难道因为电影中有了悬念,有了情爱,甚至暴力,就表示它是商业片,那我们知道的一些著名的艺术片,也一样有这些元素,那它们是商业片吗?那我以前的电影也是商业片?我的理解是,这些元素是市场比较好,观众更喜欢的,那就是商业元素,比如一段时间,观众就喜欢纯对话的,那对话多就是商业元素。在《卧虎藏龙》之前,武侠片是谁拍谁砸,几乎都被人忘记,但是之后又流行了。如果武侠元素不流行,没人过问,还能叫商业元素吗。

腾讯娱乐:您希望自己的电影会成为流行的商业类型吗?

娄烨:最好不要这样,因为一旦流行,就失去自己的特点。

封面人物娄烨

封面人物

  在这里,我将记录导演娄烨不太为人知的细节,也许大概能了解到这样一个艺术创作者的性格。在浮城记中,文章提到了《花》的原著小说也提到了戛纳电影节,并且提到有一类是坚持不妥协的禁片导演,我看小说的时候马上就想到是娄烨。问到导演,他笑着说你自己去问刘婕,但是他却透露,在写剧本的时候坚持要砍掉这个部分,因为他不希望因为这种电影中的电影,偏趣味性的设置而引起不必要的失焦。

  娄烨是一个很会保护自己的导演,也努力将自己躲藏在电影之外,比如他几乎拒绝所有杂志的拍摄,在镜头面前他会紧张,如果不是因为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些看起来也很必要的电影宣传,他实在不能忍我们摄影师太久。当然拍过十分钟后,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们,其实已经到了他的底线。

  娄烨永远出现在公众面前,是穿黑色或者灰色衬衫,到了夏天天热的时候,就变成短袖,然后就是黑裤子,黑鞋,永远是这个色调,好像印证了他自己的说法,我喜欢阴暗的东西。

   但从他的电影里,其实能感受到激情,有时候迷乱,有时候坚定,又有时候决绝,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表达情绪的高手。

封面人物

  • 1.为什么还要以成熟导演的身份加入戛纳电影节旨在鼓励新锐导演的“一种关注”单元?

    娄烨:因为戛纳正在变革,鼓励双重竞赛,将主竞赛和一种关注并行,为了容纳更多的好电影。这种做法也开始影响到威尼斯、柏林电影节。

    4.在“地下”这几年,拍的电影赚钱么?

    娄烨:赚,但是不多。之前几部电影还是走正常的制片渠道,在世界其他国家上映,销售版权,投资也不高。

  • 2.《浮城谜事》多少天过审?

    娄烨:二十三天,有些出乎我意料,没想到那么顺利,开始做好了不过的准备。

    5.拍片原则是什么?

    娄烨:底线之上可以修改,底线之下不会妥协。

  • 3.要不要去掌握如何过审的规则?

    娄烨:还是专心创作,否则没法干活了。

    6.是否担心电影未来排片少,票房低?

    娄烨:担心没有用,也不是自己能控制。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封面人物

统筹
刘静 火大爷
 撰文
钱德勒
 策划/制作
猴小妮 萝卜
 摄影
邵欣
设计/制作
廉莲 夏晶 韩振华
官方微博
封面人物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