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标准难捉摸,实则有"巧"招

《无人区》一直未通过审查。

  无论是导演还是观众总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国内的电影审查标准到底是什么?现在的电影审查制度就像斯芬克斯,堵住了所有导演的去路。对于审查制度的标准究竟在哪儿,硬要他们猜谜,猜中了的才能够顺利通过,猜不中的就会被它一口吃掉。

  辛辛苦苦拍了一部电影、电视剧,哪怕就算是小成本的微电影,如果换来的结果却是被“斯芬克斯”一口吃掉,从此不见天日,那也太让人难过了。不要紧,“斯芬克斯”也有它的弱点,看看下面的攻略,就能猜出它的谜语,轻松过审。

【科普贴】斯芬克斯=希腊神话吃人怪兽


  传说天后赫拉派斯芬克斯坐在忒拜城附近的悬崖上,拦住过往路人,用缪斯所传授的谜语问他们。很多路人因猜不到谜底被斯芬克斯吃掉,最后,俄狄浦斯猜中了正确答案。斯芬克斯羞愧万分,跳崖而死。

鬼片要想过,就拿精神问题说事

  其实,《审查规定》中并没有特别具体地指出电影中不能出现鬼,和它最接近的一条禁令或许是禁止拍“宣扬封建迷信,蛊惑人心,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电影,而关于“封建迷信”这一条又细分为“细致描写看相算命、求神问卜,以及长时间的烧香、拜神、拜物等场面”和“鼓吹宗教万能、宗教至上和显示宗教狂热的情节”。将这两条仔细读上一百遍,仍然很难理解,电影中为什么就不能出现“鬼”?

过审攻略:伪装成“关于精神病的科教片”


国内鬼片均以梦境收尾,或认为精神失常。

  不管规定是怎样的,但事实就是,“鬼”一定不能出现在电影中。所以,如果既想拍“鬼片”,又要通过审查,可行的办法是,先把“鬼”放出来,在电影结束的时候,再把它收进去。也就是说,每个导演都得身兼崂山道士,除了拍电影,还要作法“收鬼”。

  “收鬼”有技巧,比如,在电影结束的时候,说主人公脑子坏了,得了精神病,前面所有的鬼都是他的臆想,这是把“鬼片”伪装成“关于精神病的科教片”的做法;或者,说主人公刚才做了一个梦,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南柯一梦,这是把“鬼片”伪装成“盗梦空间”;或者,说所有的鬼其实都是一个局,都是由一小撮不安好心的人特意安排,来陷害主人公的,这是把“鬼片”伪装成“高智商破案片”。

神话剧可以有,鬼不行只能是妖

《画皮》系列中小唯从鬼幻化成狐狸精。

  当年《画皮》开拍的消息传出后,不少人以为“斯芬克斯”终于宽容到可以拍鬼片了。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是这么描述《画皮》中的鬼的:“蹑迹而窗窥之,见一狞鬼,面翠色......举皮,如振衣状,披于身,遂化为女子。”很显然,这就是一只绿脸狞鬼。如果忠实于原著,那电影《画皮》只能拍成一部鬼片。

过审攻略:鬼不可以有,妖可以有


  但是,陈嘉上很好地猜到了“斯芬克斯”的谜语,妖和鬼的区别在于,妖会演戏,而鬼不行。于是,电影《画皮》中的小唯就摇身一变,从绿脸狞鬼变身成了一只狐狸精。

  事实上,不止陈嘉上一个人猜出了这个谜语。叶伟信也同样猜到了这一点,在他翻拍的《新倩女幽魂》中,聂小倩从女鬼变身为狐妖。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的鬼们恐怕要排队去阎王爷那改三代身份证了,把身份信息一栏从“鬼”改为“狐狸精”了。

要想情爱不被删,衣服别脱光

  几乎没有人知道,电影审查制度为什么对情欲是如此不共戴天,它用了7条内容来界定“淫秽庸俗”的含义。比如“造成强烈感官刺激的较长时间的接吻”,还有“以肯定的态度描写婚外恋、未婚同居”,“正面裸露男女躯体”,“内容粗俗、趣味低下的对白”等等。

只要不是正面全裸镜头,摸胸、挤奶其实都能过;对白一定不要粗俗,调情就用双关语。


特殊案例:《色戒》让保守之墙重新垒起!


  《色戒》通过电影局审查的电影突破了所有的局限,比如它“正面裸露男女躯体”,它同时也是“以肯定的态度描写婚外恋、未婚同居”,它当然是描写“腐化堕落”,它具体描写了“淫乱”,它的性关系看上去极不正当,那可是革命者与汉奸的性关系啊,意识形态上就不合格。

过审攻略:千万别全裸,穿着衣服可以随便摸


  如果你不是李安,拍情欲戏时就要更谨慎一些。比如,别试图裸露男女躯体的正面,但你可以尝试下不脱衣服。《让子弹飞》就做了这样的尝试,姜文和刘嘉玲身上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但姜文手掌却印在刘嘉玲的胸上,两人嘴上还你来我往的调情。或者像《满城尽带黄金甲》中,把胸从衣服里挤出来。

  再比如,不要有“内容粗俗”的对白,但你可以尝试拍一些他们听不懂的对白。“斯芬克斯”当时就没听明白,《春娇与志明》中“亲爱的,我下面给你吃吧”这句对白到底有几个意思。

同性恋情想隐藏,只能暧昧调侃

《梅兰芳》中基友暧昧得有水平。

  到目前为止,“斯芬克斯”是讨厌同性恋的,还没听说哪部描写同性恋的电影通过了审查。公开的搞基是不行的,但这不妨碍银幕上隐晦地出现“好基友”。

过审攻略:正儿八经不行,调侃逗乐无大碍


  《关云长》中曹操长憋了一口气对关云长表白:“我就是喜欢你!”再比如,《让子弹飞》中,葛优惊慌失色的问姜文:“你是要睡我还是要杀我?”《赵氏孤儿》中,葛优与黄晓明那迷离的眼神,让人错乱的对白,以及《梅兰芳》中,孙红雷对黎明暧昧的心绪。

  所以,“斯芬克斯”这个谜语的正解是,正儿八经地、严肃地来拍同性恋当然是不行的;但如果就是玩个暧昧,拉拉小手,抛抛媚眼,以调侃的心态来说这个,似乎没有什么大碍。

警匪片保险过,反腐基调要紧握

《窃听风云》加一条反腐的线就安全过审。

  《无间道》中坤叔有句名人名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斯芬克斯”将这句话奉为圣经,它的理解是,出来混,必须还,而且必须在这一部电影中就还清。

  比如,杀了人,要么你自己挂掉,要么就绳之以法。像韩国《杀人回忆》中电影结束了,连凶手都没逮到的尴尬局面,是绝对不能出现的。所以,《光荣的愤怒》中,神兵在最后出现了。《疯狂的石头》里,警察也在最后神奇的出现,正义必胜!

过审攻略:走在反腐主流基调的大道上


  在于“斯芬克斯”的过招中,成长的是导演自己。比如,杜琪峰在《夺命金》内地版最后,索性加上一段配画外音的字幕,解释了一千万巨款的去向,以及片中主角主动自首,被从宽处理。这个有些无奈也有些恶搞的结尾正是对“斯芬克斯”的谜语的正解: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至于怎么还,是改动整个故事情节,还是挂出一张字幕,那是你自己的事了。

  再比如《窃听风云》,它的故事本来是警察窃听金融情报搞腐败,这样的故事内地投资商无人敢投,但在故事中加一条反腐的线,就马上OK没问题了。

暴力镜头咋过审,坚定信仰啊

《风声》能过审,全在信仰够坚定。

  《风声》中的“酷刑”让人联想起王晶的成名之作《满清十大酷刑》。让人纳闷的是,这样的场景是如何通过严格的审查呢?

  《黄金甲》和《夜宴》中的暴力镜头能通过审查更是让人惊讶,《黄金甲》中周润发用金腰带抽死儿子,《夜宴》中杖毙大臣,这些镜头都血腥之极。

过审攻略:就算遭遇暴力,你也要坚持信仰


  其实,内心狂野的“斯芬克斯”并不反感暴力,它反感的是,“渲染凶杀暴力,唆使人们蔑视法律尊严,诱发犯罪,破坏社会治安秩序”。至于《风声》,据说导演高群书当时是这么解释的:片中的酷刑是为了表现共产党人坚定的信仰。“斯芬克斯”对此很满意。

  PS:很难用《风声》的谜底来解释《黄金甲》和《夜宴》,或许,是因为它们都表现了封建帝王的残酷和暴虐,表现了他们的无人性?

含特殊隐喻,就学《让子弹飞》

《让子弹飞》中隐喻遍地,全有所指。

  比起色情和暴力,电影审查对政治方面的审查更为严格,因此,不少导演往往把一部电影拍成了一则寓言。

过审攻略:把电影拍成一则寓言


  《让子弹飞》看上去是一个搞笑喜剧片,但是,“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打碉楼”,这场戏却让它含义丰富,寒光闪闪。如果仔细看去,《让子弹飞》中隐喻遍地,“鹅城”、“手雷”全是隐喻,全有所指。

  《光荣的愤怒》故事看上去很小,无非是一个村干部搞倒了熊家四兄弟的故事,但它所指绝非一个村庄那么简单。《斗牛》也有着这样的野心,它试图通过一人一牛来讲述中国农民在这些年来尴尬的境遇。

  在一个禁语的时代,导演只能去做伊索,说着一个又一个寓言,期待有人能够解密,当下,或者未来。

"微"看法

风之影
电影审查制度的严格,一方面是过去时代对于文艺宣传副作用过于夸大的遗毒,另一个就是对于自身问题不敢正视的体现,而这两点,恰恰都与制度的专制有关。
转播|评论6月4日 17:53 来自腾讯微博
谭盾
电影人聚在一起,总要抱怨好莱坞的存在和冲击...我们每年需要体检一次,找找自身的健康问题,如果肾脏不好,索性割了-取消过滤,建立分级制和法制!
转播|评论6月18日 10:55:32 来自腾讯微博

江湖早已流传一份通关三字经:去总局,上龙标,各中事,有奥妙,肉沾肉,罩薄纱,不雅声,三五秒,残疾者,必自强,儿童乎,全天真......

你的娱乐观

国内电影为啥过审这么难? (必选)
同步到微博

背景"事件"线

  • 两天前

    广电总局给微电影戴上紧箍咒
    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加强对微电影、网络剧等网络自制类节目的审查和监管。

  • 一周前

    网传《轩辕剑》临时被叫停播
    离《轩辕剑》首播只有3天时,网上突然传出消息,广电总局认为《轩辕剑》宣扬神、魔、三魂七魄等封建糟粕,因此禁止播出。

  • 半月前

    从未有影视剧因烟酒被“卡”
    在《广电总局关于重申电影审查标准的通知》中,“过分表现酗酒、吸烟及其他陋习”与“夹杂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内容”同列。但收效甚微。

  • 一月前

    《王的盛宴》非商业性无限延期
    星美传媒董事长覃宏称“虽经努力,但由于非商业性的特殊原因,陆川导演的《王的盛宴》不得不放弃原定的档期,具体上映日期再议。”

  • 一月前

    审查制度使中国缺少“类型片”
    中国因为众所周知的审查制度,就几乎没有类型片,所谓国产类型片也只是拿类型片做个噱头去圈钱,打了个擦边球而已,并不是真正的类型片。

本期主笔曾剑

抱歉,此介绍已被原作者删除。

主笔口号:创建和谐社会,从你我做起。

责编:

统筹:钱德勒 火大爷

设计:廉莲 制作:华仔

官方微博:娱乐观

已有 1673 位网友分享了他们的娱乐观 查看所有“娱乐观”

娱乐观

广播数:1861

听众:463180

收听:273

人生观,世界观,我们提供娱乐观。

往期回顾

更多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