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刘烨越来越好玩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该从何说起呢?
  出现在发布会上的刘烨,看上去总是一本正经的诚恳,但稍一不留神,他就丢出一个段子,让全场哄堂大笑。他看上去还有点无辜:“我刚才说错什么了吗?”比如,去年8月份《王的盛宴》在象山影视城办发布会,刘烨说,由于这部电影是《天堂口》的三位主演再次聚到一起,所以开拍前,他让陆川放心:“我们一定合力把它演成第二部《天堂口》。”
  接受采访时,他干脆就进入dota中“WTF”模式,笑料源源不断。有时候,甚至让人怀疑,这几年他是不是进入了相声训练班。以前的刘烨不是这样子的。《那山那人那狗》、《蓝宇》中的他都是忧郁的,脆弱的,容易受伤害的。那其实是他的本色演出,那时生活中的他差不多也是这样子,极度缺乏安全感,即便是刚刚晋身金马影帝,他也要担心刚刚得到的知名度会不会迅速失去,以后自己还有没有戏接,能不能还得起房贷。
  职业上缺乏安全感,再加上情感的问题,刘烨有足足5年陷入了痛苦的失眠中。那段时间,出现在公众场合的刘烨,和现在的状态相去甚远,他总是看上去有点紧张,有点不安,有点焦虑。那么,刘烨现在状态这么好,到底是谁把他解救了呢?——“我媳妇”。
  在多伦多电影节期间,刘烨慢慢吞吞的和记者闲扯了一个多小时,意外的东西太多了。比如他的民族情,《南京!南京!》至今刘烨只看过20分钟,那段高喊“中国不会亡”的20分钟。刘烨第一次看到这个片段,是在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上,电影节的主席陪着坐在他旁边,镜头到高喊那里,他立马冲了出去,在阳台上哭了20分钟,不带停的,大哭不是小哭。
  还有他的媳妇。东北爷们,即使娶了洋妞,也愿意称之夫人为媳妇。他媳妇就是个神医,治愈了困扰刘烨多年的失眠症,导致这个爷们如今不能离开媳妇睡觉,媳妇躺在身边,就能迅速入睡,不再靠安眠药和红酒。这么一个法国女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将刘烨从焦虑,没有安全感中拯救出来。据说,这个,叫“命”。[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封面人物刘烨

  在第一线的电影记者,都能非常直观的感觉到刘烨本人的变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活泛”了。提问的时候,我说,“你老婆,哦,抱歉,应该是你夫人”。刘烨毫不在意,“没事,我媳妇,我女人,都行”。
  刘烨的媳妇是一个法国人,这么一个法国女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将刘烨从焦虑,没有安全感中拯救出来。安娜改变了刘烨许多,据说,这个,叫“命”。

封面人物刘烨

腾讯娱乐:感觉这几年的你和前几年不太一样,好像能说相声了。

刘烨:就是活泛了,以前特别不爱说话,现在能聊了,特能贫。

腾讯娱乐:媳妇影响的?

刘烨:她对我性格的外向帮助挺大的。我有一点小成绩她就鼓励我,让我有自信了,她给了我力量。另外,我觉得这几年,我心里踏实一些了,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了。男人嘛,过30了,应该成熟了,还是以前那种忧郁的样子,到哪都不说话,女人也会觉得你靠不住。

腾讯娱乐:有5年的时间你一直失眠,现在好了吧?

刘烨:对,我媳妇把我失眠给治好了。我现在跟我媳妇在一块能睡着,不跟她在一块还是睡不着。这次和媳妇去法国,我一共就喝了4次酒,有26天一口没喝,我觉得很了不起了。
  之前我每晚睡觉前要么要吃安眠药,要么要喝酒。之前有一次我们去旅行,从挪威南部租了一辆车,准备去挪威北部,当我们开到挪威中部的时候,她说,你今晚别喝酒也别吃安眠药,睡不着就睡不着,睡不着明天咱们可以不开车,就在这个酒店呆一天。我就试了,躺了一个半小时就睡着了,你不知道我第二天有多激动,我已经有好多年要么吃安眠药,要么喝酒,要么安眠药跟酒一起,才能睡着。其实那样,特别危险。
  从那开始,慢慢慢慢,只要跟她在一起,我就能睡着。我觉得,她给了我心里很多力量。

腾讯娱乐:安娜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子,能改变你这么多。

刘烨:我觉得都是命吧。

腾讯娱乐:除了治好你的失眠,还改变了你什么?

刘烨:我现在喜欢潜水,喜欢自驾车在国外旅游,喜欢去北极看北极熊。她带给我对生活的热情和阳光的生活方式。我的经纪人常姐以前说我不会生活,只会工作。
  我以前不工作的时候,就打游戏,打牌,和朋友喝酒,就这样。我打游戏可以从早上10点打到晚上10点,坐着不动。就算拍戏或者工作去了外地,我也经常是在酒店里一呆,该出去的时候再出去,办完事就回酒店。如果有安娜在,就不一样。如果这次她一起来,她一定会带我去对面的小岛上看一看,一定会去街中心转转,那是一定的。

腾讯娱乐:怎么去北极的?

刘烨:我们先开车开到挪威最北边的罗佛敦岛,从罗佛敦岛坐飞机去离北极最近的一个小岛,然后从这个岛再坐一星期船到北极原点那。当时感觉很好,没人认识我,都是外国的游客,我特别喜欢。那会我和安娜刚认识。之前我根本没时间玩,比如说03年的时候一年只有7天休息。认识安娜后,她说,不行,一年你至少要休息一个月。现在我休息已经上瘾了,现在就不想工作。

腾讯娱乐:那你越来越像法国人了。

刘烨:法国人特别享受生活,特别懒,一定要有时间休息,一定要晒太阳。

腾讯娱乐:法国人还喝红酒。

刘烨:我之前觉得喝酒是挺性情的事,挺正常的事。东北大的氛围就是这样,晚上来,哥几个干一个,挺正常,挺高兴的事。所以很早的时候我到哪都聊这个事。以前在采访的时候,聊自己的爱好,我也没什么爱好,就喝喝酒,打打牌,打打游戏。我觉得这本来是个挺坦诚的事,但是说多了,就好像我就变成这么一个人了。后来我就不敢聊这个了。
  后来喝酒就变成安眠药了,这就没劲了,就失去了那乐趣了。我记得特别清楚,2005年在上海,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窗户没关好,风一直吹我,就没睡着,但是早上又要6点起来拍戏。越担心早上起不来,就越睡不着。就一直躺到早上7点都没睡着。第二天我想一定要睡好,否则没法拍了,就喝点酒,喝完就睡得好,但从此就摆脱不了了。我觉得还是和精神压力有关。
  现在我只要一回家就极健康,而且家里也不许放酒。

封面人物刘烨

  刘烨小时候看了很多书,有数字说明,他曾经看了3000本连环画,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引导了刘烨走上电影之路。刘烨给人的印象是,这个爷们演戏之外,就喝喝酒,打打游戏,似乎很少过精神生活。但其实他从小就有良好的文学修养,他说他爸爸只让看世界文学名著,金庸都不让看呢。
  生怕被别人洗脑的刘烨有一段时间没看书,可是他不怕被安娜洗脑。安娜让他读书,他就重新开始读了,安娜让他读《平凡的世界》,他就读《平凡的世界》。
  刘烨怎么这么听老婆的话啊?

封面人物刘烨

腾讯娱乐:你父亲在你小时候给你买很多书,你以前也很喜欢看书,但这个习惯上大学之后为什么就中断了呢?

刘烨:我小时候看太多书了,我记得我可能才10岁就看《茶花女》,看到阿尔芒养伤,我哭得一塌糊涂。那时候还看了《三个火枪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等。我们家只让看文学名著,不让看金庸。我大三才看金庸。
  后来考上中戏,我们班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是高中应届生,其他同学都是戏曲学校、舞蹈学院或者别的艺术学校考上中戏的,大家在一起ABCD都蹦不出几个。看书的习惯慢慢就放下了。
  现在对我而言,小说都显得太长了。除了王朔,王朔的我可以反复看,他的一本随笔集我特别喜欢。我现在可能看看一些短篇,像白先勇写的,这种我看着还行。
  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作者会影响我的思想,他有他的特别强的世界观,他的道理,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你,我不想受别人影响。你知道吗,那么大一本文学作品,悲观也好,乐观也好,绝望也好,我觉得会影响到我自己,我挺怕这个。另外,我自己觉得,当代小说都跟当下有关系,时代的气质特别重,我就觉得不如纯文学那种东西。

腾讯娱乐:那你也可以看以前的,不看现代的嘛。

刘烨:前些天我去法国,带了本《茶花女》过去看。到了法国一看,哎呦,名字是中文的“茶花女”,里面全是法语,原来是我媳妇看的,给我气得。其实我媳妇才看了不少书,她看了《资本论》,巴金的系列,还有《平凡的世界》。我真不知道《平凡的世界》这本书,她买给我的,她说这本小说特别重要,特别好。我奇怪的是,她怎么知道的呀。我现在就是受她影响,她给我买一些书,我就看来着。

腾讯娱乐:你现在儿女双全,孩子给你的安全感是最大的吗?

刘烨:对,有孩子之后感觉很不一样,有孩子之后我胆小了。你可能也看到有新闻说我打架什么的,但我现在胆小了。甚至包括拍戏的时候要做一些危险的动作,我就拒绝。
  有孩子和没孩子不一样,你想他那么小,他要靠着你,依靠你才能长大,有孩子是另外一种感觉。

腾讯娱乐:怎么也不发点娃的照片呢?

刘烨:陆川和我说,烨子,你娃这么漂亮,你怎么不拍点照片发出去,就可以接婴儿产品的广告了。我媳妇绝对不干,私生活要保护起来。我媳妇觉得,尽量不要让孩子感觉爸爸是演员。她觉得工作一定要和生活特别分开,不要让你工作的事情影响到孩子,包括让别人知道,这是刘烨的孩子。不要让小孩感觉,爸爸是演员,他(她)和别人不一样。

封面人物刘烨

  在《南京!南京!》的纪录片《地狱之旅》中,有一段这样的镜头,刘烨因为档期的原因不得不离开剧组,他原本的戏没有拍完,没办法,陆川只能改剧本,前面拍的很多戏只好作废。当时就很疑惑,能有什么事,什么档期能让刘烨这样做呢?此话闲扯完后,才知道,刘烨心中的民族情绪居然如此高涨,以至于,他很难和国际友人呆在一个屋檐下。
  我问他,那你和他们打架了吗?刘烨说,他们太有礼貌了,没法动手。

腾讯娱乐:《南京!南京!》和陆川拍了8个月,《王的盛宴》又是8个月。你的经纪人没有崩溃掉吗?

刘烨:我和川的合作挺有意思的,《可可西里》他想找我拍,当时我们在一个活动上碰面,我先走,他就很绅士的追出去了,他邀请我来拍《可可西里》,讲了一些激动人心的话,过了一星期把剧本送到我家。但是我看了剧本以后很害怕,我的角色原来是一个卧底警察,又是趟冰河,又是高原反应,我觉得太凄惨了,太苦了,就没敢拍。我就把他给拒绝了,按说,任何一个有点自负的人被别人拒绝都会觉得是一种耻辱。

腾讯娱乐:陆川是超级自负。

刘烨:对,他超级自负,我把这个超级大自负给拒绝了。但是到了《南京!南京!》他还是找到我。《南京!南京!》上映的时候不是被骂吗,争议挺大,其实那个责任在我。我的民族情绪极其严重。当时拍戏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要么穿难民的衣服,要么穿日本兵的衣服,现场的感觉就是回到那个年代了。而拍戏现场有十几个真的日本人,他们不会说中文,穿着日本兵的衣服,拿着刺刀,我一看到这帮人呱啦呱啦在一起说日语,我那心就受不了。
  我讲实话。那时,本来我还觉得这些日本人在中国一呆呆半年回不去,挺可怜的,我就请他们吃日本料理,让他们找点家乡的感觉。但青酒喝大了以后,我就跟他们吼:你们家当年有没有来过人?!原来剧本里的陆剑雄从头到尾,一直拍到他逃了出去,看到一个搓澡工戴着一顶国民党军帽,他看着军帽哭了,电影结束了。陆剑雄活着代表中国人的一种希望。但是后来我就跟陆川说,哥们真的拍不了。我拍了3个半月,后面的5个月没有参加。其实前两个月,我和高圆圆的爱情全拍完了,但最后只能全都不要。

腾讯娱乐:就是说,你中途走,其实并不是主要因为档期的原因,而是你受不了有日本人在那?

刘烨:和那些日本人一起拍戏,一个星期一点问题也没有,半个月也可以,但两个月你试试,每天从早到晚都在一起。这个对我特别难。其实和档期没什么关系,档期想有,怎么都会有。

封面人物刘烨

腾讯娱乐:天啦,因为你这个受不了,居然动掉了整部电影的大结构。

刘烨:是啊,我真挺对不起川的,第一次拒绝他了,第二次跑了,我觉得换成任何导演都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了,不当仇人就很好了。然而,到了《王的盛宴》,他说,烨子啊,《王的盛宴》啊,咱哥俩必须合作啊。
  我一般不看自己的电影,有一次在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电影节的主席陪着我坐在那里,我不得已看了《南京!南京!》,当我看到我死的那段,就是高喊“中国不会亡”那段,我就冲出去了,在阳台上了哭了20分钟,不带停的,大哭不是小哭。《南京!南京!》首映的时候,一看到片花我就开始哭,就不行了。别的都好说,千万别跟我提日本侵华这段历史。我对陆川说,你得理解我当时为什么没办法在剧组呆下去。陆川也表示理解。
  《南京!南京!》到现在为止我也就看了那20分钟,但是觉得特别好,我也有点后悔没有变得坚强一点把戏拍完。这次《王的盛宴》签合同时,我跟常姐说,你就签哪天开始,哪天结束千万别写。这也算是还了陆川“三顾茅庐”那种对我的待见,不过我当时想上次干了8个多月,这次应该最多5个月吧,他也真行,又拍了8个月。

腾讯娱乐:那你这次有害陆川吗?

刘烨:小害吧。拍《王的盛宴》的时候,四部电影在宣传,《建党伟业》、《不再让你孤单》、《硬汉2》、《爱出色》,我至少要参加北京和上海的首映,一个电影最少四五天的时间,小一个月就进去了,《建党伟业》我都跟了10来天呢。

封面人物刘烨

  《十二生肖》据说是成龙的第100部电影。
  然而,刘烨出道才12年,他就已经演了近40部电影,近40部电视剧,按照这个速度,只要再过3年,他就可以赶上成龙了,那时,刘烨才37岁。刘烨在演他的第二部电影《女帅男兵》时,一度想和专业运动员去玩篮球,想放弃表演了。如果这不是一句玩笑的话,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篮坛可能比现在好一些,中国的影坛却要损失一个如此有光彩的演员。
  刘烨的角色总是在变化中,从《蓝宇》、《那山那人那狗》的脆弱和敏感,到《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中的癫狂,再到《硬汉》1、2中的“一竿子杵到底”,再到现在《王的盛宴》中的“单纯的残暴”,刘烨的表演离他自身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厚重和宽广。谁能知道这个演员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呢?他还这么年轻。

腾讯娱乐:那第一次觉得自己红了是《蓝宇》之后?

刘烨:其实也不是。虽然过了很长时间了,但这种第一次我还是记得比较真切的。拿了金马奖后,我拍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电视剧播出的时候,我有次去机场安检,安检人员一看我的身份证,就说,这不是龙小羽吗?走到街上,坐飞机的时候,都会被人认出来。真正被大众接受,还是电视剧。

腾讯娱乐:《蓝宇》之后,为什么那么着急拍电视剧呢?

刘烨:得了金马以后,很多人忽悠我,说刘烨你得做姜文,只拍电影。我当时心想,谢谢你,你别害我了。当时我知道,出名其实挺容易的,拿个奖,参加个什么比赛,或者像现在这样,有个网络事件,很快就有关注度。但是我觉得这种关注是一种好奇,是一种新鲜感,你必须有大量的后续顶着你,托着你,如果玩清高,只拍文艺片,一两年我就没了。我当时特别清楚。所以得了金马以后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电视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2003年,我拍了5部电影,4部电视剧,一年就拍了9部戏。我现在才34岁,但是电影快40部了,电视剧也快40部了,快80部戏了。

腾讯娱乐:你这种危机感从哪来的,一个新出炉的金马影帝,一年赶了9部戏,你有多么缺乏安全感啊?

刘烨:我觉得我是挺没安全感的。可能我一个东北人,在北京生活,没亲戚没朋友,特别不踏实。而且当时在北京贷款给父母买房子住,我来还贷款。当时我总想,万一没戏演了,没法还贷款怎么办?
  当时对自己事业感到很不踏实,我很怕别人很快把我忘掉,当时我才二十几岁。那个时候拍一部电影才20万,你信吗?就这么低。

腾讯娱乐:《那山那人那狗》、《巴尔扎克与小裁缝》、《蓝宇》那几年是你的一个大爆发,什么戛纳入围,金马拿奖,很随便的。但近些年你已经好久没拿奖了。

刘烨:我自己也琢磨这个事,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有时候觉得,这个是不是跟电影的大环境有关系。2000年左右是中国电影的一次爆发,海外观众那时候很关注中国电影,现在他们可能比较熟悉了,那个时候可能有一种看新鲜的感觉。另外,2000年那会,《蓝宇》也好,《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也好,《紫蝴蝶》也好,都不关心赔钱不赔钱,大家也不说市场。现在就好像有点票房是唯一的指标了,票房好,再烂的片子都是好的,大家就都鼓掌。我觉得2000年那会拍戏赔钱是很正常的事,电影票房不好,导演也没有太大的责任。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也特别文艺青年,瞧不起很多东西,瞧不起商业,很愤青。

封面人物刘烨

  刘烨说话慢,一旦说快了,这句话容易绊着那句话,就结巴了。
  刘烨说得慢,说明他的话都是过了脑子的,他总是在想怎么说更合适,更进一步,他或许在想,怎么说更俏皮。刘烨对很多事都想得很透彻,比如,拿了金马后,有人劝他学姜文,他自己就非常清楚不能那么干,得接电视剧,得多接电视剧,得让这好不容易来的人气持久下去。比如,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合作了《暗物质》后,他也没有试图大举打入好莱坞,他心里非常清楚,华人想在好莱坞电影中有个像样的角色,太难了。
  这么一个看透了浮云的人,他说他不愿意看别人的书,不愿意被作者的世界观牵着走,你这么一想吧,他说的好像还真有点对。

  我身边有很多女记者都很喜欢刘烨,因为他很少虚伪,他总是一副大大咧咧“哥们,你看我这个牛逼吧”的架势。他也是男记者喜欢的那种,他就像男人必备的那一款朋友,爱喝酒,爱打牌,爱打游戏。

  所以,我想拉长采访时间,倒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和这么一款必备的朋友聊聊天,唠唠嗑,吹吹牛。多好哇。

封面人物刘烨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