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人分类标签

技术癖 老电影 爱盗版 追港片 非文青 碟片党 喜剧迷 剧透党 说段子 追卡通 重口味 反学院
广播67 听众13462 收听45
  • 监制 | 艾辉
  • 责编 | 陈媛
  • 设计 | 陶乐
  • 制作 | 张志鹏
影评人灰狼

灰狼

自由撰稿人,影评人,电影是不停崩塌和重建中轮回的信仰。

关键词: 街遛党 港台控 死愤青 阅片4500部
  • 《少年派》:3D搭建的人性天堂

    【关于导演】其实《少年派》是个很单调的题材,交到别人手里,就是个一根筋的童话,但李安却化腐朽为神奇,把种种不可能都给实现了,在视效上几乎是《阿凡达》之后的又一个里程碑。

    【关于3D】很多水中镜头都要靠3D表现最佳的效果,游泳的时刻从水底望向白云,镜子般的海面反射的天空,海天一色,飞鱼掠过,万类霜天竞自由。3D给了这部电影最好的空间感,它很好地弥补了一人一虎长时间的单调性,用纵深分割出的区域,制造出直面危险的紧张效果。

    其实《少年派》是个很单调的题材,交到别人手里,就是个一根筋的童话,但李安却化腐朽为神奇,把种种不可能都给实现了。他用台北机场的一个游泳池制造出翻天巨浪,也制造出碧波万顷、水光接天,朝阳吐露时的炫彩和夜晚灿灿中的荧光,让人疑心这就是天堂的样子,片头宁谧安详的动物园,住着无数“丁满”(狐獴)的食人岛,成群掠过的飞鱼,高抛跃出水面的蓝鲸,所有精雕细琢的景观,美不胜收。

    3D显然是表达这一切的最佳形式,比《雨果》还要好,我一直不觉得李安是“视觉系”的导演,但是拍起来他比谁上手都快,又好又准,技术在他手中完全是服服帖帖的工具,没有一点滥用,而是尽数融合到剧情当中,这则是最难把握的。李安的电影一直有一种去标签化的特征,没有过于刻意的噱头,不管是裸露、同性恋、变异还是如今的3D,实际上用得格外收敛,但没人怀疑《少年派》在视效上又是顶尖的,几乎是《阿凡达》之后的又一个里程碑,所有市场上的,无论真3D还是伪3D,恐怕都要甘拜下风。

    很多水中镜头都要靠3D表现最佳的效果,游泳的时刻从水底望向白云,镜子般的海面反射的天空,海天一色,飞鱼掠过,万类霜天竞自由。3D给了这部电影最好的空间感,所有漂流的部分,犹如洪荒年代,它很好地弥补了一人一虎长时间的单调性,用纵深分割出的区域,制造出直面危险的紧张效果。广角和变焦摄影,变化自然,移动和剪接不露痕迹,具备东方式美感。而《少年派》也正是一个印度少年的故事,李安在画面表现中,也充分配合剧情,构造出印度式的灵性光辉。

    泛海漂流的小舟,实际上也有诺亚方舟式的隐喻,而环环相扣的,发生的弱肉强食和和谐共生,其实是这个世界的天理人伦。电影里有太多值得细读的东西,包括PI同时信仰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一种强大的文化包容,PI在漂流中向上帝和毗湿奴祷告,既有信仰的力量,他研习救生手册,又是向科学的倾斜,这是他的父亲所坚信的东西,成为助他脱离困境的重要力量。这一切,在李安的电影里构不成丝毫的矛盾,他的电影用毫无标签的言语,形成最大能力的包容,至于深层,李安所依赖的,仍然是儒释道的精神穿针引线,用天人合一的细想,阐释各种矛盾之下的共通。

    这也正是李安能玩转3D的根本,在他眼里,这只是一种电影技法,不能凌驾到电影之上,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他亦恪守这一底限。李安的中庸,其实在电影里表现得格外明确,包括他隐藏动物残杀的现场,实则是不愿用暴力性的场景吸引眼球、破坏意境。在剧情上他追求最大限度的平衡,于是《少年派》不仅是励志性的青年童话,更有不同文化的指涉,以及心灵上的升华,“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这是李安的创作精神,他从来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拒绝任何的标签、符号,从未形成特色的镜头语言、声光画面,他的电影更多是借助内力完成各种收敛态却极富文学性的美学。

    李安最懂得怎样将故事纯化,但也懂得怎样构造强大的联系,电影中食人岛的昼与夜,对老虎的恐惧和哀怜,都明显是一体两面的映射,其实是指向人心。而一个人正是在这样的复杂的境遇中漂流和成长,最终才能长大成人。拼命地搏风击浪,PI是一个非常励志的符号,而那圆周率之后无限的尾数,也象征一个人无限的潜能。这个人物的身上,有李安自己的影子,至少在我印象里,他不是天才,天才都是靠嗅觉的,李安却是靠一颗心,以及万般努力,把有限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从家庭戏到现在的3D,他几乎拍遍了所有类型,而且没有一部失败的,和那些固步多年的大师们来说,这样的导演最值得尊重。

    所以,盲目崇拜也好,真心推崇也好,李安在低调沉浮的二十年中逆流而上,已经是个励志传奇,而《少年派》作为玩转3D的超凡映像,算是他二十年导演生涯的一处点睛之笔。电影里,PI用普通人的身躯完成了最奇幻的漂流,电影之外,李安用并不出众的才华,成就了最精彩的导演人生。

    收起
影评人布宜诺斯

布宜诺斯

前《看电影》杂志副主编,自由撰稿人,电影知道分子。

关键词: 死文青 幼稚病 追港片 阅片2400部
  • 《少年派》:从残酷文字到慈悲影像

    【关于改编】故事中的那些残忍和肮脏——鬣狗把斑马肚子吃空了,派眼睁睁看它血淋淋地从斑马肚子里钻出来……这些都被镜头悄悄隐去了,连尸体都转瞬不见,留下船底一抹干净的艳红点缀明净的深蓝之海,似乎是镜头后面的神——李安不忍见,代替我们别过头去。

    【关于隐喻】有趣的是,虽然少年派是伊斯兰教、印度教和基督教的三重信徒,但片中仍隐约可见佛教隐喻,虽然不过分,也明显是李安夹带私货了。毕竟,有哪个神能慈悲过我佛呢?

    身为可耻的原著党,在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还是决定从原著开始。

    原著中有这样一个片段,被李安改编时删去了。说的是少年派在漂流到食人岛之前,有过短暂的失明,黑暗、绝望加上饥饿,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竟然听到了人的声音,本以为得救,没想到那只是另一个遇难的海上漂流者,也是失明的。两个人的船轻轻撞到了一起,彼此握着手喜极而泣,虽然没得救,但,至少有伴了,不至于在一片黑暗中孤独死去——显然,这是对方的一厢情愿,因为在他欢乐地摸索着登上派的救生艇后,很快就进了理查德·帕克的肚子,派为此很懊悔,他既没看到对方的样子,也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

    茫茫太平洋,两艘小小救生艇会相遇的几率有多大?同时失明的几率又有多大?对方船上“恰好”有只老虎的几率又有多大?这简直是个神迹。但恐怕他被咬断喉咙的一刻,大概也不相信自己死于老虎之口。于是神迹变成了一个神开的玩笑。显然,这不符合全片基调,于是被李安去掉了。

    可不可以说,这便是李安对整个故事的改编思路:放大了神的慈悲,轻轻抹去了神对人类的所有恶意嘲弄。故事中的那些残忍和肮脏——鬣狗把斑马肚子吃空了,派眼睁睁看它血淋淋地从斑马肚子里钻出来;干枯的兽骨、人骨、恶臭粪便在舱底堆积如山,趁理查德·帕克跑到食人岛大啖狐獴时,派才得以稍微清理……这些都被镜头悄悄隐去了,连尸体都转瞬不见,留下船底一抹干净的艳红点缀明净的深蓝之海,似乎是镜头后面的神——李安不忍见,代替我们别过头去。反之着力渲染的,是少年派第一次亲手杀死大鱼时的泪水、派和理查德·帕克间欲说换休的情感和怜悯(老虎落水,派挣扎之后决定救它上来是原著没有的情节)、食人岛包裹人牙的莲花,连食人岛的全景形象,都成了一个躺倒的人形,虽然是全片讨论的广义上“神”的具象,但作为和李安同宗同源的人种,于我们必先联想到“卧佛”——有趣的是,虽然少年派是伊斯兰教、印度教和基督教的三重信徒,但片中仍隐约可见佛教隐喻,虽然不过分,也明显是李安夹带私货了。毕竟,有哪个神能慈悲过我佛呢?

    这也是李安的慈悲,将一个本来残酷的故事整个洁化、理想化、童话化了,在派和大自然搏斗的整个过程中,其实让我们记下更多的,是那镜面一样映衬夕阳的大海,那幻影一样的深海秘境,人与虎最终都可以相拥,无一不令人惊叹,美到不可思议,简直不该是浑浊人世应有的,而是出自神的视角,俯瞰整个自然,赞颂生的伟大。因果中更多的残酷可以被忽略,也相应削弱了现实感,因此到了片尾,派的另一个版本故事讲出来时,会带给人一种“梦醒了”的感觉。两个版本故事,一个虚幻而美丽,一个残忍而血腥,一个满溢着神性,一个则充斥着人性,原欲,还有兽性。你选择相信哪个,答案其实很简单——取决于你对你的神,到底有多少信任。

    从书到电影,始终在强调“这是个会让你产生信仰的故事”。书里面的派,少年时便对各种宗教、各种神有着许多许多疑问,就算经历了海上漂流,奇迹般生还,长大,成家,成了正常而心灵富裕的中年人,他的疑问也从未停止过。这也正是我喜欢这个故事的地方,他不会确切地告诉你,神是什么,神能做什么,派能活下来就一定证明了什么,不以悲喜、成败给予人任何定论,而是始终用一个开放的态度来探讨和吸纳,由你自己来决定,如何选择和信任。于我,这也是一种慈悲。

    当然,《少年派》能这样干净美丽,除了“李安的慈悲”,可能还存在第二个故事版本,比如导演制片密会“斩隆(詹姆斯·卡梅隆)”方案一二三四步啦,福克斯高层明令不许吓坏小朋友啦,梵蒂冈、麦加市政府、恒河治理委员会联名抗议不许厚此薄彼啦……你选择相信哪个,由你自己决定咯。

    收起
影评人银河战星

银河战星

《看电影》杂志前主笔,极客界爬行动物,电影让我进化。

关键词: SF患者 说段子 反学院 阅片2300部
  • 《少年派》:享受过程,忘掉真相

    【关于结局】我从不觉得厨子的那个故事更残酷,动物的那个故事更美好,它们都是为了活命展开的残杀,但是只要把厨子的故事,换成情节相似的动物版,就等于是把人类道德观换成了丛林法则,而在丛林法则中,杀戮并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也没有好坏之分,杀戮只是为了生存。

    【关于真相】“真相”与“假象”,其实也是优胜劣汰的结果,对人类生存有利的,就存留了下来,广为传诵,其中就包括宗教,也包括畅销书,对生存不利的,有些消失了,有些变成了小众的野史。

    小时候追看过一部动画片,主角经历了一番精彩的冒险旅程后,在他当初开始旅程的地方醒过来,他有些遗憾又如释重负地说了句,“原来是个梦。”这句话弄的我失眠多梦寝食难安,在无法接受这是个梦的焦虑感中度过了一星期,直到第二部开播,告诉我那绝对不是梦。

    本来以为这种强迫症似的较真,只有在少不更事的年纪才会发生,后来才发现,每当碰上这种二选一的电影,还是会去琢磨一下,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很纠结,不然,《罗生门》和《公民凯恩》或许就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影迷津津乐道,《盗梦空间》最后的陀螺到底有没有停肯定也没人关心了。

    但看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我明白了,童年时对孰真孰假的执着跟成年后并不相同,前者是在想:如果这么美好的经历根本没发生过,那真是太遗憾了。后者呢,只是想搞清楚真相。就像你觉得有义务告诉你的子孙,圣诞老人其实是个长着啤酒肚,找不到稳定工作,待会儿还要被雇他的老板压榨的卢瑟。你觉得自己是在向他们揭示真实的现实,但你忘了他们关心的只是礼物,当他们以为自己是从圣诞老人那里拿礼物时,他们会全天候表现的很乖且年终无休,因为他们得讨好一个无所不晓的神,但他们一旦知道礼物是从你的工资里来的,他们只需要当面讨好你。于是你根本不是在揭示真相,而是毁掉了小朋友们的自律机制和奋斗目标。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成年后的派问来采访他的作家,你相信哪一个?作家选了有老虎的版本时,派会微笑着,甚至还有些赞许地说,你跟随了上帝。

    他压根没提真假的事,因为他在海上漂流那会儿,正是凭着相信有一只老虎伴随左右,才给自己找了些事儿做,也让他不那么孤独,如果他只是单纯面对厨子杀了吃肉汁饭的年轻人,又跟他母亲同归于尽了,肯定会去慨叹人在绝境中被激发出的本能,居然是如此阴暗,他还会为母亲牺牲自己只是为了救他而愧疚,这么多的负能量肯定会在太阳烤干他之前淹死他,他需要正能量,救生船上除了生存手册也没有别的励志书,更没有Wifi供他上网看心灵鸡汤文,所幸派是个很乐观的少年,从他对暴风雨的态度可以看出,尽管在甲板上被风吹的东倒西歪,但他还是挺乐呵,我们可能连碰上个多云转小雨,就已经把重点放到裤腿边的泥浆上了。

    少年派可能把这次海难看成了一次磨难而非灾难,并从欣赏海洋的博大和壮美中生化感情,很可能,厨子版本的故事跟动物版本故事的对应,也是他对整个事件的特殊理解。我从不觉得厨子的那个故事更残酷,动物的那个故事更美好,它们都是为了活命展开的残杀,但是只要把厨子的故事,换成情节相似的动物版,就等于是把人类道德观换成了丛林法则,而在丛林法则中,杀戮并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也没有好坏之分,杀戮只是为了生存。所以,即便老虎的故事不是真的,是少年派精神分裂了也罢,是他在非常状态下换了个角度看问题也好,有老虎相伴,都避免了他患上忧郁症,且斗志昂扬。

    所以真相是什么,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点不重要,你不会因为真相是厨子大开杀戒,就觉得被李安拍到极致的海上美景都不存在,进而要求电影院退钱给你。这部电影更像是罗夏试验,你在电影中看到自己,就像派在老虎的眼睛中看到自己,它只负责测验出你的心理反应,根本没有正确答案。而我更倾向于第二个故事,不过不是因为我不跟随上帝,而是因为如果它是真的,那我们看到有老虎的那个故事,很可能就是少年派为了活下去,幻想出了一只陪着他的老虎。这法子要是用来解决拖延症肯定相当有效,:如果我能精神分裂出一只爱吃拖延症患者的老虎,那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懒懒散散。

    “真相”与“假象”,其实也是优胜劣汰的结果,对人类生存有利的,就存留了下来,广为传诵,其中就包括宗教,也包括畅销书,对生存不利的,有些消失了,有些变成了小众的野史。

    收起
影评人达达先生

达达先生

影评人。问达达是什么,便不达达,达达就是对电影的呓语。

关键词: 爱电影 学院派 非文青 阅片4000部
  • 《少年派》:超越想象,极具禅意

    【关于父权】派的父亲是强势的,这又成了李安电影中的父权威严的典型表现,派的母亲在电影中基本便是以一种被压抑的女性形象出现。而派本人呢?第一部分的故事他都在被各种外力压抑,所以他寻求宗教的帮助。

    【关于信仰】李安在采访中说“我觉得我对信仰,还是有一种向往,可是心里面还是有那头老虎,还是搞不定。”所以,影片也的确无意去重拾人们对宗教的信仰,在李安来说,寻找到可以依靠、可以相信的东西,远比去投入一个宗教重要。

    李安一直热衷于去探讨宗教礼仪的问题,这在他之前的华语电影,以及在好莱坞所拍的《理智与情感》、《断背山》等片中就表现出来。而且,“李安来自一个宗教传统不强的文化背景,反而能捕捉到美国本土文化中的宗教感”(李欧梵)。当然整体来看,与其说李安执意于探讨宗教、道德、礼仪等问题,倒不如说他看重的是揭露一种文化上的压抑感。他新近的作品《色,戒》,就鲜明地体现了这种立场。所以按照李欧梵先生所说,李安的电影看起来总是很闷,但闷中却有韵味。这样的判断放在如今这部口碑极佳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虽已不是非常精确,但也能大致概括我对李安这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印象。

    李安影片的闷大概来自于他身份所带来的一种文化压抑。所以我很相信李安选择改编这部并不适合电影化的小说的很大原因在于,他在派身上看到了自己,一种迷茫和坚定。小说和电影中,派坚信神的存在,却皈依了三种宗教。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是对宗教和信仰的热爱,但换个角度来说,这其实是派的迷茫,他在多种文化渊源的宗教中跋涉,觉得每个都值得信赖,却又不知放弃哪个,于是这种迷茫带给派的便是对多种宗教的信仰,当然这也为派带来父亲的嘲笑。

    有话说,爱的多了,便是哪个都不爱。放在这里可能就是,信的多了,便是哪个都不信。所以,派在电影中最终将依托放到了God之上,在这里,God只能是作为神存在,而不再是基督教中的那个上帝。对于李安来说,这种情节对他十分受用。他来自于宗教信仰不浓厚的台湾,发展在美国,多文化的生活背景给予他的是摇移不定的“宗教信仰”(如果能这么说的话)。李安早年接受采访时说幼时因母亲而受到基督教的影响,但他早期的影片却是鲜明的东方教义。因此,对于一个时常有恐惧感的男人来说,找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东西就太重要了,在柴静的采访中,李安说“对信仰有一种好奇,还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想要去受苦受难的感觉,想要找点罪受吧,希望精神能够提升。”于李安,就是寻找超脱了宗教的慰藉。这种慰藉,在电影中就幻化成了派嘴里和心里所信任的神。

    影片里的每个人几乎都是压抑的,甚至包括那只老虎。派的父亲是强势的,这又成了李安电影中的父权威严的典型表现,派的母亲在电影中基本便是以一种被压抑的女性形象出现。而派本人呢?第一部分的故事他都在被各种外力压抑,所以他寻求宗教的帮助。这种压抑直到海上,直到所有外力消失,包括理查德·帕克被驯服,自然的力量被消解,派对神的疑问被释放之后,派的成长才真正开始显现,影片才开始转入到一种平静、安详的节奏当中去。

    而至此,影片就臻于化境了,李安用超越了想象,又极具禅意的方式,将最美的画面、最震撼的想象、最平和、写意的内涵用极为先进的3D技术展现了出来,这部分商业化的表现方式既妥协了观众又极具李安的风格。到结局,李安用开放性的尾巴给观众留下了疑惑和遗憾,遗憾在理查德·帕克没有回望一眼,疑惑在到底何为真何为假?这个结局很有韵味,提升的是影片的质感,却似乎也打乱了观众对好莱坞电影叙事完整的期盼,所以,《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让很多人兴奋,也让一些人失望。

    李安在采访中说“我觉得我对信仰,还是有一种向往,可是心里面还是有那头老虎,还是搞不定。”所以,影片也的确无意去重拾人们对宗教的信仰,在李安来说,寻找到可以依靠、可以相信的东西,远比去投入一个宗教重要。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李安将自己的内心用十分瑰丽和现代的方式摆放了出来,实际上展示的是每个人在成长中的恐惧和不安,而李安也似乎在用实际经历告诉人们,最好的方式就是,抱有信念,与恐惧同行。所以,影片到底是什么结局已经不重要了。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