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张北草原音乐节

时间:7.27/28/29

地点:张北中都草原

票价:120元(网购单日票)/300元(网购三日票)/150元(现场单日票)/400元(现场三日票)

看点:张北草原音乐节素以强大且音乐品质至上的阵容著称,进入到第四个年头,此次多组重量级演出嘉宾参演。从汪峰到朴树,从唐朝乐队到张楚、从跨界大师王勇到爵士小天后黄夕倍,以及依然保持神秘的国外大音乐节压轴级大牌乐队,每一组艺人都将给乐迷们带来十足的惊喜。

>>>查看音乐节交通线路图

我要购票

音乐节现场喊起来

已有791 位网友分享了看演出

乐迷游记:一个摇滚屌丝在张北

摇滚屌丝,顾名思义就是喜欢摇滚乐的屌丝。喜欢摇滚乐的屌丝跟其他喜欢摇滚乐的人的最大区别就是:他们不搜集唱片、不写乐评、不怎么看现场、不听自己不喜欢的音乐、不听外国歌手的歌。所以本屌丝是第一次来张北草原音乐节这个巨大的音乐节现场。

第一天:大草原,你好!

搭乘大巴来张北的路上尽是各种新鲜,之所以是新鲜也因为屌丝大多没机会开眼。八达岭一过,晃晃悠悠的就接近张北了。张北的草原上起起落落飞着一些像乌鸦似的鸟,还有马场中一些并不漂亮的马。只记得一匹小马还算漂亮可爱。

下车之后,本屌丝大开眼界。三个白富美的大长腿引领着我的眼神看向远方,画着蓝色花纹的白色蒙古包直接映入眼帘。跟着人流混进了主办方的餐厅。铁饼那么大的芹菜馅儿包子、蒸羊鞭、沙棘饮料,以及餐厅的巨大吊灯都让和我一样的屌丝震惊不已。

进入现场的外场,就听见一股北京胡同串子味儿的说唱亲切的从远处传来。爽子与瓷已经开场了!作为京城屌丝或说京城草根的代言人之一,爽子和IN3一样,对听众和自己的同类一直直言不讳,毫不隐瞒不压抑自己心中的想法,歌中还对屌丝生活发表了各种见解和展望。听过几首歌之后,哥萌生一个念头,北京再怎么变,北京胡同里长大的那帮孩子永远不会变,他们一直在口音和思维上保持着与众不同。

天堂乐队这次没有沿袭之前的盲人按摩队的全墨镜范儿。《人之初》和《赵家老哥》等这些老歌把台下观众带的很嗨。突然发现他们的吉他手羊力跟痛仰主唱高虎长的很像。

逃跑计划全都是高富帅。摆动的蘑菇头、鸡腿牛仔裤、瘦的跟什么似的身材,无一不让我等屌丝嫉恨。台下观众还喊着“结婚”时,他们的演出就结束了。屌丝们从来没有在他们音乐中的获取开心和欢乐。英伦的东西从来都不是屌丝们的菜。

迷幻一哥周云山在唱他的《北京 北京》时,说要为七二一北京暴雨中遇难的人默哀,于是现场清净了半分钟。这很难得。因为北京国安在跟拜仁踢友谊赛前,都没任何表示。云山哥在台上演唱了他近年来和曾经的代表作,他的努力,本屌丝还算看在眼里。

对了,在看演出的间隙,有俩美女跟我搭讪,当时哥心里一紧,从不敢跟美女搭讪的我难道有了屌丝逆袭的机会?乐观的太早!原来是两位美女玩拍立得时手抖,把我的背影收录其中,于是就把照片送给我了,而且由于激动,连QQ号都没想起要。看来屌丝的命运都是天注定的啊!

声音碎片调音的时候,哥去外场买了份盒饭,盒饭里有个鸡腿和一些胡乱搭配的素菜,就是屌丝们最常吃的那种。错过了前几首,我正赶上最喜欢的《情歌而已》和《陌生城市的早晨》。哥拍下声音碎片演出时的照片,然后@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不知道她看见之后会生气还是会感动。做一个屌丝最苦的不是生活上有多艰苦,而是情感上何时才不再空白。好吧,我又扯远了。摇滚乐才是我们摇滚屌丝忘记一切苦闷的绝佳药剂。

听完我今天最爱的声音碎片之后,我也说不清她是哪里人的王若琳登台了。她翻唱陶喆的那首歌时,我用自己的诺基亚5800给录了下来,打算回去给喜欢的女孩看,因为我知道她喜欢王若琳。 张北人民和大多数摇滚屌丝一样,不喜欢也听不懂那些英文歌,于是就在台下大声说话,也有人喊“下去吧”。

以前还叫流浪的诗人,现在只能叫流浪的小老头的张楚压台出场时,台下沸腾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新版的《光明大道》都不好听,一点也不能让我回到从前。直到《冷暖自知》、《结婚》、《轻取》时,我才仿佛回到学生时代。我旁边的几个男女一直在用方言喊《蚂蚁》和《姐姐》,后来也遂了他们的愿,他们肯定只听过这两首歌。

此外,张北音乐节还将把绿色环保的概念植入到每个环节,在现场设置更多垃圾回收设施以及环保标记,号召乐迷与主办方一同为打造中国最环保、最绿色的大型户外音乐节而不遗余力。

张楚现在的演出状态是一种完成一项工作的状态,哥觉得他完成的很好。《向日葵》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歌,我听不全他都唱了些什么,只是清楚的感觉到张楚还是张楚,即便面容上比早前瘦弱和苍老了一些,但他还是那个怜天悯地、关注苍生,以及那个愿意表达自己思维意念的人。

第一天挺累,场地环境很好。去睡我的小帐篷了。

第二天:哥也玩儿POGO,嗨!

今天早晨7点多钟,我在帐篷里睡的正香,突然被下雨声闹醒,浑身酸疼乏力,估计是昨天站着的时间太长了!矮穷挫买不起防潮垫啊。

音乐节最怕的天气有两种。一是沙尘暴,二是下大雨。第一届张北草原音乐节时,草原没草,观众一到就黄沙漫天了。还有一年镇江迷笛,小雨下了一天一宿,第二天去的观众全成了泥猴。后来那些泥地打滚的照片被演绎成了经典,其实是谁遭罪谁知道。

有心人绝不会在今天卖雨伞和雨衣的,因为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真正的俏货必须是雨靴。一千双雨靴今天闭眼睛都可以卖光。想到错失了这个发财致富的机会,心里不禁泛起一阵苦水,下个月就是我的女神的生日啊!

今天的演出整体延后了一个多小时,主舞台更是迟迟不开演。反倒是另外两个副舞台闹的欢。佤族歌谣被改成说唱,那哥俩暖场时就把刚进场的观众拉到了台前,从口音上判断一个是台湾人,一个是佤族人。《钱》歌写的很实在。

看哥俩折腾半天之后,我走回主舞台。汪峰正在调音,人没露脸,还特意变了音。吉他前奏声大的有点欠揍。后来又调了半天。

今天的第一支乐队大粉上场时,好像已经四点多了。挺流行挺欢快是大粉给观众留下的第一印象,女主唱长的小巧可爱,符合懵懂少年们的口味。再后来是麦田守望者。我对这支乐队的最初印象是,他们的出的第一盘磁带是我从盗版磁带堆里翻出来的正版。估计是因为封面设计不出彩的原因,被扔到处理的那堆,我当时花两块钱买下,后来不知去向。记不住他们的那首主打歌叫什么名字,反正一听就会哼哼,萧玮的莫希干弄的还挺年轻。如果换个发型,他跟朴树真就是亲哥俩了。不时的拍拍纪录片、旅旅游,不对,艺人或文化人的旅游必须得叫旅行。萧玮可以去世界各地采风、搜集灵感,是屌丝们只能意淫,完全没有机会的事,真是羡慕。

脑浊不用多说,看过他们现场的人不用我复述,没看过的可以去玩一下疯狂出租车那个游戏,“嗨”是他们现场的一种常态。肖容的豹纹头和不时的因爆破音而喷出的口水在大屏幕上看的一清二楚。我看着兴奋,也冲进热闹的人堆,跟着更年轻的一群男女屌丝POGO起来。有俩女孩玩的兴奋,站在护栏上跳向人群,我离的远就没冲过去,远远的看着那些屌丝幸福的伸出了双手,女孩的屁股被很多只手托的高高的,两分多钟愣是没掉下来。周围的观众都看傻了。

后海大鲨鱼必须提的当然是付菡了。粉色体操服、粉色荧光油彩涂身、粉红的亮发、粉红色的唇彩,一亮相就把张北当地的爷们、娘们给震住了!“奥运会体操怎么整到舞台上去了?”

浪潮迪斯扣和英语单词不是如我等屌丝观众的菜,如果我们能听进去英语和迪斯扣的话,不早就考上大学了?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折腾,观众掌声欢送后海大鲨鱼,然后高呼屌丝心目中的励志哥——汪峰的名字,期待着在《春天里》可以《飞的更高》。

万众期待的汪峰唱了两首非主打歌后,同一首歌的现场被搬到了张北。《怒放的生命》的歌词在大屏幕上滚动,能不大合唱吗!?观众立马就嗨了。一首接一首,《不能停止的哭泣》、《当我想你的时候》、《春天里》、《光明》、《北京北京》,有歌词提示的演出真是罕见。除了两把吉他、一个贝斯、一个鼓、一个键盘、一个钢琴之外,汪峰还带了三个合声,这样的人员配置早已不是鲍家街43号时期乐队配置了。由此我也想到,若干年前的春天,他还没冒起胡须,也和我一样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现在不也功成名就了?想到这我突然就释然了,一切烦恼都被丢在了脑后。

最后那个特别牛X的大牌坚持不到了,因为朋友喊我去张北县城吃脏串去,顺便去他们住的宾馆把鞋刷刷,好让自己明天看起来可以光鲜一点。

第三天:梦幻张北,摇滚乐不死!

张北雨过天晴!

虽然本屌丝不是个文艺青年,但请允许我在此时此刻冒充一下他们!张北的天空蓝的真想让人死在它怀里。蓝天、白云、草原、微风、骏马、滑翔机、蒙古包、骆驼、四轮草地车,这些梦幻般的组合以前只能在旅游卫视的镜头里看见,今天全部出现在张北音乐节的现场里,怎能不让我等屌丝激动?

微风加上骄阳让昨天还十分不堪的泥场瞬间变得完美无缺。观众们躺着、坐着、倒着、卧着、搂着、抱着,在阳光下惬意的要死。王勇和独联体调音的时候,一排乐手操着各种乐器奏出来的音乐真TM过瘾,每件乐器各司其责,丰富饱满、灵动无限,让观众听的入神。这还只是调音阶段!

随后是唐朝乐队的调音时间。老歌的魅力依旧,观众随口哼唱。今天主舞台的演出还是从4点开始。调音时间,我跑到第二舞台,看了会儿侗族大歌歌队的演出。民族乐器加上南方少数民族常见的女尖音和男中音形成了他们的民歌。这种声音常在纪录片里听到。侗族大歌最近频繁出现在微博和各个演出场所,但很少看到关于他们更为详细的文字。所以他们的原生态还没有真正飘进听众的耳朵。

CNDY听了一首,好听的电音舞曲,家庭妇女和儿童也在跟着音乐跳舞。乐队中的一个乐手身着自行车裤、鼻梁上架着雷朋太阳镜、头戴有头灯的矿工帽,边弹琴边蹦跳,比在音乐节外场门口表演的猴子还欢实。

中午在进场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耍猴的艺人,之所以叫他艺人,是因为他也有自己的经纪人,我正打算给它们拍照时,一个说话特横的爷们拍了拍我,说:十块钱看耍猴!要么就走!我没搭茬立马就走开了,心说:尼玛,你晚上让我喝张北的风啊?盒饭钱你给我嗷?你当这里是马戏团呢,强制收门票!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还没结束几天,一支英伦范儿十足的乐队就登陆张北草原音乐节的舞台上了。你们肯定知道我说的是大范儿的乐队。大范儿最有范儿的台词我尝试着总结了几句:1、让我们躁起来!2、摇滚乐不死!3、我爱你们。

主唱今天的造型十分之骚。亮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白色小帆布鞋、彩条短袜、黑色深V开衫、黄头发粉发带、左耳挂了个硕大的耳环、吉他上还贴了个蜡笔小新。这身打扮让我一担心他的小弟弟憋屈,二怕他的菊花遭到G叔的垂涎。

因为没有提前调音,朴树在出场前,他的乐队在台上消耗了至少近一个小时。为了让张北的观众满意,朴树唱了他的大部分主打歌,还有返场。留着简捷的短发,朴树离开人们的视野太久,五一参加过一次音乐节之后,这好像是第二次,看来是已经正式激活。估计男女文青和伪文青们要开心死了。

八点钟的时候,张北的太阳落山了,因为天色的原因,洁白无瑕的云朵也开始变得斑驳,远处的天边泛出橘红色。高处的马路时而跑过一两辆摩托车和汽车,它们开着灯,速度很慢,好像没有终点。伴着《那些花儿》的歌声,哥一边吃着盒饭一边感慨万千,三十岁的屌丝至今无人问津,曾经喜欢的那些女孩,不是抱着自己的娃坐在宝马车里,就是已经离婚甚至结婚,此刻,哥的眼泪已经默默的掉下来。

痛仰出场时的曲目顺序就是他们在音乐节的惯用顺序。《博卡拉》、《改变你的生活》开场,然后是《不要停止我的音乐》那张专辑里的主打歌。没听过痛仰的现场观众也玩的很嗨,听过的照旧。跳水观众比比皆是,是今天最欢快的一个时段。

王勇与独联体上台时,观众大多很茫然,不知道这个乐队能带来怎样的声音。N种西洋乐器和中国民族乐器错落有致的排列,奏出的声响震撼了大部分观众。

等到唐朝要出场的时候,哥已经准备搭车回北京了。调音时,就知道他们会唱哪些歌。我的三天张北之旅在唐朝乐队气势磅礴的音乐背景下结束了。虽然有些匆忙,但整体的印象非常的好。尤其是大片的草原,洁白的云朵,和一望无际的天边。

有摇滚现场可看的屌丝是比较幸福的那群屌丝,摇滚乐可以让我们暂时忘记伤痛、忘记不如意,释放心中的压抑,重拾对生活和工作的信心。张北,感谢你!再见!文/落升

往期回顾

更多
  • 2012五一音乐节
  • 北京人艺60年
  • 2012萧敬腾北京演唱会
  • 张北草原音乐节
  • 和林忆莲一起唱回曾经
  • 李宇春巡演北京开唱
  • 京城曲艺话剧大杂烩
  • 崔健蓝色骨头深圳演唱会
  • 李泉常石磊同日开唱

幕后人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