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档以明星为卖点的综艺节目亮相——《我为歌狂》昨晚(2日)率一帮明星登场,久未露面的田震也被“撬动”。从去年明星“掐架”的《中国好声音》、艺人耍宝的《百变大咖秀》,到今年明星PK厮杀的《我是歌手》——“大腕助阵、明星来袭”无疑成为了近年综艺节目最大看点。连明明是草根选秀的《中国最强音》,关注点也在四位评委身上,更不用提明星跳水节目。

  明星为何逐渐取代草根成为综艺节目的主力?他们冲着啥去上这些“玩的就是心跳”的节目?上节目的明星如过江之鲤,想在其中突围而出又有什么诀窍?腾讯娱乐采访多档综艺节目制作方及资深电视人,深度剖析“消费明星时代”,并对话节目幕后团队,揭明星蹿红“法宝”。

揭秘明星上综艺节目靠什么咸鱼翻身?(腾讯娱乐 原创视频 责编:余婷)

草根选秀没落 电视台开始“玩”明星

   十年前,内地的综艺节目刚刚有一些起色,《娱乐百分百》、《欢乐总动员》可谓称霸荧屏。那时候的综艺节目,几乎都是由明星参与,明星做游戏、明星上访谈、明星挑战各种极限运动等等。后来随着《超级女声》等选秀节目的兴起,明星逐渐淡出综艺舞台,平民、草根,成为了综艺荧屏唯一关键词。

   近几年,一群非主流明星开始登上综艺舞台,并施展十八般武艺:赛歌、比舞、模仿、跳水。

原因一:草根选秀热潮回落 电视台锁定明星求出路

05超女

05超女开启的草根选秀时代逐渐退出舞台。

   “国内节目历来都是一窝蜂,哪个形式火了,立马就会有众多同质化的节目涌现出来。这样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观众视觉疲劳,试想你打开电视,看这个台在唱歌,换另一个台依然是唱歌,天天如此,不累才怪。”著名电视批评家李幸表示,要想在这些同质化的竞争中博取眼球,最好的办法就是跳出去。“各大电视台都在寻求更新的形式,将视角重新锁定大明星,就是很好的方式。”

[业内人士谈] 明星带动圈内对节目的认可度

   浙江卫视宣传统筹王征宇也赞同“综艺节目消费明星”的说法。“因为前两年草根上综艺越来越没落,而其他综艺形式又一直不被观众认可。而明星可能在节目中起到意见领袖的作用,他可能带动这个圈内对这个节目的认可度,这也是典型的明星效应,而我认为这种明星效应也不可能是维系节目生命力的最好办法。”

   资深评论人宋子文认为,这是一个“相互需求”的结果。“首先是节目组需要明星,因为有明星的参与,节目组不用做二轮推广。因为明星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大众基础,有形象基础。另外你看《中国最强音》湖南卫视的节目间隙全是章子怡、罗大佑,这些明星无形也成为节目的形象代言人。这种会有一个相互利用的环节,带来很多便利。”

原因二:综艺节目形式单一 急需新鲜货换血

   “多年来明星综艺类节目停滞不前,换血是必然的事。”江苏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刘原直言。“这两年,国内荧屏渐渐多了些明星唱歌、跳舞类的节目,但依然不新鲜,因为还都是在明星的才艺范围内。”

   王征宇则向记者分析到,“消费明星”并非是内地综艺节目的变化。“严格来说内地就没有健全的综艺形式,节目都是从国外引进过来的,也就是说,这一切跟国外的发展趋势密切相关。国外有什么样的趋势,咱们这就会受到影响。由于国外正在流行‘消费明星’,那么不久后的中国一定也会开始‘消费明星’”。

《家族诞生》、韩国版《我是歌手》、《Running man》(从左至右),这些节目都是“消费明星”的典范

[业内人士谈] 明星竞技节目将成为潮流

   确实,中国的“消费明星”节目无一不是引进欧美国家业已成熟的综艺节目。曾引入《舞动奇迹》、《挑战麦克风》等多档欧美综艺节目的刘熙晨介绍说,明星真人秀是欧美国家的一种主要节目类型,而且比草根真人秀更具吸引力。再看下韩国,从《情书》到《XMAN》,再到《女杰》、《家族诞生》,还有《我们结婚了》和现在火热的《Running man》,哪一个不是“消费明星”的典范。节目组才不管你被消费成什么样呢,反正“明星越遭罪,观众越买账”。

   刘原认为,跳水这样的明星竞技类节目将成为未来几年国内综艺节目的潮流。

二线艺人心甘情愿被消费:上节目赚曝光率

   目前国产电视剧市场有着严重的产能过剩状态,有数据显示,仅前两年市场囤积的电视剧数量就已经超过3万集,而每年全国电视台黄金时段加起来能消化的电视剧只有3000多集。不少艺人片约大减,而且即便有戏拍,也不能确保这些戏最终能跟观众见面,他们发现倒是综艺节目最有保障。

   有了杨坤、黄琦珊等人通过综艺节目一夜爆红,身价翻数倍做榜样,更多过气艺人前仆后继进入“综艺市场”,希望能撞上翻红的机会。

   《我为歌狂》的推广总监王先生告诉记者,明星上任何节目,都是一种意图环节。“在跟艺人沟通的时候,他们就会非常直接地传达一个信息。他们最强烈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再火一把’。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我们节目又正好给他们这个平台和出口,在节目设计环节,就会容易许多。”

黄琦珊上节目后人气暴增有目共睹

唱片业低迷 推艺人上综艺节目

   宋子文向记者分析到,现在艺人大规模挺进综艺圈,这股风是由音乐圈刮起来的。“无论是《中国好声音》也好,《中国最强音》也好,参加的艺人都是歌手,而这些歌手正面临一个世纪危机——唱片业日益低迷化。再加上,新人层出不穷,每年都有大量的新人新歌,而且现在受海外歌手的冲击越来越严重。所以二线歌手先要自保求生存,还要维系住自己那个所谓的公众人物形象和价值,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量上综艺节目。”

   这一点和台湾市场非常像,明星想要保值,没有作品就只能不停上综艺节目,赶通告来保持曝光度。由于地位不够,所以节目组要求艺人做一些牺牲,“扮丑、牺牲色相、随意被调侃、耍嘴皮等等,他们必须把自己变成一个‘职业演员’。”

业内人士:想要继续混,注定要找机会露脸

   专门负责给综艺节目做策划和宣传的“黑衣人”(化名)也认为,频繁上综艺节目都是二三线明星想要突出重围,“比如《我是歌手》的艺人,他们在上节目之前有新作品吗?如比较火爆的尚雯婕和杨宗纬,在节目中两个算是配菜的选手,其实也是落寞歌手。说自己不求什么了,可能吗?现在的娱乐圈,除了像崔健那样的人或者窦唯那样的人闲云野鹤,专心做自己的音乐,其他人想要继续混,注定要找机会露脸。”

   “黑衣人”还毫不客气地指出,“现在很火的跳水节目,有人说这么危险,哪里有明星去跳啊。放心吧,一定会有艺人去的。那些网络图片系的边缘明星,如周韦彤、刘雨欣原本就敢于‘露胸’,你看她们在《中国星跳跃》的走秀环节图片瞬间突袭网络。对于演员和节目组都是吸引话题的方式。”

一线为啥也愿意混综艺?展示个性 挽回声誉

   有人说,其实综艺节目中也有一些真正的大腕。著名娱记、现某文化传播公司总裁王小鱼笑着对记者说:“现在这个娱乐环境,真正意义上的当红明星不会出来,也没有时间出来做这样的事。当红的电影演员,电视演员他们一年要拍多少戏,一年哪有这么多档期,空闲的时间基本上都是要做宣传、走秀和大量的商业代言,而不是说把这个时间浪费在一个,这可以说是一个战线漫长的电视综艺游戏。”

《中国最强音》

《中国最强音》被评拥有神一样的评委阵容

   宋子文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中国最强音》中的‘国际章’,看起来很大腕吧,分析一下,如果不是头两年遭遇这么大的信誉危机,现在又面临这么大的商业压力和信誉压力,她现在会出来做节目吗?我不相信。”

   再说到《最强音》的罗大佑和郑钧,前者更是乐坛教父级别的人物。“请问在三年内,在大型活动上有他们的身影吗?有新作品吗?连绯闻都联系不到他们身上。”

   至于大家认为的“真大腕”陈奕迅也加入综艺行列,“黑衣人”补充道:“他愿意‘委曲求全’也开始混综艺,应该是遭遇近两年最大的信用危机,想要让他的人格魅力得到重新展示,面临的形势跟章子怡相同。”

更有天价酬劳诱惑:跳水节目一集百万起价

   一档当红综艺节目的导演接受记者专访:“说到底,明星选择节目说诚意、说节目模式可能都是虚的,够不够红,够不够特别,酬劳够不够到位,才是真的。”

跳水节目按跳水次数付酬劳

   “黑衣人”向记者透露,“现在最火的节目无疑就是跳水节目,据我所知,很多明星是按跳水次数来收费,如韩庚,跳一次一百万,一档节目做下来,几百万就到手了。不止一线,连包小柏这类二线艺人,跳一次是十万起,第二跳就是二十万,第三跳三十万,除了次数上有涨幅,在(跳水动作)技术难度上也有涨幅。”

网传俞灏明跳水共能收进百万酬劳

《最强音》导师酬劳不低于一百万

   据王小鱼对艺人演出市场的了解,他认为《中国最强音》中一个导师的片酬绝不低于一百万。“不过片酬只是赤裸裸的签约价格,还有更多是看不到的金钱利益。”

   宋子文则向记者透露,很多时候不是节目组找艺人去谈,而是该节目的赞助商去找艺人,“赞助商出面的话,其中的利益捆绑就更深刻。赞助商或许会承诺艺人一些演唱会,包括商业、代言还是额外的一些活动,并会形成一个循环,这样很多艺人都会爽快地答应。”

   对于之前传言的那英其实是《中国好声音》合作商,《我是歌手》中羽泉是部分投资人,沙宝亮同湖南卫视高层关系密切,诸如此类的“利益瓜葛”,多名圈内人士只回应:“无风不起浪。”

明星扎堆如何能突围:秀实力 会自嘲 有点二

   三年来,铁打的节目,流水的明星,虽然综艺节目与明星构成了相互“利用”的关系,但也并不是每个明星都能靠节目咸鱼翻身,名利双收。要想在节目上攒人气,实实在在有招可循。

诀窍一:一流的唱功,“犯二”的精神

   明星在镜头前,舞台上,总被光环笼罩,在公众眼中,他们遥不可及,存在于仰视中。如果有一天,艺人们在荧幕前,会开心得毫无节制放肆笑,因感动而痛哭流涕。这种真性情,大家一定觉得很新鲜。

那英

那英在《好声音》上的表现至今还为人乐道

   去年《中国好声音》的音乐导师那英就是典型,她不像以往综艺节目的评委——高高在上或者严厉批评。“她有那种大姐大的豪爽,也有傻大姐那种‘二货’的真性情。而且那英又不仅仅“二”,她也有她的实力和杀手锏,时不时出来喊一嗓子,你还真会感叹,‘不愧是歌后’。所以在《中国好声音》第一期节目她就脱离‘导师’的椅子,直接走到选手身边,脱了鞋和选手一起唱歌,甚至当媒体评审团与自己意见不一致时,她还当众生气。”这些都让观众眼前一亮。”宋子文向记者分析到。

使用注意:除了犯“二”,你还得有两把刷子,决不能长期犯“二”,要不就真“二”了。

诀窍二:会耍宝、能自嘲、表现亲民

   曾几何时,很多明星为了形象不愿意上综艺节目。现在一些艺人深刻地明白,相比被打入“冷宫”,宁愿被节目带得团团转,或者干脆自己就把自己“耍得团团转”。

   大张伟在“花儿”解散之后,一直处于“四处游荡”状态。加入《大咖秀》后,他凭借天生爱搞怪的本性,又是反串模仿毛阿敏,又是搞笑COS易中天,完全不计形象地耍宝,在语言风格上又善于自嘲,短时间内就重新赢得观众的喜爱。

羽泉

哥俩舞台上的表现让人耳目一新

“犀利毒舌那一套早就不流行了”

   王小鱼告诉记者:“明星千万别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现在已经不流行在舞台上犀利又毒舌的风格。之前很多艺人一味地维系公众形象,观众看多了,自然觉得他们很装很假。那些张口闭口就毒舌的明星,时间长了容易让人反感。你看《我是歌手》中的羽泉,他们会自我调侃,说错台词会当众做俯卧撑,且不说他们是不是故意说错,但就是让观众觉得耳目一新:哦,原来明星还可以这样。”

   这不禁让人想到《中国最强音》的导师章子怡,虽然没有其他导师的专业背景,但她的亲和力却很加分。偶尔的撒娇卖萌让她在这个恶评如潮的节目中保住了颜面。

使用注意:分清自嘲和自辱的区别,明白耍宝和惹人嫌的界限。

诀窍三:嘴皮子和专业一样重要

   如果,你天生就没有任何“幽默细胞”,又抹不开面子自毁形象,无法撒开了跟大家“疯”到一块儿,还死活儿摆不出“亲民范”,怎么办?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在“专业度”下功夫,或者练就一张好嘴皮子。

   曾加盟《中国好声音》的导师刘欢,自然走的就是“专业、高端”的路线。音乐教授级的刘欢本身就是一位博学多才的讲师,坐于《好声音》的评委席上他纵横捭阖妙语连珠,被列为不怒自威的首席评委。功底好,又有深度,众多明星评委中他以专业性独树一帜,显示出实力派音乐人的高度。

“专业有内涵的是节目的首选”

罗大佑刘欢

这两位都是专业、高端的代名词。

   王小鱼在专访中透露:“我曾经跟很多综艺节目合作过,为了显得节目有内涵,还真缺不了那些所谓的‘专家’,如果请的艺人既能够发挥他们的‘明星效应’,讲出的话又非常专业有内涵,那这种艺人是我们挑选的首选。”

   他还谈起了高晓松:“他的特点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能够在“评委界”叱咤风云,必须得承认他有一张‘嘴冒莲花、出口成章’的好嘴皮子。比如遇到一千个走音的,那就要想出一千种形容走音的语言。在节目中,他也尽量展现出他的音乐修为和表达的丰富性。”

使用注意:对自己参与的节目的专业性要有很深的了解,但不能太死板,尤其在情感上,不能一味不咸不淡。

幕后团队作用大:连啥时候哭都是设计好的

   如果以上的“技巧”是明星上综艺节目的“内在修养”,那么有没有一些外力,可以默默地辅助明星“上位”?答案是:必须的。

这个组合是:sweetheart/甜心(通俗)、WTF/二货(和音乐无关)、oldie/老炮(资深)、alien(异种)。

节目制作团队:事先设定明星分工、扮演角色

   “黑衣人”告诉记者,在某些节目中,尤其从国外购买的版权节目,明星嘉宾的分工、特色,甚至他们什么时候应该爆什么料,哪个环节应该要说什么话,提前都有策划团队和智囊团帮忙设计和规划。

   “一般的海外版权都会有‘制作宝典’,该宝典中就会非常清晰注明,要请几个明星加盟、这些明星的定位是什么,他们分别扮演什么角色。然后再根据请来的明星,从新组建一个团队为他设计具体的推广环节。”不过他告诉记者,这些都需要配合度非常高的艺人,所以在节目录制之前,会跟艺人签订一些规范性协议,就是怕在节目中途,艺人会中途反悔,不按照规定范畴行事。

“艺人哭都要哭在刀刃上”

杨坤“32场”愈演愈烈,一战成名。

   “协议非常严格,艺人必须严格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台本说话,哪怕哭都要哭在刀刃上,笑也要在关键的地方笑,更别说想要说什么出格的话,更要在规定节奏走。”

   《我为歌狂》的推广总监王先生告诉记者,“我们接到一个明星的宣传推广,起初会帮他制定一个话题,至始至终都会围着着话题去打造。但具体的内地还是看市场反馈,所以不存在一个法则问题,每个艺人的情况不一样,我们也会做一个临时的调配。”

“32郎”是包装出来的 “俯卧撑”也是预先策划的

海泉的口误反倒引来人气。

   王先生还表示,艺人的话题性存在意外环节,很多时候要看策划团队的敏感度够不够。比如当时《中国好声音》杨坤说了个“32场演唱会”,策划团队就应该看到这个话题性,随后嘱咐杨坤多提关于32场演唱会。不过王先生独家透露,“32场”这一句是一开始就设定好的。

   另外,如《我是歌手》中胡海泉口误说“两个zhi(原本是‘两个字’)”,就要看策划团队有没有认识到明星口误还能作为宣传点。他还透露,羽泉在《我是歌手》中的俯卧撑是预先策划好的。

   王小鱼也告诉记者,除了节目组配备的策划团队,艺人本身也会有自己的经纪团队。“羽泉的宣传团队就参与了他们参加《我是歌手》的策划,他们经纪公司全程陪伴,并随时准备为羽泉做宣传。比如总决赛时穿的统一衣服,羽泉唱最后一首歌时,他们全体上台等等,这些都是艺人自己的团队设计的环节。”

总结陈词

  有人说,中国综艺节目在短短几年间经历了三级跳——从草根“造星时代”,到明星参与的“真人秀时代”,再到把明星往死里整的“虐星时代”。说“虐”有点夸张的成分,毕竟这件事在我们的电视体制下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多元的节目形式给了明星们展示更多面的机会,让他们放下架子像草根路人一样拿来被消费,并从中获取新的商业价值。明星成批扎堆综艺节目,或许正悄然喻示着国内的综艺节目走向繁荣,现在是从“小成本”到“精英大片”,希望有一天能实现从“引进版权”到“自主开发”。

你觉得本期贵圈质量如何?
0
还行
0
很好看
0
不好看
主笔

本期主笔方小芳

挨得住批评,扛得住压力
生性乐观,我比豌豆更坚强

责编

本期责编罗不灵

十分折磨 万分困倦

责编

本期责编禾小夕

hello,miss病。

相关调查

你对明星扎堆上综艺节目有什么看法? (必选)
同步到微博

新闻背景线

  • 四天前

    《好声音》第二季只请专业导师
    节目宣传总监陆伟:“(导师)目前还是不确定,但下月肯定会公布。(会不会有像章子怡这样的非音乐专业的导师出现?)我们肯定请专业的导师,不会是其他行业来跨界的。”。

  • 五天前

    《最强音》导师章子怡获力挺
    《中国最强音》四位导师自现身以来一直备受关注。鬼马搞怪的陈奕迅、犀利严格的郑钧、淡定从容的罗大佑、卖萌撒娇的章子怡俨然成了媒体和观众谈论的焦点。

  • 一周前

    《星跳跃》评委张铁林回应质疑
    自张铁林担任浙江卫视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评委以来,其打分被不少网友质疑不够专业,为此,张铁林通过腾讯娱乐独家回应称“我的标准不是公正”。

  • 一月前

    《妈妈来了》评委倪萍首秀歌喉
    倪萍近日在《妈妈来了》录制现场因被感动情不自禁首秀歌喉,不过歌唱实力却被嘲“太囧”。

  • 早前

    高晓松:明星评委的委屈无人知
    此前,高晓松参加录制山东卫视《歌声传奇》时,竟为明星评委叫屈,称别看他们捞金赚名气表面光鲜,内里的委屈,只有自己知道。

贵圈微信官号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 《贵圈》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贵圈”获取更多资讯。




  版权声明:腾讯娱乐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往期回顾

更多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