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陈道明、何冰主演的话剧【《喜剧的忧伤》将在首都剧场二轮公演】,开票两小时一万余张票全部售罄,黄牛票贵三番还甭想挑日子挑座儿。不仅创造了500多万的票房奇迹,就连抢票秒杀器都顺带火了一把。

  对于这种一票难求的现象,不少戏剧圈的人称之为“解气”。平日里,人们对于话剧总有“叫好不叫座”的质疑,北京人艺不断刷新的票房纪录有力还击了这种质疑。到底剧场里发生了什么,让观众趋之若鹜,让黄牛如此嚣张?近两年的话剧市场又经历着哪些变革?本期娱乐观就为大家揭开这火爆票房背后的故事。

谁说话剧小众?难买堪比春运票

《喜剧的忧伤》上演没票的忧伤

  话剧《喜剧的忧伤》把一部真正受欢迎的作品所能享受到的追捧都体验了个遍:一票难求、场场爆满等字眼都毫不夸张。

  该剧自10月9日上午九点半开票,两小时后就全部售罄:在线上,网络带宽是往常的四倍仍造成不小的拥堵,抢票秒杀器比任何时候都受人欢迎;而线下,280元的票炒卖到600元,而680元则最高卖出了离谱的2000元,网友感叹“《喜剧的忧伤》简直比春运票还抢手”,有网友想蹭企业包场,甚至有女网友喊出了“有钱不如有个在包场企业上班的男朋友”的口号…当年《阿凡达》售票的火爆程度也不过如此。

  “电影这场买不了买下一场,这个电影院没有去那个电影院,但话剧真是演一场少一场,买不着票就干着急”有网友感叹,“这是真正的一票难求啊。”而这种一票难求的现象不只发生在《喜剧的忧伤》身上。

话剧

《窝头会馆》、《甲子园》、《喜剧的忧伤》,一个票房比一个好,一个比一个难买到票。


在九十年代靠赠票撑场子还是常事

  仔细回顾一下,话剧票房火爆的现象近两年越来越频繁。2009年那出京味儿加五星阵容的《窝头会馆》首轮36场便创下了1020万的票房奇迹,让戏剧人重拾信心。但是当时,很多人曾断言“窝头”的纪录恐怕难以逾越。可3年之后,人艺的票房纪录在短短一月之内两度作古,五代同堂的《甲子园》26场演出票房已经突破820万,《喜剧的忧伤》更把本轮的票房定格在536万。

  要知道,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连经典剧目《雷雨》都经常遭遇冷场,靠赠票撑场子早已成了常事。然而如今,《喜剧的忧伤》不如买不着票忧伤,是什么让话剧市场打赢了翻身仗?

大片似标准炮制出大片似的票房

  大牌明星助阵,名导名编保驾护航,再加上人艺的金子招牌,《喜剧的忧伤》、《窝头会馆》、《甲子园》等作品一开始就拿出了电影大片儿的气势。另外,话剧的场次少,每次演出也仅能容纳一千多个观众,“物以稀为贵”自然让这些话剧成了香饽饽。

高票房必杀一:大腕助阵,“零距离”接触

《窝头会馆》

《喜剧的忧伤》“零距离”接触陈道明。

  电影大片靠明星拉动票房,话剧也少不了大腕儿的加盟。在《窝头会馆》中,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何冰这五个台柱子悉数登场。

  《喜剧的忧伤》更由“戏霸”陈道明出演。比起大片儿中一张张漂亮脸蛋,舞台上的明星更具实力,没有NG的机会,观众就在眼前,演好演砸都是一锤子买卖。再加上这些大腕平日里只能在荧屏上现身,想要“零距离”感受他们的演技,最好的选择无疑就是看话剧了。

高票房必杀二:剧本上乘,反映生活气息浓

  但明星不是一部话剧的全部,其他有明星参演的话剧,虽也出了名赚了票房,但整体上而言,只能说“演出效果比较理想”。 去掉明星的光环,观众不仅仅是被演员征服,戏剧的文学魅力才是票房火爆的真正内因。

  比如《喜剧的忧伤》,它改编自日本著名剧作家三谷幸喜的《笑的大学》,有良好的原著基础,它所讲述的“一个剧团编剧和剧本审查官之间发生的故事”,有对现实的影射和批判。

经典例证:《窝头会馆》两者占齐了

《窝头会馆》

《窝头会馆》五大腕出演,票房号召十足。

  《窝头会馆》的编剧是曾经创作过《菊豆》、《本命年》和《张思德》、《云水谣》等的刘恒,本来是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而创排的献礼之作,但却没按以往“献礼剧”的定势出牌,而描写了解放前最底层百姓的生活,融入了很多北京胡同俚语。

  之后,人艺又邀请文学大腕为“窝头”做会诊,去粗取精做了多次调整。这锅窝头蒸得可不容易,从开“和面”到“上屉”,再到“出锅”,整整花了两年。而人艺此次给予编剧的回报率也非常高,以提取票房分成的形式支付稿费,单以首次和二轮演出的63场计算,至少要支付编剧50万元。

  总结以上两点,当题材优势加之靠谱明星,两者之间产生了化学反应,这才成就了一部炙手可热的话剧佳作。

军功章也有小剧场的一半

《窝头会馆》

小剧场话剧使观众具有更强的参与性。

  话剧市场如此火爆,是人艺一手促成的吗?其实不然。

[业内观点]人艺票房不能孤立看待

  在戏剧界打拼多年的编剧俞白眉,也创作过多部叫好又叫座的话剧作品,说起人艺票房井喷的现象,他表示:“人艺的票房数字并不能孤立地来看,这与整个戏剧生态的变化有着直接关系。”

  俞白眉坦言:“现在市场的培育还没完全形成,所有同仁都很谨慎,淌着水走路。”此外,百花齐放才是市场应有的面貌:“话剧也要分高中低端,就跟进茶叶店,有贵茶也有便宜茶一样,人艺作为行业中的龙头,当然有提供高端品种得天独厚的优势”。

话剧悄然走热 并非一两部戏的功劳

  从2003年《麻花》的一枝独秀,到2005年戏逍堂异军突起,再到2007年娱乐话剧全面开花,小剧场话剧悄然蜕变,它不再是先锋实验的冷酷表情,而是有意放低身段,从内容到形式都更加亲近随和。

  俞白眉表示:“十年前,小剧场话剧悄然风靡,如今已经有三百多个剧团遍布京城的各个角落,这些年北京话剧观众稳步上升,话剧成了人们最重要的娱乐方式,不是一部两部戏的功劳,过去十年来的所有戏剧同仁的努力。”

如何将叫好又叫座进行到底?

  人艺的票房数字达到井喷,首先是人艺一贯坚持艺术标准,保证艺术质量,事实也证明艺术与市场并不矛盾。然而,人艺受到国家保护和大力扶持,并不能代表整个产业现状,通过采访业内人士我们也了解到,许多民间的话剧团体仍在不断摸索中。

  如何将将高品质高票房的话剧进行到底?如何使观众看话剧如同看电影一样平常,而不再为买不到票而忧伤?戏剧界知名编剧俞白眉给出了几点思考建议。

支招一:放弃闹剧、恶搞剧

《活着》

《喜剧的忧伤》改编自经典作《笑的大学》

  怎样才能涌现出更多像《喜剧的忧伤》这样既好看又有票房的作品,不是没有路子可走,归根结底还是要从剧本上下功夫,放弃靠闹剧、恶搞剧博取短期票房的功利心,创作出优秀剧本。

  俞白眉表示:“一出戏观众们看第二遍的时候还觉得好看,才是真正的好戏,得让观众发自内心的喜欢,毕竟话剧还是昂贵的消费,少则一百多则四五百,做戏必须要遵从观众的感受,然后根据观众的口味改变,非把自己套进象牙塔的行为都极端荒谬。”在俞白眉看来,话剧不需要门槛,只要保持市场自由就是好的,而劣质的表演自然会被淘汰。

支招二:高度商业化的手段打造高品质剧目

  有了优秀剧本,才能吸引资金的投入,比起影视剧上千万的投资,话剧两三百的数额简直可以忽略:“人艺不是以挣钱为目的,所以不太好衡量。国家每年拨给人艺给三四千万,做不做戏都给那么些钱。但是社会上的话剧团体,一部戏的宣传费大概是三十万,这个需要国家扶持,这两年国家的扶持力度也确实越来越大了。”

  “在美国时代广场不远处就是百老汇,街边到处是戏剧的广告,北京也应该做一条属于像簋街那样的属于话剧的文化地区,把剧场集中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总有演出,这样每个戏拿出二十万,几十个加起来就是几百万,这样的广告营销肯定比现在的游兵散打强,据我所知政府也在规划,把天桥地区作为文化区,相信五年八年之内,就会完成。到那时候,我们才有资格说话剧的繁荣,繁荣就跟逛街一样,你不一定要买什么,没准就是到那里逛逛,赶上哪场就看哪场。”

支招三:不“故作小众” 邀请更多合适的明星

《活着》

越来越多的大牌明星加入话剧舞台。

  有了优秀的剧本和强大营销手段,邀请明星也并非难事。“话剧有独特的魅力,有明星花钱去打高尔夫,不收钱演话剧也很正常,享受的是整个过程,我们和邓超合作,刚开始他还不是我们的股东,现场成了合伙人,很多明星都找过我,希望能过把戏瘾,作为从业者只要看到好表演都会心痒痒。”

  俞白眉表示:“舞台剧也是很好的充电器,影视剧标准不清晰,但舞台剧中,观众会直接给你反应,很多人不敢演是怕原形毕露,B角演的时候掌声笑声都有,观众是不会吝啬掌声的。”

说白了,东西好就不怕没人看

  《喜剧的忧伤》对其他剧场和创作者有启发,但它却有着不可复制的一面,比如,不是每个话剧都能请来陈道明这样的明星加盟,不是每个题材有一定敏感性的作品都能顺顺当当地上演。多数剧场仍要面对演员阵容缺乏号召力、剧本创作难以令观众动心两大难题。

  目前仍处在观众积累期和创作困惑期的话剧市场,还要经历一段时间的疼痛,方能拥有相对宽松的生存环境。有成功的例子在前也极激励了不少话剧人,许多业内人士都抱有乐观态度,同时也保持着冷静的思考。如果说几年前,小剧场话剧的蓬勃带来了话剧的春天,如今话剧市场的全面开花让话剧人感到了初夏般的温暖,更让观众不再感到话剧只是小众人群的饕餮,而如同电影一样成为大众的家常便饭。

"微"看法

娱乐记者
相信一部优秀的话剧留在人们心中的肯定不仅仅是一串数字,话剧市场也经过大浪淘沙,终于让粗制滥造越来越少。
转播|评论10月18日 22:27:02 来自腾讯微博
IT总监
话剧本身是一门综合性艺术,剧作,导演,舞美,灯光,评论等缺一不可,更不可缺少的是接受这门艺术的对象——观众。
转播|评论10月15日 18:26:00 来自腾讯微博

“元芳,你怎么看?”“我上QQ票务看看。”

关注《娱乐观》 发微博赢大奖

你的娱乐观

看话剧的N种理由,你是哪一种?(必选)
同步到微博

背景"事件"线

  • 几天前

    《喜剧的忧伤》二轮公演受热捧
    10月26日至11月15日在首都剧场二轮公演的《喜剧的忧伤》,依然仅用两个小时,12场演出共近一万张零售票就全部售罄。

  • 两月前

    《喜剧的忧伤》首演陈道明加盟
    由陈道明、何冰演出的话剧《喜剧的忧伤》在首都剧场拉开了首演的大幕。将近两个小时的演出让观众充分欣赏到陈道明的表演功力。

  • 三月前

    孟京辉《犀牛》迎来一千场
    导演孟京辉和编剧妻子廖一梅的成名作《恋爱的犀牛》经过十三年的演绎,如今终于迎来了一千场的纪念版演出。请来了03版的郝蕾和08版的张念骅组成新的明明和马路组合。

  • 四月前

    张和平:人艺话剧也得有明星
    作为消费者,可能不那么注意是谁编剧的,但很注意是谁演的。重点的剧目是需要明星的,演《茶馆》的也都是腕儿,在追求艺术品质的同时应该注意商品的属性和规律。

  • 更早前

    人艺60周年,人民的艺术
    60年前,北京人艺正式成立,这一年是农历壬辰年,中国传统的龙年。60年后,又逢壬辰年,人艺经历了一个甲子,留下了若干经典,散却了数代风流,见证了轮转无常。

本期主笔尖儿

亭亭玉立的二百五

无忧无虑的小生命

煎炒烹炸的小心灵

主笔口号:谁难受谁知道

责编:

统筹:大方芳 冯涛 火大爷

设计:廉莲 制作:华仔

官方微博:娱乐观

已有69 位网友分享了他们的娱乐观 查看所有“娱乐观”

娱乐观

广播数:1861

听众:463180

收听:273

人生观,世界观,我们提供娱乐观。

往期回顾

更多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 12月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