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监制 | 刘静 艾辉
  • 责编 | 陈媛
  • 设计 | 陶乐
  • 制作 | 张志鹏
影评人季可可

季大可

原《看电影》编辑部主任,迷影患者,不看不安,不写不爽。

关键词: 追卡通 重口味 学术党 阅片2500部
  • 《消失的子弹》:瞄不准的枪王对决

    ▲《消失的子弹》开篇不算难看。虽有些搬演感,不过国人早在香港各大导演手下熟悉了“民国风”。反倒是给刘青云配音的老哥,在审美上造成第一个磕巴。江一燕的出场,素净麻衣,台词款款,堪称亮点。

    ▲翻脸后的枪枪对决,则因为人太多,戏剧张力不够集中,总是有一种让人看穿摆Pose的感觉。尤其是刘青云夹在中间的三人枪战,装得不着重点,在人数规模上区分了枪战,仅此而已。

    《消失的子弹》开篇不算难看。虽有些搬演感,不过国人早在香港各大导演手下熟悉了“民国风”,问题不大。反倒是给刘青云配音的老哥,在审美上造成了第一个磕巴。江一燕的出场,素净麻衣,台词款款,以亮点形式捞了影片一把。但这一切就像那段被称之为《完美犯罪》默片。有意思至极,却只是灵光一闪。可以看出整部影片,罗志良都试图靠近这种因微调而搞笑的严肃,但能力有限。每次冷笑话的效果,都是僵直的。

    以过往作品推断,幽默感从来就是罗志良的软肋。但《消失的子弹》有一样他特别,或者说曾经擅长的东西,就是枪。中国式《福尔摩斯》为什么没有激情腐腐,而是搞出两个“福尔摩斯”加了一个蠢 “华生”,就是为了成全《枪王》式的黑白骑士/两个自我的对峙。但问题是,这场枪王对决从头到尾都没有产生应有的张力,无论是惺惺相惜的部分,还是生死对峙的部分。

    影片以“子弹”为题,人人有枪的乱世为背景,为各种枪的对决提供了机会。最快的郭追对更快的王海,神探郭追对神探东路,兵工厂老板对辖区警官……有各种翻脸后的枪枪相对,“大型”枪战,以及算是隐形主线的“俄罗斯轮盘”。可能钱都花在演员身上,没钱好好拍动作。“大型”枪战就是飞飞沙,响响炮,霆锋打两个滚,青云猫两回腰,大不了挂掉一个井柏然,就算高潮了。翻脸后的枪枪对决,则因为人太多,戏剧张力不够集中,总是有一种让人看穿摆Pose的感觉。尤其是刘青云夹在中间的三人枪战,装得不着重点,在人数规模上区分了枪战,仅此而已。

    “俄罗斯轮盘”则是其中最可怜的存在,片名剧透在先,你一枪我一枪的紧张感不如女工在哀嚎中死去。而压轴点题的那次赌局(危险!有剧透!),为了彰显道德公理不歪,提前卸掉了最后一枪的力道。郭追临了也没有死在轮盘游戏之下(即运气),而是死在了自己自裁的子弹之下。

    为了主题站得住,影片不仅剥夺了观众从对峙场面中获得刺激的权利,更主要的是把影片最重要的枪王/福尔摩斯对决,虚无化了。但可悲的是,这样“道貌岸然”的拔高行径,却是正确的。因二王出身后发育不全,最后一枪打响也必是哑弹。

    影片开场虽明确勾勒出两大神探的特质——一个生理体验系,一个观察入微型,接下来的过程里却放弃了对情感性格层面的挖掘。《消失的子弹》试图以案件侦破推动剧情,事件一环一环,可惜梗埋得粗浅,都不够把观众带到影片过半的距离。于是所谓跟案件相关的人际网,就只是一个有一个闪耀的过客:恶老板、警察局长、杀手、街头占卜女、洋气女法医,甚至一只萌鸵鸟(说真的!哪儿搞来的!)散乱的群戏有点无组织斗戏的架势,本就不好操控,还得想法多给杨幂几个镜头,安排逆光下的唯美莫名床戏。罗志良真心不容易。哪里还顾得上,惺惺相惜的两位,是何时你中有我,如何生出间隙,再黑白分明的。

    《异度空间》后十年,罗志良“借枪”寻回昔日高潮的野心,消失在各种堆叠中……呜呼哀哉~

    收起
影评人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影评人,既没去过图宾根,也没做过木匠。

关键词: 伪影迷 爱盗版 写枪文 阅片5000部
  • 《消失的子弹》:大侦探刘尔摩斯

    ▲谢霆锋显然才是《消失的子弹》中的第一主角,刘青云应该隐在他的身后,但从人物设置来看,刘青云俨然一副“刘尔摩斯”的做派,实质上也承担起推理的功能——所有的案情,最后都是靠“刘尔摩斯”破获的。

    ▲从悬念设置上来说,一颗消失的子弹作为核心悬念贯穿始终,再辅以一桩密室杀人案件,虽有破绽,但无伤大雅,一来观众看起来不会太累,二来也智商也对得起观众。

    从海报都能看出来《消失的子弹》跟《大侦探福尔摩斯》的类似之处:小罗伯特·唐尼孔武有力——对应海报上的谢霆锋,裘德·洛带着绅士范十足的礼帽——对应着海报上的刘青云。你有老伦敦,我有旧民国,时空背景、影像风格、视觉呈现,《消失的子弹》都照应着《大侦探福尔摩斯》。

    剧情上也很类似,一桩神秘的悬案,两个大侦探的合力排查,抽丝剥茧,柳暗花明。再加上枪战、追杀之类的动作场景,两部影片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从人物设置上也能清晰地看到两位主角的区别之处——小唐尼版的福尔摩斯是个推理狂,完全沉浸在个人世界里,除了破案,就是在做实验为破案做准备。相较而言,裘德版的华生就正常得多,有自己的日常生活,同时在推理能力上也以打酱油为主,由此,两位搭档形成了性格上的互补搭配,这也是柯南道尔的原始设定。

    反观《消失的子弹》,刘青云的角色开场就热衷于拿自己做实验,而且拿着小本子记满了各类疑难杂案,属于福尔摩斯式的推理狂人性格——起码是个热衷推理探案的工作狂,跟人聊天也没有别的事,就对破案感兴趣,这显然照应着福尔摩斯式的人物设定;至于谢霆锋的角色,则是智勇双全,除了脑子好使、观察细致以外,还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快枪手——跟以“文”为主的刘青云比起来,谢霆锋还是偏重“武”力表现。

    问题在于,谢霆锋显然才是《消失的子弹》中的第一主角,刘青云应该隐在他的身后,但从人物设置来看,刘青云俨然一副“刘尔摩斯”的做派,在片中实质上也承担起了推理的功能——所有的案情,最后都是靠“刘尔摩斯”破获的,但谢霆锋不得不分走他的许多戏份,最后虽然有一个大Boss反转,但“刘尔摩斯”早就洞若观火,所以,写刘的推理高智商写的不彻底,塑造谢的酷帅形象也不够淋漓,总之通篇看下来,两个主角有点互相抢戏,反而都不够出彩。

    人物感情也是一样,《消失的子弹》没有装萌卖腐,还是直男直女打天下——“刘尔摩斯”正在跟一个身陷囹圄的监狱女子暧昧,但两人并无情感基础,颇为牵强;谢霆锋跟杨幂扮演的“小云雀”本应是欢喜冤家的路数,但铺垫得都不清楚,虽有情色床戏,但观众没有情感带入,还是牵强。

    从悬念设置上来说,一颗消失的子弹作为核心悬念贯穿始终,再辅以一桩密室杀人案件,虽有破绽,但无伤大雅,一来观众看起来不会太累,二来也智商也对得起观众。片中并没有神神鬼鬼,而是尽量用现代科学知识来进行逻辑推理破案,从这个角度来看,《消失的子弹》做的不错,片中还特意设置了法医学解剖的戏份——可惜女法医养的那只鸵鸟到了也没起作用,而女法医的人物设置,在片中最终也完全流于道具。

    其实井柏然那个角色很有意思,涉世未深的菜鸟,跟着经验丰富的老警官一同上阵,其间的碰撞摩擦反而能演绎出许多戏份,可惜未能深挖,浅尝辄止。至于那些反派人物,一来没有悬念,二来也非常脸谱化,实在有些浪费——而最大的浪费,还在于费心费力的做了这么大一个民国背景,就弄了兵工厂里的一桩杀人案就戛然而止,实在太浪费了。

    想想《大侦探福尔摩斯》,里面的反派有多大的野心啊,格局大一点,对电影应该可以加分的。

    收起
影评人约瑟夫·K

约瑟夫·K

《看电影》杂志资深记者、编辑,可大雅可大俗的不靠谱影评人一枚。

关键词: 恐怖迷 机战控 治愈系 阅片2800部
  • 《消失的子弹》:消失掉的小灵魂

    ▲相比可以无限扯皮的硬伤,《消失的子弹》更大的伤疤或许存在于它的软组织——简单来讲,它的氛围营造有点儿差,最直观的反应,就是老让人出戏。

    ▲《消失的子弹》全片都透着股别扭,这感觉类似你在早高峰的地铁上看过无数人被吃豆腐,而突然你成了被吃豆腐的那位,然后你发现,被吃豆腐只是看上去很美,主角真轮到自己,感觉糟透了。

    像《福尔摩斯》也好,剧设僵硬也罢,种种不是,子弹还是在开场消失了,并且在结尾时失而复得了。相比可以无限扯皮的硬伤,《消失的子弹》更大的伤疤或许存在于它的软组织——简单来讲,它的氛围营造有点儿差,最直观的反应,就是老让人出戏。和子弹一起消失的,是片子的灵魂,而它的运气显然不太好,子弹最后还是找回来了,它却失踪了整场。

    《消失的子弹》全片都透着股别扭,这感觉类似你在早高峰的地铁上看过无数人被吃豆腐,而突然你成了被吃豆腐的那位,然后你发现,被吃豆腐只是看上去很美,主角真轮到自己,感觉糟透了。《福尔摩斯》当年引发热潮,最大功臣便是混搭后造成的颠覆效果。但这种混搭,是建立在工业革命(可以发明很多超越时代的道具)和维多利亚时代(哥特风格的阴冷基调)英国背景之下的,不会让人觉得跳戏。《消失的子弹》依葫芦画瓢,把背景搁在了民国。表面上看,彼时乱世有乱象,可以模糊掉时代随意做文章,但实际上……牛仔(比谁枪快)、法医(西式制服、现代解剖)和神探(还是个方法派),除了穿越,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他们如何会这么巧在民国偶遇。

    如果说,大方向上的定位和人设失误,是《消失的子弹》氛围感稀薄的罪魁祸首,那么,各种乌烟瘴气的障眼法,则是进一步弱化氛围感的帮凶。很多时候,华语导演们不太明白常识和知识的区别。所谓推理与悬疑的要素,是环环相扣,而非所有环都扣在一个点上。《消失的子弹》就不可避免犯了这个错误,虽然剧设上看似天衣无缝,但解套过程不仅欠缺层次感,而且想当然。一个全家被灭口并被焚尸的线索,能牵扯出两个幕后行凶者(火场烧掉的戒指、裹尸袋的折叠方式)。这倒不是说举一返二不可行,而是这两个线索更像是平行关系、而非递进关系,而且细抠的话,两次解惑所展示的智商也不算太高(顶多称得上仔细)。这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神探分两次才发现里头的道道和关联,逻辑上其实是削弱其“神”的败笔。

    至于功能性不强、诸如小云雀(从《画皮2》到《消失的子弹》,杨幂在演鸟的道路上已经是先行者了)这样的配角的存在;郭追修改了参数神乎其技的枪法;结尾看似是包袱其实让人爆头的反转;以及……咳咳,那头莫名其妙的鸵鸟。它们都跟剧情主线没啥关系,可为啥会比片中那一二三四五处转折更让人容易记住呢?答案很明显,你出戏了亲。

    收起
影评人燕小六

燕小六

公关公司文案,前《香港电影》文字编辑。其实,我们迷恋的只是一种情绪。

关键词: 迷粤片 捕八卦 杂食体 阅片1500部
  • 《消失的子弹》: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看《消失的子弹》之类的国产侦探悬疑电影,永远是不能太较真逻辑,就像我始终闹不明白江一燕杀夫的寓意究竟是什么?不,导演告诉我们,“完美的罪犯习惯故意露出破绽”,背后的原因只是因为蛋疼的寂寞!

    ▲如果不那么较真的话,《消失的子弹》的优点还是挺多的,譬如江一燕扑面而来的文艺青年气息,让我一度幻想她应该才是最终boss,听说还有续集,那就不妨期待一下她和杨幂来个反转之上的再反转。

    东野圭吾教坏了国内一大批热爱侦探悬疑的文艺青年,以至于made in china侦探故事越写越像了少女心似的撇情操,不再是抽丝剥茧的智力激荡,不再是小破绽蚀透全局的“拆毛线”,好像不拗出点荡气回肠的爱恨情仇,你都不好意思戴上墨镜装王家卫。

    从《消失的子弹》中江一燕压低着声音问出那句:“你对思念的人说过的最窝心的话是什么?” 我就暗道不妙,重口味兜兜转转终究还是无可避变地变成了小清新!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刘青云的列车驶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眼睁睁看着谢霆锋眼神飘忽地说道,“只要不死我就会保护你!”然后,我看到杨幂脱了,霆锋裸了,郑希怡对小正太井柏然说:“看够了没有”,然后,县城第一快枪手王海倒在第二快枪手郭追的枪下,煽情到我不自觉地想起那段流传已久的对白:“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爱过!”

    看《消失的子弹》之类的国产侦探悬疑电影,永远是不能太较真逻辑的,就像我们始终闹不明白阴魂不散的江一燕杀夫的寓意究竟是什么,是暗示了弱弱卖萌、匆匆一脱的杨幂才是最终boss?不,导演告诉我们,江一燕杀夫只是为了说明“世上只有变坏了的好人”,是为了提醒,“完美的罪犯习惯故意露出破绽”,就像谢霆锋故意暴露密室,背后的原因只是因为蛋疼的寂寞!就像我们始终闹不明白井柏然和刘青云那段筷子和酒瓶的对话,只是为了小五在松东路怀里死去时可以念叨一句类似“帮我交最后一笔党费”的废话。很多时候,我们就像那只茫然四顾的鸵鸟,面对散落一地的逻辑线手足无措,那帮没良心的竟然还以为我们在恶意卖萌!

    当然,如果不那么尖酸刻薄无理取闹地较真的话,《消失的子弹》的优点还是挺多的,譬如江一燕扑面而来的文艺青年气息,让我一度幻想她应该才是最终boss,听说还有续集,那就不妨期待一下她和杨幂来个反转之上的再反转,看两个女人斗法,要比扭捏的谢霆锋与木讷的刘青云尔虞我诈好看得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后,再云淡风轻的说一句:“我之所以被你抓到,是因为寂寞!”赞!譬如在俄罗斯轮盘赌前瑟瑟发抖的群众演员阿嫣,惊恐、不甘、又有一丝残念的表情,完美地诠释了,“我不是死跑龙套,我只是一个演员!”譬如和“重剑”刘青云形成鲜明对比的“妖刀”廖启智,从《杀破狼》、《证人》、《门徒》、《火龙》、《线人》、《逆战》一路走来的智叔拿起金像奖男配早已像收割自家的韭菜。

    虽然在有生之年也许都等不到柯南完结的我们已经习惯了杀人犯玩铭心刻骨小清新,但看着《消失的子弹》由侦探悬疑滑向走进科学再落到狗血言情,还是一件相当不美好的事情,因为抱着显摆逻辑、智商走进电影院的你最终只能和女伴谈论下杨幂的裸背与霆锋的胸肌,而一旦一个女生肆无忌惮地和你八卦身材、基友和鸵鸟,往往会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然后,往往就木有然后了……

    收起
影评人西帕克

西帕克

《DVD导刊》高级编辑,迷影者,职业影评人,蓝光发烧友。

关键词: 手册派 蓝光党 拜大师 阅片4000部
  • 《消失的子弹》:不着调的双雄对决

    ▲两位主角一出场时,罗志良便以几乎同等的笔墨,渲染了二人超乎寻常的智慧和断案能力,将他们都塑造成了完美侦探。这样的设定对于影片前半段的走向几乎是毁灭性的。两位英雄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有分量的反派,因为这部电影除了此二人之外几乎也在没有一个有分量的角色。

    ▲整个大包袱一抖完,导演便迫不及待收场。似乎罗志良心中也知道,公理的升华,在本片中其实远不如伪科学的侦探段子重要。

    众所周知《消失的子弹》从人物到情节,甚至是音乐风格和科学推理都有着不少盖·里奇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影子,但事实上罗志良的电影,在人物设置上却不大相同,事实上,本片中的二人已经由简单的搭档关系,上升成了对立的双雄,这也导致了两部电影走向上的天差地别。

    《大侦探福尔摩斯》中的福尔摩斯与华生是众所周知的一对好基友,他们甚至算不上是惺惺相惜的两位英雄,而更多的是以华生的“正常”映衬出福尔摩斯的“不寻常”(不仅仅指其断案能力),几乎是相声里捧哏和逗哏的翻版。观众也能从视角完全不同的人物上,紧跟层层推进剧情。相比而言,《消失的子弹》却只是形似而神离。两位主角一出场时,罗志良便以几乎同等的笔墨,渲染了二人超乎寻常的智慧和断案能力,将他们都塑造成了完美侦探。科学实验和细致观察,在二人探案的过程中反复出现,他们信奉的都是实验出真知的动手派方法论,而结论也往往不谋而合。唯一的区别仅仅在于性格所影响的台词风格,但这对于破案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在无数默契的配合之后,所有人都发现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的两个分身。而为了填补视角上的空白,编导又不得不加上井柏然填补华生的空缺。

    这样的设定对于影片前半段的走向几乎是毁灭性的。两位英雄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有分量的反派,因为这部电影除了此二人之外几乎也在没有一个有分量的角色。智叔饰演的兵工厂厂长几乎是片中第一恶人,可惜疯疯癫癫的夸张表演并不能掩盖其徒有其表的本质。至于吴刚饰演的腐败警察局长,则似乎仍然沉浸在《大魔术师》的阴阳怪气中,也无太多突破。但最要命的是,他们都从始至终都蒙在鼓里,离掌控全局还差了太远,甚至连寻找真相的能力都是零,最终只落了个莫名而死。杨幂饰演的算命师更是多余几乎对剧情全无影响,性格也毫无出彩之处,似乎只有最后哭了那么一下,彰显了些许存在感。导演对于这个角色的无作为,甚至报以了“知道的越少越安全”这样的无赖解释,算是找了个自欺欺人的借口。

    不过,对于主创来说,前面的一切莫名的设定,其实都是最为最后真相的出人意料做铺垫。当谢霆锋现出终极BOSS身份后,观众才恍然大悟,福尔摩斯表现下,隐藏的其实是《黑暗骑士》的内核。谢霆锋的角色便如同黑骑士,以暴制暴,以私刑伸张正义,获得权力后,再进行改革。刘青云则更像是白骑士,相信法律,相信公理,却十分无力。二人也必须在片尾选择,到底哪一种才是伸张正义的真正方式。但别以为本片会像《黑暗骑士》一样聪明。事实上,所有的讨论都以抖包袱的方式被慢慢说出(此段出彩的俄罗斯轮盘赌甚至也是从《猎鹿人》里学来的),为的只是把预先设定好的生硬理论搬出,却全盘不考虑观众是否接受。就在这强盗式的最终推理之后,二人竟然同时选择了放弃。刘青云明知对方是神枪手,依然单身赴会,而谢霆锋更用自杀,让一切无解的问题终结。整个大包袱一抖完,导演便迫不及待收场。似乎罗志良心中也知道,公理的升华,在本片中其实远不如伪科学的侦探段子重要。

    收起
影评人灰狼

灰狼

自由撰稿人,影评人,电影是不停崩塌和重建中轮回的信仰。

关键词: 街遛党 港台控 死愤青 阅片4500部
  • 《消失的子弹》:神逻辑大爆炸

    ▲江一燕和钱嘉乐那段默片看上去足够有趣,但在电影里完全是哗众取宠的产物,包括谢霆锋护送兵工厂女工而被炸飞的那一幕用了足够长的慢镜,但那组镜头是在是太慢了,给人的感觉不再是抒情,而是彻头彻尾的矫情。

    ▲当人物揭开真实面纱的时候又填补了太多解说,却又难以自圆其说,我们只能在结尾慨叹这个人物变脸变得比甄子丹还快。

    电影里的种种儿戏,犹如在鄙视着观众的智商,编剧竟分不清春夏秋冬,男主角前脚还在监狱的冰天雪地里聊天,后脚踏上的火车就穿过了一片碧绿的油菜花地。我猜编剧大人们的学生时代没掌握好科学文化,不合常规之处比比皆是,譬如骨头根本做不了子弹,因为它在出膛的瞬间就会被粉碎,也决然穿不进墙壁;刘青云的体重远不符体操队员的标准,不可能在中枢神经受损的状况下逃生。若这些只是科学上的误读,那么在兵工厂这么一个严禁烟火的场所肆意叼着烟并且随意拿枪火拼,简直就是无脑的构思了,火堆里发现的金戒指一敲就断,傻子看了都不信。

    这种种啼笑皆非的细节,在任何剧本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对一个推理悬疑题材则是致命伤,我有些讶异罗志良的基本功为何会退却到如此程度,至少他在张国荣的遗作《异度空间》中尚能贯彻好一个悬疑的主线,但在《消失的子弹》中,所有的悬疑、推理部分被蹩脚的动作、喜剧和爱情桥段给冲得松松垮垮,也导致所有的起承转合缺乏必要的铺垫,各种噱头喧宾夺主,江一燕和钱嘉乐那段默片看上去足够有趣,但在电影里完全是哗众取宠的产物,包括谢霆锋护送兵工厂女工而被炸飞的那一幕用了足够长的慢镜,但那组镜头是在是太慢了,给人的感觉不再是抒情,而是彻头彻尾的矫情。

    片中一直没交代墙上的血字是谁写上去的,按常理推测应该是王胜,电影里对这个人物的交代极其模糊,除了涉及他枪快、爱财之外并无再多描写,从而让人对他如何听从郭追指使产生怀疑,而他被识穿后枪杀丁老板也终究太多突兀,唯一的合理解释是他曾经是郭追的好基友,这也是为什么松东路可以肆无忌惮地闯进二人的枪阵还脸不变色的原因,至于王胜最后射出的那枪也有明显的礼让的成分,足以让松东路瞬间察觉到两人昔日基情四射的火花,从而真正认定了郭追的“特殊身份”。

    但这个“特殊身份”的故事显然布置得极其草率,整盘棋他断然hold不住,而且中间经历九死一生,事态发展又完全不在他控制范围之内(而没有松东路帮助,进展会更糟糕),甚至他亲爱的女盆友都经历过被追杀的命运,倘若把这一切归结为他对主宰正义不惜一切的原则,那么他和小云雀那场硬加上来的床戏才是真的不伦不类。亦是因为之前围绕人物的铺垫不足、逻辑混乱,当人物揭开真实面纱的时候又填补了太多解说,却又难以自圆其说,我们只能在结尾慨叹这个人物变脸变得比甄子丹还快。

    而廖启智的神经质表演亦成为电影败笔,这几乎是他此生演过的最浮夸、最挫败的角色了,他口中的“罢工”字眼过早地暴露了整个电影的导火索,削弱了整个电影的悬念。江一燕在电影里是一个符号化的人物,却更像是整部电影的灾难(包括她的杀夫动机也毫无端倪),罗志良本打算将其作为和“特殊身份”的平行映射,来加深“世界上没有完美犯罪,只有变坏了的好人”这一命题,却不晓得反而如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暴露了隐藏的角色,明眼人早早便能猜出谁是幕后Boss,整个电影的“麦高芬”也完全失灵了。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