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 下一个

余华 苏童:看好贾樟柯拿奖

腾讯娱乐讯(文/付超 图/楚飞)法国时间5月15日,第66届戛纳电影节在法国戛纳举行。本次戛纳,贾樟柯导演的《天注定》时隔三年首次代表华语电影杀入竞赛单元,而杜琪峰的《盲探》 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在蛰伏多年后,华语电影再度迎来一次小爆发。腾讯娱乐此次邀请到著名作家余华、苏童来到戛纳,请他们与到访华语名导、影星对谈,这档名为《戛纳童话》的节目,将用文学走进电影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新鲜的迷影体验。

余华与苏童

余华:用玩票心态看电影 苏童:我对电影又爱又尊敬

在文学界,余华和苏童是中国文坛的大佬,但找他们来谈电影,会不小心就“隔行如隔山”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两位文坛大佬跟电影的渊源,源远流长。

余华的《活着》早在1994年便被张艺谋改编成同名电影,而且《活着》正是在戛纳拿下评委会大奖,并将葛优捧成戛纳影帝。此外,余华还参演过吕乐的《小说》、以及关于聂华苓的纪录片《三生三世》。苏童也一样,他的《妻妾成群》被张艺谋拍成《大红灯笼高高挂》,去年,他还与《云图》原作者大卫·米切尔做过座谈会。

除了作品被改编成过佳作,余华和苏童两人对电影也有自己的研究。余华说,自己为了陪孩子曾经连续六年去影院看电影,他直言,现在的华语电影里看不到生活的影子,看到的都是传说。苏童老师则坦言,自己是个影迷,爱电影的说法有点儿肉麻,自己对电影的感觉更多是尊敬。苏童还开玩笑说,自己喜欢看闷片,因为“我对一个敢拍闷片的导演充满好奇,但我不是变态”。可以想见,两位驾驭文学轻车熟路、对电影又极度有观点和个性的大师,会在未来几天在与华语大拿们的对谈中,奉献许多精彩语录。

戛纳已经一家独大,来电影节就是要拿奖

谈及对戛纳的印象,余华和苏童表示,自己都是第一次来,而在和威尼斯、柏林的比拼中,戛纳已经一家独大。

苏童虔诚表示,自己对戛纳一直心向往之,在几大电影节中口碑最好,而且这种法式趣味、影评人趣味,在商业电影已经席卷全球的状态下,发出了自己的法国是声音。这种声音值得重视,戛纳电影节每年其实都在给自己订制了一个当年必看片单。

余华的说法更直白,他直言,“毫不客气的说,戛纳应该是一大电影节,因为威尼斯和柏林不客气的说,就是一个旅游电影节,影响力已经被戛纳甩得越来越远”。

而对华语电影人这几年拼了命、挤破头要往戛纳扎的现象,两位老师表达了宽容和支持:“来电影节当然就是要拿奖的”。

余华说,“三年后,贾樟柯能够再来,是非常好的,起码我们还有一个贾樟柯,在做让我们感觉到在表达生活的电影。”苏童则谈性很浓,“我和小贾比较熟,他比较特别,因为他跟布列松的创作方式是结合起来的,法国人可能会认为贾樟柯是法国电影的孩子,他们对贾樟柯的认可和喜爱,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血液上的认同”。

两位都认为,其实,对导演来说,来参加电影节,拿奖是最重要的。虽然这会显得很功利,但你得对投资商负责,为票房担忧,“其实当导演挺不容易的”。尤其是中国导演要考虑电检制度,“艺术之外的压力都很大”。

余华苏童互动频繁,互相吐槽金句频现

由于是多年的好朋友,余华与苏童在现场的互动十分频繁,而且花火四溅。两位老师的嘴功,一点不比笔头差。

谈电影情结时,余华吐槽说,“要不是苏童坐在我边上,我可能还会说一说,他坐我身边,我还真不敢说。”吐槽完,他立马安抚苏童,“他对电影的了解,我觉得比电影导演都多,他看什么都深,广度大概只有崔永元可以跟他比”。

而在谈到华语导演创作困难的问题时,余华刚说完作家比导演压力小,创作零成本,买一个笔记本只要4000块已经很好了,起码能用4、5年。苏童就立马打岔说,“写十个长篇不成问题”。而余华立马呛声说,“那得看谁写,如果是贾平凹写有希望,但他不用写稿电脑”。插科打诨完毕,余华正色说,“对年轻导演来说,第一部电影砸了,可能就没有第二部的机会了,但作家不一样,过些年出名了,之前写的书都可以再版”。

从15日起,两位作客的《戛纳童话》将陆续推出。16日,章子怡与姜武将成为头两位嘉宾加盟与两位老师对谈,他们会擦出怎样的花火,敬请期待。

>>>前往第66届戛纳电影节专题

幕后: 统筹曾剑 方芳制片宗渺渺编导吕璨外联啊呸责编张筱雪后期杨斌推广李芳芳设计林珊如制作韩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