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容易,分钱难,这个道理放在电影圈同样适用。周星驰N年磨一剑的《西游·降魔篇》(以下简称《西游》)22天票房达到11亿,眼瞅着就要打破《泰囧》创下的12.4亿票房纪录,但是周星驰的比高公司、联合投资的文化中国以及负责内地发行的华谊兄弟三家公司却打起了嘴仗,各发公告都声明自己是《西游》票房火爆的最大收益方。

   虽然,经媒体厘清,证实三家的说法各有道理,打嘴仗的目的,也绝对不是要争个你对我错,无非想借着东风拉高股价。但是,此次事件背后有什么深层的问题,投资方和发行方究竟该如何分钱?腾讯娱乐记者搜集整理了一些电影圈的“分账”案例,希望能帮助您对这个行业有更多的了解。

周星驰:“中磊啊,有话咱不能私下说么?”王中磊:“星爷啊,对付股东不容易啊!”(设计对白)

《西游》之争:没有实质矛盾,其实在打嘴仗

   现在再来聊比高、华谊分账大战有点儿滞后,事件本身的分析已经有详尽的文章可供参考【>>>详细】,但事件背后其实还有不少故事可说,比如为何华谊高调联络媒体,周星驰的比高公司却选择沉默;比如为何比高和华谊对“华谊究竟是不是投资人”各有说法;再比如为何业内几乎“一边倒”选择支持华谊;这些细节都颇值得玩味。

焦点一:华谊是不是投资方?

《西游》上映当天,华谊的股价上涨明显。

   关于比高与华谊的《西游》分账纠纷,导火索是双方各发公告,强调自己是“影片最大受益方”。

   最先提出这个概念的是华谊,他们不但展示了相对细致的合同条款,而且给出了较为明晰的收益算法。比高的回应略为模糊,他们并没有直接回应华谊的说法,而是虚晃一枪,强调华谊并非“投资方”,无权参与影片纯收益70%-90%的分成。

  各亮第一招之后,轮到华谊回应比高时,华谊的态度也开始婉转起来。华谊董事兼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胡明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华谊投入的8800万确实是“保底”,“但根据协议的约定”,这8800万也可以称为“投资”。华谊在确定无疑成为发行方的同时,根据协议还享有“出品方”或“联合出品方”等署名权,加上确实投了钱,自称为“投资方”,具有法律效力。

  胡明同时还“大度”地表示,华谊相信比高的公告是应香港联交所要求而发,展现理解和信任。最后,她用一句“我们两方没有实质的矛盾”,为整起事件定性。

焦点二:“保底”保的什么?

华谊采用“保底”模式,承担8800万风险。

   《西游》这个案例,也让大家认识了“保底”这个词。所谓“保底”既“保底发行”,以《西游》为例,不管影片票房多少,华谊都必须保证比高等四家投资方的收入不少于8800万,但是当票房回收利润超过8800万时,华谊就变成了“最大收益方”。

   麦特总裁陈砺志向腾讯娱乐记者透露,华谊选择这种做法其实有几分冒险,如果《西游》净利润未达8800万,华谊将负担全部亏损。但是,当净利润超过8800万,华谊就可以在比高等四家投资方之前,优先结算宣发费用,同时享有票房净利润12%的发行代理费用,这两项是华谊在《西游》项目中取得的核心收入。

   在此之外的利润分成,则按照华谊与比高的约定来走,这一部分,才是双方此次分账事件的争论焦点。鉴于华谊胡明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华谊具备投资方身份,而比高方面迟迟未正面就此进行回应的态度,我们大可以初步推断,这次打嘴仗的双方,华谊显然底气更足。

嘴仗背后:“保底”实为投机,华谊冒险成功

   虽然比高和华谊的嘴仗已经暂时平息,但是这次事件也引发了不少思考。腾讯娱乐记者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在这次事件中,他们大多表态支持华谊,但同时也表示,华谊选择的保底分成模式风险很大,一般的中小公司还是不要轻易模仿为好。

业内“一边倒”支持华谊

星爷的比高集团是《西游》主要投资方。

   陈砺志表示,虽然不清楚合同细节,无法确认华谊是否具备投资方身份,但以往圈内类似案例不少,“理论上华谊没有问题”。他也承认,仅从新闻价值考虑,双方都有意借机拉高股价,但华谊的表态和回应更加客观真实,比高方面则有“偷换概念之嫌”。陈砺志同时否认了此事涉嫌炒作的可能,他认为,这更可能是利益攸关情况下,双方为自我利益实现而采取的手段。

   剧角映画总裁梁巍先生也支持华谊。他表示,虽然合同细节不得而知,“大家都是上市公司,各自法务不可能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对于双方各自的公告,梁巍也认为谁都没动真格,只不过“打了一场嘴仗”。

   综合双方你来我往的几份声明,梁巍认为,比高方面的举动目的应该是旨在打消董事会对财报的疑问,而华谊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则展现了“内地电影民营第一公司”的老练和成熟。

票房之外,华谊还有隐形收入

   一位业内知情人透露,比高在找华谊做保底发行之前,曾经洽谈过另一家国内规模较大的公司,但该公司最终因为保底金额过大,放弃这个项目。华谊经过详尽的策划调查后,觉得有利可图,才冒险接下了《西游》项目。

   该知情人还提醒说,除了票房收入,华谊在《西游》这个项目中还有许多隐形收入值得关注。因为华谊除了电影制作发行,还有影院、广告等诸多形成产业链的分支子公司。比如华谊视觉,《西游》的广告投放同样需要向它支付广告费用,这些隐形收入,都将划归到华谊的总收入内。加上新政策下电影局的奖励、专项基金的返还等,华谊打造完整产业链形成的优势,通过这次事件完整地展现出来。

保底分账是一种投机模式

周星驰说当导演很苦,常被挑战。

   陈砺志认为,虽然从目前结果来看,华谊成为最大赢家。但这种保底方式,毕竟只是一种投机模式,而非正常的商业模式。正确的商业模式,应该从立项、制作开始,就保证项目处于一种良性循环里面。

   梁巍也认为,目前很多电影项目在制作早期并不重视营销发行。像《西游》这种特别自信和专业的制作,可以先拍完再去考虑营销发行,并不会有太多问题发生。但这种模式很难复制,尤其是大多数中小成本影片,如果也按照这种模式来运作,会导致很多后续问题的发生。

《西游》模式下,投资方和发行方怎么分钱?

   按照《西游》的合作模式,投资方主控制作,营销发行外包,这样到了票房分账时,花样可就多了。以一部投入3000万的电影举例,其中制片费用2000万,全部由投资制片方承担,营销发行成本1000万,假设影片最终票房2亿,刨除税费、发展金、影院抽成等费用,粗略估计影片能回收4000万纯利润。在这个大前提下,梁巍认为,这4000万的归属,有大概三种分法。

第一,发行方出营销发行成本,收取8%到15%代理费

   这种合作方法,发行方能优先收回1000万营销发行成本,剩余3000万利润,再由双方根据此前约定,按比例分成。这其实就是《西游》项目比高和华谊的合作模式,对投资方来说,一部分投资风险转嫁到了发行方身上,发行方也因为和投资方绑定,会更卖力营销。

   按照现有的行规,发行公司一般收取8%到15%的发行代理费,这个比例是在扣除营销成本后,剩余的3000万里去分。假设双方事先约定好发行代理费是10%,那么发行方的纯利润就是300万。

《西游》分账惹争议,周星驰接受柴静采访谈金钱观,称自己很爱钱。

第二,投资方出营销发行成本,发行方收取2%到5%代理费

   此法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外包,投资方出所有钱,将营销发行交给雇佣公司全权代理。按照这种模式,4000万利润中,投资方只需要按照之前的约定,分给代理发行方相应的利润就可以。对投资方而言,他们承担了更多风险,但相应地回报也更高。

   这种方式中,发行公司一般收取2%到5%的发行代理费,不过是在4000万纯利润里去分,所以发行公司的纯利润在80-100万之间。

第三,投资方和发行方共同出这1000万营销发行费用

   影片盈利后,发行方依旧先拿回发行费用,然后双方再按照约定分成。此法相当于前两种分法的折衷,能相应减少投资方的前期资金投入。第三种分法,由于涉及具体细节,暂时没有大概比例可供参照,基本是按双方合同约定比例来走。

《西游》之外,票房分账还有几种“玩法”?

   《西游》牵扯出的分账问题,其实并不特例,只不过影片票房高,吸引的目光也多。那在《西游》的合作模式之外,那些赚了钱的电影,又是按照什么方式分钱的?分钱的过程中又会有什么故事和“猫腻”,请您喘口气,接着往下看。

玩法一:投资制片方主控营销发行

代表影片:《泰囧》

泰囧

《泰囧》的发行由投资方光线主控。

   一部电影从创作到问世主要经过两个过程,即制作和发行。制作包括投资、演员、导演、后期等环节,发行则是影片制作完成后开始宣传,再送进各个影院放映,回收票房。所以制片费用、营销发行费就是一部电影成本的两大组成部分。这种玩法下,投资制片方不仅制片,而且主控营销发行的模式,华谊、博纳、乐视、光线、星美等目前规模较大的民营电影公司,目前都采取这种模式。

优点:控制力强,扯皮少

   在梁巍看来,这种模式的好处是,投资方能从影片立项、选角、开拍、上映、分成各个环节进行完全掌控,相应来说,扯皮的事儿会少些,预期想要达到的效果也会最大化。这也很好理解,为何《泰囧》票房飘高,没有闹出分账风波。

缺点:风险大

   对于投资方,这种模式的坏处自然是风险系数较大,是赚是赔,都是自己的事儿。

玩法二:中外合资片的票房分成

云图

中外合资片《云图》上映以来票房走高。

   除了国产片,日渐兴盛的中外合资片也涉及到一个票房分成的问题。《木乃伊3》《敢死队2》等片均以中外合资的方式进行投拍。只不过,在这些合作中,由于中方出资比例过少,他们更多的角色是以代理发行的方式换取影片在中国大陆的票房收益(或利润分成)。或者说是以投资方的名义,收取发行费——还是仅限于中国大陆的发行费用。

代表影片:《云图》

   最近,在内地发行的《云图》开辟了一种票房分账新模式。《云图》因为预计成本过高,所以曾在多个电影节上面向全球制片公司、投资人公开招股,来自内地的新原野公司便投入500万美元,获得了《云图》9.3%的股权,作为投资人,他们可以优先从票房回收中先拿回自己的投资。投资回收完成之后,还可以在之后的15年里,继续按比例分取票房、影像制品的发行收益。在内地发行部分,新原野还可以按照票房数字收取30%的发行费,而不是之前通用的15%。

   从此不难看出,其实利润分成的玩法可以多种多样,关键是如何去进行良好的前期沟通,以及后期的执行。新原野之于《云图》,就是一个极为秀逸的优良案例。

乱象:投资方虚报预算,发行方收不回尾款

   之前列举的几种“玩法”看似清楚明了。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双方扯皮现象还是层出不穷。这里面的水,很深。

“虚报”在圈内是常事

发行结合制作,才能健康发展。

   很多投资方在做制片预算时,会虚报预算数字,这样在分成过程中就可以给自己带来更丰厚的回报。营销发行公司当然也不都是善茬,也会虚报营销费用,这样,即便他们的分账比例很低,也能够从前期宣传费用里赚足油水。

   但是相比而言,营销发行方还是处于劣势,很多公司都曾因为影片票房无法达到盈利标准,不仅无法享受分成,而且前期垫付的营销费用都无法完全收回。还有些项目,因为盈利未达预期,很多营销发行公司也遭遇过被投资方恶意拖欠尾款的惨遇。

   某知情人士强调,从这个角度来看,便很好理解为何很多影片早早拍完却一直无法上映。原因其实无外乎投资方没有发行能力,而且因为影片本身质量堪忧,没有营销公司愿意接受发行。

   梁巍表示,《西游》毕竟是赚了,而一些涉及多方合作的影片如果遭遇票房滑铁卢,制片方会被指责说片子没拍好,发行方自然也逃不脱“不专业、不到位”的苛责。

洗涤乱象,需要制作发行相结合

   陈砺志认为,虽然目前这种影片的保底分成的模式并没有太大的问题,理论上来说,风险和回报率是相对成正比的。但他也指出,华谊在《西游》《十二生肖》两部片子上,都采取了保底的做法,赌博性质很强,最终均获益,说明华谊专业性高。但这并不是一个可以普遍推广的模式,我们的电影产业还是需要从影片一开始立项起做好规划,发行营销也结合到制作中来,这才是可以推而广之的健康的模式。

《西游降魔篇》腾讯视频4月全网独播。【>>>点击预定观看

总结陈词

  其实,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步入一个越来越好的向上趋势。之所以现在还会闹出《西游》这样的分账问题,不过是因为行业内各家公司在细节上做得不够到位,而且电影产业高速发展的粗放模式,完全靠人心而不是靠制度和条文去约束,产生不少乱象和困局,也需要时间来涤清。

  就像华谊在回应《西游》分账问题时所说,“希望电影行业的可以从这件事开始变得透明”。

你觉得本期贵圈质量如何?
0
0
0
主笔

本期主笔付超

烟鬼·酒鬼·色鬼。

责编

本期责编禾小夕

有钱的地方,就有江湖。

责编

本期责编火大爷

虽然是学数学出身,但看到数字就晕。

相关调查

你怎么看《西游》“分赃不均”? (必选)
同步到微博

新闻时间线

  • 两天前

    破11亿 20项纪录创历史新高
    截止3月3日,上映四周的《西游》力压众多对手连续四次获得单周冠军,据最新票房数据显示,《西游》票房已经突破11亿大关。

  • 一周前

    破10亿 投资发行两方明算账
    全国票房已破10亿的《西游·降魔篇》尚在热映,投资方已经为票房分成问题扯破了脸。影片两大投资方比高集团和华谊兄弟日前各发公告,划分自己的分成比例。

  • 10天前

    周星驰:《西游》破8亿很意外
    从大年初一上映以来,《西游降魔篇》票房势如破竹冲破8亿元大关,大有超越《泰囧》之势。这样的成绩,让周星驰也大感意外,“我猜到观众会喜欢,但没猜到会这样喜欢。”

  • 两周前

    《西游》成史上最快破6亿电影
    上映次周,《西游·降魔篇》单周劲收5.6亿,稳坐周票房冠军宝座。影片累积票房已达6.4亿,它不仅成为史上破6亿速度最快的电影,而且已经成为影史第六卖座华语片。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 腾讯娱乐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 娱乐”获取更多资讯。




  版权声明:腾讯娱乐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往期回顾

更多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