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2》在九年后拍出续集,续集里只保留了一根主线,那就是昔日眼神犀利言语句句如刀锋的如妃娘娘。但在第二部里的如妃娘娘完全变了,她有一点清心寡欲,保下人,惯亲妹妹,拜菩萨,说哲学,而这些都不是第一部里的如妃所为,直到第15集,她的五阿哥夭折,因果报复谣言再起,如妃的眼里才终于露出只有在第一部里才能看到的狠劲。

  这样的狠这九年我一直记得。所以在第一眼见到邓萃雯时,我差点要跪下喊一句"如妃娘娘吉祥"。但她眼神里却完全看不出有一丁点的狠劲,不过只是很雷厉风行的女子,我和摄影师跟她解释每一组图的创意,有点繁琐,原本以为她会提出抗议,没想到她突然来了一句,"香港的摄影师已经麻木,你们都很有自己的想法",我听了这一句后,立刻放下心来,摄影师坚持拍她的正脸,她一边忐忑又一边喊有feel,还说"第一次有人敢拍她的正脸"。

  跟狠无关的事还有许多。微访谈的时候,她很认真地看每个粉丝提出的问题,回答时细致到每个标点符号,她对断句也颇用心,还善用各种网络表情,并一边嗔怪道,"你们男生都不懂用的"。

  一切就绪之后,采访晚上十点半才开始,知道她当天很早就开工,怕她犯困,我备下两杯热咖啡,眼前是香港中环的夜景,夜深人静,万家灯火。但一切还得从如妃的狠说起…[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邓萃雯微博]


封面人物

  对雯女的采访,我在她如何会修炼出气场强大的这门功课上下了不少嘴舌。说实话,在如妃之前她给我的印象,我基本只记得小时候看过的《侠客行》,她很甜美调皮;而多年后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里的姚小蝶也印象模糊,只知道她命运多舛。直到那个一开场就把陈妃赐死的如妃一出场,她对角色的凶狠、霸气、笑里藏刀拿捏得精准,着实让人另眼相看。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第一部的老班底,黎姿、佘诗曼、张可颐都各有命途,嫁富商生子的,内地打拼的,转战其他电视台的,总之,都无心也不可能会在《金枝欲孽2》再聚首。唯有邓萃雯还愿意坚守,不仅仅是因为戚其义对她说的那句"如果没有如妃整部戏都拍不了",也不仅仅是因为她还欠无线一部剧,尽管她不愿意正面承认,但我执着地认为她对如妃这个角色一定有一点"私心",是因为对如妃还有不舍,所以,再演如妃"是一种使命感"。

    "我如果不演如妃,《金枝欲孽2》就拍不成了。"


腾讯娱乐:《金枝欲孽2》里如妃从那么狠那么霸气变得有一点看破红尘的感觉,以前很放到现在要收敛,表演上你拿捏起来会有困难吗?

邓萃雯:其实如妃不是看破红尘,但也是非常超脱。如果我能先拿到剧本,哪怕只有十集或二十集,给我准备,都不是很难。因为我的人生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也领悟了很多人生经验,领悟了很多事情,到现在也应该差不多到这个水平去了。遗憾的就是因为没有剧本可以研究就很难。

腾讯娱乐:如妃在这一部里突然转了性情,如果你可以先看剧本,你会接这个角色吗?

邓萃雯:你突然间给了我一个没想过的问题…说实话,我可能不会接,因为我好像觉得我表达不了编剧想表达的东西。但如果全剧本提前给我看到,我还是可以接的,它是另外一种人生的态度跟机会。应该说独立来看角色,也是可以表达得很好的。但是整体我还是觉得它比较散。

腾讯娱乐:戚其义跟你说这个角色的时候,应该会告诉你如妃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但你的观念里会不会认为如妃其实就应该是嚣张跋扈的?

邓萃雯:不会,不是这个观念。对我来说,我不太喜欢重复,接这个戏之前我已经问过他们,他一开始就跟我说不是一样的如妃,我说那就好了,起码不是重做一遍。因为之前的如妃已经到了一个太高的高度,而且非常立体,她太抢眼了。而且我是最大压力、最困难的,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留下来让人有期待的一个角色,其他所有演员都是新的。我不敢说她好不好,只是肯定不如那个如妃高。

腾讯娱乐:哪个如妃让你演起来比较过瘾?

邓萃雯:过瘾当然是以前那个过瘾了,一站起来所有人都这样(退缩的动作),可以做永远一辈子都不能得到的那种权力感,那种高高在上或者是人家一看你都觉得很害怕,所有的东西都是让人有优越感的。

腾讯娱乐:玉莹、尔淳、安茜的演员都换了,只有你还在,我可以理解为你其实对这个角色是有一点私心的,因为不舍?

邓萃雯:不舍?是这样的,《义海豪情》之后,因为还是要给TVB再拍一部戏,但我找不到适合我拍的。然后到《金枝欲孽2》剧组找我时,我想我也应该拍它吧,而且他们找我的时候也说,如果如妃不演他们可能就拍不成了,主要是几个女主角都不会来,她们三个是不可能了,如果一个都不保留就拍不了了。所以我有了这个使命感。

腾讯娱乐:就冲这句话,你就答应了吗?

邓萃雯:是很大的份量,这一个原因。另外就是我刚刚说我还是要找一个戏演,因为我还是有约。

腾讯娱乐:就是还有一部戏的约?

邓萃雯:对,我觉得这个戏以前还是给了我很多,如果我要回馈,就不应该把这个事推掉。其实我当时的心是挺矛盾的,因为再拍一个经典,能超越的机会是很微小的。所以现在人家问我有没有期望?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戏会超越以前,因为都是天时地利人和,它不是宫斗,肯定观众不一定会喜欢。我都没想太多,也难得监制跟编剧和主创是一样的,起码主创是一样的,再来一部,还好吧。

    "如妃把我推到女强人的位置回不了头。"


腾讯娱乐:好多人都说第二部的如妃可能会更像你本人一些,你自己觉得呢?

邓萃雯:我没有那么祥和,太夸奖我了。这个如妃是比较平易近人多一点,但因为本身如妃已经给人有很深刻的印象,你洗不掉那个底,所以人家不是很能接受你演一个跟以前如妃差距太大的东西。我的粉丝就说现在她变成了一个小白兔,我觉得这是观众对如妃的情结。

腾讯娱乐:如妃这个角色这十年来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邓萃雯:她让所有观众给我一个演技上面的认可,也把我推到一个女强人回不了头的地位,不只是香港,也把我在内地都定位了一个非常好的、有份量的演员,这些我都要谢谢这部戏。所以这个情结…之前《无间道》说过一句,出来混始终要还的。我觉得我有一点这个心态,你既然拿那么多的东西,还是应该要还的。再来我觉得还是义气,怎么样我也是香港电视剧的一份子,这个戏能拍也应该要拍吧。

腾讯娱乐:女强人的戏路肯定不是从一开始出道就定位定型的。

邓萃雯:我以前演得都是挺可爱,也挺可怜的,都是给人家欺负的。我想那个气场也是从《金枝欲孽》提升出来的。那个角色厉害的地方,是我还没有进入那个戏的时候还只是在定装的那天,化妆造型头饰服装一穿上去,我就好像变成如妃了,有一点神奇,可能它就是很适合我的气质。

腾讯娱乐:是气场。

邓萃雯:其实我之前没觉得我有气场,我一直搞不懂什么叫气场,我以为很厉害是不好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吸引人,一个压场的感觉。

腾讯娱乐:如妃一上身,其他人都会自动害怕吧。

邓萃雯:旁边的人就开始害怕,其实这是互动,人家有害怕感觉的时候,你就特别地觉得…在片场监制就说平常放饭的时候你也不要跑动,你就坐着叫他们去买饭,叫他们去帮你找那个鞋子,吩咐他们做,让我什么都不用做,一伸手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训练,慢慢地把它看成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感觉,角色就出来了。

腾讯娱乐:但是在第二部里面如妃的那种狠少了,我们也就觉得少了很多东西?

邓萃雯:如果不从观众及粉丝的期望来说,我不会觉得遗憾,因为这是另外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心里面没有存在过以前如妃那么多仇恨。她是希望爱的,人要从遗憾的仇恨里面挣脱出来,要把握爱、要懂珍视爱,进步到这一种人生态度是没问题的。只是因为主观性,因为是同一个角色,观众就无法接受。

腾讯娱乐:不宫斗也让观众很难接受。

邓萃雯:但问题还是要看我的对手啊。我之前的对手每一个都是辣妹,还有皇后娘娘。现在唯一跟我对立的,是我的妹妹,观众会下意识地觉得像幼儿园。编剧就说根本不是在做宫斗,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而所有人都希望它是宫斗。

腾讯娱乐:如妃会不会有一段时间回到第一部的霸气?

邓萃雯:不会,但是是另外一种狠,因为她根本不是这个个性,她会用另外一种强度。她不是不懂怎么去生存,怎么去耍手段,只是她不想用。但慢慢她发现她的那个信仰根本帮不了。她不是保自己,她要保的人很多,所以还是要改变。后来这个如妃会崩溃的。

腾讯娱乐:如妃还是一个好坏难分的角色。

邓萃雯:很现实,有时候想做好人也不容易做,尤其是你以为你一直在做好人,但旁边的人一直认为你不是,你还要装,很不一样的是以前的如妃根本不管你们怎么看,但这个如妃是很关心的,所以她下的每一个手段都很痛、很困难。

腾讯娱乐:港媒说《金枝欲孽2》收视率只有19个点,你也有关注到,对不对?跟你心里的期待值会有落差吗?

邓萃雯:我其实没有,但是有很多访问的时候都告诉我,或者粉丝会说。其实我每一次拍完戏无论是好还是坏,我从来都不太重视收视率,我重视过程,过程如果我能享受我就物有所值了。因为戏剧是整体的群体工作,好跟不好都不要放在自己身上,成功了你不领功,因为也不是因为我,我红的时候常常谢谢幕后团队,是整体的,不好的时候也不要揽在身上放在身上,因为都是整体的,而且也加上很多外在天时地利人和。我觉得这个是我预计在里面的。

腾讯娱乐:《金枝欲孽2》是不是你宫斗剧的封山之作啊?

邓萃雯:这个不是宫斗剧。中间也有类似题材的剧本我有想接的,有时候是撞了期,有时候是谈条件谈不了。在内地很火的那部《甄嬛传》里的华妃,首先是找的我,我也看了剧本,但我没有档期,也有很多条件没谈拢。所以,我不会因为拍完《金枝欲孽2》而不拍宫斗剧,能遇到好的角色和剧本不容易,如果真的能碰到,我是会做的。

邓萃雯

封面人物

  邓萃雯对TVB,绝对是爱过又恨过。

  当年同期学员郭富城还在TVB混小角色的时候,她已经如日中天,香港人人都识得她。但在TVB的六年时光里,用她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过着很红又很穷"的日子,她住在遥远的郊区,要转好几次车才能达到,原因是只租得起那边的房子。

  1990年,邓萃雯合约一到,就离开了TVB去留学。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缘由,她确实做到了急流勇退,试问在这个圈子里有几个明星尤其是女明星可以做到急流勇退?但她做到了。雯女对这段回忆用的是轻描淡写,对TVB不至于到怨恨,因为毕竟是电视台一手捧红了她,而之所以会去美国学习,则是"对这个圈子不再留恋,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TVB的制度弱化了演员的能力。"


腾讯娱乐:这部戏里TVB的新演员演技真的会差一点,你平时会教他们这个角色要怎么表达?

邓萃雯:我哪有能力?我自己都念不了那个对白,每一个演员都很紧张在背对白,怎么有能力帮人教人呢?

腾讯娱乐:新人不给力,不怕被拖下水?

邓萃雯:我说一句坦白的话,连我都觉得演起来很吃力,而且剧本都没有的话,是无法准备的,无法研究角色和性格,所有东西都肯定做不好。怎么可能会不体谅他们呢?这个水准已经蛮不错了。
  这是一个比较怪的风气,我常常说真话,我知道可以再好很多,但是如果只能让我前一天去背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剧本的话,就好像你看一盘棋,你要看到整盘棋才知道怎么走,如果都给我盖住,我只能有一格就走一步。我觉得他们有很多都是很有能力和天分的,可以拿8分、9分,但现在我觉得每个人只能拿低很多的分。最可悲的就是这样子,在制度下面工作,其实一直在弱化每个演员的能力。

腾讯娱乐:TVB这两年拍出来的剧,对我们来说会觉得不尽人意的,老套路,又讲不出更多的新意。

邓萃雯:毕竟这是一个不停在生产的,有一点流水作业的工厂,而且不能停。我非常体谅他们创作人,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体验生活。那么大的一个机构,一直都能养活那么多人,一个剧出不了,或者是收视率低就没有机会做第二个戏了,竞争力很强,是不一样的生态。要看它的正面和反面。

腾讯娱乐:你也说过现在很多剧组没有剧本就开工,条件也很乱,当时我在想你是不是在暗示其实就是《金枝欲孽2》?

邓萃雯:整个拍电视的生态都是这样子,不只是TVB,外面找我的戏,开工时间都定了,但拿剧本就没有,有时候是给你五本,有时候是分场,有时候什么都没有,都有可能。但是你问可不可以推迟一点开工又不行。你看到其实我拍得很少,内地戏我没有剧本是怎么样也不会拍的,这是我最基本的要求。TVB是没办法,从来找你的时候肯定没有剧本的。

腾讯娱乐:那片酬上,在内地拍戏确实是比在香港拍戏片酬要高吗?

邓萃雯:当然,香港是一直都偏低。

腾讯娱乐:会不会觉得不公平呢?

邓萃雯:没办法,因为就是一台独大。一台独大不单只是员工怎么样都得接受,而且也是整体行业的退步。如果他不投资和投入,其实就没有了。商业社会就是这样子,超级市场让所有的小店都给关掉了,他要卖多少钱你都要买啊,现实就是很残忍的。

    "曾月薪6000元港币,房租花掉4500块。"


腾讯娱乐:1990年你去国外留学,是因为TVB限制了你的发展,是这样吗?

邓萃雯:那时我还没有到达会对一个公司抱怨的程度,我是他们一手捧出来的,只是在我从小看电视的过程中,没想到拍戏是一点自己的生活都没有的,一天24小时都在拍戏,好像机器一样,熬得很苦,很红,但是很穷。在圈外看的人,觉得演员好高贵,肯定赚很多钱,又那么多人认识,很厉害。但在里面,我刚出道是很红很红,但是根本没有家庭,见不了家人,已经忘记什么是假期。

腾讯娱乐:完全没有私人空间。

邓萃雯:什么都没有,也没有钱,也没有什么演技可言,因为不懂啊。你反而会觉得我能睁开眼睛就拍了。但我是想事情比较成熟的,我觉得这样子会不快乐,而且非常没有安全感。所以我觉得如果我还能有勇气去学多点东西的话,以后的人生还能自己把握。如果我一直呆在这个圈里,我的人生就一直被人挑选,我不喜欢这样子,也可能我是从小内心很强大,我不允许自己受限制。

腾讯娱乐:那时候穷到什么程度呢?

邓萃雯:我做了演员和女主角五年的时候,只能有6000块钱(港币,下同)。演到第五年才有能力自己租房。那时候住在郊区,不是住在市区都要4500块的租金,加上停车场跟汽油,一个月就刚好没了。就是这样子。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不像这十年他们都能拍广告,有很多的活动,以前没有啊,只要你是女一号、男一号,每天都在片场不停地拍,连见家人的机会都没有。

腾讯娱乐:那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去拍电影啊?

邓萃雯:我哪有能力啊?但约满了之后,我觉得我也挺勇敢挺聪明的,我求公司给我接了两部电影,给我一点以后去谈判的资本。之后就改签部头,要不然我就不签,还是有一点资本能养活我自己。养活我自己不会很贵,6000块都可以了。

腾讯娱乐:选择去留学也算是急流勇退了,娱乐圈的明星很少能做到在最红的时候突然消失。

邓萃雯:我没有觉得有什么高度啊。很红,那个红就是一个交换,就是我付出了好多的体力,但是我得到的很少。可能外人会羡慕,但你身在其中,又不能再坐公车,又不能穿重复的衣服,所以其实不容易熬啊,我反而在往后想,如果我有其他学问,或者说我以后嫁人之后可以做别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腾讯娱乐:那段游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要嫁人?

邓萃雯:有啊,因为那个时候我有男朋友。

腾讯娱乐:但为什么没把自己嫁出去呢?

邓萃雯:最后还是觉得不适合。

腾讯娱乐:你再回来拍戏的时候,可能天下已经不是你的了,市场已经不属于你了,那时候难过吗?

邓萃雯:没有,因为我去的时候其实是因为对这个行业不很留恋才走的,觉得没什么了不起才走的。

邓萃雯

封面人物

  1990年后,邓萃雯跟着当时的男朋友去了美国留学。但那段恋情最终以性格不合而告终。这跟当时邓萃雯刚刚从繁花似锦的娱乐圈离开是有很大关联,普通人的生活、闷、像两个世界,都是导致这段恋情分手的原因。之后重返香港,进入亚视拍戏,与《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男主角江华的那段恋情轰动娱乐圈。

  这么多年来,关于雯女现阶段的种种,港媒都只用"享受单身"的字眼来形容,好像她已经不再渴望爱情,也不会再拥有爱情一样。事实上,雯女这十来年,确实很少再对传媒开口提及过去那段时至今日仍在流传的恋爱往事。我也以为这是敏感词,但雯女在打开心扉之后,显然是不介意的。

  多年后,再说这段恋情,她不认为那是爱情,只是迷恋,像投资错误一样的迷恋。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喝了一口咖啡,之后我们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金融风暴让我一无所有,像如妃进了冷宫。"


腾讯娱乐:如妃是一个能在低潮时运筹帷幄的人,她被皇上冷落时会说"落魄如我,也希望在抄经的时候,天不要那么冷",你在事业和人生低潮期的时候,会有如妃这样的感悟么?

邓萃雯:我完全经历过同样的领悟。九八年金融风暴之后,我差不多什么都没有了,从零开始,有很多没做过的工作我都愿意去尝试。这反而是我人生最好的一个转折点。
  你知道,我从18岁一毕业,一夜之间所有的香港人都认识我,其实我已经离开了普通人的生活。后来就算我去美国读书,因为我男朋友是一个普通人,尤其是在美国,生活很平常,可能有一点闷,所以我就觉得很难,好像两个世界的感觉,很难沟通,中间有一些东西是很难配合的。熬过那种跌到最低最低的心情,那个经验让我学到'什么都没有你还有生存的能力'已经蛮不错了。

腾讯娱乐:在经济上也是一无所有了?

邓萃雯:所有身家都没有了,而且还要欠银行钱。所有香港人都是这样子了。我买了平生最贵的一个房子。因为香港没有过楼价跌的,突然间全部泡沫经济了。我拍电视的钱都是有血有汗捱回来的,那个时候感受真的挺像如妃被打进冷宫的感觉,突然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腾讯娱乐:你也一夜之间变得踏实了吧。

邓萃雯:就是慢慢开始很踏实,懂得什么才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可能我长大的环境也不是非常好,不是富二代,所以小时候是很节俭和朴素的。当明星赚钱了以后花费很大,有一些东西你很想拥有,所以才会买那么大的一个豪宅。但到我低到低谷的时候,我才真正地醒了,就好像如妃一样跌到最低的时候,虽然生了小格格她不能当皇帝,但还是很爱她的。亲情很重要。有时候人真的要把所有浮华的东西都认清了,才能看得到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很感恩,那个人生的最低潮才让我将人生走回正轨。

    "对江华是种投资错误。"


腾讯娱乐:那个低潮期也包括没有爱情?

邓萃雯:其实应该说我不再随便乱找爱情。

腾讯娱乐:之前的那段恋情现在想来会教你很多东西吗?就是在亚视拍戏的那段恋情?

邓萃雯:我其实没觉得那是段恋情,那是一个迷恋。觉得很多都是迷恋。

腾讯娱乐:对后来的那种背叛还会心有余悸吗?

邓萃雯:现在没有了,其实没有很久了。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会很任性,都会迷失,都会做错,就好像投资错误一样,得到教训之后不再错就已经很好了。

腾讯娱乐:还会敢去爱吗?还渴望爱情吗?

邓萃雯:当然会啊,但我对爱情的观念和概念跟以前很不一样了,因为以前是不懂,放爱情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差不多要膜拜它,觉得爱情应该是怎么样,太梦幻了,可能只是想象出来的。这几年我一直向往的不是爱情,是爱,爱的包容,爱的接受能力。真正要从结婚或者说跟一个伴侣走到人生最尽头,真的像结婚时候承诺的生老病死都不分离,那个其实不是很美丽、很浪漫的东西。它应该是和谐、淡淡的,不是常常会激情。

腾讯娱乐:很多媒体都写你很享受单身,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邓萃雯:因为我从小就是跟着我爷爷奶奶长大,没有同辈的姐妹,所以我非常懂得在自我的世界里生活,也很享受自言自语、自我幻想,很容易投入任何的连续剧。也可能因为我是演员,平常演戏已经可以体会很多人的生命,所以下班休息一下没关系,不需要常常有人在旁边,可以安静一下就好了。而且,因为我习惯了独立,就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找一个伴去问和依靠。所以我是挺快乐的,而且我喜欢的东西是看戏、看书,都不需要人陪。

封面人物

  雯女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妈妈才17岁,年少不更事的年轻夫妇,也不太懂得珍惜。在雯女很小的时候,父母便离异,她被寄养在爷爷奶奶身边,缺少双亲之爱,令雯女的童年有一块很大的残缺。之后她在年少时也放纵爱过,直到有一天外婆的一句话感触到她,她才领悟到婚姻失败的妈妈也是受害人。但是对于修补关系来说,雯女坦承是她迈出了第一步,我知道这一步何其难,"不是伸出手就可以亲密的",雯女感慨许多,到今日还能在父母面前撒娇,她认为这是一种比婚姻更幸福的幸福。

    "因为父母的婚姻,我对结婚会更谨慎。"


腾讯娱乐:现在给家人的时间多吗?

邓萃雯:多啊,如果有空闲的时候,除了给自己享受的自我空间,第二就是给他们,旅游、过节、平常有空啊,因为我每个星期都去教堂,能跟我妈在一起,我都尽量陪她。

腾讯娱乐:你微博上说有一次过生日还是爸爸第一个给你打电话的。

邓萃雯:他打电话其实是来撒娇的。因为我妈一大清早去买蛋糕,煮了一碗面,因为生日要吃寿面。我在微博上发出来之后,我爸发信息跟我说有错别字。我后来就想,可能他是撒娇,为什么我只表扬我妈不表扬他昨天凌晨零时零分给我打电话。

腾讯娱乐:知道你小时候受家庭许多影响,这个阶段你完全可以抛开那些成见和恩怨,对父母更加包容,会享受亲情,是很美好的事情。

邓萃雯:对。以前的我没法弥补,我也不能变回一个小朋友了,但现在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一段亲情,几十年距你那么远的话,不可能一时一刻就变亲密,这个努力是进进退退的,不可能伸出一只手出来就可以很亲密。但你要不要幸福?你要,你就先主动。
  像我跟林保怡拍《倾城之恋》时,在青岛冷得我要死,有很多的不如意,我真的想不拍了,很苦。后来我就叫我爸来陪我,他在我旁边的房间里,每天为我煮午餐和晚餐,让司机送到现场,每天看到我爸亲手煮的菜,我就觉得很有动力,很窝心,又能熬几个小时等晚餐了。那时候我第一次感受到被爸爸照顾和宠爱原来是很幸福的。我一直都不懂撒娇,跟男朋友也没有。这也是童年的问题,太独立了,没有人给我撒娇的机会。现在我拍戏撒娇叫我爸来陪我、照顾我。我能先做这一步的时候,我爸笑到不得了,他觉得女儿很需要我。

腾讯娱乐: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迈出了这一步?

邓萃雯:因为我需要啊,他们又不是我的仇人。我记得十几岁的时候,外婆有一天跟我谈了几句,我一直记住,'我知道你成长的童年是很不开心,但你不要怨恨你妈不要怪她,因为她也是一个不快乐的女人,她婚姻的失败其实她也是一个被害者'。她说,你们两个是唯一的亲人,要相依相靠。我当时十几岁,我不完全明白,但它种在我心里面,后来我突然间明白,突然间会站在我妈妈的立场去想。

腾讯娱乐:重新修复好父母关系确实是需要花费很大力气。

邓萃雯:为什么我对爱情跟爱能懂得分开?以前我能做的是尽量带他们去旅游,尽量满足他们。但现阶段是我已经没有想要去为他们做什么,而是很自然而然的,到一个地方就会想起下一次要带他们来。我突然间在想,为什么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我老了?慢慢的我觉得爱是很自然的东西,婚姻也是这样子的,不会每天都很甜蜜地说我好想你,可能会打电话问回来没有,可能这样子就很踏实。

腾讯娱乐:经历亲情上的进进退退,对婚姻是更加恐惧还是更加渴望?

邓萃雯:我是比较谨慎,因为我爸爸妈妈他们都有两段婚姻,结了两次婚都离婚。而且我是不会觉得自己寂寞的人,我希望可以比我一个人更愉快,起码不会减少我的自由度。

腾讯娱乐:你现在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满安全感吗?

邓萃雯:对啊,那个安全感是发自内心的,不靠豪宅不靠名利,也不靠有一个老公。

封面人物

  《金枝欲孽2》宣传期来的时候,港媒又传雯女得忧郁症,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有几分真假。但事实上,雯女在拍《金枝2》的时候,确实因为没有剧本、半夜赶戏、背不好台词而身体失调,令她一度不想开工。对于港媒无故放大她的病情,她无所谓,但对港媒无孔不入又添油加醋地渲染苟芸慧、郭富城、熊黛林的三角关系而恨之入骨,因为"动情危险但谣言更可怕",她希望能帮她澄清这种种是非。她已百毒不侵,但她仍然正直。

    "他们编出来的东西会变成我的历史,让我反感。"


腾讯娱乐:在宣传期的时候说你得了抑郁症,只是一个宣传的噱头?

邓萃雯:没有,他们只是夸张,他们说得很严重,因为他们不了解什么是情绪病,所以一概而论。

腾讯娱乐:事实上是怎么样的呢?

邓萃雯:其实是因为当时没有剧本,你要把握一个比较难比较深奥的角色,你完全看不透整盘棋,这是一个很痛苦的状态。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观众对我的期待也很高,尤其是对如妃这样一个唯一留下来的角色。而且这部戏的拍摄条件越来越恶劣,每天都是在半夜12点到6点的时候,用尽你的情绪,对身体不好。所以,所有的东西加起来我就突然间变成了很恐惧和焦虑,皮肤都出现问题了,对白也背不好,每天在很恐惧的状态背对白。
  以前我没有想到过压力有那么大,后来我跟朋友分享的时候才知道其实我身边有很多人都得过忧郁症,还有得甲状腺的病,像张可颐、黄秋生他们都得过。我知道不能小看情绪病,所以很快调整过来了。我信宗教,很快可以超脱,不会不舍得放手成功和失败,这个比较好。

腾讯娱乐:后来确实是看了医生?

邓萃雯:没有达到看医生的地步。但我一直有检查身体的习惯,发现身体出了状况我会立刻检查,发现自主神经失调了。

腾讯娱乐:算是轻微的忧郁症吗?

邓萃雯:没有。忧郁症已经不能工作。我还好,因为我很快就自觉这个情况有一点不正常,立刻求救去检查。

腾讯娱乐:所以他们写得过分了一点。

邓萃雯:他们永远都是写得更差、更恐怖,或者是就编出来。

腾讯娱乐:你对香港的狗仔有很绝望过的时候吗?

邓萃雯:有,现在已经好很多了,通透了,年纪小的时候还有很多愤怒的时候,这都已经过了。现在也蛮体谅他们的,但我不认可他们。也还是有好人的,因为狗仔队已经跟了我好多年,有时候狗仔队已经像朋友一样很熟,他们有时候说你回家了没有啊,我说好了我尽快回家让你收工。其实不是他写的,他只负责拍照,但有人因为坏心肠,也有人因为要卖杂志,也有人是因为没良心,什么都有。我的内心很强大,也可能因为我有基督给我力量,但我不喜欢的是,乱写的话,可能会让别人一直建立起来的品格和信誉,就被毁了,太没良知。

腾讯娱乐:哪件事让你忍无可忍?

邓萃雯:我记得很多年前我骂得最激动,有个晚上我去朋友的生日party,一点酒都没喝,整个晚上都在喝水。但后来他们写我闯红灯过线,超速,说我开车晕,那次我就真的很生气了,你不能说我犯法,因为我一直都是为了开车而不喝酒,你竟然乱编,这很严重,以后万一有什么意外,上了法庭人家都会想象我以前是这样子。他们编出来的东西都会变成我的历史,我反感这样。

    "我相信苟芸慧不是小三,你帮我澄清吧。"


腾讯娱乐:最近还有一个争议比较大,因为你发言力挺苟芸慧。

邓萃雯:就是给断章取义了,我的粉丝很不开心。

腾讯娱乐:澄清一下到底是怎样?

邓萃雯:我其实很生气。那天是《金枝2》的宣传,他们一开口就问我,有很多网友说要罢看《金枝欲孽》,就是因为不看苟姑娘。我当时第一个反应是有多少个网民啊?其实我是想反问,不会吧?他说这样你不怕吗?不担心收视率吗?我说我从来不担心收视率,我比较担心她本人。我那颗正直的心又跑出来了。

腾讯娱乐:关于苟芸慧和郭富城的事,现在确实被写到版本很多。

邓萃雯:其实一直都是编出来的,我就很公平公正地说,不要这样子,我认识她,她不是这种女孩。说一次没问题,说三遍人家就开始怀疑,你说十遍人家就当真的是了。我是很直的人,两个人的感情我不相信因为一个第三者就会被破坏,外人有什么资格去谈论人家?有什么资格不停在替人家讲话?男主角都那么轻松不回应,旁边的人,尤其是两个女的不停在说,好奇怪啊。

腾讯娱乐:对苟芸慧的伤害却是很大。

邓萃雯:对苟姑娘不公平,很多人有动机编这样的故事,而且会像连续剧一样地编下去,我真的受不了。后来因为我在内地多了,很多时候看到主题变成了"苟姑娘第三者",慢慢一传十十传百,那么在国内的访问就变成了是郭富城是因为苟姑娘飞掉熊小姐。我觉得很不公平,十几亿的人相信了这个标题。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是清醒的,名声是很重要的。

腾讯娱乐:传闻对你也很不公平,因为他们会含沙射影地说到你的一些经历。

邓萃雯:是啊,有很多的僵尸粉会跑过来骂得很厉害。但我真的相信她不是小三。你帮我澄清吧。

封面人物

  雯女很敬业,也是我接触过的TVB艺人里最敬业的一个,刷新我对"艺人早已不认真"的另一观。拍摄、微访谈、采访,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半。咖啡凉了,许多故事却还没讲完。

  她的敬业还在于许多细节,摄影师要求她穿着高跟鞋爬上沙发,又要求她在玻璃门前拍一组淋雨的图,她都跟我说,"只要没有危险,我都愿意尝试"。采访时,她需要绝对的安静,示意旁边人降低声调。深夜十二点,我表示抱歉,也愿意放她回去休息,但她却笑言说"是我自己话多了"。

  因为她信基督教,我翻出我手机里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的教堂里看到的关于宗教的部分,她跟我解释为何会有人排着长队只为摸一下耶稣曾经摸过的一块石头。之后她迅速翻看她的微信朋友圈,原来她的化妆师也在那一时间段去过以色列,我们拍的图都是一样的。

  "世界真小啊",她说。

  世界确实很小,我们还会再见。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封面人物邓萃雯

邓萃雯九年前九年后同样被传媒放于风口浪尖,也再次吻合剧中后宫处境的如妃娘娘。[详细]

邓萃雯这些天做访问做得心很累!在荒谬的世界做个有宗旨有态度的人真心不易…[详细]

邓萃雯当演员这么多年,除了在美国念书的那几年比较随性,其他一直都为当演员而活…[详细]

邓萃雯不舍也得剪,新发型献给了这些天的广告拍摄,新形象我喜欢…[详细]

邓萃雯曾志伟,你一日不老要继续玩?也休想我会老…[详细]

邓萃雯看了电影金像奖,看到唱歌的都在角逐影后确实需要反思…[详细]

封面人物邓萃雯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统筹
大方芳

大方芳

火大爷

火大爷

撰文
楚飞

楚飞

摄影
薛建宇

薛建宇

责编
萝卜

萝卜

艺人协调
王晔

王晔

设计
--
制作
廉莲

廉莲

韩振华

韩振华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