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 下一个

腾讯娱乐专稿(文\楚飞 图\赵阳阳 视频\张超)戛纳电影节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由腾讯娱乐重磅打造的《戛纳童话》,本期做客嘉宾迎来戛纳常客范冰冰,与苏童、余华两位作家畅聊她的戛纳故事。当文学遇到电影,总有意想不到的火花产生,霸气十足的“范爷”,不仅现场向两位作家要角色,还半开玩笑地表示,如果有一天要写自传,要苏童余华帮忙合写。

苏童、范冰冰、余华

再谈“范爷”称号:我就是江湖儿女

见过大场面的范冰冰,在录制《戛纳童话》之前,也笑言这次是完全带着“被拷问的心态”而来,所以还会有点小紧张。

一开场,作为主持的余华就问冰冰“范爷”的称号是怎么来的,范冰冰回应道,第一次听粉丝喊“范爷”的时候,是在一个机场,当时她还以为跟她同机的还有范伟,直到粉丝一直追着她喊“范爷”,她才知道自己有了新的外号。“这是个很难解释的问题,因为我是山东女孩,心比较大,性格里也有男生的部分。”

苏童则追问冰冰是否排斥这个称号,冰冰笑道,“因为我是江湖儿女嘛,排不排斥都没有力量改变”,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担心,“老这样叫,我会嫁不出了。”

现在不像二十六七岁时那么强烈想嫁了

既然说到了嫁人这个话题,苏童、余华自然追问起范冰冰想何时出嫁的问题,令冰冰防不胜防,但又招架不住他们的“逼供”。她向两位作家坦承,在二十六七岁的时候,确实很想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结婚生子,“女人到了一个阶段,可能需要一个更宁静的生活。但那个时候没有遇到可以交付出去的男人。也许是缘分没到,也不是在对的时间吧。”

“现在?再看吧,又没有那么强烈了。”冰冰如是回应现阶段感情状况,“有点茫然,其实我不喜欢不明确的感觉。”

冰冰还跟两位作家说,直到现在,她还是喜欢娃娃和玩偶,还自曝自己住的地方完全不像一个三十岁女人的房间,“你们想象不到的,所以我就觉得我心里还没有到成家立业的时候吧。”

戛纳红毯为什么不穿中国风?回应:我已经不需要再证明

这是范冰冰连续第四年走戛纳红毯,虽然不是时尚圈的人,但两位作家都知道范冰冰震惊世界的龙袍、仙鹤装、China瓷造型,缘何今年不再穿中国风走红毯了呢?

对此,范冰冰强调,这回她有意做一次改变,在没来戛纳之前,她每次出国做时尚类的活动或者旅行时,经常被误认为是日本人或韩国人,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中国,令她很烦,她知道成龙大哥也经常遇到类似的问题,“他们对中国的认识太弱了”,所以后来到戛纳走红毯,她就想把中国风带出来,“现在只要我一站出来,他们就知道我是中国人,我就像一张身份证,一直到今年我不用穿中国的衣服,他们也知道我(是中国人)。”

想不到吧,范爷也是“动批”一族

余华特别好奇,私底下的范冰冰到底是怎么样的,范冰冰立刻表示她也是北京“动批”一族。原来她私下会乔装打扮,穿着随意的衣服,戴着口罩去菜市场,也去动物园批发服装,“就是早晨五点去批发,很多年轻人去一买就五六件的那种,我也经常和我的同事去,我愿意去感受那样的生活。”

苏童调侃演艺圈的明星都太瘦,冰冰也有同感,她认为女明星都拼瘦是一种变态的现象,她还自嘲说“自己几乎是最胖的女演员”。“她们都是八十几斤,越来越瘦,我有一百多斤,几乎是最胖的女演员,杀了我也减不到八九十斤,我只会去保持还能看的方向,但有些人就真的很苛刻。”

三人比古怪,范爷邀余华苏童帮忙合写自传

余华突然话锋一转,说他这么多年来因为职业的原因,生活方式古怪,越来越懒,懒得跟人打交道,苏童接话说,“他享受这种古怪”。但余华马上把这个话题抛给了范冰冰,她古怪的一面在哪?

范冰冰想了想,认为自己也是一个挺古怪的人,“我不是特别合群,很熟的人见面才会打招呼,遇到越不能说的人就会很尴尬,别人就会以为我很高傲吧。”

三人谈话期间,苏童又笑言下次写小说,要指定范冰冰为女一号,“不仅是女一号,还是女二号,还可以作为导演和编剧(参与)”。不过,冰冰表示还没有考虑过做导演,但她希望下次两位作家如果把小说版权卖给导演的时候,一定要跟导演说,“这个角色是给小范的”。

娱乐圈许多明星都出书,但范冰冰觉得自己“还是一本未完待续的小说,还没有到最后的大结局,所以没想过出书”。但她很灵机地现场向两位作家发出邀请,如果有一天要写自传,要请苏童和余华来合写,“你们俩要合着帮我写”,苏童余华一边答应着,一边冲镜头喊“这段掐掉”,现场气氛乐成一团。

戛纳电影节专题
幕后: 统筹曾剑 方芳制片宗渺渺编导吕璨外联啊呸责编张筱雪后期杨斌推广李芳芳设计林珊如制作韩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