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三观"你怎么看?

很多时候,导演们总在电影里灌输、扭转我们的"三观",我们被奔溃,被抛弃,被报复社会,电影总要极大地好过,或糟过我们的生活。所以我们开始批判电影,说他们骗钱,说他们像垃圾一样可耻和无知,可是当我们真的把自己放入电影中,我们就会发现,这讲的就是我们的生活。

《导演周》从张元开头已经做了10期,我们在为导演做回顾的同时,也来整理下《导演周》走过的路。这里有导演屌丝照,有导演吹过的牛逼,所以,你看,他们现在才这么努力的拍电影,为了取悦你,为了心中那些无比伟大和崇高的"牛逼"。

导演周“三观”之电影观

更多
张元

张元:电影不分级,会伤害观众

天底下没有剪不成的电影,但往往一个精彩的故事,只要你剪掉那么一点点,可能就变了味道。就想一个特别伟岸的男人,哐当剪掉一点,就变成了一个太监。
  中国电影不分级实际上是在伤害观众,分级是对观众的一种保护。

蔡尚君

蔡尚君:我不是电影节的投机分子

你说电影节有没有政治?有!有没有类似倾向?一定有!没有一个地方是没有的。因为它要有自己的审片标准。
  但如果你真是按照他那个标准去"琢磨着拍",是按人家要求订做去了,那你从创作本身就已经失败了,你根本也不用谈做的好坏。这样电影就完全沦为一个产品了,而你就是投机者了,你只是为了拿奖而已。所以毛主席那一套是对的:“必须独立自主”。

蔡明亮

蔡明亮:钮承泽他们的电影只懂去卖钱

我现在不觉得说钮承泽他们的电影是文艺复兴,狗屁,他懂得什么是文艺复兴?只要卖钱就叫文艺复兴?神经病!这是他的说法,必须要说的很明白,这个不叫文艺复兴,这是叫商业。
  你注意看李安,他很了不起,他混在好莱坞里面,还是少数的一个文艺片导演,他文人的气度和风骨还在。

导演周“三观”之娱乐观

更多
麦兆辉庄文强

麦兆辉庄文强:早就知道陈冠希会在世界上很有名

陈冠希我们第一次见他才17岁,后来合作了《愿望树》。当时我们就知道他将来会在世界上很有名。当时就已经知道他在摄影方面很有天分。
  合作过的演员中,我(麦兆辉)认为黄秋生最难搞。。(庄文强摇头)其实最难搞的是曾志伟,你去跟他发通告,他永远不知道几点来。他不是大牌,他是起不了床。

尔冬升

尔冬升:杨幂有争议未必不好

我知道她有知名度,可能她有争议,但是争议不一定是不好的,我其实对她不太了解,我只是知道她是童星出身,我知道她《孤岛惊魂》爆冷门。我知道她很拼命,但是这种是要各种平衡,包括出品方的协调。
  我觉得她很拼命,可能她现在的事业是往前冲的时候, 每个演员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张瑜

张瑜:和毛主席游过泳,在名利场里修炼,我足够幸运

和毛主席游泳印象最深就是累,游泳这个运动后来影响到我人生后面很多事情,在运动中,人会有假疲劳。游到一半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要死掉了,但是人如果真的能过了这个阶段,人的潜力会爆发出来。
  这也影响了我在娱乐圈的打拼。名利场的诱惑比较多一点,方方面面考虑比较多,所以我觉得能够平平稳稳地走过而不失自己的节操,还能保持一种平静,我还蛮幸运的。

导演周“三观”之生活观

更多
马伟豪

马伟豪:我开始懂北京接地气了

我常住北京,在朝阳公园那边。我觉得我开始明白什么是北京的接地气了。
  我和朋友聊天,从他们的那种贫嘴,那种张扬,以及他们的价值观,他们对爱情、婚姻和家庭的想法,慢慢懂得,大陆人和香港人是有分别的。比如说,大陆一般是独生子女,内地有很多相亲的节目,公园里也常有老太太带相片去找女婿。

冯德伦

冯德伦:我和父亲沟通较少,没人叫我"怪叔叔"

我跟我爸的年纪差蛮远的,我哥哥跟他的年纪可能接近一点,我是最小的。我父亲不爱讲话,可能我跟他的沟通比较少,也可能有一些东西我反射在电影里面,但我不是故意去做。
  以前我想逃开"阳光美少年"的称呼,不过现在也没有人叫我"怪叔叔",倒是有人叫我三叔,我哥的两个儿子就叫我三叔。

王全安

王全安:跟女演员有了感情说明我更诚实

男性喜欢优秀的女性是很自然的,跟女演员有了更深入的感情,说明这些导演更诚实。从创造力上讲,我觉得宗教力量之后就是爱情了。这种动力是大自然的力量,你的赞美之情会激发创作力,超越以往的惰性,把工作变成激情。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当你的工作是你的爱好兴趣,还跟你的情感很自然关联在一起的时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


你可以不必理会他们的美好"三观",可你肯定会记得年轻的时候看过他们的电影,就足够鸟。

小调查

你对哪期导演周印象最深刻?

微博互动

更多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电影辣评人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网电影频道

微博:导演周

责编:毛宁甘
邮箱:moringan@tencent.cm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