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谣言引群演安全问题受关注

  昨日,【港媒曝吴奇隆新剧临时演员横店遭奸杀】。 横店影视城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此报道纯属谣言,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谣言的发布源。

  无独有偶,就在昨日下午,【内地演员朱泳腾拍戏时撞伤头部】 ,嘴、牙严重受伤。但相比艺人而言,不太受剧组重视、财力有限的群演似乎更加高危。此前《浴火凤凰》剧组、《赤壁》剧组、《我的团长》剧组都曾有群演因拍戏不幸遇难。为何群众演员频频出事,他们工作时人身安全的保障状况如何?记者昨日专访数位群众演员,深入了解他们工作、生活时的安全状况。

住——人员流动性强 治安不安全

   群演,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工作的,因此能省则省,住宿条件和环境可想而知。记者在做“群演”卧底一周的时间里,体会到了他们的艰辛。

   群演们一般都是租很便宜的房,大一点的几个朋友合拼,房租在600左右,有的人单个租,房租是200左右,房间只有简单的床铺,更别提上网了——那得去网吧。大家渐渐熟起来,就会有个照应。单身群演男生基本上是“脏、乱、杂、陋”。用其中一个群演的话来说,每个月的收入不稳定,根本不敢多买生活必备品之外的其他东西,而这个范围仅限于牙膏、洗发水等每日必用品。

   房租便宜,自然所住的区域环境也不会很好了。国内几大影视基地,无论是横店、涿州、还是象山,因为剧组你来我往,群演流动大,人员众多,因此偷窃和抢劫的事件也难免就会在乌龙混杂的地段发生。

来来往往的剧组和旅游让拍摄地人员流动大

   因为人员流动性太强了,而除了拍戏和旅游的人之外,本地的住户也不多,所以平时街上的巡逻警察自然不会像大城市那么多。人员混杂,自然也是不安全因素的直接因素。所以,群演们都会有一套自己的防范意识,比如,减少晚上出门,有小团体一起活动等。

   除了人员混杂因素外,有群演还对记者透露,不安全因素还体现在早些年还有收保护费的团体。这些收保护费的团体,专门打压看上去弱小的群演们。给了保护费还好,不给,就难办了。

小三轮 不安全的交通工具

这些三轮车就是群演们的主要交通工具。

   为了省钱,除了住宿,出行也是需要处处节省的,因此群演们的出行几乎都靠着小三轮。他们买不起小轿车,自行车又骑得太累,有的时候需要赶场。

   群演们去较远的外景地赶戏也会坐着三轮车去,夜晚下戏时,除了剧组车接送外,也会坐小三轮回到住处。但小三轮收费是没有制度管理的,但群演们都知道什么价格,倒是很少人会被坑。

   小三轮自然是不太安全的。而且稍微偏僻一点的路就很颠簸,一旦遇上赶戏的剧组车,小三轮往往就绕道行走。

安全性:最怕道具枪支走火

  但真要说到不安全,没有什么比拍爆破戏、枪杀戏更不安全的。演员朱泳腾便是在一场枪战打斗戏里受伤,头部受到重创,一度陷入昏迷。

“群演”自述:导演为求真实 道具枪里装真火药

  对于“横漂”们而言,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拍爆破戏和枪战戏,一天下来,衣服被炸得脏兮兮的不说,主要是担心出事。其中一个“横漂”对记者说,拍爆破戏的时候,不让动的时候他都不敢动,虽然知道爆破点在哪,但还是要注意,否则很容易被炸伤。

  记者在一部民国戏的剧组里认识的一个群演时表示,有一场戏,是主演们在街上枪战,他们饰演抱头鼠窜的路人,实际开拍后,听到枪声,一些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群演会真的慌,一慌就会走错爆破点。他还表示,虽然有些道具枪是经过改装的假枪,但有些导演追求更真实的效果,会在这些枪里装上火药和假子弹,如果是近距离地挨上了这些火药和子弹,就会致命。

爆炸师装完那些煤气罐就走开了,不远处有人抽烟,还有小孩靠近这些煤气罐玩耍。

  而我们还在一些剧组里看到,爆炸师会就地装煤气、爆破用的火药和假枪的子弹,周边无任何防范措施,不远处有人抽烟,还有小孩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靠近那些煤气罐玩耍,实在危险之极。

  除了道具危险,一些剧组为了省去麻烦或者经济考虑,会在一些特技戏里使用普通的群众演员。《浴火凤凰》剧组就曾发生不幸——使用普通的群众演员拍摄跳进黄埔江的戏,而没有请具有专业素质的职业特技替身演员,安全措施也没做到位,最终导致了该演员溺亡的悲剧发生。

合同无保障:拍高危戏也不签

  “横漂”们是无任何合同保障的。横店影视城虽然有签约的“群特”,每年有2万块的固定收入,但能签约的身高至少在175cm以上,经过筛选之后,一年才有几十个人可以签约。而其他“横漂”们则是没有任何合同保障的,没有保障但却有约束:如果有人私自接戏,那就会被封杀。

群演自述:剧组不会签任何合同 最怕白受伤

没合同,好在还有相对卫生的盒饭

  尽管“横漂”们把群演当成一份职业,但对于“五险一金”,他们毫无概念,虽然受限于集团的体制内,但没有任何保险,社会保险、人身安全险都没有,连简单的劳动合同都不用签。在拍危险戏前,剧组也不会跟他们签任何如出意外之后怎么赔偿的合同,“不用签的,剧组都是临时的,不长久,没有人管这些的,特约演员都没有,更别说我们了”,一个“横漂”如是说。但他表示,如果真的受伤了,剧组还是会负责医疗费的,但令他害怕的是,如果事故真的很大,在没有合同保障的情况下,如果剧组撒手不管,那就等于白受伤了。

  据了解,在要拍高危戏之前剧组一般会把危险说明,但也不会和群演签任何合同。有群演吐露,一些“群特”可以要求签合同,合同中除了把报酬说明白,也会涉及到意外受伤险。“但这些合同都存在一些霸王条约,比如会规定如果拍戏受伤,赔偿的最高金额是多少,一般都会有个限度,”一位群演告诉记者,“可能这些钱是远远不够住院的。”

收入零保障:混了很多年,还是两手空空

  一天40块的收入,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混几次一天80块的群特(特约群演),便能多挣一点,但不好的时候,连着几天没戏可拍。

  群演们的生活真的是“漂”着的,两手空空来,待了好几年,绝大部分人依旧是两手空空离开。

   群演的收入惨状已然可视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如今农民工每个月的收入,都是他们的好几倍。零底薪,收入零保障,每晚十点半等着群头(负责安排进组拍戏的人)的短信通知,对于明天的生活,从来就是没有底的,今天不知道明天会被塞进哪个组。

谁愿为群众演员的安全买单

现状:群演已成弱势群体

   记者连线某影视基地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表示,群众演员确实没有和剧组签署任何协议,剧组一般不会让群演们演高危的戏,拍之前也会征得他们的同意,如果不是自愿的,也不会强求。”

   至于群演们的权益如何得以更好的保障,横店影视城的演员公会对他们有一系列的保护措施,比如演员和剧组发生矛盾时,公会会站出来为群演撑腰,如果有人受伤了,公会会去安慰探望。“我们在建的新大楼,会专门成立活动室,让他们平时有地方娱乐,也方便大家交流”。

 

   “比起‘北漂’们连公会的保护都没有,‘横漂’相对还是要好许多。”该工作人员总结道。

支招:如何更好地自我保护

  其实皆因群演这份职业的特殊性,流动性太大,混日子的人太多,能吃苦的人太少,真正有实才的人太少,所以久而久之,这个群体就变成了弱势群体,尽管这个群体确实是拍戏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长期漂在横店的群演们也并没有特别的自我保护措施。“就和普通人一样,大半夜的不出去,别的也顾不上了。”群演小叶如是说。记者也采访了一些专业人士——如何在各种零保障的情况下,做到自我保护?

建议一:依靠“组织”争取更多权益

   在横店采访中,就有群演表示希望公会在让他们有最起码的权益保障外,能给予更多的权益,比如与真正想在影视基地发展的演员签约,有底薪可拿,可以享受最基本的劳动法的合同待遇,而这些保障权益都是剧组无法实现的,但他们希望可以公会能起到这个作用。

   当然,群演们更希望其他影视基地也能建立起像横店一样的“演员公会”。

建议二:高危戏,要和剧组签安全合同

  拍高危戏尤其是枪战戏的“横漂”们,一定要在拍戏之前了解那场戏的安全系数有多高,场记和道具的安排是否稳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容易伤害身体的道具,例如容易走火的道具枪,要事先摸清楚,别吃哑巴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更何况是当演员,还要靠脸蛋和身体吃饭,千万要保重!

  另外,如果确定是高危戏,一定要跟剧组签意外伤合同,不要因为剧组的强势态度吓到,也不要被多出来的10块钱的劳务费所吸引,毕竟,10块钱只够吃一碗面,买半边西瓜。

"微"看法

娱记
装尸半天,群演也要抢戏才能有镜头。一位老长者来问我伤情是否严重,旁边帮忙包扎的立刻说,还好,也许镜头可能会给他特写。
转播|评论5月30日 10:39:15 来自腾讯微博
影评人
《变形金刚3》一受伤的群众演员获赔了1850万美元。当时一根钢缆断裂打破她车上的挡风玻璃,导致她头部受伤。医药费花了35万美元。
转播|评论5月24日 10:55:10 来自腾讯微博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大团圆的剧里。”

你的娱乐观

看了本期娱乐观,你想对群演们说什么?(必选)
同步到微博

背景"事件"线

  • 昨天

    港媒曝两女演员横店遭杀害
    港媒《Face》周刊曝香港演员在内地拍戏人人恐慌,原因是两个月前在横店拍摄的《新白发魔女传》剧组,有两位内地女星惨遭先奸后杀。横店影视城工作人员及警方随后都辟谣。

  • 半月前

    横店群众演员生存状况记录
    “横漂”特指在横店参加影视剧拍摄的外地人士。“群演就是活道具”,这句话出自一个“横漂”的口。记者卧底横店,记录群演的生存状况。

  • 半月前

    内地剧组爆破师没证也能上岗
    近年来,因爆破戏导致的拍摄事故屡见不鲜记者通过采访以及特效师调查发现,在内地有很多剧组为节约成本,爆破都相当不专业。

  • 一月前

    黄秋生:给群众演员加点钱
    黄秋生曾炮轰内地有剧组不把群众演员当人看:“他们也是人,也要生活。”据悉,现在不少剧组给群众演员的待遇只有三五十元一天。

  • 更早

    部分群演被骗 无月薪1天30元
    一些黑心演艺中介公司利用群演的明星梦,不仅要求他们上交各种费用,上戏后还拖欠工钱。应聘者的明星梦,在不断压榨中磨灭。

本期主笔楚飞

爱是愚人的国度,看他们演的好辛苦。

主笔口号:别跟哥玩过度包装。

责编:

摄影:赵阳阳 小钢

统筹:方芳 火大爷

设计:廉莲 制作:华仔

官方微博:娱乐观

已有 2760 位网友分享了他们的娱乐观 查看所有“娱乐观”

娱乐观

广播数:1861

听众:463180

收听:273

人生观,世界观,我们提供娱乐观。

往期回顾

更多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