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 下一个

腾讯娱乐讯(文/付超 图/赵阳阳 视频/张超、宗渺渺、吕璨)5月16日,章子怡做客《戛纳童话》,与苏童、余华座谈。节目录制现场,章子怡不但聊起自己在好莱坞的拍片经历、而且分享了"拍戏时打巴掌是真打还是假打"的技术性问题。整场座谈,章子怡谈兴极佳,不仅反客为主反问苏童和余华,还大方向苏童邀约剧本求合作。

在整个戛纳电影节期间,腾讯娱乐将持续推出重磅视频节目《戛纳童话》,余华、苏童两位文坛大家将作为全程嘉宾,与来做客的明星座谈,用文学的方式解读电影。

余华、章子怡、苏童

余华苏童打探拍戏经验 章子怡:我的表演是学院派

三人的对谈从表演开始,两位文学大家,从章子怡口中获得了许多超越他们体验的第一手表演经验。

余华就很好奇,章子怡在好莱坞呆过不少时间,好莱坞跟内地的工作方式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章子怡坦言,心态方面,就是"傻乎乎"就去了;经验方面,则是"他们会很有逻辑很有秩序的去打造你"。

章子怡特意举了《艺伎回忆录》的例子,拍戏前期,自己学习了很多关于礼仪、舞蹈、台词和其它细节的课程。"那种状态很像在学校,你知道自己只要好好学下去,到开机的时候,就不会有问题"。再往前推,拍《我的父亲母亲》时,"我去乡下做农活";拍《卧虎藏龙》时,必须去学练剑。回忆起这些经历,章子怡自信的说,"我觉得我还是学院派的一种表演方式,我自己也很希望去花长一点时间去学习,我是从中受过益的"。

具体到表演的细节,童心未老的余华很想知道,如果拍片需要,打巴掌的戏,子怡会真打还是假打。章子怡坦率说,"我真打过别人,也被别人打过。"这个话题勾起了章子怡的回忆,在和巩俐合作《艺伎回忆录》的时候,自己就有被巩俐打巴掌的经历,"巩俐姐拍之前问我,是真打还是假打?我说,来真的。结果那场戏拍了三条,我回去卸妆后,手印都在脸上"。

听到这个段子,余华有点吃惊,小小吐槽一句说"巩俐够狠的"。而章子怡赶紧解释说,这都是为了拍戏需要,而且"如果让我选,我宁愿被煽"。

章子怡:李安是大师 苏童:你是他失散的孩子

从表演聊到表演经历,话题又无法逆转的转移到李安身上。章子怡告诉苏童,自己演艺生涯中,从李安身上学到最多。章子怡分享了两个小细节,"昨天的晚宴上,李安的一个经纪人找到我,说李安一直在找我,我见到他,他就紧紧搂着我。"还有就是,在5月15日的戛纳开幕式上,评委会主席斯皮尔伯格挨个介绍评委登场,"其他人都是直接叫名字,只有在介绍李安时在名字前加了'大师',我作为他的演员和朋友,特别感动"。

看到章子怡如此动容,苏童忍不住称赞"你就是他失散的孩子",苏童还说,自己和余华在飞往法国的飞机上看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都觉得李安很了不起,"他其实是在思考哲学问题"。

虽然章子怡对李安的感激和尊敬溢于言表,但被问到会否以后当导演时,章子怡却果断给出否定答案。章子怡又举了个李安的例子,"有一次我问李安,他一个片子里的长镜头是怎么弄的,他说,交给副导演解决就好了。但在中国,一个杯子一双筷子都需要导演自己去操心,他们身边没有能辅助他们的人,所以,导演就是男生要做的事情"。

而对于章子怡的回答,余华很满意,"说的很好。人一生做好一件事就好了"。

章子怡:我不信"如果" 余华:你适合做外交部发言人

从戏里聊到戏外,话题开始轻松,苏童好奇打探,作为艺人,会不会感觉私生活被关注受拖累。章子怡回答说,小的时候会委屈,但人可以变强大,强大后,没有什么破解不了。而面对苏童"如果你当时没有去演戏,而是去跳舞,会是怎样的光景"的问题时,章子怡直接表示,"没有如果"。

对于章子怡在对谈中透露出的气场与自信,余华和苏童都表示颇为意外,余华直言不讳说,"你适合做外交部发言人,话说得太好了,不会犯错误。"章子怡先是调皮回应说,"为什么要犯错误?"随即坦言,这可能跟自己最近在《最强音》做评委有关,"其实我是不会说话的"。

苏童干脆直接招供说,"我的很多套都被你破了"。而章子怡则以一句玩笑回应——"苏老师做主持,的确还是有待商榷的"。

章子怡反客为主频频发问 提前预约苏童作品改编权

章子怡的出镜一贯比较收,但在这期的《戛纳童话》中,她却表现出少有的积极。对谈中途,章子怡反客为主,频频向余华和苏童发问,甚至干脆预约苏童老师作品的改编权。而整个对谈的气氛,也因为这样的互动,热闹很多。

对余华和苏童的作品,章子怡显然了解甚多,她本人也主演了根据苏童作品《妇女生活》改编的影片《茉莉花开》。谈起这部片,章子怡反问苏童,对片子有何看法。苏童坦言,自己对片子的想象跟侯咏出来的版本还是有差距,"片子很流畅很好看,但还是有哪里不太对。"但苏童肯定了章子怡在片中的表演,"如果你写自传,《茉莉花开》会是自传里重要的一个章节"。

对于余华的《活着》,章子怡则称赞它为"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喜欢、能记住的作品"。余华则把军功章分了一半给张艺谋和葛优——"片子当年因为有些技术问题,张艺谋没去戛纳,但片子拿评委会大奖时,全场起来给他的空椅子鼓掌。葛优比较郁闷吧,媒体不让报,搞得后来梁朝伟在戛纳拿影帝,大家都以为他是第一个"。

章子怡还问起两位,什么样的导演和编剧,才能让两位放心把自己的小说改编权交出去。余华先是开玩笑说,"谁钱多就给谁",然后坦言,自己鲜少参与改编创作,"《活着》后来改编成话剧,我在活动上公开说过,话剧版我从头到尾没有参与,它获表扬不要夸我,获批评也不要骂我"。

苏童则认为,电影和小说有因为都是关注人的命运,所以两者之间有共通的东西。但自己不太能接受很多作家因为怕导演改不好、拒绝交出小说改编权的做法。"它改编成电影,已经不是你的东西了"。

访谈结尾,章子怡毫不避嫌大方向苏童邀约说,"下次有新作品,能提前寄给我吗?"苏童则认为这个问题不大,并开玩笑回应,"只是我最近写的东西越来越不好看了"。

>>>前往第66届戛纳电影节专题

幕后:统筹曾剑 方芳制片宗渺渺编导吕璨摄像张超 小钢外联啊呸责编张筱雪设计林珊如制作韩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