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最坏的时代:国产剧较上年产量下跌了15%,市场囤积了3万集电视剧仅播出了8千集,800部上星电视剧仅有35部收视率破1,媒体与观众对雷剧烂剧的怒骂比任何一个往年来得都要更猛烈,于是,2012年被称作了“国产剧严冬”。但在冰雪的表象之下,电视台开始推行新的理性购片制度,制片方不再一味向“钱”,网络版权泡沫破裂,电视人们说:这是最好的时代。在腾讯娱乐独家专访的镜头里,十位电视业界大佬表达了同一种声音:是寒冬,却也是转型、是阵痛;连广电电视剧司副司长王卫平都破天荒赞了一句:理性是生存的法宝。在这岁末年初,面对被集体唱衰的2012的国产电视剧,腾讯娱乐愿以这份年终策划为电视人传递正面的力量。道阻且长,溯洄从之,心怀希望。[详细][微博热议2012电视剧]

电视剧减产遇严冬? 投资方不再疯狂投钱

剧组变少了,横店广场显得空旷。

对国产剧遭遇严冬的说法,大概没有人比老郭更有体会。2012年初冬,寒流之下的浙江横店迎来了史上最冷的冬天,而老郭的冬天来得更早。作为“横漂”,老郭日常工作就是穿梭在横店各剧组跑龙套,一天工资40块。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开工了。老郭入行纯属意外,2012年的春节,只抢到了一张站票的他让老婆回家过年,自己则跟着工友去当群众演员。正月新年全国人民都放假,却仍有18个剧组在横店赶戏,老郭把《隋唐英雄》、《隋唐演义》、《英雄》几个大戏窜了个遍,就在横店扎了根。说到曾经好光景,老郭止不住眉开眼笑,“那段每个月都有40、50个组开戏,不愁没饭吃,只愁人太多抢不到岗位。比在工地干活轻松多了”。好景不长,到了6、7月,横店的剧组急剧减少,部分场区3个月里就开了7组戏。“很多群众演员接不到活儿,就到工会门口去守着。但是也没什么用。”

“横漂”老郭的感慨得到了导演刘江的印证:“今年电视剧数量少了,横店四五十个组拍戏的地方,只剩下七、八个组了。”刘江还告诉记者,去年6月上海电视节看似热闹,但真正成交的电视剧数量却“几乎没有”。著名制片人、华谊天意影视公司总经理吴毅告诉记者,和2011年1.5万集的电视剧产量相比,2012年产量下降了15%左右,如果把这一比例折合成剧集的话大概有2000多集。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电视剧产量的急剧减少?吴毅一语中的:“供大于求”。吴毅称,不少影视公司为上市大量投入电视剧,加上各种游资、热钱眼红影视业的红火,也都想分一杯羹。过剩的投资造就了过剩的产量:2012年市场囤积了3万多集电视剧,成功播出的仅有8000集。曾提着一箱钱寻找项目的投机商人、在影视业赚了N桶金的老手们这都才反应过来,电视剧并非稳赚不赔,依然存在一定的风险。制片人张纪中则形容得更直白:“电视剧的门槛非常低,有钱就拍。有的目的也不纯,为了捧他们的女朋友就投钱了,或者有的拿个东西弄笔钱就拍了,蒙人家,最后给砸在手里了。”

自食苦果的投资商们痛定思痛,一些人离开了,一些人留下了。对这一结果,导演刘江表示,电视剧产业目前的严冬肯定是个好现象,投资越来越谨慎,与此同时,好剧也会越来越多,“产业还在,不是真没钱了,只是变得理性了而已,只要是好东西还是愿意抢。大家还是会看到希望的,哪怕是暂时的低落也是好事。”而面临着失业的“横漂”老郭则体现了更现实的乐观,他向记者表示,横店的戏虽然少了,但是其实拍戏的机会还是有很多,听群演们说,上海、青岛几个地方很好找活儿,“现在现代戏更吃香,拍的人多”,等过完年他就去那些地方试试。

导演郑晓龙
郑晓龙

2012年确实进入了一个严冬,电视剧的产量也确实有减少。但是总的看来,目前降下来的都是真正的泡沫部分,而质量上乘的好剧依然很抢手。该拍的、该买的,都没太大影响。但是电视剧行业降温并不是什么坏事,降温是好事,过热不好,过热质量就会过烂。

制片人吴毅
吴毅

2012年是严冬的一年,电视行业投资的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变化,电视剧的投入少了,电视剧的拍摄也少了。和11年相比,2012年拍摄数量少了15%左右。但你换个角度,深入去看,其实是2011年投入太多了。前年热钱涌入,电视剧大量挤压,回笼很困难,而且缺少精品剧。经过了2012年的调整,2013年电视剧数量上应该会有一个上升。

好剧太少争议剧多? 制片方不再唯收视论

甄嬛传

2012年《甄嬛传》一剧撑天下。

曾几何时,国产电视荧幕几乎成了雷剧的天下,爱国青年愤愤不平:“内地就是没好剧”。这类抗议在《宫》与《回家的诱惑》夺走11年年度收视冠军后达到了顶点。于是,在2012年,他们迎来了《甄嬛传》。这部号称"集宫斗之大成"的后宫戏横扫大江南北,好评如潮。受欢迎到黑龙江卫视连着播了13遍;台湾4家电视台集体买断首播及重播权,台湾观众在未来三年内将与“嬛嬛”天天见;一剧撑天下,倒显得其他电视剧集体失声。难道2012年泱泱中国就萧条得只剩了一部《甄嬛传》?

年初,张嘉译小宋佳联袂出演《悬崖》,编剧耗费五年打磨剧本,赢尽业界口碑,虽然也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但和张嘉译此前的《借枪》相比,还是相差甚远;5月,《心术》挟着吴秀波海清六六的人气加之医疗剧的敏感主题登场,骂声一片。7月,国民导演滕华涛一心想以《浮沉》展现人性选择,却因原著书迷痛批而口碑折戟。8月,想为年轻人当盏指路明灯的赵宝刚因《北京青年》收获了他个人导演历史上最多的差评。10月,力图以《圣天门口》艺术化手法再现"史诗中国"的制作人吴毅与安徽卫视签署了对赌协议,根据收视率高低决定分成高低;一如预期,该剧收视狂跌,口碑倒是没太差:大部分观众看不懂,无从吐槽。收视红榜上的仍然是《怪侠欧阳德》、《济公3》、《向着炮火前进》这些雷剧——尽管就连这些被视为收视保障的大雷剧表现也并不太好。数据显示,2012年播出800部电视剧中收视率破1的仅35部,占总额5%,破2更是寥寥无几;而在11年,收视破2的电视剧就有15部。制片人张纪中感叹:“大公司、大导演、大制作、大阵容的剧并没有获得好收视。市场颇为尴尬,口碑剧不一定好收视,好收视绝不是好剧,叫好又叫座者少之又少,备受争议的剧越来越多。”

拍了烂剧被骂、拍了品质剧不但收视不佳而且还是要被骂的现况,难免令投身在这个行业的人们觉得委屈。《甄嬛传》的成功,导演郑晓龙谈得最多是主创为拍戏如何几宿不睡;《北京青年》评价两极,赵宝刚会再不同的场合一遍遍强调拍戏的初衷:“现在的教育造就出一批有文化无能力的人。因此,我产生了一种冲动,想告诉年轻人,改变自己还来得及。”倒是一直生活在非议声中的张纪中看得通透:“电视剧口碑两极分化的原因有两点。第一、制片方打磨精品剧有点急于求成,而观众的接受程度还需进步。二、市场原因,唯收视率论错误观念。”

到这里,电视人们集体试水口碑剧的挑战总算是结束并宣告失败了。失败是否代表终结?在《圣天门口》上差点血本无归的吴毅给出了答案。这位曾以《士兵突击》掀起军旅风的知名制片人,年近半百,梦想却仍是要为国产电视剧创立标杆,“在创新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即使碰壁也不回头。”

编剧高满堂
高满堂
  

历史剧缺乏正气;年代剧缺乏神气;现当代剧缺乏地气;探索缺乏勇气;作家缺乏志气。这个话展开来讲,我始终觉得我们的电视剧跟风现象、克隆现象非常严重。如果我们一味地从改编到改编,从模仿到模仿,从娱乐至死到娱乐至死,那么中国的影视剧发展没有明天可言。作为创作者,至少应该拿出自己的良心去制作,去赌电视剧的明天。

导演阎建钢
闫建钢

圈里人都明白,在电视剧中,撒狗血、玩雷劈或者直接穿越、宫斗、婆媳战,反倒投资小、牵绊少,拍起来也轻松。而且,只要最终卖出去了,收视率都还不低。作为电视剧创作者,看到这样的现实,我们也很无奈。当然我们更希望,钱花在刀刃上,精力放在品质上,而不是一味只图卖出去了事,有收视率便齐活。

电视剧销量下滑? 电视台不再被瞎忽悠

湖南卫视的收视下滑敲响警钟

电视剧制作人在2012年对梦想与艺术的坚持很美,电视剧发行人在2012年的现况却有点糟。 首先最让发行闹心的是,曾经用一张演员名单两份故事简介就可以搞定的电视台看片购片流程在2012年却开始变得复杂。据贺盈时代影视公司老总张珺涵介绍说:“从前电视台买片子,第一看大腕多不多第二看剧本简介什么类型,两个都合适买片这事儿就基本定了。到了2012年,电视台第一看剧本大纲,第二看演员阵容,第三看片花,就可以决定买不买片子了。到了13年,这个流程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据说第一先看剧本大纲好不好;第二看演员阵容怎么样;第三看制作团队都有谁、第四看前三集内容、后三集内容,全都审查一遍也不一定会买。”

更令发行闹心的是,电视剧就算经历了层层检查终于成功卖出,也并不代表万事大吉。某影视公司版权负责人告诉记者,购买合同签订后,电视台只会预付总额的10%-15%,保留随时退剧的权力。直到该剧确实在电视上播出完成了,才可能获得全款。因此,电视台编排调整、人事变动都有可能导致退剧的发生。据了解,央视近期就因编排更改而对10部电视剧进行了“退货”。

电视台购片行为的改变,或许可以从2012年上半年湖南卫视收视的大面积滑坡开始追溯。《宫锁珠帘》、《青瓷》等被寄予厚望的电视剧表现差强人意,《逆转女王》等剧收视糟到被迫腰斩;湖南卫视频频更改节目编排也未能挽救下滑的势头。眼见十年卫视收视霸主的地位即将不保,许多湖南广电内部员工难以接受,甚至有制片人曾私下暗示记者,“收视率下滑是被对手恶意操纵”。但不管内部员工情绪如何,外界早已认定湖南收视下滑是因为湖南对电视剧质量缺乏把控,过滥的雷剧毁了收视之王。这一观点似乎也得到了湖南卫视高层的认同,自下半年开始,湖南卫视着重调整剧目的购买标准与播出编排,收视渐有起色。

有同样觉悟的电视台并不只有湖南卫视一家。某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购片主任告诉记者,“一线卫视电视剧编排基本已经到2013年底,二线卫视也排到了十月份。也就是说电视台从去年底就开始一部剧不买,也不会影响下一年编排。在这样的背景下,上面领导给的购片要求就是,要买就买好剧,要么就什么都别买。”

尽管电视台谨慎购片的行为令人苦恼,但这些纠结的发行从业者也坦白承认,抛开职业设定换位思考,电视台的理性谨慎其实正是观众之福。“毕竟,买烂剧既花钱又丢观众,这是标准的赔本买卖。客户的理智行为,对这行业也有正面推动的作用。

制片人张国立
张国立

我拍了无数电视剧,但是现在不知道该拍什么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电视剧很难拍,是不是世界不是我们的了?不知道观众会喜欢什么,电视台更青睐什么。2012年,电视台购片都谨慎了,在投资上也更加小心,哪怕一年少做剧,也绝对不轻易投资去当炮灰。但是,我认为收视率不重要,重要的是传递正确的价值观,传递正能量。

制片人张纪中
张纪中

明年电视台购片机制逐渐专业化,对于小作坊式的影视投资公司而言是噩耗,因为不给他们蒙混过关的机会,但对于正规专业化影视制片方而言是好事,全凭本事吃饭,电视台不可能花钱买烂剧。好电视剧如同好酒,不怕巷子深,只要你拍的剧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电视台,对得起观众,就一定对得起你的荷包。

网络购剧风光不再? 视频网站不再人傻钱多

《太平公主》曾创下网络版权记录。

《攻心》的网络版权卖出2000万;《新还珠格格》网络版权卖到3000万;电视剧《浮沉》没写完,单集售价就突破了百万元,《宫2》卖出数千万的天价。搜狐视频的COO刘春曾傲娇宣布:“现在的视频版权市场就是资本的竞争。”那是2011年,网络版权价格的攀升涨得比房价还快。

言犹在耳,影视公司还没来得及从暴利的春梦中苏醒过来,2012年一开年,电视剧的视频版权就遭遇了价格跳水般的下调。2012年电视剧网络版权的价格比2011年下降了约50%左右,曾经动辄近两百万一集的电视剧,如今也不过百万。价格跳水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高昂的购剧、运营成本使得视频网站不堪重负。业界传称爱奇艺5000万元购入的《太平公主秘史》,其广告收入只有十分之一,对此爱奇艺CEO龚宇坦承“越贵的剧亏损越大”。腾讯视频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也感言:“没有一个行业会永远烧钱烧下去。”爱奇艺业务发展部高级总监张语芯如是说,“11年买(电视剧)就是抢,有一种竞标举牌的感觉,大家只管问'能不能买到',抢了一年,开始反思值不值从,2012年11月开始,爱奇艺就不再考虑购买虚报的高价剧。”

如果说,暴利过后价格的正常波动还在片商可承受范围内。那么接下来视频网站界的频频变动却再次给了影视公司当头棒喝。3月,两大视频网站优酷网与土豆网宣布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6月,腾讯视频、爱奇艺、搜狐视频宣布结成联合采购联盟控制版权成本。紧接着不久,优酷土豆以及PPTV宣布加入,联合购剧的联盟从3家扩大到5家。这意味着,电视剧还是那么的海量,可是有资金有意愿有平台进行购剧的视频网站却变少了。

尽管赚钱的渠道少了,利润被摊薄了,影视公司内部也并不都是哀叹的声音。有说法称,在2011年到2012年,居高不下的明星电视剧片酬就是因为疯狂上涨的视频版权价格给催高的。导演刘江分析称,“网络版权卖的太High了,演员涨价和这个很有关系。片方觉得网络能提供资金回笼很重要的补充,他就敢花大价钱去砸演员,哪怕在主流媒体挣不到,在网络上能回本,一下把演员价格提高了。泡沫一碎,大家都摔地上了。回归理性比摔残好。”网络版权价格的下调将带动电视剧整体价格的下降,势必也将推动演员片酬的合理波动。如此看来,视频网站趋于理性,同样也会影响整个产业趋于理性。

导演刘江
刘江

今年最大的事是网络泡沫的破灭。视频网站可能有几部戏花了很高的价格买,播出效果却一般。(直接导致)视频网站的购买行为越来越谨慎。网络版权原来是很大的市场,一开始一集能卖到上百万,然后下滑到一集十几万,再到突然间整个市场没了,这让制作方很紧张,也只能减量了。这个网络泡沫对行业的影响挺明显的。

导演赵宝刚
赵宝刚

我的剧一直很看重网络反响,虽然存在太多不负责任的网友,但是网友的确是直接对电视剧做出反馈的。虽然去年网络版权下降很多,这明显是在为2011年的浮躁买单。但视频版权网络的下降,并不代表网络购剧市场的低迷,只能说更加专业和理性。据我所知,网络平台会更加精细化,在购买上,会选择最合适该平台的电视剧。

我们所期待2013:严冬已尽,春天不远

民营公司是行业中流砥柱(画/张雯)

有影视公司的老总唉声叹气的说:“2012年是电视小年。明年不玩电视,改玩电影了。”广电总局局长李京盛则说,“我们忙碌了一年,影视剧砸碎骨头连着筋也要求生存,你们岂能风轻云淡的将我们一年的辛苦定位为'小年'?”这是李京盛站在电视剧市场的高度来说的话,作为旁观者,说句实话,电视剧不好玩,去玩电影你也未必能玩转。

2011年国产电视剧市场,产量上涨、价格上涨、收视上涨、连带从业者的集体薪资都在上涨,似乎人人有钱赚,天天掉钞票,黄金大道似乎一直铺到2046年。2012年却用现实一再提醒做美梦的从业者:产量过剩导致的剧集囤积,该买单了;卖剧价格疯涨导致的明星片酬疯涨,该买单了;无数急功近利拍出来的雷剧烂剧透支光了电视观众的信任,该买单了。

任何一个行业,想要从荒芜到丰硕,都要经历痛苦的蜕变,2012年各家卫视已经发现,买错一部片子很可能影响一季度收视,甚至毁了树立多年的电视台品牌。那么2013年,电视台注定要学聪明,不再轻易购烂片,大牌演员不再是购片唯一标准,制作是否精良成为先决条件。

电视台购片方从此不再只看大牌,顺势利导,影视公司可以选择不再用钱死砸演员,遏制明星们坐地涨价、片酬虚高的现象。将金钱与精力放在剧本打磨、道具运用、后期制作上。或将一如编剧高满堂所预言的:“电视剧大腕时代将终结”。

而这些又势必会影响制作公司的投资标准,电视台谨慎购剧,那么影视公司自然不敢盲目做剧。小马奔腾、中视、华策影视、海润等多家影视公司负责人都曾表示,2013年不再盲目投资电视剧,如果没有好剧本、合适班底宁愿不做,“要做就做精品剧”。作为整个行业真正中流砥柱的民营影视公司们,或将以行动向整个2013年庄严承诺。

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王卫平所言,无论今年冷还是热,整个电视剧产业是朝着向上的朝阳的方向在走,趋于理性和专业是不变的导航。严冬已尽,春天不远。

电视司长王卫平
王卫平

2013年电视剧市场不会有太大变化,尤其政策上,或许限制题材相对会有所放松,会鼓励大家,多尝试投入一些类型剧,但品质会要求越来越高。也就是无论什么类型剧,制作水平是否精良是基础,理性是明年的生存的法宝,在这里提醒电视剧工作者:投资要理性,需要精品,购剧要理性,只买精品。

导演高希希
高希希

2012的确是一个特殊的一年,优胜劣态,处于洗牌的状态。整体上也体现出致力于向精品求索的方向。所以2013年,好品质、精品电视剧一定会增多。无论哪个时代,什么政策下,做好剧、坚持精品就一定不会错。或许某些山寨剧有一定收视率,但是却不能长久。因为观众每天都在成长,他们终有一天能分清什么是好剧、什么是烂剧。

导演尤小刚
尤小刚

广电总局一直抵制唯收视率论的原因就是在于,希望制片方先把质量搞上去,也要求电视台加重电视剧对观众的启迪和教育意义。今年不少影视公司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断在努力。一部没有艺术涵养、缺乏积极向上精神的电视剧,收视率再高,关注的人再多,总局还是会有意见。今年有的剧虽然表面上看收视奇低,但是他们的努力和追求,还是能看得到的。

往期回顾

2012电视回归理性
2013电视综艺十大预言
三位摄影娱记眼中的娱乐圈
2012乐坛遗老的满腹牢骚
2012乐坛中坚的肺腑之言
2012这样才是微博过
2012娱乐圈style

幕后人员: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