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喊“华语电影不行了”

   第36届多伦多电影节本周就要闭幕了,这让华语影人多少会有点舍不得。

   这个出身草根,且不设任何专家评委大奖的电影节,近年来愈来愈受华语电影人重视,在今年更是达到巅峰状态。包括《王的盛宴》、《一九四二》、《危险关系》、《大上海》等多部华语电影片方扎堆团游。究其根本,首先就是华语电影今年在世界三大电影节(柏林、戛纳、威尼斯)不受重视,尤其是历来以拉拢姿态对待华语片的威尼斯电影节今年“变脸”,需要在国际舞台露脸的华语电影人自然选择了多伦多。

成龙、章子怡等都现身多伦多电影节。华语片在这的热闹和在三大影展上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华语电影折戟沉沙”、“华语电影惨遭淘汰”…这个话题从年初柏林《白鹿原》的落败说到戛纳和威尼斯华语片无一入围主竞赛单元。2012年没有成为世界末日,倒像是是华语电影的末日,主竞赛单元被剃光头的话题几乎缠绕着所有华语媒体,成了报道方针。确实,时钟拨回一年前,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上,主竞赛单元有《桃姐》、《夺命金》、《赛德克·巴莱》、《人山人海》四片入围,最终一个影后、一个最佳导演两座银狮大奖热闹非常。今年的威尼斯,星与影依旧,“不见华语片,泪湿春衫袖”,起初的悲壮与遗憾渐渐发展成了愤怒。

   对于华语片来说,“世界三大”慢慢有点变味了。

华语片曾经风光并非靠“干爹”

马克的这一动作可见其对华语影人的厚爱

  我们不应该象某制片人一样张口就说“欧洲三大比不上一个奥斯卡”,显然欧洲电影节的大门没有象奥斯卡一样对中国电影冰冷无情,但近10年的华语片战绩仍然可圈可点,而那些曾经挥动金棕榈、拥抱金熊、亲吻金狮的影片至少都是当年华语片中的佼佼者。

得不得奖真不是哪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

  欧洲三大电影节中,戛纳电影节影响力最大,艺术成就最高是威尼斯,柏林的特色是政治性最强,虽然三者各有特色,但是评奖章程却都是差不多,评审团决定一切,跟隔着一个大洋的奥斯卡完全不同。在威尼斯电影节开始之前,就有不少言论认为少了“亲华派”马克·穆勒,华语片一定会受到打压。威尼斯电影节前主席马克·穆勒虽然有推动影片入围的因素,但奖项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评审团才有最终话事权,就像李安2007年的《色戒》拿下金狮曾经说过,“马克·穆勒对于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但是华语片能够夺得荣耀也不是他一厢情愿就能做主的,还要靠华语片自己过硬才行。”

有意大利记者也为本土影片鸣不平

  再来看评审团的因素,毕竟不比奥运会,还可以举国“金牌体制”,电影艺术成就如果简单量化的话,对艺术家来说,就算是产业最发达的美国电影也拿三大电影节没办法。

[评审说]评选结果和是哪个国家的电影无关

  戛纳电影节评审团成员美国导演亚历山大·佩恩被质问“你们美国带了7部电影过来,一个奖都没有拿回去,你回去怎么交代?”他的回答好无奈:“对电影节来说,评选结果和选择哪个国家的电影无关,对故事的描绘才更重要。”而到了威尼斯,有意大利记者为本土影片《沉睡的美人》鸣不平,发问评审团中的意大利导演马提欧,结果被主席迈克尔·曼一句话堵了回去“不要问这种关于单个国家单个电影的问题”。

  是啊,在这样一个平台上不停的为自己国家的电影叨逼叨(还不见得有道理)是有多么的不合时宜。

入围看运气 今年没奖也挺正常

   没有办法解释评审团的口味,去年索菲亚·科波拉的《在某处》白捡了一枚金狮,媒体风起云涌的批判主席昆汀·塔伦蒂诺假公济私偏袒前情人,又能如何?今年最冤枉的绝对不是三人拿了两个大奖的《大师》,而是气度庄严、兼备卖相和奖相的意大利本土电影《沉睡的美人》,无论题材还是拍摄或是表演都是无比端正的好电影,却只落得跟另外一部电影双拼了个最佳新人奖的份儿,不也就这么着了?

   《图雅的婚事》当年拿到了柏林最高荣誉——金熊奖,恐怕都不如出自同一个导演、在柏林颗粒无收的《白鹿原》。

看看美国和韩国,别动不动就拿国家说事

   如果非要拿国家说事,为什么想象力卓绝的《神圣车行》在今年戛纳一无所获?法国人要不要闹?为什么多达7部的最强大“美国电影代表队”竟空手而归?美国人要不要闹?为什么被影展器重的韩国电影至今依然在欧洲三大未曾斩获最高荣誉?韩国报纸是不是天天应该闹切腹?

[评审说]入围电影节就是看运气

威尼斯评委陈可辛:华语电影不需民族主义

   但今年确实太冷清。没有哪一年像今年一样,中国电影接二连三地被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同时拒之门外,戛纳的主竞赛单元华语片也剃了光头。上周去威尼斯的华语片虽少,但中国的记者真是一点不少。为了这么多中国媒体众口一词的质问“为什么华语片没有入围主竞赛单元”,新上任的电影节主席巴尔贝拉特意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澄清了几点:第一,他对中国电影没有偏见。第二,主竞赛单元之外的华语片水平很高,第三,明年一定会有华语片入围。会议气氛很好,但还是未能解决终极疑问,另外明年一定会有华语片入围吗?这个包票也打的太满。

   还是评委陈可辛的话相对靠谱,“入围电影节就是看运气”,至于所谓媒体上的群情激愤,陈可辛的评价更加直率“我觉得他们就是不懂,非要把一个电影节搞成民族主义”。

所以别一拿不到奖就骂“裁判”

   很多人其实并不太明白去戛纳/威尼斯的电影并不代表进入竞赛单元,比如当年的《武侠》,去年的《白蛇传说》以及今年的《太极》,他们来戛纳、威尼斯或柏林花枝招展的走一趟,卖片是唯一的意义,尤其是戛纳电影市场历史悠久,成交规模喜人,基本上不会空手而归,这样说来戛纳的“秀”是有意义的。

   但是由于威尼斯电影节今年才有电影市场,观望试水的成分更大,许多华语片担心收不回差旅成本就选择了不来宣传,这就造成了华语电影今年看上去就没有往年那么热闹,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了卖片,也没有竞赛片,自然就会产生“华语片全面破败”的萧条感。

一部电影无法代表国家电影工业

   即便《一次别离》代表伊朗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就证明伊朗成为电影强国了?一部电影无法代表国家电影工业,一个国家的电影工业也代表不了国家,无限制的代表和上纲上线本身就不是大国心态,跟奥运会的金牌狙击战一个思路,跟拿不到金牌就骂裁判更是一个思路。

小片代表了华语电影未来方向

   今年的威尼斯华语电影不是没有收获,王兵的《三姊妹》获得地平线单元的最高奖项。

   早在电影节刚开幕的时候,为了不让媒体和观众的目光过分纠结在围猎“金狮”的主竞赛单元,主席巴尔贝拉就反复申明,地平线单元和影评人周也是威尼斯电影节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也都是竞赛性质的。”在本来就最追求艺术口味的威尼斯电影节,这四部入围的华语电影其实更有资格代表华语电影的艺术性和实验性。

华语片少不代表华语影人少

王兵(左一)凭《三姊妹》拿下威尼斯地平线大奖,而《仙鹤》(中)和《小荷》也露了个脸。

   为了这四部电影而来的包括:女演员谭卓,既是某品牌请来的嘉宾,还是独立电影《小荷》女主角兼宣传,负责联系记者帮吆喝甚至募路费;李睿珺和制片人杨城带着原著苏童和改编电影《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一起来了;还有短片《金刚经》的导演蔡明亮和《三姊妹》的导演王兵。除了他们,还有《太极》剧组的冯德伦、梁家辉、陈国富、彭于晏和Angela Baby,美籍华人导演陈奕利来了,和在好莱坞发展的意大利导演加布里尔谈妥了长期跨国制片合作;赵薇打了个小小的红毯酱油,陈可辛倒是最正式的身份,他是主竞赛单元的评委之一。

华语片并非面临“欧洲末日”

虽非“末日” 但导演们该醒醒了

   回望华语电影的十年,是急功近利的十年,一方面追逐高票房,一方面又想着盲目的“国际化”,这一切都让中国在成为世界电影最大票仓的同时又让华语电影与真正的好电影渐行渐远,显得愈发同质化甚至低质化。那些雄心勃勃想拿到一个金什么的导演,还想着回头在国内赚一个盆满钵满,在他们眼里国内的观众就是只爱大胸、爆炸和爆米花的脑残,国外的评委就是看见东方奇技淫巧就两眼放光的土鳖,忘记了电影本身是什么,甚至连一个故事都讲不好。

别把“屎盆子”都往审查制度头上扣了

《一次别离》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伊朗电影审查制度严苛过中国,但是他们拍出了《一次别离》;以色列不是传统的电影强国,但是他们有强烈而普适的民族特色,于是今年威尼斯电影节的影后殊荣授予了《填补空白》中那个90后女孩;如果你还抱怨拍片无资金投入,看看金基德是怎么做的:据驻欧洲的电影记者刘敏透露,金基德曾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为《圣殇》在欧洲和日本尝试寻找合作,失败后返回韩国,经过10天前期筹备,20天拍摄,30天后期制作,拍摄成本约为10万美金,没有政府的支持,也没有获得投资,大部分制作费靠他自己出钱和海外卖片的收益。最终他用一个有点破旧的袋子把金狮带回了韩国,实现韩国电影在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荣誉上“零的突破”。

少一点抱怨,多一点思考

   再说得轻松一点,你完全可以将欧洲三大视作一个喜怒无常的美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取悦她,奉上黄金钻石或一座城池换她春风一笑,绝对得不偿失,因为可能别人送上一朵真心浇灌的玫瑰花她都有可能放下鞭子跟他走,这个时候,难道还想用咆哮教主的狮吼功冲上前去摇着她的肩膀“你为什么不!爱!我!了!啊?”么…

   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但有时候艺术这回事你不能也不该用一个理由直线推导出确切的结果。争论永远都存在,要么是电影商业化来得让人猝不及防,要么是市场顺应发展快得太出乎意料。不论如何,中国电影市场、电影工业都将面临长期的反思——是否应该把电影的美学和内涵当做头等功课,褪去那些世俗的浮躁,让电影回归本位…

"微"看法

娱评人
纵观本届#威尼斯电影节#的榜单,题材颇为丰富。批判社会的《圣殇》最终拿下了金狮。“华语之友”马可·穆勒的退休,让华语电影在威尼斯的好氛围一去不回。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华语电影自身的疲态和对国内票房的贪心,才是直接原因。
转播|评论9月10日 10:25:49 来自腾讯微博
陈可辛
好的电影自然会来,不好的也不能强求。每年会有多少好电影出现,其实是天意。我们已经站起来了,已经没有必要再用民族主义来看待这个电影节了。有多少电影在威尼斯,不代表中国电影好不好,也不代表明年会不会有中国电影过来,不应该有阴谋论
转播|评论9月2日 08:38:12 来自腾讯微博

没人入围怪“干爹”退休了,这拍成电影说不定就能入围了。

你的娱乐观

华语片在三大国际电影节上毫无斩获,你咋看?
同步到微博

背景"事件"线

  • 一天前

    华语影片扎堆游多伦多电影节
    第36届多伦多电影节开幕,包括《王的盛宴》、《一九四二》、《危险关系》等多部华语电影片方扎堆团游。究其根本,首先是华语电影今年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不受重视。

  • 四天前

    评论:华语片威尼斯遇冷是必然
    华语影片没有入围威尼斯主竞赛单元,除了部分影片制片方在宣传、参赛安排上有自己的考量,整体上华语影片达到电影节选片标准的并不多,这才是巴尔贝拉所说“偶然”之外的必然。

  • 十天前

    网友评华语片遇冷:该自省一下
    曾经华语片盛况空前的威尼斯今年给出的份额大幅缩水。今年欧洲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华语片全部缺席。

  • 早前

    威尼斯影展评委否认华语片失宠
    由于此次华语电影近乎绝迹的现实,再对比上之前近十年在前电影节主席马可.穆勒主刀下的辉煌过往,华语媒体们不免早早就断言,华语失宠。

本期主笔柏小莲

我想每个人到老了都会有一两件事可以拿出来讲的,如果我和朝伟真的结了婚,生几个孩子,那就不会是个故事了。

主笔口号:你们还什么都没看见。

责编:

统筹:钱德勒 方芳

设计:廉莲 制作:华仔

官方微博:娱乐观

已有13077 位网友分享了他们的娱乐观查看所有“娱乐观”

娱乐观

广播数:1861

听众:463180

收听:273

人生观,世界观,我们提供娱乐观。

往期回顾

更多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