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没有12亿票房的《泰囧》,“成为第二个王宝强”也早就被不少怀揣明星梦的年轻人视为了人生目标。公交站牌、电线杆上“直招演员、急招群演”的广告,似乎让这一目标变得很近。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广告背后藏着一场场骗局。腾讯娱乐记者经过长达七天的暗访,发现这些广告中所谓的演艺公司只是私人运作的黑心中介,没有工商执照,打着为影视基地输送演员的旗号来圈钱。记者更亲睹了群演们缴纳上千费用后被骗的困境,也目睹了他们在脏乱差的环境中,过着一天一顿饭的生活。

  • 群演等待面试
  • 黑经纪招聘广告
  • 黑经纪招聘广告
  • “星探”
  • 千里迢迢
  • 藏在居民楼里的公司
  • 拿不回押金的群演
  • 进公司容易出公司难
  • 黑经纪公司租下的民房
  • 群演居住环境差
  • 群演居住环境差
  • 饮食简单廉价
  • 黑经纪也会给群演少量的演戏机会
  • 群演席地而睡
  • 没戏拍的日子最难过
  • 揭开演员招聘骗局

被骗者自述:进去就交2700 一天最多赚30

   “剧组直招演员,低门槛、高薪酬、群众演员80-300元/天、跟组演员3800-8000元/月,化妆师、服装师6000元/月。”几个月前,阿军(化名)正是在这种街边小广告的吸引下,报名加入了一个所谓的“演员经纪公司”,憧憬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像王宝强一样,从默默无名的群众演员变成风风光光的明星大腕。“没有暖气,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阿军是湖南人,特别怕冷,“我以前白天在外面拍戏,晚上回去将就一下就算了”。

王宝强

群演心里都有一个“王宝强梦”。

每天只管一顿饭:面片炒白菜

  在怀柔杨宋镇星美影视基地附近有很多村庄,仙台村就是其中一个。走在仙台村里,能发现散落在路两边大大小小无数个农家院子。随着怀柔影视业的兴起,这些毫不起眼的农村院落就成为了这帮群众演员栖身之地。入住大院时,阿军便缴纳了包括食宿费、管理费、拍摄基地门票费在内,共计2760元。“之前说一日管三餐,现在能吃饱一顿就不错了。”阿军所谓的“吃”,就是每天固定不变的辣椒酱以及面片炒白菜,而且只有中午一顿。“要是上戏的话,可以跟剧组吃。如果没戏在大院呆着的话,是没有早晚饭的。”

  他居住的大院约有5个房间,每个十多平左右的房间里都放着4张上下铺。一间屋子除了床,就只剩下狭窄的过道。而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鞋袜乱哄哄地堆放着,将原本就不大的活动空间占了一多半。走在大院里,记者注意到天井的一个角落里杂乱堆放着过冬储存的大白菜,这些就是群演们能获得的蔬菜。离储存白菜的地方不远就是从厨房通出来的污水池,脏水流了一地。

50元一天还要被抽成

   阿军已经好多天没有戏拍了。刚来时,一周能出3、4天戏,11月后,他几乎天天闲着;从10月至今,阿军上戏天数加起来不超过半个月。时间长了,阿军发现一个规律:拍戏只是新人的“福利”。

   “当初说有3000元的底薪,其实都是按上戏天数算钱的,一天50-100元,管院(也称群头)按人头提成,最后到自己手里的最多30元。”然而即使是这30元的上戏工资,阿军去领时也会遭遇百般刁难。“每次去要工资,管院都会拖。”阿军表示管院不给钱的法子有很多,拖欠、克扣等手段让院里的群众演员都苦不堪言。

押金有去无回 “不听话”就打到服为止

   不仅赚不到招聘起初承诺的收入,当初为了演戏缴纳的“管理费”和“押金”,都在各种苛刻的条文规定下,被一点点地罚干净。在阿军住的大院墙上,记者看到了一张《管理条例》:“不允许在大院里吵闹、不允许不请假擅自离开、不允许乱带朋友进入大院……”

网上流传的《管理条例》(点击看大图)

   “平常大院都是有人管的,即使没戏拍,也不能到处乱跑。”阿军说管院的一逮着违规的群演就罚钱,“一罚就50、100元,不挣钱还被罚那就更惨了。”记者了解到,每个群演大院里差不多都有5、6名管院的,这些人大多数是怀柔本地的无业人员,一旦群演 “不听话” ,违抗管院的意思时,他们便会滥施暴力,打到这些群演服气为止。

   当记者问到阿军为何不离开时,他说:“钱都交了,我没有钱能去哪里?”阿军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钱,但他知道这事几乎无望。院里的人总是不停地来,再不停地走。很多人都跟他一样交了不菲的食宿管理费后,只让拍几天戏,就会被管院以训斥打骂的方式逼走,没戏演待不住,就连预先交的数千费用也打了水漂。“之前有一个河南小姑娘,不想干了,她去辞职的时候要退钱。哪里有什么钱会退给你啊?管院的还对小姑娘连恐带吓,最后小姑娘哭着拖行李走了。”

实地暗访:黑经纪办公环境差 进门先查身份证

   为了完整还原这些黑经纪公司的骗局,腾讯娱乐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暗访了几家所谓的演员招募经纪公司。在北京,这类公司大都集中在六里桥一带,几乎都是在居民住宅楼里租个小单元。

   根据互联网和街边广告找到所谓的演员招募公司后,记者发现,除了地址是对的,公司名称根本对不上。至于网上说的那些“指导老师”,也不曾露面。这些人通过网络发布大量雷同信息,不断变化公司名称,用最简陋的网页引诱着那些怀抱明星梦的年轻人。

通过月消费额判断你是否是“大鱼”

隐藏在普通居民楼里的“公司”。

  暗访的第一家经纪公司,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首先让记者填了一张表格,这张表格上,除了常规信息之外,更是详细到三围、鞋码以及月消费额。而且月消费额一栏是必填选项,他们以此来判断你是否能成为他们的“大鱼”。

   交完表格后记者被领到一个“导演室”(或主任室,总之是有头衔的)。通常第一关面试时需要查验身份证是否跟所填表格符合。在记者表示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后,对方表现得十分警惕,开始找各种理由不愿意深谈,以“不能签约一年”为借口让记者去别处试试。

   或许是害怕有关部门来调查,不仅进门要先交身份证,在他们的房间里,除了摄像头以外,据说还有打手,一出事,这些打手就会冒出来。

三招洗脑应聘者:想演戏?先交钱!

   不同于上一家的高警惕性,记者“面试”的第二家经纪公司,在记者装不知道“还要看身份证?忘记带了”的表情下,接待人员用鄙夷的目光扫视了记者一眼后,还是让记者去了里间的“导演室”。

洗脑第一步:给糖

“签约后 你就是艺人了”

去面试的人每天都有,“签约”的也不少。

   房间里,一名自称“导演”的中年男性上来就不断吹嘘签约的优势:“包吃包住包有戏拍”。“签约后,你就是我们的艺人了”,导演一直强调这句话。“艺人”听起来比群演高级一点,应聘者会因为“更好更容易的前途”而放松戒备。

   接着,该“导演”开始滔滔不绝:“先从群众演员干起,然后我们有机会让你做特约演员,特约演员一天好几百,我们保证你每天都有戏拍,还会有专人去向剧组和导演推荐你,找适合你演的戏,这种待遇是你不签约绝不可能有的。”

   看记者将信将疑,该“导演”颇为自豪地向记者介绍了墙壁上挂着的他与一些明星的合影,如齐秦、杨坤等。记者注意到,在“导演”座椅背后,还挂着一面某古装武侠电影呈上的感谢锦旗。

洗脑第二步:画饼

“有机会跟大牌演员合作 成龙也没问题”

   然后,“导演”以“可以马上进组拍戏”为缘由,开始又一轮的洗脑,“如果你想拍戏,今天下午就可以去,而且有机会跟大牌演员合作。”记者假装以脑残粉丝的表情提出想和成龙拍戏,没想到“导演”也一口应承“肯定有机会”。

   除此之外,他还会制造一些状况,让同时面试的两位记者中的一位觉得签约是“真的有天赋”,而对另一位则用“想都别想,只适合当群众演员”来对比。这种对比,很容易让被夸奖的人掉入陷阱,被贬低的应聘者也很容易产生不服气的心理,进而被骗上贼船。

洗脑第三步:利诱

“每天有戏拍 赚的是实实在在的钱”

比起受骗者,横店的群演要幸福许多。

   见记者还在犹豫,该“导演”开始说起收益,“跟我们签约后,你就是我们的演员了,我让你有戏拍你就有戏拍。”“就说现在,我至少可以保证你在年前每天都有戏拍,那赚的就是实实在在的钱了。”这时,“导演”适时地拿出一份正儿八经的艺人合约,最显眼的字样就是“甲方提供电影、电视剧、MTV、广告等机会”。导演见记者把眼光集中在那一行,马上开口要签约费,“一年4800块,一点都不贵。”

   最后掏钱环节,记者支吾说下午来交钱,“导演”则表示:“我们每天只有几个名额,你下午来可能就晚了,要不先交400作为定金吧,把名额留给你。”记者说身上不够400块,“200吧,破次例。”当得知记者身上只有30块钱时,“导演”徉佯地追着说下午三点之前一定要到,要不机会就没有了。

只和你签临时协议 想退钱?没门儿!

   小凡(化名)是南京某职业学校化妆专业的学生,被网上月薪6000招聘化妆助理的广告所吸引来到北京。“一个苏老师打电话通知我审查通过了,让我带着行李来北京进组”。在一个不起眼院落的房间里,从南京赶来的小凡见到了自称负责招聘的苏老师。看起来只有20来岁的苏老师坐在一张破旧的长形桌后面,房间里有两面墙上用不干胶贴了“中国著名导演介绍”的宣传海报以及若干不知名的剧照。

   原本满心希望开始化妆师生涯的她,却被苏老师临时告知化妆助理已招满,只剩下群众演员还有名额。看见小凡有些犹豫,苏老师开始说起当群演的好处,“群演优秀的话可以跟明星直接对戏,哪个明星要觉得你还不错,直接就让你做御用化妆师,可不比你在剧组给死人化妆好?”

退钱无门,还有可能被扫地出门。

   “大好”前景在望,小凡最终决定签约一试。这时,苏老师提出群众演员有3个月的试用期,这3个月必须缴纳伙食费1800块,进基地拍摄的门票费600,大院包住,但需缴纳每月120的管理费。苏老师还建议小凡报一个演艺速成班,两个月共120课时,收费9800元。

协议签完要上缴 退钱无门

   一番讨价还价后,身上钱不多的小凡先交付了1000元伙食费。交完钱后小凡只拿到了一份临时协议,协议上面没有提到群演薪酬或其他任何相关权益。悲催的是,在小凡摁完手印后,这份协议以还要盖章为由也被对方收走了。

   记者遇到小凡时,干群演刚满一个礼拜的她,正准备向公司“辞职”。这时候小凡还天真地认为提出辞职后便可以拿回交的钱,而对方的一句话就把她问傻了眼,“单据呢?”小凡才意识到自己手里任何凭据都没有。气急了的小凡与苏老师理论了一上午,最终不仅一分钱没追回来,还被扫地出门。

各方追问:黑经纪在圈中不是秘密 维权难

剧组:黑经纪公司在圈中不是秘密

   “那些招聘都是假的,骗人的。”一个正在怀柔影视基地拍戏的演员助理听说被骗一事,一点也不惊讶:“网上找的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假的。”他还顺口说出了“都在六里桥那儿”这个地点,看来六里桥经纪公司的黑,在圈里早已不是秘密。

   这位工作人员透露,正规的剧组不会通过这样的经纪公司找群演,也劝告大家“不要做明星梦,没那么容易。”至于安全又正规的群演渠道,他丢下一句,“去北影厂门口蹲着就行。”

群演管理会:很难解决,找群头也没用

难维权难解决,上了当只能吃“哑巴亏”。

   记者随后走访了怀柔杨宋镇群众演员管理工会(该工会2006年成立,其目的在于监管群众演员市场,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规范影视基地和剧组聘用群众演员的行为。) 一名工作人员听闻群众演员被骗后,表现得很淡然,“这些中介公司事后一般都找不到,连电话都没有,很难解决。”“交给经纪公司的钱就是介绍费,上万的都有。”对于这些群众演员遇到的困难,该工作人员则表示很难解决。

   工会一名崔姓负责人坦承之前也遇到过类似的纠纷,但基本上找“群头”(群众演员的组织者)核实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她说:“社会是个大舞台,人心隔肚皮,得有自己的判断力。”

派出所:你们应该去采访市公安局

   这样的骗局,群演管理会管不了,公安部门能否管呢?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拨通了杨宋镇派出所的电话,对方是一名中年男性警官。得知记者想采访杨宋镇群演被骗问题后,对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群演被骗的存在,只是说,“之前的确有接到受骗者的报案电话。”

   当记者追问类似案件如何处理时,对方表示“不好回答”,之后不管记者如果追问,对方始终不肯松口。记者只好询问杨宋镇派出所是否可以给那些渴望应聘演员的人提个醒,该警官只是重复建议记者应该去采访市公安局。

法律援助中心:维权很难,应提高警惕

   北京法律援助中心李女士告诉记者,群众演员在跟黑经纪公司签订临时协议时,已经构成了雇佣关系。但由于应聘者没有相关协议在手,虽然对方的实际行为构成违约,但很难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她也劝告应聘者在缴纳任何费用时,应该提高警惕,谨防上当。

总结陈词

   这是个很容易看穿的骗局——利用年轻人的梦想,签下不平等的协议,甚至完全没有协议和合约,接着利用种种恶劣的方式把年轻人吓走,再去找一群新的年轻人,继续骗钱。

   然而这种骗局,在没有法律约束和监管的情况下,在怀柔杨宋镇影视基地附近的几个村子里,在更多的积聚着梦想的地方,每天都在明目张胆地上演着。我们能做的,只有曝光、只有呼吁,只有祝福。

你觉得本期贵圈质量如何?
0
0
0
主笔

本期主笔楚飞

爱是愚人的国度,看他们演得好辛苦。

主笔

本期主笔姜黎

懒得烦。

摄影

本期摄影薛建宇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坎坷,心态是最重要的。

责编

本期责编禾小夕

睡不醒小姐就素我。

责编

本期责编罗不灵

悔未做图...

相关调查

看完文中揭露的骗局,你有啥感想?
同步到微博

新闻时间线

  • 一月前

    群演:酬劳四成被抽 露脸很难
    日前北京警方打掉了一个涉嫌诈骗并限制群众演员人身自由的“群头”团伙,从剧组到群头再到中介的层层盘剥,那些辛苦怀揣明星梦的群众演员,不仅梦想难圆,甚至自己的利益和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 一月前

    女副导垄断群演 涉嫌强迫交易
    曾经担任副导演的孙某垄断了八一影视基地招募群众演员的业务,由此大肆敛财。经过半个多月的侦办,丰台警方于近日打掉了这个团伙。

  • 更早前

    干露露被爆曾遭制片骗财骗色
    “炒作大王”邓建国爆料干露露为了成名,曾被介绍给一个72岁的制片人,“结果被骗财骗色,最后演了一个很小的角色。”

  • 更早前

    骗子假冒某剧组副导诈骗被识破
    华谊兄弟投拍的某青春偶像剧此前公开海选演员。有参加海选的演员反映接到自称该剧组副导演的电话,对方谎称可以决定电视剧《青春守则》中重要角色人选,同时还提出以“潜规则”来交换角色的非法要求。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 腾讯娱乐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 娱乐”获取更多资讯。




  版权声明:腾讯娱乐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往期回顾

更多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