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在F4时期,我就像给别人打工,哪一天我想走,拍拍屁股就走了,反正已经赚到了这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钱。”刚出道时仔仔常把“退出演艺圈”挂嘴边,他性格内向,又不爱做明星,每次签约后都暗暗想,混完这三年就和这个圈子说再见。

  然而谁也没想到,在这场抗拒和服从的拉锯战中,快满32岁的周渝民在娱乐圈已经熬过了整整12年。更没想到的是,坐在我面前的他,为了一个只有两三句台词的电影,已经整整接受了一天的采访,片刻也没得闲。

  灰色西装配黑色皮鞋,消瘦脸庞,利落短发,周渝民像极了刚刚从对面写字楼出来的商务男,身上再也找不到半点花美男的影子。

  “得到男粉丝的肯定更重要。”从偶像派转型演技派的八年里,他蓄胡子、脏兮兮、瘦到嘬腮,把这张漂亮脸蛋“毁得不轻”,有人说他“自虐”,有人说他简直在摔饭碗,可他自己却不以为然:“我的私生活太无聊了,所以宁肯活在角色中。”从二十岁到三十岁,仔仔接了20部戏,当过厨子,做过痞子,养过儿子,他喜欢并享受着20种人生,就连恋爱也从戏里谈到了戏外。说来也巧,从许玮伦、大S再到如今的喻虹渊,周渝民和历任绯闻女友都在戏中相识。

  谈入戏太深,就不得不提因戏生情,可一聊感情问题,经纪人就像上了发条的交通警察,挥舞双臂摆出各种STOP的动作,而仔仔也似乎读懂我想要知道答案的心情,他配合的加快语速,更加滔滔不绝,我心中一阵暗喜,可谁知,旁边督战的经纪人已经快要急得跳脚,眼看“马要脱缰”经纪人和助理干脆把我从椅子上架了起来。

  “这个不能回答!”经纪人的一声“咔!”仿佛让时间也凝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经纪人、助手三个人的六只胳膊,挡在我和仔仔之间,在这些互相缠绕的胳膊中,我隐约看到,仔仔那个突然停止的表情,和嘴边没说完的半句话……

  我有点失望,因为有那么一刻,我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走近了他。[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封面人物

  2008年,周渝民用《痞子英雄》挥别台湾偶像剧,尽管这部戏让周渝民与金钟奖影帝失之交臂,但他却意外收获了一段爱情。去年31日的跨年夜,喻虹渊被拍到现身周渝民家的阳台,两人相依偎着看烟花,甜蜜时动情亲吻,让恋情正式曝光。


  谈到感情生活,周渝民不自觉地扬起嘴角,边微笑还边偷瞄站在一旁“督战”的经纪人。尽管经纪人已经站在记者对面,摆明禁问的态度,但也许每个恋爱中的人都忍不住分享心中的喜悦,他说:“想喝水的时候还没开口,就有一杯水拿给你,那种感觉,那种默契,我觉得是最幸福的事。”


  平平淡淡才是真,难怪有媒体报道说,两人一起去超市买日常用品,看起来就像老夫老妻般恩爱、自然。

腾讯娱乐:你觉得现在的感情状态或者说你最向往的一种感情状态是什么样的?

周渝民:我觉得感情说穿了,它根本是没有一个状态可言的。向往的爱情,很多人向往的东西都是借由戏剧给你的画面,所以你就会觉得我的白马王子是什么,我的白雪公主应该是什么,其实不是。我现在可以比较深刻地体会到,我的状态就是简单,简单就可以享受到幸福,这个感觉是我最向往的。

腾讯娱乐:简单就是一种幸福?

周渝民:对,无所谓做任何事情,甚至不做事情都可以。你的心灵是知道你有一个羁绊,这个羁绊可以深深地吸引着你,这个比任何东西都来得重要,不是外表的,不是所谓制定的那些形式上的东西,而是一个心灵默契很够的两个人,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那种想喝水的时候还没开口,就有一杯水拿给你,那种感觉,那种默契,我觉得是最幸福的事情。

封面人物

  除了延续爱情,周渝民也把戏中的友情延续到现实生活中。F4在他心中是一辈子的好兄弟,然而时光过得飞快,单纯美好的青春期稍纵即逝,就像初中时候的铁瓷“四人帮”终究会踏上各自不同的人生路,想要回到原点,又谈何容易。

腾讯娱乐:今年江苏台的春晚F4又重新聚在一起,感动了台下那么多的粉丝,你们当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周渝民:我的感觉跟很多人的感受不一样。对我来讲,四个人之前最靠近的一次工作其实不过在三年前,你得想想我们并不是一直在发四个人唱片的歌手,本来能够在台面上见到我们的机会就很少,可是也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很享受那个时候的感觉和状态,因为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有四个人的工作,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可以真正做回我年龄上可以做的事情,因为我是四个里面年纪最小的。

腾讯娱乐:就是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心里面的力量。

周渝民:对,我觉得不管几年见一次面,或者几年给观众看一次四个人在一起,只要是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录影现场,我们四个人本身就像小男孩这样子,嘻嘻哈哈,笑啊,怒骂对方,我可以数落你,无所谓,我们都是这么好的兄弟。
  你知道我们现场是预录的,我们唱了一首歌以后,接下来肯定要做层色的布景,那台上就需要有一段时间换下一首歌的布景,普通就是赶快下台,但是当天我们没有,我们四个人就在上面拿麦克风,也没停,就当做回馈,现场人很开心,你让我们跳舞就跳舞,你让我们唱歌就唱歌,我们四个人比他们还开心,因为我们享受那四个人团聚的日子。所以那个东西反而是让我觉得印象最深刻的,有关于这次春晚的合体。

腾讯娱乐:就是有一种在家里面的感觉,有那么多兄长在一起,会有一种特别受宠的感觉。

周渝民:受宠倒不觉得,依赖感,好像彼此依赖着彼此的感觉很浓烈。以前的一些记忆,我们在一起工作时候的一些回忆都会涌上心头,而且我们任何人对于工作的模式都没有变,以前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所以一在一起,彩排也不用彩排,试一下就OK了,那个感觉就是默契,四个人在一起有四个人在一起的力量和默契,是可以感化身边很多人,甚至可以感化我们四个人。

腾讯娱乐:现在为什么不能再重新在一起了,你觉得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周渝民:没有不能重新在一起,向来就没有这个问题。但是有一些比较麻烦的东西,如果我们都是在这个圈子工作,我跟你讲你就会清楚,四个人是不同经纪公司的,你要都在一起,很难。这就是为什么外界传了很多次,我们都会去参加哪一个台的春晚,后来都没有成型。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家会来邀约四个人,所以我只能先安排自己的工作,所以没有不行,但是困难很高。这个我们四个人也清楚,没办法,但是我们能够在一起,我们是很享受在一起的那一段时光。

腾讯娱乐:那有没有想到为了四个人团聚推掉一些自己的工作?

周渝民:那一定要他们很明确的先跟我讲什么时候我们要四个人一起工作。

腾讯娱乐:其实就跟四个好朋友聚会,也很难敲时间一样。

周渝民:我们私底下会碰面的,我跟你讲我们私底下碰面不谈工作,谈工作真的很麻烦,大家各自立场都会因为心态成熟了,会有不一样的见解和看法,难免就会相抵触。所以要都在一起,光我们四个人私底下在讨论工作就已经好像有小小的摩擦这样的东西,那你根本就没有所谓默契关系的各个经纪公司。但是只要能够成型,就是希望我们能够都是很开心地去享受那个时候。



  2001年四个大男孩凭借偶像剧《流星花园》一举成名,勾走无数少女心。2013年,F4重新聚首,当30多岁的他们再唱起《流星雨》,曾经的大男孩连同我们的青春好像也都一起回来了。



封面人物

  80后到了爱怀旧的年纪,F4重聚时,多少粉丝在电视机前红了眼,可周渝民却拒绝活在别人的回忆中,这几年他渐渐走出花瓶形象,“有钱为什么不赚?”转型这八年来,这是周渝民解释最多的问题。

腾讯娱乐:当年拍完《流星花园》,你做访谈时说过“我已经通过这个角色赚到了可能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可以随时退出娱乐圈了”,你觉得这么多年来你坚持下来的原因是什么?

周渝民:兴趣,我找到兴趣了。以前我做的事情很杂乱,做很多事是出于市场的需求,商业的考量,希望你们F4来主持节目,我们就变主持,希望你们出唱片,我们就发唱片,我并不对这些东西去反感,但会去反向思考,我真的有能力在当下做这些事情吗?
  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就像打工,没有一个负责、认真、敬业的态度,有一天就是一天,哪一天我想走拍拍屁股我就走了。可是我在拍《战神》电视剧的时候,我找到一个兴趣,就是演员。我觉得做演员真的太有趣了,开始觉得表演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

腾讯娱乐:从偶像派转型到演技派,肯定是个艰难的过程。

周渝民:如果自己内在的条件输了外观的条件很多的时候,你要做的付出要比别人多一倍甚至好几倍,你才可以弥补这段落差。意志力不坚定或者不够痴狂的人,就很容易放弃,但兴趣支撑我很多。

腾讯娱乐:有了兴趣就会越来越轻松。

周渝民:因为我很清楚我自己选的路,如果今天我单纯作为一个表演者,还可以获得很多很多的不要局限在女性的粉丝,有男生说这个人演戏我也开始会喜欢他,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讲可能比较重要一点点。

封面人物

  这次周渝民的新片《忠烈杨家将》是个群戏,杨家七子戏份平均。看片会的时候,电影快放了二十分钟,我竟没认出哪个是周渝民。镜头里那个留着小胡子,黝黑皮肤的三郎,真的是周渝民么?作为七分之一的男主角,周渝民的台词少之又少。记得有一场戏,三郎被辽军追杀,正在紧要关头,三郎猛一转身,弓箭直抵前方,还未发箭一众小兵就被吓得倒地一片,有人笑说,小兵是生生被周渝民的眼神吓趴的,弓箭在他手里,都快赶上冲锋枪了。除了努力磨练演技,周渝民也在戏中领悟了什么是父子情,兄弟情,拍完戏,他就回了趟老家,陪父亲钓会儿鱼或者喝杯茶。他说,自己张不开嘴说贴心话,但看着父亲的表情,就知道“陪伴“比什么都重要。

腾讯娱乐:你从来都是男一号,为什么突然要来做这七分之一的戏份?而且台词很少。

周渝民:我以前拍的很多片都是用角色讲故事,我一直很想演一些,整部戏我都不讲话的戏,尽量用一些肢体动作和情绪的处理去把那样的状态演出来。所以这次导演来找我演三郎的时候,我很开心,很兴奋,好像开始朝我其中一块很想做的一个角色去做。拍的时候觉得不错,出来的效果好像更不错。

腾讯娱乐:所以你现在挑剧本的原则就是挑战演技方面更多一点?

周渝民:其实一直以来都希望以这个目的为出发点,但是年轻的时候,如果我演这样一个比较男人的戏的时候,很多人觉得你没有说服力,当然你自己肯定是不认为。但他们会觉得现在看起来还是太嫩了,太年轻了。所以我以前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快点长大,不一定是真正年龄的成长,而是心境跟外表的东西,我希望能够把以前人家对我所局限的一些框框都去除掉。

腾讯娱乐:你现在是故意地回避“花美男”这样的角色吗?

周渝民:没有故意。现在基本上也不会来找我演这么单纯的戏。台湾的演员,年轻人的饱和度是很足够的,很多演员凭借偶像剧出道,其实可以把机会让给更多的年轻人,看这些年轻人能不能走出自己的格局。而我不能一直重蹈覆辙地去接偶像剧,台湾这个圈子也就知道我不会再去演这样的戏,这也不是我刻意去避的,人如果要不断的进步,我就必须要发展出更多更全面的角色让大家看到。

腾讯娱乐:经常会看到各种报道,说你因为拍这个戏又爆瘦,又有说增肥,就是对自己还挺残忍的,感觉一会儿吃胖了,一会儿又疯狂的瘦。

周渝民:我们公司和我们工作人员都说我有自虐的症状,我觉得是好事。我不希望我一辈子都在拍帅帅的,或者走出来像model一样的戏给大家看,我偶尔可以拍这样的戏,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投入角色,比方说我之前的一部戏,《彼岸1945》,是战争年代的戏,我在拍戏的时候就尽量贴近剧中人物的真实生活,战争是很严酷的,所以我也饥一顿饱一顿。

腾讯娱乐:听周围的人说,你每次拍戏入戏都特别深,都特别投入到这个角色里。

周渝民:有时候自己的私生活很无聊,所以我最大的兴趣是把自己投入到角色里面,角色可以给我带来很多新的不一样的观点,对人对事的观点。像《杨家将》这部戏,演完了我有很深的感受,就是我以前看不到的家庭,我的家人,我演完之后主动会和家人联络,很想打电话给哥哥,也会想要回老家和爸爸待在一起。拍完我就回了老家,陪爸爸。但是我们之间可能什么都不说,就是那样坐着,陪他钓鱼或者喝杯茶。我还是不会跟他讲什么贴心的话,大家可能在一起根本就不说话,但是我看我父亲的表情,我知道他很满足。

周渝民

封面人物

  采访中,周渝民像个大男孩,反复说着“我的私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演痞子警察、演自负精英男、演落魄单亲父亲,每个角色都是一种人生,周渝民享受着虚拟人生带来的快乐。他在角色中成长,也常常难以自拔。情感需要释放,就拍点沉重的戏,压抑过头就拍点轻松的戏,演戏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转型后的周渝民,被人说越来越像梁朝伟,都不苟言笑,但眼神可以秒杀一切。没想到,除了性格,两人平时的生活也有点儿像。曾有传言,说梁朝伟有时闲闷了,就会跑到机场,随便搭上哪班飞机去伦敦喂鸽子。而仔仔若是闲得发慌,就独自开车去河滨公园看人遛狗。

腾讯娱乐:不拍戏的时候,你都做些什么?

周渝民:大家都说我的生活模式很像提前在过老人的生活,我十几岁在过二三十岁的生活,我二十多岁在过三十几岁的生活,我现在三十几岁了。可能因为我自己的朋友圈本身都是长辈比较多,年纪大我一轮的很多,所以大家聊的方式,本来就不会像我这个年龄层这样的。
  有一次我就传照片给孝天,拍的狗在奔跑,他就说你自己来遛狗啊,我说不是啊,因为我本身没有条件去养狗,所以我就一个人开车去河滨公园,看别人遛狗,所以我会戴帽子、口罩静静坐在一边,看到狗狗跑过来,就逗它一下。
  我希望我的生活就像一个生态球一样,那个圆球里面有放一些虾子、小鱼和植物,自己完成新陈代谢,我也一样,不希望有外界太强烈的东西冲击我,也不会去享受掌声,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

腾讯娱乐:工作上的压力都怎么排解呢?

周渝民:有时候自己的私生活很无聊,所以我最大的兴趣是把自己投入到角色里面,前几年我会演一些比较沉重的角色,很难从悲伤中走出去,所以当我很累的时候我就开始找市场上有没有什么开心的角色,用来发泄一下情绪。

腾讯娱乐:等于你工作上面的压力,还要用工作的方式来释放。

周渝民:因为我的私生活太无趣了,很多人的兴趣都不是我的兴趣,很多人喜欢逛街,接触人群,喜欢有群体的一个生活,可是私底下这些都是我很少去涉足的。我反而私底下一休息,就常常待在家里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可能是在做一个角色的沉淀也好,或者是一部戏结束在做一个角色的去除。但是我希望还是活在角色里比较有趣。

封面人物

周渝民

  每个少女都有过发白日梦的阶段,那个年龄幻想对象只能是明星,看看周围的那些同龄男孩,鼻涕还没擦干净,满脸的青春痘,而画报上的明星,打着漂亮的苹果光,眼神深邃,帅得像假人。

  可是,梦总要醒的,当你过了25岁,时光如流水般从指缝溜走,就会明白,白日梦也需要青春作为基础。就像狄更斯的《双城记》这样开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身处好时代,周渝民一出道就大红,是别人梦寐以求的那种大红,但他也必须尽收坏时代的礼物。娱乐圈新人辈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批新锐面孔生猛地杀入演艺圈,希望也能走一把星光大道的红地毯。

  从明星到演员,是大浪淘沙中必闯的一关。这一步,周渝民走得很坚定但也很艰难。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