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 下一个

腾讯娱乐讯(文/楚飞 图/赵阳阳 视频/小钢)“我跟赵薇好了,不会让中国GDP上升,我们不好了不会让中国GDP下降。”陈坤面带微笑,轻松回应:因为在他看来,友谊不能绑架,十几年的同窗友谊,他和赵薇以前、现在和未来都是一个样。也许他们从来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铁,自然也就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决裂。他更明白,说赵薇和他友谊破裂的传言,其实只是炒作。即使到现在还没有看《致青春》,即使他准备心情好了再去看。

5月16日,陈坤做客《明星戛纳之约》首次回应与赵薇的不和传闻。在戛纳的一幢普通公寓里,陈坤心情大好,侃侃而谈,聊到兴极处主动要了杯好茶,边品边聊。

与赵薇:以前、现在、将来都是一个样

腾讯娱乐:为什么没有支持赵薇的新片《致青春》?

陈坤:我一直在国外,赵薇给我发信息问我看没看,想听听我的意见,我说我回国就去看。

腾讯娱乐:那你会去看吗?

陈坤:看我心情了。

腾讯娱乐:网上传你和赵薇的友谊发生了变化?

陈坤:国内的新闻,我的团队都会给我看。其实不是一个事情,赵薇跟我是十几年的同窗,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未来还会怎么样。首先,我觉得不应该把友谊这种东西放大,在需要的地方放大它的好,或者在另外一个需要的时候放大它的不好。友谊是两个人个体的行为。老赵结婚了,她的老公也是我很好的朋友。这既然能够成为一个话题,稍微觉得有点不爽,这哪跟哪啊?我觉得我跟赵薇好了,不会让中国GDP上升,我们不好了不会让中国GDP下降。不是很大的事情,我们都这么多年朋友了,演艺圈也做了这么长时间演员了,非常明白这是宣传。是朋友就不应该在意。她跟我发信息跟我讲的时候我就觉得哎没事。

腾讯娱乐:所以你是完全被动的?

陈坤:我应该怎么主动化呢?我的个性非常直接,不能捆绑,不能以“友谊“来绑架我跟赵薇。我为什么要发呢?不能说你们让我发我就发。

腾讯娱乐:但是你在微博上有发君子友谊的微博?

陈坤:那你们想多了。君子的友谊只要有情怀就会明白,我们和而不同。不要把友谊跟认识一个人成为朋友混为一谈。我跟赵薇十几年到现在,不用去放大,不用去渲染。

与戛纳:从去海边撒尿到电影从业者

腾讯娱乐:这是你第几次来戛纳了?

陈坤:第四次来戛纳了。

腾讯娱乐:心态有变化不?

陈坤:十多年前来戛纳,还是小孩,朝圣的感觉,很兴奋。我记得结束之后,我和小新,跑到海边去撒了泡尿,当时我希望要再来。那个时候我刚刚从电影学院毕业,对电影很有憧憬,对电影也不太懂,没有具体的愿望,就是想再来一次而已。

腾讯娱乐:是想拿个影帝?

陈坤:影帝也有吧,其实不很明确。以我的个性,有具体的事才来,我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参赛,如果能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角色能参与的话,我也会很兴奋。

腾讯娱乐:现在呢,来戛纳是个什么心态?

陈坤:现在中国电影市场也繁荣起来了,经济有了很大改变,虽然现在好片不多,说实话,但整个工业和观众进影院的习惯已经养成了,来这边的中国人也不像以前一样了,做party,做什么,在戛纳这个平台上做一些有面子的事,都比以前更从容了。我自己也不像十年前像小孩一样那种朝圣的感觉,那时候看什么都新鲜,现在更像一个电影从业者。以前我关注有趣的事情,关注大牌明星。每个明星看都很喜欢,现在,关注的是哪些是我最喜欢的导演。

与演戏:很害怕变成演员油子

腾讯娱乐:谈一谈新片《过界》吧。

陈坤:我饰演的是一个司机,还蛮有趣的,我演一个拥有香港身份的内地司机,在香港的工作状况,在社会冲突的背景之下,两个不同人的一种关系,还蛮有趣的。

腾讯娱乐:你有花时间去揣摩这个司机的角色吗?

陈坤:前两年一直在休息,因为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思考的空间,前两年拍戏都是连轴转,一部接一部的。都没觉得没有内在的能量和热情去创作角色了。然后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到了六七月的时候,我觉得我差不多了,我在生活当中也观察了许多司机,对陈坤来说,演现实体裁的角色是蛮难的,稍微有点戏剧化或者历史性的人物来说难度没有那么大,每个人表演是不一样的,我也觉得这样一个朴实的生活中存在的角色,对我来说,有点难度。

腾讯娱乐:表演方式上发生改变了吗?

陈坤:以前太像演员的状态,这次方式像一个旁观者,我在尝试一种新的观察人物的状态,有一点点不一样。

腾讯娱乐:第二次和刘嘉玲合作,虽然第一次《让子弹飞》里没有对手戏,这一次感觉如何?

陈坤:很帅,像个女侠,酒量很好。很周到,照顾我,我是很尊重她的。不一定很多演员跟我合作后我都会很尊重,但她是其中一个,不管是角色的专注度,还是为人,所有的细节,都会让人觉得很棒。

腾讯娱乐:对于演戏觉得这几年风格呀,各方面呀有改变吗?

陈坤:还好吧,现在这几年都是尝试期。演员演久了就会变成演员油子,我很害怕,我已经有这样的迹象了,一直在演一种你能触摸到的类型角色时,就会油,这几年我很有好奇心,我对不同角色的类型想去学习,去试,不同类型的练习,会对自己有一个积淀,戒除掉惯性的表演方式,有成功也会有失败,都是一个过程。我觉得我应该尊重角色本色,大或小,惊鸿一瞥的,我都愿意尝试。这个学习,是非常好的开头。表演状态比以前松了,也充满了一些自信。

>>>前往第66届戛纳电影节专题

幕后: 统筹曾剑 方芳制片宗渺渺编导吕璨外联啊呸责编张筱雪设计林珊如制作韩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