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的比赛还未结束【 点我观看《好声音》超清视频】,巡演第一场就在澳门热闹开唱;总决赛公开售票,最贵票价高达1680元;选手已经开始代言、走穴,出场费高达30万;一季广告招商可过3个亿...就像眼前出现的一连串数字都以千万和亿为单位白花花地刺激你的双眼一样,《好声音》俨然到了最黄金的秋收时分,而这个时候也是最易膨胀的时候。

  被数字涂上黄金色的《好声音》已经露出了过度商业化的苗头,一个不小心也许就会被“透支”成一个空壳。

[厌] 简直是广告中插播"好声音"

50万/15秒的广告也让不少品牌趋之若鹜。

  《好声音》最先透支的,是观众的依赖感。如今的《好声音》已经不再是当初四处求门无路的“可怜虫”了,它现在的广告价是每15秒50万,这个数字足以让很多卫视号称王牌的综艺节目眼红。

  正如我们所能看到的,华少的口播永远那么长,《好声音》的广告永远那么频繁,掐点永远那么精确,尤其是在每一个结果要揭晓之前,必定先卖一阵饮料。导致一些观众摸不着头脑——“何(喝)启力到底是谁?为什么每次都能晋级”。

一评《好声音》:别赚了银子,却输了观众的感情

  在卖饮料的间隙插播“好声音”,这样的描述不算夸张。真正可怕的是起初并非如此,而是随着节目的走红愈演愈烈。谈钱必伤感情,一档好的节目为电视台带来过亿的广告费肯定是好事,但如果电视台把广告费当做美誉和最终目标,那对节目必然带来伤害。

  收视率的稳固肯定要以好的口碑和观众的信赖作为根基,更讲究细水长流。任何一档节目,过度商业化就是“被扼杀”的前兆,忘记来时的路,就很容易在膨胀的欲望里忘记自我。《好声音》禁得住这个考验么?

[奇] 比赛没完 学员就频繁商演

  不止广告方面成绩骄人,《好声音》还创下了几个第一:第一个在比赛还未结束时就开演唱会;第一个在比赛还未结束时,学员就开始代言、走穴。

吉克隽逸和李代沫、张玮、吴莫愁代言

人红拍广告正常,但没作品热度能持续多久

  盲选阶段结束不久,学员吉克隽逸、李代沫、张玮和吴莫愁便出现在某品牌广告中,实际上,那时候还只是学员的他们刚开始走红。

  如今,吉克隽逸刚成为小组冠军,随之而来的就是关于她身份造假、比赛经历造假的各种传闻,节目组无法阻止观众拿选手的八卦做消遣,也有可能是需要这些八卦来制造话题、保持热度。

二评《好声音》:过度消费学员价值,无疑是杀鸡取卵

  比赛还没结束,学员们就已经急速地开始参与各种商业活动,一个个还很粗糙,表面乍一看很好,但却经不起雕琢。一个未进小组4强的选手身价超过30万,如今的演出市场真的还有这么大的“缺口”在等待“好声音”来填补么?在学员第一轮积累的人气用完后,这个30万还能维持多久?比赛一完,还有早已为学员们安排好的几十场巡演和各种演出。

话题学员丁丁

话题性十足的丁丁也接到了活动。

  左右不过是个利字。想当年,天娱传媒因为05年李宇春那一届横空出世,一夜之间成为“暴发户”,但却只一味让有人气的选手充当赚钱的工具,让还有点人气的选手消耗完之后便弃之不顾,每一个从天娱出走的艺人都曾炮轰过这位老东家,包括尚雯婕、陈楚生,甚至是天娱一直力捧的何洁。

“老天娱”就是前车之鉴

  如今的“灿星”有一点当年“老天娱”的意味,甚至比“老天娱”速成的速度还要快。从一个新面孔到可以赚钱的艺人,打造的周期简直可以用“光速”形容。

  可别忘了,“老天娱”几乎是失败的,如果“灿星”只顾透支选手眼前可创造的利益而不顾选手日后出路,就很有可能走上“老天娱”的旧路——要知道龙丹妮接手天娱时只剩一副残躯,“灿星”若过度“透支”选手名气,“老天娱”就是前车之鉴。

[叹] 制作方与电视台"貌合神离"

  如果说插播广告泛滥、学员快速进入市场是《好声音》商业化最明显的表现,那制播分离则在暗地里加速这个了过程。

  制播分离在国内空喊口号好多年,但始终未成气候,国内的电视台和制作公司在合作模式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并不多见,其中的矛盾点很清晰:总有一方要受牵制,有利益就会有冲突,利益至上,谁都不想被利益所伤。

《中国好声音》

右边的数据是《中国好声音》与原版的比较,这么大的蛋糕,谁都想来切一块。


三评《好声音》:制播分离模式是把双刃剑,用不好就割伤自己

  《好声音》可视为这么多年来制播分离的成功案例。但随着收视率飙升、广告暴涨、各种演出邀约频繁,电视台、制作方、经纪公司就难免“自相残杀”。

  电视台需要“安全”,需要收视率;经纪公司需要推学员,需要话题;制作方需要口碑,需要空间,其中必然就有重叠。

  还记得浙江卫视率先“剧透”那英组歌浴森与张玮的比赛视频而引起那英公开不满么?浙江卫视给出的理由是“那是台庆的一部分”,最终我们也没理解台庆跟这段表演有什么关联,明眼人都知道,这是电视台以自己收视率为先的做法。现在《好声音》火了,向制作方高价求收购的电视台也冒了出来。虽然节目组和制作方现在都否认播放权会易主,但一旦电视台和制作方发生了更为激烈的冲突,易主也不是没可能。

[憾] 导师利益多少影响比赛公平

  除了学员经纪公司、整个制作团队、电视台,《好声音》里还有另一股“势力”——导师。

刘欢、庾澄庆、那英、杨坤

四位导师绝对是这场胜仗里的大赢家。

  因为被好声音打动,导师才转身,看似公平公正,无可挑剔,但赛制上却存在无法避免的漏洞。抛开导师与选手之间有的本身就已经有交情不说,在上一场播出的哈林组四进一中,明显就存在漏洞。

  哈林很清楚地知道吴莫愁一旦与媒体正面交锋必输无疑,所以在第一轮选择保送吴莫愁,让她有更多发挥机会。导师做如此选择,除了知道第二天吴莫愁可以占据娱乐头条外,谁能保证没有点小心思在作祟?

四评《好声音》:沾上利益,导师们想全身而退很难

  事实上,《好声音》的四位导师除了会参与学员彩铃下载收入的分成外,比赛结束后还会与学员的经纪公司有合作,共同去推动学员的音乐事业,这本来就是透明的。跟利益扯上关系之后,导师们想全身而退很难,反而要更入戏、更煽情、更配合,那就更无法避免有私心。利益的制衡方越多,一个节目的商业化就会更加严重——谁不想先为自己捞一笔?

“好声音”到底给了我们什么

  当年“超女”的火爆并非单纯地停留在粉丝的疯狂上,通过“超女”,人们的观念也有了许多变化,比如对梦想的执着追求。而对李宇春中性形象的追捧也代表着一代人的审美观念发生了改变,“超女”的火更重要的是改写着内地歌坛发展的走向。在那个选秀还没变味道的时代,选秀传递出来的价值观颠覆着人们的传统思维,“想唱就唱”和“全民票选偶像”这两个概念也在颠覆着由电视台全程操控的模式。

  而如今,“好声音”传递给了观众什么样的理念?如果仅仅只是“只要你是好声音就可以来大胆地唱”,未免有点单薄,毕竟大家都清楚,参加《好声音》的学员都是经过节目组精挑细选或者是通过QQ音乐等专业渠道推荐的。但假如选手们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多,诸如造假、地下情、哭穷等,每一个传闻都有可能被证实是真的,那么就将成为不折不扣的谎言,那样未免荒唐。说得严肃一点,如果一档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的节目,却并未传递更为清晰的价值观,最终只会昙花一现,充其量只能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们热爱它,所以希望它更好。

"微"看法

杂志编辑
凭借好节目抓眼球留观众,这是观众最兴奋的事,然而当他们赚得盆满钵溢的时候,也是观众离开的时候。商业化操作下往往忽略了观众的感受和节目的创新,这是节目死掉的重因。
转播|评论9月11日 10:06:32 来自腾讯微博
影评人
“进入四强都是好声音了,但好声音也要商业化才能产生利益,我觉的邀请媒体评委实在是高。”支持这个看法,再好的声音都需要包装商业化,不赚钱,那都不是唱片公司想要的。
转播|评论9月24日 09:33:40 来自QQ

爱之深然责之切也。

你的娱乐观

你有觉得《好声音》“变味”了吗? (必选)
同步到微博

背景"事件"线

  • 五天前

    《好声音》总决赛被指商业味浓
    《好声音》9月30日总决赛将首次走出录播厅,进行现场直播,还变身“演唱会”公开售票。这样的“本土化”改造令节目有了更浓的商业味道,至于观众是否买账,目前还是未知数。

  • 一周前

    《好声音》未完学员已在忙代言
    《中国好声音》比赛未完,学员已经开始忙代言。20日,李代沫、丁丁出席某品牌发布会,两人现场飙歌。

  • 更早前

    揭秘《中国好声音》声财之道
    《中国好声音》为什么会火?它又是怎么“赚钱”的?我们深入节目录制现场,打探台前幕后,独家对话其强大的制作核心成员和宣传主力团队。

  • 更早前

    “好声音”或将引发文化投资热
    分析已经成型的《中国好声音》制作模式及其巨大的商业利益,这种新型的注重质量的创新类节目形态会成为中国电视文化业的新的发展形式,并且也会连带资本方,掀起一轮对中国电视文化产业投资的热潮。

本期主笔楚飞

楚公子很忙。

主笔口号:让我一层一层地撕开你。

责编:

统筹: 黑妞 大方芳 火大爷

设计:廉莲 制作:华仔

官方微博:娱乐观

1664421 位网友分享了他们的娱乐观 查看所有“娱乐观”

娱乐观

广播数:1861

听众:463180

收听:273

人生观,世界观,我们提供娱乐观。

往期回顾

更多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