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67 听众13462 收听45
  • 监制 | 艾辉
  • 责编 | 陈媛
  • 设计 | 陶乐
  • 制作 | 张志鹏
影评人季可可

季可可

原《看电影》编辑部主任,迷影患者,不看不安,不写不爽。

关键词: 追卡通 重口味 学术党 阅片2500部
  • 《白鹿原》:削了骨还有那精气神儿

    ▲首先得说,没看过《白鹿原》原著是件挺让人惭愧的事儿,尤其是在听闻书中有那玩意儿这玩意儿之后。但也正因为此,对本片影院版150多分钟之外的扬弃,不至敏感如割肉剜心。

    ▲景是有情的。影片多次带观众凝视旷原上整片整片随风摆动的金色麦子。那种对土地、对生命本身的热情以及尊重,在镜头里是跨越了所有苦难的图腾。

    首先得说,没看过《白鹿原》原著是件挺让人惭愧的事儿,尤其是在听闻书中有那玩意儿这玩意儿之后。但也正因为此,对本片影院版150多分钟之外的扬弃,不至敏感如割肉剜心。

    文本的不完整是显而易见的。首先,传闻中浓重的体液味已被擦得只剩下解裤腰带了。其次网状家族史一脉相承下来的争阀羁绊,没有血浓于水、恨意绵绵的浓稠质感。这里面有太多主观客观的缘由,不说也人人皆知。

    但这出举目都缺一块儿的电影,看来却无太多磕绊感。王全安一贯擅长在静默中以精确细节动人,此番也没有因大而失。它就这么一步步敲打着人心,拖曳出情绪的张力。

    景是有情的。影片多次带观众凝视旷原上整片整片随风摆动的金色麦子。那种对土地、对生命本身的热情以及尊重,在镜头里是跨越了所有苦难的图腾。《黄土地》之后,《白鹿原》是第一部,让土地成为主角的电影。王全安甚至不用刻意的镜头角度和有意拉长的时长来凸显这一点,只是在每次山崩地裂之后,给一次停歇,带你回到最初的地方。

    这样的土地上,人必然是有意的。这种点到即止的克制,对于这出以白鹿两姓,一堆男子汉的情与恨为主旨的电影,异常合适。鹿三和黑娃间父子情的展示,说到底只在开篇一场戏。拒交皇粮人群前头,鹿三扯下胸口的银锁掷给边上的黑娃,"我要是死了,你就成人嘞!"这种略带喜感的深意,同样在白嘉轩、鹿子霖父子的来往过招中。与其说田小娥这盆祸水牵扯起白鹿原上的纷纷扰扰,莫若说这三家无法善终的父子,正面说反面说侧面说着父权与自主那点事情可能造成的后果。难得是,删减下父辈三人的情全在那一声一唤里,无论心机耍了多少回,危难处"嘉轩"、"子霖"一出,就是弃不了的家人。戏精一样的人,遇上王全安这般的精简实用派,一个眼神也没浪费。即便吴刚、张丰毅演的都是老路子的个性角色,却也在《白鹿原》中有了新鲜的维度。这一点不同,该归功于王全安。子一代的三人中,段奕宏着实好,斜眼望人是戏,蹲坐吃面是戏,只是他过于抢戏,倒没了那种同台飙戏的快感,有些些可惜。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那浓墨重彩的秦腔。这本不属于王全安的表意惯例,太戏剧,太搬演,却同那一片静谧克制完美呼应,直白地点透"魂"。麦客饭后戏台子上那一出,操起家伙亮起嗓,板凳敲起鼓。柴米油盐的苦困生活,一下唱动了灵魂。那是不因环境而变的美好,来得太快,震出了莫名眼泪。正因此,后头几处开腔美则美矣,终归少了这股子扑面而来,成了点缀。

    收起
影评人那乌西卡

那乌西卡

原《看电影》高级编辑,ABC专栏作者,自由撰(拖)稿人。

关键词: 喜剧迷 剧透党 考据派 阅片3300部
  • 《白鹿原》:没头脑和不高兴

    ▲《白鹿原》让人提不起精神,只因为它是部典型的第六代电影,就我的理解,第六代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高兴,成天垂头丧气。

    ▲张艺谋电影中的巩俐的角色命都很苦,观众爱的则是她的反抗,田小娥具备成为英雄的潜质,导演却把她拍得一半风骚一半可怜,很难产生同情。所以就算把风吹高粱换成风吹麦浪,《白鹿原》也变不成《红高粱》(当然也没有变高粱的必要)。

    《白鹿原》变成了一部让人看不懂的电影,也许是被删掉太多,也许是原著过于丰富,总之变得支离破碎。但我不觉得这算什么致命伤,《四百击》的结构也很松散,就像日记一样,不照样被吹捧到现在。顺着时间捋故事也是历史片的通用拍法,《活着》、《霸王别姬》甚至《末代皇帝》都是这么弄出来的。这样的电影总是会用大量的时间展示事件,并将点题之语藏在其中。具体到《白鹿原》,也许就是黑娃的那句"农民最苦"。再有,把张雨绮演得田小娥变成全剧第一主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无论导演拍得是人还是历史,这位被武举人豢养的少奶奶都有足够的代表性。而且陈忠实又不是曹雪芹的粉丝,也没听人家大喊什么"一字不许改"。

    《白鹿原》让人提不起精神,只因为它是部典型的第六代电影,就我的理解,第六代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高兴,成天垂头丧气。以前,我以为是题材的关系——他们拍得故事大多发生在近代,有明显的自传成分。现在我知道这就是一种习惯,《白鹿原》中有三对父子,每一对最后都闹僵了,这六个爷们代表了六种生活方式,无论是守着祠堂的,还是自由恋爱的,看起来都不是很靠谱。所以,片中人的处境看起来才那么的尴尬,环顾四周,没有出路,只有迷茫,这是标准的第六代电影结尾。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出落成这个样子,这个得是很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才搞得清。俺是看着日本动漫,玩着日本玩具,打着日本游戏长大的,即无能力也不Care第六代的内心世界。

    第六代跟第五代也不一样,第五代就算是拍悲剧,也是为了衬托英雄人物。张艺谋电影中的巩俐的角色命都很苦,观众爱的则是她的反抗,田小娥具备成为英雄的潜质,导演却把她拍得一半风骚一半可怜,很难产生同情。所以就算把风吹高粱换成风吹麦浪,《白鹿原》也变不成《红高粱》(当然也没有变高粱的必要)。《红高粱》是一部有劲的电影,里头的汉子和娘们又穷又土,但灵魂是自由的,姜文的"我爷爷"顶着个大光头,就像一根怒放的生殖器。然后在柏林得奖了,中国人民也跟着雄起了。

    《钢的琴》被大家喜欢,我相信也是因为阳气够重。片里一群人的状况比贾樟柯电影的主角好不到哪里去,还在那里臭贫,卖力地做荒唐事,这生活态度就大不一样,给观众的感觉也就不一样。王猛稍早的《耳朵大有福》就不行了,我敬爱的范伟老师总是被分配去演窝囊男人。

    很多人觉得《白鹿原》开场牛逼,我想是因为开场让大家产生了"这片很有劲"的错觉,这错觉来自陕西的自然风光;来自割麦和抗粮的农民;更来自雄浑的秦腔。其实,因为很多客观因素,尤其是地理优势,黄土高坡已经成为表现中国人精神自由的伊甸园,人一到那地界儿,不是唱色情歌曲,比如《红高粱》,就是集体敲大鼓,比如《黄土地》。以前还有首叫《黄土高坡》的流行歌曲,一阵乱吼,也算是神曲的祖宗了。

    《白鹿原》里的秦腔戏,王全安拍得很大胆,他用了一个几乎觉察不到运动的长镜头,简单而有效——劲都在曲儿里呢,技巧是多余的。这首歌还是叙事的,"东征"什么的,也不知道是谁打谁,也没必要知道,总之是会爽到。可惜全片看下来,会觉得这场戏就跟《手机》里的"打劫"一样跳,似乎只是为了民俗展示而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把其他部分都删了,只留这一场。

    当然,有劲或者没劲都只是现实的一部分,爱哪种是导演的自由,别人管不着。但是从看客的角度,一是图个新鲜,现在要么是没头脑的大片,要么是不高兴的现实题材,有劲又有脑子的片子就显得特别出挑。二是图个痛快,这个跟票房密切相关。我也不知道第六代在不在乎票房,他们总是拍那些明显不会卖座的片,与此同时又为不卖座而着急,心思比女孩更难猜。

    收起
影评人布宜诺斯

布宜诺斯

前《看电影》杂志副主编,自由撰稿人,电影知道分子。

关键词: 死文青 幼稚病 追港片 阅片2400部
  • 《白鹿原》:"敛"的法则

    ▲《白鹿原》最终呈现的,已经不是陈忠实笔下那个热热闹闹、玄玄乎乎,充满乡土特有的愚昧、奇情、混乱、令人目不暇接的白鹿原,而是属于王全安的,骨子里显得冷清、寥落的白鹿原。

    ▲王全安这次拍戏,一如既往,多少又为女人妥协了,个人倒是对这种肯向公众、肯用作品说爱的男人讨厌不起来,用片中台词来说,这不是怂,这是硬。

    从《图雅的婚事》到《纺织姑娘》乃至《团圆》一路看下来,最大感觉在,王全安是个内心很安静、特别懂"敛"的人。比如,《图雅》本来是个社会奇情的故事,边远、闭塞的内蒙古小村,一个女人带着前夫嫁人,何等戏剧化,却被王全安处理得像冰冻的河流一样,女人坚定、汹涌的内心埋藏在琐碎、朴实的生活之下;《纺织姑娘》里,有半生的爱情,病痛的绝望,但是王全安依旧安静处理一切,没有暴烈情绪,死亡也像唠家常。在拍《白鹿原》的时候,这种"敛"仍在,冻结了这个原本火焰般的故事。

    陈忠实原著浩浩汤汤47万字,涉及主要人物二十多个,浓缩在短短三个小时影像之内,几乎是不可能的,王全安很聪明应对这一切,他把原著打散、揉碎、提炼,完全作为素材,而非挚肘,在确定中心人物的前提下,依每个人性格进行材料重组,因此最终呈现的,已经不是陈忠实笔下那个热热闹闹、玄玄乎乎,充满乡土特有的愚昧、奇情、混乱、令人目不暇接的白鹿原,而是属于王全安的,骨子里显得冷清、寥落的白鹿原,无关乎大时代、大视角,只关乎秦地中央的三个老人,四个年轻人,各有各的生存法则,各有各的一根筋,被时代带来,再被时代带走。

    几个人物里面,三个老人被处理得最完整,也最精彩,简化成一句就是,白稼轩的腰杆,鹿三的红缨枪,鹿子霖的秃辫子。白稼轩一辈子活的是个脸面,身为族长,宣讲宗室法章,腰杆倍儿直,面上倍儿硬,无怪最后黑娃几大棒子只想砸弯他的脊背;鹿三只是长工,但最耿直,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凡事只认对错,因此抗租时第一个出头,面对小辈胡来只晓得一杆枪戳死;鹿子霖邪念最多,也最会审时度势,满清覆亡他第一个剪辫子,并把这个动作贯彻一生,无奈时局变化太快,他就算被秃辫子扯着走,腿脚毕竟老迈。三个老人,彼此之间的所有戏码,都在叠加各人性格特质,看得人过瘾,时代变迁的一场场闹剧都是佐料,三个人的反应,才是王全安所关心和完成的。

    相较之下,几个小辈的戏份则显得弱。把《白鹿原》戏谑成《田小娥传》并不合适,就算王全安花了许多心血在上面,给戏份多成主角,但精神上,她仍是配角。没错,是她把两代人的矛盾联系起来,是她改变了黑娃和白孝文的命运,但男人天性若此,就算来得是李小娥、张小娥都一样。她只是千百年出过的"荡妇"里稀松平常的一个,不足以撼动白鹿原古老的法则,反而因为戏份过多、过于摇曳,显得尴尬起来。至于黑娃、白孝文和陆兆鹏,只好猜测是缩水版剪辑的必要,只能说把人物命运和性格交代清楚了,但显然不若三个老人一样细腻刻画出彼此间命运牵连渗透的气场。

    说回"安静"的话题,仍是体现在表现手法上。王全安这次参照更多的是第五代的文气,而非第六代的清汤挂面,"皮影戏"难免让人想起《活着》,黄土麦浪和定格,多半又是《黄土地》、《边走边唱》,但在王全安"敛"的法则下——安静的调度、极简的配乐,几曲秦腔老腔出神入化的运用,烘托的气氛更多是冷峻、凝重、沧桑、无奈,没有什么悲愤和跌宕,情感仍是固化的。

    如果说《图雅》、《月食》、《纺织姑娘》这类小格局电影实现"敛"并无稀奇,但如《白鹿原》这种涉及太多元素,彰显时代面貌的影片,王全安还能适时而收,丝毫不在材料上铺张、贪心,已经在中国导演里显得太金贵了。你说他不懂烘抬情绪吗?几场老腔戏码都是催人眼泪的;你说他不懂"中心思想"的技巧么?鹿三吊死一幕,白稼轩无力的身影准确分割右侧苍老的尸体和左侧嬉闹的孩童,寓意明显。他懂的是怎样不去滥用。

        

    题外话的是,王全安这次拍戏,一如既往,多少又为女人妥协了,个人倒是对这种肯向公众、肯用作品说爱的男人讨厌不起来,用片中台词来说,这不是怂,这是硬。那些要么去义乌批发小玩意哄女人,要么用女人练习摄影技巧,只能靠玩女人才证明自己的男人,才是怂。

    收起
影评人西帕克

西帕克

《看电影》杂志特约作者,迷影者,职业影评人,蓝光发烧友。

关键词: 手册派 蓝光党 拜大师 阅片4000部
  • 《白鹿原》:宏大叙事的得失

    ▲本片只能选择以事件推动人物这一略显生硬的方式。不过,这也成为了多数史诗制作的通病,即便片长加长一倍,估计也很难有本质改变。

    ▲虽然王全安的电影已达到不错的效果,但同时也激起了笔者对完整版的好奇。王全安如若在日后能效仿伯格曼和贝托鲁奇,像《婚姻场景》和《末代皇帝》一样推出本片的电视剧版。相信在加入更多的素材后,其艺术效果也将更加完整。

    在近几年上映的华语电影中,王全安的《白鹿原》则几乎是唯一一部宏大题材佳作。陈忠实的原著小说跨越了半个世纪的时代变迁,涉及白鹿两家十多位主要人物,庞大的内容,在片长有限的电影中如何取舍,则是王全安改编的最大难题。事实上,一流小说基本永远难以变成一流电影,好在王全安最终十分平稳的在有限的条件下,展现了他所理解的《白鹿原》中大时代下的颠倒世界。

    与原著小说白嘉轩作为第一主角的设定略有不同,电影版的两条主线则选取了处在时代变革风口浪尖的三位年轻人物。其一是张雨绮饰演的田小娥的悲剧命运,其二则是黑娃和白孝文两位兄弟间的恩仇故事。第一条线索较为完整,这也造成了部分观众认为张雨绮戏份过多的不满。第二条线索则在片尾戛然而止,黑娃和孝文在消失了小半部影片之后,没能获得真正的聚首。由于删节的原因导致了二人故事前后照应的缺席。事实上,如若能像小说一般以孝文回到白鹿原担任县长,并在剿匪时杀死黑娃作为结尾,故事的脉络则将更加明晰。

    相对的,白嘉轩、鹿子霖以及鹿三等老一代则成为了主线的铺垫。这些弃儿被王全安用来展示逝去的那个时代,由于篇幅限制,并没有进行较多的展开。白嘉轩更像是维斯康蒂《豹》中的没落贵族萨里纳亲王,在保留传统气节的同时,他们都选择了向新时代低头,承认历史进程的必然。与之相比,书中的大量配角则被大量淡化,成为了陕北民俗展示的一部分,其在片中的符号价值则远远大于叙事价值。片中唯一留存获得较多描写的仅剩下郭涛饰演的鹿兆鹏,不过关于他的戏份,也略有仅仅是为了政治正确而下大笔墨的嫌疑。

    但就算经过了精简,但过于庞大的叙事,则导致了不管主线还是支线人物,都难以获得真正的深度挖掘。毕竟几十年的时间跨度,发生的故事太多,而人物的变化又难以花大笔墨表达。最终,本片只能选择了以事件推动人物这一略显生硬的方式。不过,这也成为了多数史诗制作的通病,即便片长加长一倍,估计也很难有本质改变。毕竟,就算是一季有十个小时的史诗《权力的游戏》,也只能以平均很短的时间塑造众多人物,让没非原著粉丝只能看得云里雾里。相较而言,《白鹿原》的改编则至少做到了叙事清楚,让所有观众都能一目了然,从而快速进入剧情节奏。

    虽然剪掉了不少旁枝末节,但大量壮丽的空镜头则是王全安必须保留的叙事缓冲层。对于王全安来说,故事的断裂难以避免,但情绪的断裂则是绝对需要杜绝的。从全片金黄麦田的开场,到每隔一段都必须出现的孤立牌坊,王全安的镜头捕捉了从第五代继承来的土地文化。一天中不同时间,不同时刻的白鹿原风光与不断变迁衰败的两大家族,组成了一动一静的有趣对照,给观众以宏大背景下,人世虽不断换代但土地依旧的苍凉之感。与之相对,本片的镜头语言也选择了冷静的固定镜头旁观视角。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只有简单的平移以及推拉,获得左右对称的构图,这也是王全安合乎平片悲剧主题的有效选择。这则是电影所独有的介质优势,如若《白鹿原》改编为电视剧,则远无法达到这般统一的艺术效果。

    虽然王全安的电影已达到不错的效果,但同时也激起了笔者对完整版的好奇。王全安如若在日后能效仿伯格曼和贝托鲁奇,像《婚姻场景》和《末代皇帝》一样推出本片的电视剧版。相信在加入更多的素材后,其艺术效果也将更加完整。

    收起
影评人亚麻

亚麻

原《看电影》副主编,收容别人的八卦,推广自己的段子。

关键词: 星际控 外貌会 海报狂 阅片1600部
  • 《白鹿原》:关中秦意

    ▲我曾担心王全安的《白鹿原》会否演绎成荒蛮之地的野性呼喊?电影成形,却不然。从开场黄如金的麦海,到结尾原上最后一抹斜阳,却是如关中盛产的石榴般,透着关中人厚实却不屈不饶的傲视姿态,而回荡在《白鹿原》时代变迁故事里的,都是这股关中志气。

    ▲电影中的秦腔,用中华最高音群戏诠释原上故事。关中人极爱秦腔,夏日拌碗凉皮,提上小凳坐在广场里边吃边听,感觉是全世界最惬意的事。

    关中人,是中国文人笔下最厚朴的贵族。

    厚朴和贵族,不是贾平凹、路遥或者陈忠实靠文字就能堆砌出来的形象,华夏五千年曾有13个朝代定都于此,秦商拓地,赋予此处的便是《白鹿原》里白家和鹿家祖宗祠堂的规法和威严。有人夸陕北的秧歌民歌悲怆动人,赞叹陕南的油菜花美似海,提及关中时却总禁不住发自骨子里正襟危坐,这是一种不形于色的震慑力。

    我曾担心身为陕北人的王全安,无法会意这一点,《白鹿原》会否演绎成荒蛮之地的野性呼喊?电影成形,却不然。从开场黄如金的麦海,到结尾原上最后一抹斜阳,却是如关中盛产的石榴般,透着关中人厚实却不屈不饶的傲视姿态,而回荡在《白鹿原》时代变迁故事里的,都是这股关中志气。

    这里的人仿佛天生生得一副硬身板。

    一如《白鹿原》里的精神领袖白嘉轩,听闻清朝灭亡,担心的不是战争,而是"新皇帝名号是啥",言下之意便是粮还得供。白鹿原世世代代交的是皇粮,皇上在变,"皇粮"的地位永不会变。

    黑娃带田小娥前去央求干爸给他俩进祠堂行礼,嘉轩闷不作声,临行前,黑娃径直离去,田小娥那留步一叩首,行的是满清八旗的礼仪,身份上不是贵族,但却要拧出这股劲儿头。

    配合关中人的坚毅,电影满腹的秦腔,用中华最高音群戏诠释原上故事。关中人极爱秦腔,夏日拌碗凉皮,提上小凳坐在广场里边吃边听,都感觉是全世界最惬意的事。有次我问围观听曲儿的学生知道大爷们唱的是啥不,他们说听不懂,只觉唱戏的人亲切得很,忍不住,便听了又听。

    故事里,田小娥与黑娃、孝文的暧昧偷情,都是以秦腔为背景。《将令》一声吼,刚还蹲在凳子上的大爷就操起板胡吆喝,黑娃端着油泼面听得笑呵呵,跟着吼起来。那嘶声仿佛喊过便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了。

    白鹿原从未城市化,这兴许是之于看完电影后向往到此地朝拜人的最大慰藉,战乱、饥荒都不曾动摇那麦海和戏台,麦海尽头的牌楼和天边的斜阳一年四季立在原上,鹿子霖逃跑的灞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原上人家,却早已没有了电影中那哗啦啦的动人声。白鹿原已归属在西安浐灞生态区狄寨街道办管辖,那里是西安最大的垃圾填埋场,800万人的生活垃圾填补了欠收的麦海,鹿子霖意气风发创办的原上第一所学校,现在已是专科院校栖居的大学城。

    又是一个新气候,而原上人家的故事,依然上演在白鹿原。

    收起
影评人大奇特

大奇特

影院工作者,迷影人,职业影评人,重度老电影、DVD发烧友。

关键词: 老片迷 碟片党 逛影院 阅片5000部
  • 《白鹿原》:隔靴搔痒的遮羞布

    ▲王全安挑战经典名著的野心值得喝彩,影片也确实拍出了史诗片的质感,可也仅仅是“质感”。对人物的动机、思量和选择,不是没有就是轻描淡写;隐喻中的时代主题更是无法展现。

    ▲能够看得出林兆华的话剧版《白鹿原》对电影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我喜欢这种复兴戏剧的方式。片中隔一段一现的大片麦田与远处的牌坊并不只是单一的风景,它更是一种“幕与场”的衔接处理。

    未曾看过足版的《白鹿原》,可看过书和话剧之后再看公映版,失望还是有的。王全安挑战经典名著的野心值得喝彩,影片也确实拍出了史诗片的质感,可也仅仅是"质感"。电影的改编并不成功,我知道自己是先入为主的关系,但归根结底,症结在于编导只是把原著的故事掐头去尾的讲了出来,却没有抓住其灵魂。对人物的动机、思量和选择,不是没有就是轻描淡写;隐喻中的时代主题更是无法展现。同样被压缩过的台湾电影《赛德克.巴莱》就没有上述这些诟病的地方。时间跨度长的小说改编成电影绝非易事。

    当然,电影的改编并非一定要忠于原著,它是导演的"作者电影"而非作家的,否则就没有了电影拍摄的意义。影片反映的主题在于封建道德观念下对女性的压迫以及老百姓对时代变迁的随波逐流。不过后者在电影中也只是片面,并不如小说来得实在。《白鹿原》的原著小说篇幅很多、结构庞杂,在这样一个巨大篇幅下被压缩成158分钟,对王全安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也难怪一直有人说《白鹿原》是最难被拍成电影的小说。这种时长难以展现白鹿两家的家族变迁及土匪变共党等细枝末节,或许220分钟足版会有所展现。但目前这个版本,看过原著的观众会认为它没有拍出精气神儿,没有看过的则会觉得隔靴搔痒、不知所云。

    本该是配角的田小娥成了全片的主线,编导甚至还把她与几个男人的床上风波无限放大,给影片扣上一个"情色"的高帽。"情色"归"情色",却依旧在遮遮掩掩,越发觉得"意淫"比"窥淫"更要来的穷凶极恶。王全安的私心很重,不断给他的"新缪斯"张雨绮加戏码,可出来的结果就像他糟蹋缪斯一样,好好的小说也被糟蹋了。个人认为导演应当学习贝尔纳多.贝托鲁奇的史诗片《1900》分成上下两部,上集以白嘉轩与鹿子霖为主,描绘家族关系;下集以田小娥、黑娃、白孝文为主,描写感情纠葛;在市场方面,它还可以应当学习吴宇森的《赤壁》,上下两集分摊票房,何乐而不为呢?

    有个笑话,曰"太监"二字。说者讲完,听者问下面呢?说者答"没了"。影片不仅被剪刀手剪的体无完肤,下面同样不完整。导演很明显没有把故事讲完,结局到1938年日寇入侵便戛然而止了,没有交代内战和三位年轻人的后续故事。剪刀手理应唾弃,被审查、剪辑过后的版本虽失去原貌,但删减总归也是有技巧可言的。该留的不留,该删的不删。田小娥和鹿子霖的床笫之欢,硬生生的挥刀一落,只保留了最后一点争执,没了原著中"尿入口"的情节。衔接上的生硬,会令没看过小说的观众骂娘一句"又删了",更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留个冰山一角有何意义?

    能够看得出林兆华的话剧版《白鹿原》对电影也产生了一定影响,开场所有主要人物站成一排就有一种话剧人物开场介绍之感,片中的"双层楼台"和不断出现的"戏台"都是一种舞台的呈现,各色人物如走马观花般走上舞台面向观众,表演、宣誓或演讲。这并不是缺点,相反,我喜欢这种复兴戏剧的方式。而片中隔一段一现的大片麦田与远处的牌坊并不只是单一的风景,它更是一种"幕与场"的衔接处理。

    收起
影评人灰狼

灰狼

自由撰稿人,影评人,电影是不停崩塌和重建中轮回的信仰。

关键词: 街溜党 港台控 死愤青 阅片4500部
  • 《白鹿原》:爱土地更爱美人

    ▲对这么一部时长决定品质的作品来说,任何的修剪都是阉割,我更愿意它被吴子牛导演拍成二十几集的电视剧,毕竟保留书中的细节和铺垫,才能勾勒出这个乡土世界的人文生态。

    ▲ 王全安精神上的表达已经完全歪曲了原著,那个白鹿原上孤零零的牌坊,不似在赞美白嘉轩那宁折不弯的笔挺脊梁,而更像是给田小娥这样的“烈女”立了一块碑。

    短短的158分钟,一部《白鹿原》被剪成了《田小娥被嫌弃的一生》,书中所有粉墨登场的人物都在为之让步,朱先生消失了,冷大夫只剩下个名字,白灵只剩下鹿兆鹏对面的清纯一笑,白家三子和鹿家两子被合并,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线被剪掉一半。对这么一部时长决定品质的作品来说,任何的修剪都是阉割,我更愿意它被吴子牛导演拍成二十几集的电视剧,毕竟保留书中的细节和铺垫,才能勾勒出这个乡土世界的人文生态。

    倘若看到这个洁本,陈忠实先生一定后悔把小说交到王全安这样一个如此感性的人手里,这位一辈子边泡妞边拍戏的导演,就像他笔下的年轻一代,冲动、不踏实,易受各种诱惑,尤其是源自女人的诱惑,就像书中的黑娃和白孝文,统统瘫倒在田小娥的床上,现实中的王全安则拜倒在张雨绮的石榴裙下。《白鹿原》中时代对人的侵蚀亦反映在王全安的身上,自他接拍这个大制作以来,已经身不由己,前有"白灵"的清纯选秀风波,后有两个人的"闪婚",上映前还折腾出那么多动作,纯粹是有意炒作。而在戏里,王全安精神上的表达已经完全歪曲了原著,那个白鹿原上孤零零的牌坊,不似在赞美白嘉轩那宁折不弯的笔挺脊梁,而更像是给田小娥这样的"烈女"立了一块碑。

    能接本片,王全安的陕西籍身份和西影厂的背景有很大关联,他称自己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但相对于第五代这群插过队下过乡的导演来说,改革开放的城镇中长起来的第六代的眼光要狭隘得多。《白鹿原》比《活着》有更强的时间线,剪出来的效果确实天壤之别,王全安有意模仿第五代的"叛逆文学",但他从没想过《白鹿原》根本上是一部拒绝叛逆的小说,自始至终,陈忠实都在用厚重的笔墨赞美父辈的坚忍,那种"任你风雨滂沱,我自岿然不动"的坚守传统的美德,才是文本书写之重。而对浮躁冲动的后辈,陈忠实在一种忧心忡忡的未知中定下了怀疑的基调。但在王全安的电影里,他不断给田小娥加戏和贴金,最终升格到敢爱敢恨烈女,她作为反传统的符号,事实上已经和对白嘉轩、鹿三所代表的传统精神背道而驰。

    被删的最可惜的,自然是朱先生,他和白嘉轩可谓是"士"和"农"的代表,共同构成了这个乡土中国的生态结构,少了任何一个都不完整,倘若白嘉轩是坚忍和勤劳的象征,那么朱先生身上自然发散着中华传统文化的正能量,包括他掌管白鹿书院,趋着牛车铲除了这个土地上蔓延的罪恶罂粟,一把年纪仍然编修县志、投笔从戎,令人肃然起敬。但在电影里,这么一个厚重的形象让位于一个单纯的悲剧女性,太多的有失偏颇。有时,我甚至会怀疑王全安这么多年拍电影的动机,他的电影从来离不开女性,离不开爱情,那是他的创作之源,于是,他心中野心勃勃的渭河史诗变成了一个女人的血泪,在他眼里,土地须热爱,电影诚可贵,但女人价更高。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