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路

薛晓路

主要作品
Xiaolu XUE

微信官号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资讯。

薛晓路

【编者按】 导演周“潜力女导演”系列推出第5期薛晓路。
   薛晓路编剧出身,带着股不让人讨厌的傲娇劲,她用《西雅图》5亿的票房创造了多项爱情片纪录。学院派的背景让她说话很讲究,她仿佛是一颗安静的棋子,在这个圈子里有着自己的行走地图。 [详细][高清组图]

本次导演周“潜力女导演系列”共推出5期,你最看好哪位女导演呢?投票告诉我们吧!
猛戳进入投票页面

>>点击回顾“潜力女导演”系列第一期赵薇<<    >>点击回顾“潜力女导演”系列第二期杨采妮<<
>>点击回顾“潜力女导演”系列第三期金依萌<<  >>点击回顾“潜力女导演”系列第四期黄真真<<
>>点击回顾“潜力女导演”系列第五期薛晓路<<

在角落里思考的薛晓路,这是《西雅图》 片场,编剧出身的她对故事的考虑比别人更较真。

  2010年的处女作《海洋天堂》赚满口碑,2013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升级成口碑票房双赢。导演界菜鸟薛晓路,用一张飘红成绩单,把“万事开头难”的古训踏翻。

  这样的表现别说放在女导演圈,即便不分性别,也是许多同行或许干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而能有此惊艳表现,薛晓路的强大编剧能力功不可没——北电文学系硕士的科班背景,《和你在一起》、《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多部影视剧的编剧经验,让薛晓路的导演跨行,扼住了“一剧之本”这段决定电影质量的七寸——在谈及为何编剧多年终下决心当导演时,薛晓路给出的答案就是“不想让别人再篡改我的剧本了。”

  面对面开聊时,薛晓路身上的书卷气一点都遮盖不了。她用词很讲究,“古代”一词从她嘴里蹦出来就变成了“长古”;她还很骄傲,“我最讨厌改剧本,要我修改我宁愿重写一版。”已经拍过两部长片的薛晓路甚至还很干净,整个导演的工作职责,她还是最喜欢前期筹备和后期制作,因为“跟编剧的状态很像,很安静。”而谈到团队培养的问题时,她愣是“不解风情”地表示,“沟通没问题了,但也会固化影响创造力啊。”……

  或许我们要感谢薛晓路的学院派背景,它赋予了这位青年女导演必备的专业素质之外,还教会了她如何跟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聪明地保持适当的关系。借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里赵又廷的一句台词,她为沉寂已久的导演圈,注入了一股清新之风。

薛晓路和陈凯歌合作后就开始做生活剧。如《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冯远征的眼神立刻颤抖了有木有。。。

感谢陈凯歌。当导演都是被逼的。

 “编剧是我所有身份里我自己最看重的。”这句话是薛晓路整场访问的开场白。而在随后的采访中,关于编剧的话题也时不时从薛晓路嘴边跳出来——她清醒得明白,自己作为一个导演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薛晓路很幸运,从学生升级为职业编剧的第一片便遭遇的是陈凯歌的《和你在一起》,而这次遭遇,薛晓路将它定义为“受益匪浅”。彼时,薛晓路天天和陈凯歌、黄建新开会讨论,因为陈凯歌的关系,大学时期交作业,碰到修改意见宁愿重写剧本也不愿改稿的薛晓路,为《和你在一起》的剧本前前后后改了六七稿。“他让我明白,所有的剧本最重要的就是人物,如何让人物出彩很重要,凯歌老师特别会抠这个。”

  顺利出师后,薛晓路也没想过当导演。她电视剧和电影剧本都写,只要是自己喜欢的题材。但她也清楚地认识到,无论是导演还是编剧,女性在这个群体里都是少数派。“电视剧可能还好点,因为都是家庭生活剧,女编剧处理起来更细腻,我们都开玩笑说,咱是大姨妈编剧。”话虽如此,薛晓路还是尽可能在保持情感细腻的同时,在题材上极尽闪转腾挪之能事,这期间的编剧代表作,就是那部曾红极一时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一边在北电任教,一边写着剧本,薛晓路的生活已经过得很滋润。如果不对自己交出去的本子那么较真,也许她根本不会走上导演这条路。但事实是,编剧当久了以后,薛晓路开始逐渐对合作的导演们失去信任。

  2005年上映的《秋雨》便是体现薛晓路失望的一部极具代表性的片子。虽然影片当年为薛晓路斩获了一座华表奖最佳编剧奖,但她对此并不以为然。“它是中日爱情的题材,跟历史和民族问题挂一点点关系,但讲的是宽容、民间的反思,中国人的原谅和日本人的忏悔,因为我特别讨厌盲目的民族主义情绪。但结果拍出来之后,中国男孩就说,我们中国人最瞧不起日本人。然后有什么事就对那个日本女孩横眉冷对,掀桌子。我看了以后就说,哎呀天哪,这个我明明不是这样写的。这是我特别反对觉得特别愚蠢的,我就特郁闷。”

  类似的郁闷在薛晓路的编剧生涯中并不鲜见,“有些题材改了我郁闷下就罢了,但有些我是不能接受改动的。”也正因为此,在2004年写完《海洋天堂》的剧本后,薛晓路下定决心,自己当导演。“我想表达的是因为中国福利体系不到位而产生的人间悲剧,用情感节制的东西去表达,不想有光明的伟大。我不想去煽情,也不想因为我对自闭症很了解,就把它写成那种特讨巧、特傻的那种东西。”

  而在下决心之前,薛晓路也不是没尽心去找合适的导演人选,但结果是,“我也接触了其他导演和制片人,每次谈的时候我都觉得我这个本子太有可能被篡改了。”为了这个本子,薛晓路有很长的跟自闭症患者接触的生活经验,她说,自己的一部分坚持,也是因为不想电影将来上映后,被他们指着鼻子骂:“薛晓路你跟我们这么长时间,怎么会这么表达我们?”

  为了这份坚持,从剧本问世到拍摄,薛晓路近五年时间没有接任何其它的项目,“我就死气白咧的非得做导演。”

《海洋天堂》虽然票房不高,但是口碑不错。李连杰可是赚尽眼泪。

我一小编剧,唯一资本就是剧本

  拍完《西雅图》的现在再回望《海洋天堂》那会儿,薛晓路的语气轻描淡写多了。她已经可以很淡定的说,《海洋天堂》的立项开拍,“就跟投稿似的。”这也的确是事实,从编剧晋升为导演,薛晓路的敲门砖依旧是她的剧本。

  用薛晓路的原话说,“我就是一小编剧,跟谁都不熟,又特别不善社交,我唯一能拿得出来的资本,就是剧本。”《海洋天堂》的剧本出来后,辗转到安乐老板江志强团队的手上,对方说江老板正有个新导演计划,你可以试试。于是,在没有见过安乐任何工作人员的情况下,薛晓路按照对方的修改意见,改了三稿剧本,当然,改动是“吸收一些意见,也坚持一些自己的东西。”

再然后,薛晓路和江老板及其团队吃了个不到一小时的工作午餐,“整个过程我也没怎么吃,就是说大概考虑,预算做了哪些准备这样子。然后又过了十天左右,江老板决定做这个项目。”拿着500万投资,薛晓路还要愁找演员的事儿,这对跟圈子不熟又不善交际的薛晓路来说,比写剧本要难多了。

  “我想了些演员,也做了些努力。有人说,剧本很好,我也给你档期,但可能在两年以后。我说两年以后是什么时候?两年以后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有人说,项目很好我也很喜欢,但要六七百万的片酬,我们整个片子投资就五百万,我怎么办呢?”在薛晓路的导演之路再次遇到瓶颈时,伸出援手的依旧是江老板。正是在他的力荐和力保下,《海洋天堂》这部仅500万投资的片子,最终敲定了李连杰、文章、桂纶镁、高圆圆的一线卡司阵容。

即便如此,薛晓路也不愿顺水推舟的送人情。她对自己的剧本极度自信,在感谢完江老板的助力后,她依旧排斥“《海洋天堂》有李连杰,《西雅图》有汤唯,对一个新人导演来说真的好幸运”的说法。“剧本不好,李连杰也犯不上接。汤唯也是,剧本辗转到她手上,她和经纪人都很喜欢。”

  对于自己两部片子能邀到两位超一线大牌来担纲主演,薛晓路自己的定性是,“我不觉得‘幸运'是偶然的。”

单打独斗惯了,不羡慕徐静蕾赵薇

  《海洋天堂》、《西雅图》的一帆风顺,让很多人开始替薛晓路操心起她的下一步。对此,薛晓路的一句回答表明了她的态度,"《西雅图》续集大家也都想拍,但是我还没有想出一个特别好的故事,这也是事实。"

  经历过两部片子的磨砺后,薛晓路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但李玉有方励,徐静蕾有张一白,赵薇有关锦鹏和李樯,杨采妮有徐克,跟其他女导演不太一样,薛晓路单打独斗的打法,还是没有太大突破。谈及此,薛晓路笑了,她说,自己是个没有那么高欲望的人,在她看来,找个好制片搭档,无非就是赚钱和创作自由两部分目的,赚钱的话,“我不愿那么费心,我想赚钱写剧本就好,不一定要在这里面抠,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创作自由度的话,“如果是一个职业制片人,双方很信任很融洽的话,我相信他会尽力支持我完成我想要的。”

  至于为何不培养熟悉的技术团队,薛晓路的回答又不经意间流露出她的学院派因子,"可能拍的熟了更容易沟通,但也容易带来固化。电影其实是创新的艺术,这种固化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我觉得随遇而安吧。"终于忍受不了她的学院派傲娇,斗胆问一句科班出身对她当导演的帮助有多大,心情已经完全放松的她,先

是开玩笑说,"真的没有什么帮助,虽然这话说了可能电影学院把我开除了。"然后再度展现强大的逻辑能力补充说,"我之前从没有去过片场,不知道其他导演怎么工作的,所以我做导演基本也不算学院派。"

  虽然整场访问,薛晓路都透露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但不能免俗聊到《西雅图》的票房时,她的回答还是带出了些许感性成分。"我非常钦佩江老板,我必须对资金对新人有责任给予报偿。这是一种心理契约。"对于现下女导演群体普遍拍摄文艺味道浓烈的作品的普遍现象,薛晓路的回答倒是颇具新意却又合乎情理,"导演生涯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以所谓小片来开始她们的职业生涯。你一上来就写个长古时候的事,谁给你投钱?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和市场相符合,不是完全以女导演所有欲望或创作方向为主。"

 在给同性同胞“打抱不平”完后,薛晓路还不忘补充两句,“我觉得《西雅图》挺商业的,票房表现也一样。而且,胡玫不也拍了《孔子》吗?”

采访薛晓路是件令人愉悦的事儿,不一样的思考方式,自信到傲娇的心态,都是圈内少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作品质量和票房表现摆在那里,堵死了你任何反击的可能性。
采访收尾的闲聊里,她的影迷属性又十分讨喜。她喜欢的女性导演有索菲娅·科波拉、简·坎皮恩、凯瑟琳·毕格罗甚至冷门的苏珊娜·比尔,没一点储备还真就被这位学院派彻底打败了。但刚在心里觉得,“呦,还不错哦。比那些只看国片甚至不看片的国内导演靠谱多了”的时候,她又自揭短处的问一嘴,“你看《一次别离》了吗?它那么纪实,我不知道他怎么控制演员表演,怎么做出来的……”对薛晓路这样学院派到心机全无、能随时随地讨论学术问题的人,我只能把她这句话理解为——
作为导演,她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供挖掘。

幕后人员:

监制
曾剑
责编
安琪
记者
付超 薛建宇
设计
廉莲
制作
韩振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